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開展質量提升行動的指導意見

(2017年9月5日)

2017年09月13日04:3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提高供給質量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攻方向,全面提高產品和服務質量是提升供給體系的中心任務。經過長期不懈努力,我國質量總體水平穩步提升,質量安全形勢穩定向好,有力支撐了經濟社會發展。但也要看到,我國經濟發展的傳統優勢正在減弱,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矛盾和問題突出,特別是中高端產品和服務有效供給不足,迫切需要下最大氣力抓全面提高質量,推動我國經濟發展進入質量時代。現就開展質量提升行動提出如下意見。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全面貫徹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精神,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緊緊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將質量強國戰略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開展質量提升行動,加強全面質量監管,全面提升質量水平,加快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奠定質量基礎。

  (二)基本原則

  ——堅持以質量第一為價值導向。牢固樹立質量第一的強烈意識,堅持優質發展、以質取勝,更加注重以質量提升減輕經濟下行和安全監管壓力,真正形成各級黨委和政府重視質量、企業追求質量、社會崇尚質量、人人關心質量的良好氛圍。

  ——堅持以滿足人民群眾需求和增強國家綜合實力為根本目的。把增進民生福祉、滿足人民群眾質量需求作為提高供給質量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促進質量發展成果全民共享,增強人民群眾的質量獲得感。持續提高產品、工程、服務的質量水平、質量層次和品牌影響力,推動我國產業價值鏈從低端向中高端延伸,更深更廣融入全球供給體系。

  ——堅持以企業為質量提升主體。加強全面質量管理,推廣應用先進質量管理方法,提高全員全過程全方位質量控制水平。弘揚企業家精神和工匠精神,提高決策者、經營者、管理者、生產者質量意識和質量素養,打造質量標杆企業,加強品牌建設,推動企業質量管理水平和核心競爭力提高。

  ——堅持以改革創新為根本途徑。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積極引導推動各種創新要素向產品和服務的供給端集聚,提升質量創新能力,以新技術新業態改造提升產業質量和發展水平。推動創新群體從以科技人員的小眾為主向小眾與大眾創新創業互動轉變,推動技術創新、標准研制和產業化協調發展,用先進標准引領產品、工程和服務質量提升。

  (三)主要目標

  到2020年,供給質量明顯改善,供給體系更有效率,建設質量強國取得明顯成效,質量總體水平顯著提升,質量對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和促進經濟發展的貢獻進一步增強,更好滿足人民群眾不斷升級的消費需求。

  ——產品、工程和服務質量明顯提升。質量突出問題得到有效治理,智能化、消費友好的中高端產品供給大幅增加,高附加值和優質服務供給比重進一步提升,中國制造、中國建造、中國服務、中國品牌國際競爭力顯著增強。

  ——產業發展質量穩步提高。企業質量管理水平大幅提升,傳統優勢產業實現價值鏈升級,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質量效益特征更加明顯,服務業提質增效進一步加快,以技術、技能、知識等為要素的質量競爭型產業規模顯著擴大,形成一批質量效益一流的世界級產業集群。

  ——區域質量水平整體躍升。區域主體功能定位和產業布局更加合理,區域特色資源、環境容量和產業基礎等資源優勢充分利用,產業梯度轉移和質量升級同步推進,區域經濟呈現互聯互通和差異化發展格局,涌現出一批特色小鎮和區域質量品牌。

  ——國家質量基礎設施效能充分釋放。計量、標准、檢驗檢測、認証認可等國家質量基礎設施系統完整、高效運行,技術水平和服務能力進一步增強,國際競爭力明顯提升,對科技進步、產業升級、社會治理、對外交往的支撐更加有力。

  二、全面提升產品、工程和服務質量

  (四)增加農產品、食品藥品優質供給

  健全農產品質量標准體系,實施農業標准化生產和良好農業規范。加快高標准農田建設,加大耕地質量保護和土壤修復力度。推行種養殖清潔生產,強化農業投入品監管,嚴格規范農藥、抗生素、激素類藥物和化肥使用。完善進口食品安全治理體系,推進出口食品農產品質量安全示范區建設。開展出口農產品品牌建設專項推進行動,提升出口農產品質量,帶動提升內銷農產品質量。引進優質農產品和種質資源。大力發展農產品初加工和精深加工,提高綠色產品供給比重,提升農產品附加值。

  完善食品藥品安全監管體制,增強統一性、專業性、權威性,為食品藥品安全提供組織和制度保障。繼續推動食品安全標准與國際標准對接,加快提升營養健康標准水平。推進傳統主食工業化、標准化生產。促進奶業優質安全發展。發展方便食品、速凍食品等現代食品產業。實施藥品、醫療器械標准提高行動計劃,全面提升藥物質量水平,提高中藥質量穩定性和可控性。推進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

