兩年來,湖南株洲市選派一批退出領導崗位的干部到村(社區)任職

攻堅隊長 扶貧一線新作為(干部狀態新觀察)

本報記者 侯琳良

2018年08月23日04: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部分地區的黨政機關,多年來存在一種情況:地市層面的機關,處級干部滿55歲﹔縣區層面的機關,科級干部52歲左右,就不再擔任領導職務。這些干部退出領導崗位后,往往進退兩難:關系編制雖在單位,但不再有具體崗位,上班無所適從,有的干脆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

  導致這些干部不在狀態的原因有哪些?他們中許多人工作經驗豐富、身體條件尚好,如何管理使用才能避免人才浪費?各地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從今天起,本版“干部狀態新觀察”欄目推出系列報道,介紹一些地方的務實做法,以期提供參考借鑒。

  ——編 者

       

  退出領導崗位的干部,有的還未退休,就陷入了懈怠鬆勁的狀態。如何讓他們繼續發揮余熱?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關鍵在人才。怎樣向扶貧一線精准輸送人才,壯大基層組織?

  當這兩個問題碰撞到一起時,湖南株洲市開始了探索。從2016年8月開始,株洲市擇優選派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含退休干部、非領導職務干部)到村(社區)擔任黨組織書記或第一書記。

  兩年過去,這一批“老同志”在農村干得如何?一直在城市工作的他們,給鄉村、社區帶來怎樣的“化學反應”?

  經過層層選拔,48名退出領導崗位干部變身一線攻堅隊長

  曾當過多年鄉鎮黨委書記的株洲縣工商局原黨組織成員、副局長劉年生剛退休不久就選擇回到家鄉朱亭鎮紅旗村擔任村支部書記,兩年前,他的這個選擇一度讓人感到不解,“這個局長是不是腦子生鏽了?”

  如今,在劉年生的帶領下,紅旗村再度找回上個世紀的榮光,由一個人心渙散的弱村變為一個班子團結、蒸蒸日上的真正“紅旗村”。

  這樣的改變,源自兩年前在株洲全市領導干部中激起千層浪的一紙“招賢令”:從全市各級機關、企事業單位等退休、改任非領導職務的干部中,選派人員到農村擔任黨組織書記或第一書記,任期3年。

  “都退休了還不好好享清福,跑到農村折騰啥?”“退休前到農村去發光發熱,也挺有意義的!”一時間,人們議論紛紛。

  株洲市工商聯原副主席、調研員周繼昌沒有猶豫,第一時間報了名。

  “脫貧攻堅戰正處於關鍵期,需要一批有能力、有資源、有經驗的同志來挑重擔。恰恰有些農村又面臨選不出高素質干部的尷尬,雙方一拍即合。”株洲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羊貴平說。

  就這樣,株洲市、縣組織部門同步發出“招賢令”,吸引了166名65周歲以下、退出領導崗位的干部報名。最終48人經過層層選拔,變身一線攻堅隊長。

  這批人幾乎全是科級以上干部,處級干部就佔了7名。他們主要去哪些村?

  “黨務干部進弱村、經濟干部進窮村、政法干部進亂村。” 株洲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市委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工作委員會書記(兼)周琪說,分配范圍主要集中於偏遠地區,根據村裡的實際情況和個人優勢,爭取做到人崗相適、精准配對。

  他們給村裡帶來實實在在的變化,也帶出了一批好隊伍

  和劉年生一樣,剛從株洲市紀委機關退休的陳和平,頂著原正處級調研員的光環,來到株洲縣朱亭鎮浦灣村擔任村黨總支部書記,迎來的同樣是人們質疑的眼光。

  “這麼大的領導到我們小村,是不是來作秀的?”村黨總支部副書記蔡鐵光的嘀咕,代表了村裡許多人的想法。而今,走進浦灣村,提起陳書記,所有人都贊不絕口。

  浦灣村由三個村合並而來,經濟基礎薄弱,黨組織凝聚力不強。陳和平帶領村干部們建好新的村級組織活動中心,修通原三個村之間的公路,興修了幾個大型水塘水利工程。村主任姜福林感慨,過去村干部覺得沒事干,現在一天到晚忙個不停。

  在株洲,越來越多的村在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帶領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退出領導崗位的株洲市貿促會原黨組書記、會長張益群,來到株洲縣南洲鎮昭陵居委會,帶領全村將村裡的昭陵古街,打造成湘江旅游的一張新名片。在昭陵居委會“駐扎”第186天的他,因積勞成疾,突發腦溢血,倒在回家的路上……

  從炎陵縣水電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崗位上退下來的劉國華,來到炎陵縣沔渡鎮獅頭村擔任第一書記,帶領全村啟動了飲水工程、道路硬化、水利設施建設三大工程……

  據統計,近兩年來株洲市到村(社區)任職干部共引進項目資金9400余萬元,牽頭組建專業合作社等經濟組織125家,爭取項目107個,帶動集體經濟增收352萬元,實現人均增收1216元,幫助582戶2160人實現脫貧。

  “他們到了村裡,不僅帶動了村裡的經濟發展,更重要的是抓黨建、帶隊伍,讓村級黨組織的戰斗力明顯增強。”周琪說。

  陳和平一到浦灣村,就要求每周二16名村干部定時碰頭開例會,前半個小時講黨課,學習十九大精神。

  經過兩年的堅持,村干部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蔡鐵光說,自己以前從來不用筆記本,現在記了滿滿三本黨建知識。“村干部人心齊了,能力也強了。”成為入黨積極分子的村主任姜福林深有感觸。

  據統計,這一批選派駐村干部,一共培養村級后備干部102人,發展黨員50人,有力地加強了村級基層黨組織建設。

  政策扶持、從嚴監管,激發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在基層干出一番事業

  不可否認,株洲市在選派干部駐村的過程中,也發現了一些問題。比如有的同志能力不差,但是缺乏基層經驗,導致融入較慢。還有的選派干部反映,到了村裡之后,開展工作的資金和項目難以保障。

  如何確保選派的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待得住、干得好?株洲市委組織部介紹,一方面給予政治待遇。將選派干部任職工作納入縣市區委書記和市直行業系統黨(工)委書記抓基層黨建述職評議考核的重要內容,擇優推薦為縣市區委表彰人選和“兩代表一委員”人選﹔另一方面保障經濟待遇。組織上及時解決到村(社區)任職干部食宿、辦公等問題,嚴格落實伙食、通信等各項補貼,為他們購買人身意外傷害險等。

  更關鍵的是,株洲市給予這批選派干部政策扶持,建立派出單位與選派干部任職所在村(社區)對口聯系制度、組織部門黨費扶持政策和項目傾斜措施,每年為選派干部任職所在村(社區)提供每村至少3萬元經費和1個項目支持。這樣一來,這批選派干部輕裝上陣,干勁十足。

  對這批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如何管理,是一道不小的難題。株洲市委組織部堅持從嚴監管,對他們實行全方位考核。考核不合格的,取消任職資格。對因身體、家庭原因不適宜繼續任職,或群眾反映不滿意的,予以召回。目前,先后召回並重新選派8人。

  今年4月,株洲市委組織部出台了選派退出領導崗位干部到村任職管理辦法,提出計劃到今年年底前把選派覆蓋率提高到10%左右。“要讓這批干部成為夯實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加快推進扶貧攻堅,提升基層治理水平的一支重要力量。”羊貴平說。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23日 11 版)

(責編:岳弘彬、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