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南起同志生平

2018年06月26日04: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1988年9月,鄧小平同志與被授予上將軍銜的趙南起同志握手。
  新華社發

  2014年9月21日,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65周年大會在北京舉行。習近平同志與趙南起同志握手。
  新華社記者 李學仁攝

  1990年12月,趙南起同志陪同江澤民同志接見全軍后勤工作會議代表。
  新華社發

  2008年3月,胡錦濤同志與趙南起同志在一起。
  新華社發

  1978年8月,趙南起同志(左二)主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黨委常委會,研究延邊經濟發展長遠規劃。
  新華社發

  1999年,趙南起同志率全國政協防治荒漠化調研組在新疆塔裡木沙漠公路調研。
  新華社發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杰出的民族工作領導人,我軍現代后勤建設的領導者,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原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原總后勤部部長,原軍事科學院院長趙南起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18年6月17日23時1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

  趙南起同志,朝鮮族,1927年4月20日出生,吉林永吉人。1945年9月,在吉林市參加解放同盟,參與做好聯絡工作,並發動群眾給部隊捐獻糧食。同年12月起,先后任東北軍政大學吉林分校學員、班長,吉林省民運工作隊隊員。1947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12月起,先后任中共吉林省延邊地委組織部文書、干事。1948年3月起,先后任中共吉林省延邊地委總務科副科長、地委秘書,中共吉林省委辦公室研究員。基層斗爭和革命工作的磨練與經驗積累,使他迅速成長為一名優秀的青年干部。

  1950年10月,趙南起同志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情報處、作戰處參謀,隨首批志願軍部隊赴朝參戰,承擔志願軍首長的朝鮮語翻譯工作。1952年5月起,先后任志願軍后勤司令部參謀處參謀、運輸科副科長、計劃科副科長,其間於1955年至1957年在解放軍后勤學院指揮系學習並任后勤學院教員。1957年11月任志願軍后勤司令部組織計劃處計劃科科長。在朝鮮戰場上,他出生入死,經歷了血與火的洗禮,圓滿完成各項任務。他擔負汽車運輸計劃與總調度工作,認真負責,勇挑重擔,為志願軍后方計劃運輸體系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貢獻。特別是在反“絞殺戰”時期,他提出了許多意見建議,為建立起“打不斷、炸不爛、沖不垮”的鋼鐵運輸線,奪取反“絞殺戰”的勝利,保障前線作戰和官兵生活的物資供應發揮了重要作用。1958年10月,他與最后一批志願軍部隊撤離朝鮮,受到毛澤東主席的親切接見。

  1959年起,趙南起同志先后任吉林省延邊軍分區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吉林省延邊軍分區副政治委員、第二政治委員。他積極探索民兵建設的特點規律,注重樹立典型,以點帶面,使軍分區民兵工作成為吉林省軍區和沈陽軍區的先進典型。1963年10月參加吉林省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工作,擔任琿春縣敬信公社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工作隊書記,其間組織群眾遷居位於圖們江入海口處的防川。“文化大革命”開始后,他為維護延邊地區的穩定和進行工農業生產做了大量工作,作出了貢獻。1968年起受到沖擊。1973年4月恢復工作后,任吉林省通化軍分區政治委員。

  1977年4月,趙南起同志任吉林省軍區政治部主任。1978年10月任吉林省延邊軍分區第一政治委員。1979年6月任吉林省軍區副政治委員兼延邊軍分區第一政治委員。1984年3月任吉林省軍區政治委員。其間於1978年4月至1985年3月歷任中共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委第一書記,州革委會主任、州人大常委會主任,吉林省副省長,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他主持延邊地區的撥亂反正工作,堅持把民族團結擺到首位,對待不同民族干部堅持“一碗水端平”,大力推動平反冤假錯案工作,全力維護民族團結,僅用半年多時間就穩定了延邊地區局勢。他堅決推動延邊地區把黨的工作重心轉到現代化建設上來,積極推行農村改革,提出“因地制宜,分類指導,區別對待”的工作方針,推動延邊地區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他全力振興延邊地區經濟,提出將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和現實生產力的“內涵與外延”並重的經濟發展新思路,主張大力發展工業,建立與青島等城市的經濟技術協作關系,組織籌建了一批效益高、影響廣的企業,推動延邊地區經濟進入快速發展時期。他重視立法工作,組織力量總結與探索民族工作理論和實踐,主持起草的《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自治條例(草案)》在第五屆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引起強烈反響,為民族區域自治立法工作提供了重要經驗和范例,對促進延邊地區政治穩定和經濟、文化、教育等事業發展產生了良好影響。在擔任省級領導主抓農業期間,全面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使吉林農村發展煥發出勃勃生機,1983年創下糧食產量增幅、提供商品糧、糧食人均佔有量、投入產出比增幅“四個全國第一”,使吉林省成為主要商品糧基地。他大力發展水稻生產,努力解決吉林全省人民吃細糧問題。他鼓勵發展專業戶、重點戶,促進了農村多種經營發展。他提出“吉林省農業發展戰略”,啟動“農業生態工程”,主持制定“東部山區退耕還林、西部草原退耕還草、中部地區建立養地制度”等治理措施,綜合治理沙化、鹼化、退化耕地,為吉林省率先跨入全國生態省打下了堅實基礎。

