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好黨建促脫貧   脫貧攻堅促黨建

太原:強堡壘富百姓(深度關注·貫徹十九大精神 切實提升組織力②)

本報記者  劉鑫焱

2017年11月14日05: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全村除了因殘疾無勞動能力或缺失勞動力的3個貧困戶,都通過幫扶+自力更生實現脫貧。”山西省太原市婁煩縣天池店鄉鷹落溝村黨支部書記劉平元說:“剩下的3戶通過社會兜底、集體經濟補助實現脫貧,基本完成整村脫貧目標。”

  鷹落溝村地處溝壑縱橫的山裡,是“靠天吃飯”的深度貧困村﹔班子老化、黨建不力、帶動能力弱,也是軟弱渙散村。通過實施引進本村在外能人、整頓提振村黨組織戰斗力……鷹落溝村從建強基層組織入手推進脫貧攻堅。如今,鷹落溝村黨組織堅強有力,實現了整村脫貧,二者互相促進。

  山西太原市委常委、組織部長李新春表示,基層黨建抓得好的村,往往也是富裕村﹔而貧困村基層黨建工作大都較薄弱,像鷹落溝村這樣深度貧困與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並行、交織的情況也並不鮮見,“必須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要求的,以提升組織力為重點,突出政治功能,把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成堅強戰斗堡壘,這對摘掉貧困的帽子至關重要。”

  補齊最大短板,打造脫貧攻堅“火車頭”

  “重溫入黨誓詞、誦讀黨章總綱部分、研學黨規黨紀、收繳黨費、精准脫貧、民主議事、民主公開……”這是婁煩縣天池店鄉河北村關於“主題黨日+”活動的一次記錄。

  “我們的‘主題黨日+’活動從今年年初開始,內容包括重溫入黨誓詞、脫貧攻堅等規定動作,還有根據工作進展需要添加組織生活、組織學習,民主議事、民主公開等自選動作。”河北村黨支部書記馮補明介紹,這樣的活動每月初舉行一次,村裡黨員積極參加活動,全程記錄。

  婁煩縣委常委、組織部長王文生認為,這樣的“黨組織建設+脫貧攻堅”主題黨日活動,一方面提升農村基層黨員的責任意識和脫貧致富能力,另一方面也增強了村級黨組織的凝聚力和戰斗力。

  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人才是最大短板。太原在脫貧攻堅過程中,積極推進基層黨組織建設,重點補齊短板,讓扶貧與基層黨建緊密融合、互為促進。對全市162個建檔立卡貧困村中的17個軟弱渙散村黨組織,太原採取“一村一組”“一村一策”、因村施策進行整頓,制定整頓方案,建立整頓台賬。目前,全市軟弱渙散村黨組織集中整頓已全部完成,4個黨組織班子不健全的村已全部配備到位。

  注重把優秀人才吸納到貧困村黨組織。婁煩是太原市唯一的國家級貧困縣,他們從致富能手、專業合作組織負責人、復員退伍軍人和大學生村官中選拔配備貧困村黨組織主干。鷹落溝村村委會主任劉四果是本村在外經商的致富能手,回鄉后投資數十萬元建立養牛專業合作社,讓貧困群眾參與其中,帶動脫貧致富效果十分顯著。

  結合“領頭雁”培訓,婁煩也加大對貧困村黨組織書記的培訓,每年集中3天進行脫貧攻堅、致富帶富等方面的針對性培訓﹔同時採取以會代訓、點名調訓、送出去參觀學習等多種方式,提高村“兩委”干部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能力……今年共培訓村“兩委”主干697人次、其他班子成員1672人次。

  此外,婁煩還採取“黨組織+合作社+貧困戶”模式,重點培養農村產業大戶和黨員致富帶頭人,建立產業孵化基地,促進致富能手與貧困群眾抱團發展。去年以來,全縣各級黨組織已累計為15戶產業大戶協調貸款120余萬元,帶動3400戶貧困家庭走上了產業脫貧道路﹔同時,積極吸收產業帶頭人、種養殖大戶等致富能手加入黨組織,加強致富帶頭人入黨積極分子的培養,每年發展黨員計劃中重點向致富帶頭人傾斜,引導他們積極參與到脫貧攻堅中來,讓黨員成為帶領困難群眾脫貧的“排頭兵”。

  山西太原市委常委、婁煩縣委書記薛東曉說:“在脫貧攻堅過程中,這一系列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的舉措,讓村級黨組織內生動力顯著提高,戰斗堡壘作用和扶貧攻堅的引領能力也都得到大幅提升。”

  資源下沉一線,提升基層組織戰斗力

  在太原市陽曲縣楊興鄉,有一支第一書記宣講團。第一書記們輪番上陣,從政策到觀念,從技術到信息,給農村群眾現場宣講、實地解惑,讓黨的方針政策和決策部署在基層得到宣傳、貫徹、落實,深受老百姓的歡迎。

