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級貧困縣斥資4800萬修廣場 仍有村民靠煤油燈照明

2018年08月05日09:40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blob.png

圖為尚未脫貧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湖南省汝城縣舉債修建的愛蓮廣場,僅6株銀杏樹就花了285萬元,8根圖騰石柱花了120萬元。與廣場相對的是縣委縣政府的辦公大樓。

靠兩人手拉手才能環抱住的銀杏古樹,6株一字排開,挺立在縣委、縣政府大樓坪前﹔與大樓正門相對,空曠的廣場上,8根圖騰石柱屹立於中央,沿著中軸線依次分列成弧線狀。廣場四周,高樓林立……

很難想象,這幅圖景是尚未脫貧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湖南省汝城縣。7月27日,記者從十一屆湖南省委第三輪巡視反饋情況中看到,汝城縣委存在的問題主要是:“黨委領導作用弱化,基層黨建工作虛化,政治生態不佳。脫貧攻堅工作不力,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問題突出,部分民生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

2月至5月,湖南省委第四巡視組對郴州市及其下轄汝城縣、桂東縣開展了常規巡視。汝城為了所謂的政績,罔顧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的實際,不認真落實黨中央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大決策部署,反而大規模舉債修建大批“形象工程”“政績工程”的問題,被逐一揭開。

國家級貧困縣的“闊面子”

2月28日,春寒料峭。湖南省委第四巡視組進駐汝城縣開展巡視。

巡視組同志乘坐的車輛從平汝高速下來,就行駛在了寬闊的汝城大道上。眼前的景象漸漸讓巡視組成員咋舌:這路修得比大城市的還氣派啊!汝城本身是山城,山上多樹木,綠化帶卻種植有大量景觀樹,看規模造價不菲。

這是國家級貧困縣?巡視組敏感地察覺到不對勁。當天傍晚,組長唐鬆成提議“出去轉轉”。這一轉,徹底把大家“轉”得目瞪口呆。

經過縣委、縣政府辦公大樓前時,幾個人的腳步同時停住了。幾株巨大的銀杏樹挺立在前,高大漂亮、引人注目,樹干直指雲間。

這樹直徑有多大?大家試著合抱,兩人卻抱不住這棵樹!回頭看看對面“闊氣”的廣場……

這真是國家級貧困縣?同一個問題在大家腦海再次浮現。

兩天后,大量的群眾舉報再次回應了這種“疑問”。有人向巡視組反映:汝城縣在落實中央扶貧政策上不到位、有偏差,大量資金用於縣城修寬馬路、修大廣場、建豪華樓堂館所……

而當巡視組的同志詢問縣政府的債務時,誰都說不清。

“還等什麼?深入了解!”巡視組副組長李馳在省政府經濟部門工作多年,眼前的情況可以說是“野豬撞上了獵人槍口”。

兩天兩晚通宵達旦,李馳和組員沒走出過房間。當體力接近極限時,問題終於水落石出:汝城縣委、縣政府長期以來沒有考慮可用財力的實際,盲目舉債,致使2015年至2017年綜合債務率分別為274%、285.74%、336%,逐年攀升,負債率在湖南省排名第一。2008年以來,該縣修建廣場公園11個、市政道路項目26個,違規修建辦公樓10棟,幾乎一半的錢都用在大搞城市開發和城市建設,而培植財源、促進產業發展方面還不到6%!僅修建愛蓮廣場,就花了4800余萬元。

被長期忽視的民生

與政府高舉債大搞形象工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一些基本民生問題,卻在這個國家級貧困縣長期得不到重視和解決。

本屬公益性基礎設施的汝城縣自來水廠,在2002年被民營企業絕對控股收購。老百姓反映,2016年以來,自來水管網年久失修,爆管停水、喝“黃泥巴水”是常態。2016年春節期間停水3天,2017年春節期間停水2天,群眾怨聲載道。

而在實地走訪中,巡視組還發現,汝城縣城盧陽鎮竟然還有兩個自然村一些村民家中沒有通電!當地群眾25戶67人僅靠山泉水發電和點煤油燈照明。

問題一個接一個被發現。今年3月,汝城縣土橋鎮黎明村部分村民聯名向巡視組反映村干部在集體土地流轉中謀取私利,侵害群眾利益。

經交辦給縣紀委監委核實,因用“陰陽合同”搞暗箱操作、謀取私利,該村村委會主任被立案調查。4月18日,縣裡通知126戶農戶領錢,村組干部違規套取的4萬余元全部清退。