  1985年3月,趙南起同志任解放軍總后勤部副部長兼副政治委員、總后勤部黨委副書記(1985年4月起)。1987年11月任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總后勤部黨委書記。1988年4月任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總后勤部黨委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在總后勤部工作時,他提出“以改革總攬全局”,全面推動軍隊后勤改革。主持制定《軍隊后勤保障體制改革的總體方案》《全軍后勤改革五年規劃》《“八五”期間全軍后勤工作的基本思路》,確定在10年內分三步走,實現全軍后勤保障工作根本好轉的目標。這些我軍后勤建設目標要求的提出並實施,使全軍后勤改革得以有序展開、整體推進、健康發展,全軍后勤建設成效顯著,在積極“忍耐”中有所作為,確保了軍事經濟效益和軍事效益的提高,增強了后勤保障能力和軍隊戰斗力。

  趙南起同志善於總攬全局開拓創新。他提出將軍隊戰略物資儲備與國家物資儲備緊密結合,縮減軍隊儲備規模,節省人力、物力、財力﹔軍隊基礎設施建設盡可能與國家統籌規劃,統一建設,走軍民兼容、平戰結合的發展路子﹔強化全軍后勤的作戰保障機能,倡導並實現戰略、戰役、戰術三級保障體系﹔在軍隊員額大幅精簡后,提出按照“加強、開放、看守、淘汰”的原則,調整后勤基礎設施,收縮后勤攤子,打破“大而全”“小而全”的模式和自我封閉格局﹔堅持走“科技興后勤”的路子,深化后勤科技體制改革,調整科技組織結構,擴大科研單位自主權,建立科研成果開發轉化機制﹔為打破我軍長期沿用的按建制關系各成體系的保障體制,探索三軍大聯勤保障體制,大力推進以“代供、代修、代醫”為主要內容的網絡化劃區保障,先行試點、逐步展開,有效提高了后勤保障效能,為全軍大聯勤的全面實現奠定了堅實基礎。

  趙南起同志主張把“好鋼用在刀刃上”。他提出軍費分配要確保部隊生活水平不下降、確保戰略預備隊和應急作戰部隊戰斗力不降低,要向團以下部隊傾斜、向裝備傾斜,大力壓縮基本建設規模、大力壓縮各項公務費開支、大力壓縮集團購買力。“七五”期間全軍裝備失修率每年遞增幅度較大,他向中央軍委提出建議,並千方百計籌措資金,解決了軍隊大型裝備庫房建設問題,為空降兵裝備了大型運輸機,組織了空軍機場翻修和海軍軍港、基地整修工程,使多年制約軍隊發展的老大難問題得到解決。他心系基層官兵,提出對團以上機關少搞“錦上添花”,對營以下部隊多搞“雪中送炭”,組織實施全軍營以下部隊營房綜合治理工程,到1992年2/3的建制營搬進了新營房,建立旅團生活服務中心,既方便了連隊,又改善了生活。他協調安排專項經費,解決駐邊遠地區部隊吃水、洗澡、照明、取暖等難題和駐青藏、新疆高寒地區部隊肉菜禽蛋自給問題。他主持制定《軍隊基層后勤管理暫行條例》並狠抓貫徹落實,到1991年年底全軍70%的基層單位后勤管理達標。

  趙南起同志推進軍隊財務管理體制改革。他提出實行事業經費由業務部門和財務部門共同管理的“雙軌制”運行機制,有效克服了財務管理上的分散主義、本位主義傾向,使軍費使用管理逐步走上標准化、制度化軌道。他提出設立軍隊財務結算中心,有效發揮其聚財、生財、調劑、服務、監督的綜合作用,提高了資金的使用效益和安全性。

  趙南起同志無私無畏狠抓從嚴治軍。在整頓以贏利為目的的經營性生產工作中,他深入調查研究,直面突出問題,主持制定了清理整頓軍隊生產經營的方針政策,在中央軍委的領導下,對全軍生產經營單位分三步進行清理整頓。他主持開展全軍房地產、團以上單位決算審計的清理整頓,組織全軍編外車輛、銀行賬號、油料供應管理檢查清理,產生了很好的經濟效益和政治影響,實現了中央軍委提出的從嚴治軍目標任務。