  貧困農村的一個突出特征就是黨建資源相對匱乏,人、財、物都缺。太原充分利用脫貧攻堅這一有力抓手,全力推進黨建資源向貧困村“下沉”。目前,全市有157名貧困村第一書記、157個駐村工作隊、443名幫扶工作隊員,深入貧困鄉村,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

  太原對這些“下沉”一線的扶貧干部,建立“單位包村、領導包帶”“工作隊到村、黨員干部到戶、第一書記到崗”等“兩包三到”的精准幫扶聯動機制﹔壓實責任,落實幫扶單位和農村第一書記幫扶責任,對幫扶不力、完不成幫扶任務的,既要追究駐村工作隊和農村第一書記責任,也要追究幫扶單位黨組(黨委)主要領導的責任。

  在楊興鄉坪裡村,村委會依托周末學堂平台,邀請幫扶單位——市直機關支部書記及事業單位黨政負責人,為全村黨員上黨課、講黨規,幫忙抓好村裡的黨組織建設。這些“下沉一線”的干部在基層抓脫貧攻堅的同時,推動8個無村級活動場所的村解決問題,走訪群眾5萬余人次,代理代辦群眾事務4000多件,解決群眾反映問題1000多個,化解矛盾糾紛600多起,有力助推貧困村黨組織建設。

  “脫貧攻堅讓黨員干部和貧困群眾走動越來越多、走得越來越近、處得越來越親。”陽曲縣委常委、組織部長劉斌說:“通過黨建抓脫貧,通過脫貧促黨建,干部作風更扎實了,不僅基層黨組織建設得到有力加強,黨群、干群關系也更加密切融洽了。”

  人往一線去,財力也向基層傾斜。太原建立村級組織運轉經費正常增長機制,全面實現每個集體經濟收入5萬元以下行政村不低於17萬元、千人以上的行政村不低於20萬元的黨建工作經費保障﹔市級財政平均為每個行政村增加3萬元經費用於解決村“兩委”主干以外班子成員生活補貼,達到人均每年不低於8000元﹔婁煩、陽曲兩個貧困縣村級主干以外班子成員生活補貼全部由市級財政兜底解決,並為兩個貧困縣撥付黨費378.5萬元,保障支持兩縣基層黨組織活動場所建設和幫助薄弱村、空殼村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

  “以前,村裡開個會都沒個利索地方,常常在村干部家裡開﹔村干部報酬低,叫到一塊開個會、組織活動可費勁了。”不少貧困村村干部回憶:“現在好多了,黨組織的活動場所齊全,條件好了,組織活動的積極性也高了,黨組織的凝聚力、對群眾的號召力都上來了。”

  壯大集體經濟,基層組織建設后勁足

  “我現在種地不花錢,都是用村裡的拖拉機免費耕地,省錢、省力、省事。”剛剛脫貧的坪裡村村民李月亮興奮地說,這是種了幾十年地的他“最高興的事”。

  坪裡村通過整合整村推進資金、干部駐村幫扶資金、幫扶單位資金,在扶貧過程中發展壯大集體經濟,購置大型農機具,免費為貧困戶機耕地,每年可節約耕地成本18萬元,實現了精准幫扶貧困戶﹔利用七峰山羊駝場借本還息的集體經濟收益保証老年日間照料中心正常運營,同時為低保戶、五保戶發放生活補貼、為村民發放年節福利等,得到村民廣泛認可。“每天都能去‘老年日間照料中心’吃一頓干淨的熱乎飯,真是感謝黨、感謝好政策!”81歲的低保戶李生躍直言趕上了新時代。

  “手中沒把米,叫雞都不來”。集體經濟薄弱甚至空殼,是制約貧困村擺脫貧困和基層黨建發展的一大瓶頸。太原充分利用脫貧攻堅這一契機,壯大村級集體經濟,推進扶持村級集體經濟試點,要求推動村級集體經濟年內實現全部“破零”。截至目前,太原僅對婁煩、陽曲兩個貧困縣就投入扶持資金2042萬元,支持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全市564個集體經濟空殼村中,已有555個“破零”,且全部達到3萬元以上,其中達到5萬元的村佔到77.6%,其余的年底前全部“破零”。

  “在脫貧攻堅中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堅強的基層黨組織又有力促進了脫貧攻堅,實現了二者互動雙贏。”李新春表示,“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把基層黨組織建設成為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眾、推動改革發展的堅強戰斗堡壘。這是對基層黨組織提出的新要求,太原下一步將繼續加大抓黨建促脫貧攻堅力度,把基層堡壘打造得更加堅強有力。”


  《 人民日報 》( 2017年11月14日 18 版)
(責編:馮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