巡視組發現,從事扶貧小額信貸工作的永富公司給予貸款的3家企業所實施的項目不符合扶貧產業要求,涉及扶貧貸款4037萬元,佔總投放額的42.5%。其中1937萬元用於商貿物流園項目,實際為商業地產投資﹔200萬元實際用於郴州市一家水泥廠股權投資﹔100萬元用於幼兒園設施設備添置。

按照中央要求,扶貧資金一分一厘都要用到扶貧項目上去,扶到深度貧困的老百姓身上去。然而,汝城卻沒有把心思花在真正扶貧上,沒有把資金投向產業扶貧、解決老百姓實際問題的“刀刃”上。

截至2017年底,易地扶貧搬遷賬戶沉澱資金佔應撥付資金的68.7%,資金使用撥付進度緩慢﹔2017年11月底僅完成貧困村改廁515戶,為年度計劃數的34.59%。

“這說明扶貧導向出了問題,沒有結合‘國家級貧困縣’這個最大實際。”唐鬆成介紹,為早日完成脫貧任務,該縣在扶貧聯系點文明鄉東山村採取包辦代替、發錢發物等方式“一兜了之”。

烈日下,巡視組的同志驅車行駛在汝城縣城,對於該縣公共設施狀況“表示痛心”。縣城新區,寬闊的道路空空蕩蕩,沒有看到幾個居民小區。然而,一橋之隔的縣城老區,百米長的道路,小車通行需要10分鐘,街道兩邊民居老舊、逼仄,與新區仿佛兩個世界。

巡視“風暴”帶來整改“浪潮”

三個月的巡視,讓汝城官場震動,一場自上而下的整改拉開序幕。

汝城的政治生態不是一天造就的,要護“森林”必先拔“爛樹”。

唐鬆成告訴記者,汝城縣委原書記因涉嫌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並在政治生態、政府債務、脫貧攻堅等問題上負有責任,5月初,湖南省委已給予其免職處理。

巡視組入駐后,聽到了對時任汝城縣副縣長段旭斌的一些反映,發現段旭斌在鄉鎮當黨委書記期間,套取扶貧資金、救災資金,多次向部分汝城縣領導、縣直部門負責人送紅包禮金、土特產。線索移交后,段旭斌被立案調查,最終受到撤職處理。

據介紹,郴州市、汝城縣兩級紀檢監察機關根據巡視組移交的問題線索,嚴肅查處了汝城縣3名黨政主要負責人、17名科級干部﹔34名縣處級領導干部清退了收受的紅包禮金,涉及資金達479萬余元。

“堅持以政治建設統領黨的建設,著力淨化政治生態,提振干部精神,凝聚黨心民心。”5月5日,臨危受命的汝城縣委書記黃四平表示,全力支持配合省委巡視組工作,對巡視發現的問題照單全收、立行立改,以整改實效彰顯對黨忠誠的政治品格。

新一屆汝城縣委認真對照巡視組反饋的意見,逐條制訂整改措施,真正把意見和建議轉化為改進工作的具體行動、解決問題的有效對策、推動發展的實際成效。

——在政治生態方面,制定出台關於推進風清氣正政治生態建設的意見、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實施細則、談話與函詢暫行辦法等制度,堅定不移正風肅紀。

——在政府債務化解方面,出台政府債務風險化解五年行動方案,每年籌措資金用於債務利息支出、償還存量債務。對所有政府性投資項目進行優化審核,停建項目20個、暫緩項目9個、調減投資規模項目48個、撤銷項目2個,壓減投資金額21.15億元。

——在脫貧攻堅方面,已整改共性問題6類17項,個性問題358個,整改率達97.2%,清退不符合貧困戶條件4354人,新增394人。圍繞產業、就業、項目和保障抓脫貧攻堅,向31個村增派駐村工作隊員。

——在民生事項方面,啟動了自來水公司改制工作,有序推進老城區管網改造和桂枝嶺水廠改擴建工程。加快推進易地搬遷安置點主體工程和配套基礎設施項目推進力度。

汝城縣委表示,將進一步用好巡視成果,團結帶領干部群眾,凝心聚力,攻堅克難,努力構建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

(責編:馮人綦、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