  1992年10月,趙南起同志任解放軍軍事科學院院長、黨委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至1993年3月)。他提出發展中國軍事科學事業的新思路,確定史料的收集、匯編工作要與研究工作相結合,以研究工作為主﹔基礎理論、歷史研究要與國防建設、軍隊建設重大現實問題的研究相結合,以現實問題研究為主﹔注釋性、借鑒性、總結性的研究,要與面向未來、著眼發展的創造性超前研究相結合,以創造性的超前研究為主﹔低層次的一般性課題的零散研究,要與宏觀的戰略性課題的系統研究相結合,以宏觀的戰略性系統性研究為主。他倡導的“四個結合、四個為主”軍事科研新方法,受到中央軍委首長的充分肯定。僅1993年,軍事科學院重大現實課題研究就增加了66%,在“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論証”“未來作戰問題研究”等重大課題中,軍事科學院都發揮了重要的理論支持和對策咨詢作用,使軍事科學院作為中央軍委決策咨詢機構的職能得到強化。他主持拍攝的《較量——抗美援朝戰爭實錄》,獲得“1995年度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紀錄片獎”和“中國電影金雞獎”。他堅持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理念,重視人才和學科建設,深化改革科研管理體制,要求各項工作以科研為中心,以科研工作和科研人員為主體,千方百計為科研人員營造良好、舒心的工作生活環境,特別是解決了住房難等問題,得到科研人員的高度贊揚,至今仍傳為佳話。

  1998年3月,趙南起同志當選為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他胸懷大局、求真務實、心系民生、開拓進取,把工作重點放到關系國計民生的全局性重大問題的專題調研和對策性研究上,足跡遍布祖國大江南北,主持起草了《關於遼寧省開展節水農業問題的調研報告》《關於我國防治荒漠化面臨的嚴峻形勢及對策建議》《關於防治土地沙化問題的若干建議》《加速農村沼氣建設是一件需要重視的大事》《關於動員全社會力量加快造林綠化的建議》等16份專題報告,引起黨中央高度重視,為再造祖國秀美山川傾注了自己的心血與智慧。他多次率團出訪,並接待訪華外國政要,為加強全國政協與各國議會間聯系,促進中國人民與各國人民友好往來,作出了積極貢獻。

  趙南起同志2003年3月退出領導崗位后,仍然關心黨和國家事業,關注國際國內形勢變化,關注國防和軍隊深化改革進展,關心人民群眾疾苦冷暖,關心祖國統一大業,表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赤膽忠心。為頌揚宣傳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崇高風范,傳承紅色基因、弘揚優良傳統,他建議拍攝《彭德懷元帥》等影視作品,產生了良好社會影響。

  趙南起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第十二屆、十三屆、十四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第五屆、六屆、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五屆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將軍銜。

  趙南起同志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和強烈的革命事業心。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在生死關頭不怕犧牲、勇於斗爭,把畢生精力獻給了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事業。他堅決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中央軍委的決策指示,認真學習踐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始終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在大是大非面前,他政治立場堅定,政治敏銳性強,旗幟鮮明地堅持真理,經受住了各種大風大浪的考驗,表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優秀品質。

  趙南起同志具有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膽略和高超的政治、軍事經濟領導才能。他敢於直言,在參與黨、國家和軍隊的重大決策中卓有建樹。他有膽有識,在重大軍事行動中敢於擔當、敢於挑戰、敢於勝利,善於克服困難,千方百計地完成使命和任務。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的運輸保障中,他以非凡的勇氣迎難而上,表現出了無畏的革命精神和出色的工作能力。

  趙南起同志具有共產黨人的崇高風范。他立黨為公、盡責為民,心系國家、情注軍隊。始終堅持共產黨員的標准,出以公心,事業為上,顧全大局,淡泊名利。他始終堅守滴水不漏、萬無一失的工作標准,始終保持舉輕若重、深謀遠慮的戰略意識。他把“求實、創新、群眾為本、事業至上”作為自己的工作准則和終生追求。在擔任總后勤部領導的7年多時間裡,每年堅持上高原、下海島、走邊防,深入基層官兵調查研究,扎扎實實辦實事、解難題。他一身正氣,光明磊落,無私無畏,嚴於律己,清正廉潔,作風嚴謹,是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和純潔性的楷模。

  趙南起同志具有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胸懷和人民公仆的本色。在他所有經歷過的崗位上,始終視黨、軍隊的事業和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重於一切。他堅持以群眾和士兵為本,密切聯系群眾,心系基層,全心全意服務於人民和官兵。他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從不濫用權力、以權謀私。他尊重知識和人才,注重發揮專家的特長與作用,同時關心支持中青年人才成長。他生活簡朴,始終保持我黨我軍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贏得了全軍官兵和人民群眾的尊敬和愛戴。

  趙南起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光輝的一生,是為黨、軍隊和人民無私奉獻的一生。他的逝世是我們黨、國家和軍隊的重大損失。他為人民解放事業,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為國防和軍隊建設所建立的豐功偉績將永載史冊!我們要學習他的堅強黨性、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化悲痛為力量,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繼續奮斗。

  趙南起同志永垂不朽!

  (新華社北京6月25日電)


  《 人民日報 》( 2018年06月26日 04 版)
(責編:馮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