  (五)促進消費品提質升級

  加快消費品標准和質量提升,推動消費品工業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支撐民眾消費升級需求。推動企業發展個性定制、規模定制、高端定制,推動產品供給向“產品+服務”轉變、向中高端邁進。推動家用電器高端化、綠色化、智能化發展,改善空氣淨化器等新興家電產品的功能和消費體驗,優化電飯鍋等小家電產品的外觀和功能設計。強化智能手機、可穿戴設備、新型視聽產品的信息安全、隱私保護,提高關鍵元器件制造能力。鞏固紡織服裝鞋帽、皮革箱包等傳統產業的優勢地位。培育壯大民族日化產業。提高兒童用品安全性、趣味性,加大“銀發經濟”群體和失能群體產品供給。大力發展民族傳統文化產品,推動文教體育休閑用品多樣化發展。

  (六)提升裝備制造競爭力

  加快裝備制造業標准化和質量提升,提高關鍵領域核心競爭力。實施工業強基工程,提高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關鍵基礎材料產品性能,推廣應用先進制造工藝,加強計量測試技術研究和應用。發展智能制造,提高工業機器人、高檔數控機床的加工精度和精度保持能力,提升自動化生產線、數字化車間的生產過程智能化水平。推行綠色制造,推廣清潔高效生產工藝,降低產品制造能耗、物耗和水耗,提升終端用能產品能效、水效。加快提升國產大飛機、高鐵、核電、工程機械、特種設備等中國裝備的質量競爭力。

  (七)提升原材料供給水平

  鼓勵礦產資源綜合勘查、評價、開發和利用,推進綠色礦山和綠色礦業發展示范區建設。提高煤炭洗選加工比例。提升油品供給質量。加快高端材料創新,提高質量穩定性,形成高性能、功能化、差別化的先進基礎材料供給能力。加快鋼鐵、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焦炭等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推動稀土、石墨等特色資源高質化利用,促進高強輕合金、高性能纖維等關鍵戰略材料性能和品質提升,加強石墨烯、智能仿生材料等前沿新材料布局,逐步進入全球高端制造業採購體系。

  (八)提升建設工程質量水平

  確保重大工程建設質量和運行管理質量,建設百年工程。高質量建設和改造城鄉道路交通設施、供熱供水設施、排水與污水處理設施。加快海綿城市建設和地下綜合管廊建設。規范重大項目基本建設程序,堅持科學論証、科學決策,加強重大工程的投資咨詢、建設監理、設備監理,保障工程項目投資效益和重大設備質量。全面落實工程參建各方主體質量責任,強化建設單位首要責任和勘察、設計、施工單位主體責任。加快推進工程質量管理標准化,提高工程項目管理水平。加強工程質量檢測管理,嚴厲打擊出具虛假報告等行為。健全工程質量監督管理機制,強化工程建設全過程質量監管。因地制宜提高建筑節能標准。完善綠色建材標准,促進綠色建材生產和應用。大力發展裝配式建筑,提高建筑裝修部品部件的質量和安全性能。推進綠色生態小區建設。

  (九)推動服務業提質增效

  提高生活性服務業品質。完善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多層次、智能化養老服務體系。鼓勵家政企業創建服務品牌。發展大眾化餐飲,引導餐飲企業建立集中採購、統一配送、規范化生產、連鎖化經營的生產模式。實施旅游服務質量提升計劃,顯著改善旅游市場秩序。推廣實施優質服務承諾標識和管理制度,培育知名服務品牌。

  促進生產性服務業專業化發展。加強運輸安全保障能力建設,推進鐵路、公路、水路、民航等多式聯運發展,提升服務質量。提高物流全鏈條服務質量,增強物流服務時效,加強物流標准化建設,提升冷鏈物流水平。推進電子商務規制創新,加強電子商務產業載體、物流體系、人才體系建設,不斷提升電子商務服務質量。支持發展工業設計、計量測試、標准試驗驗証、檢驗檢測認証等高技術服務業。提升銀行服務、保險服務的標准化程度和服務質量。加快知識產權服務體系建設。提高律師、公証、法律援助、司法鑒定、基層法律服務等法律服務水平。開展國家新型優質服務業集群建設試點,支撐引領三次產業向中高端邁進。

  (十)提升社會治理和公共服務水平

  推廣“互聯網+政務服務”,加快推進行政審批標准化建設,優化服務流程,簡化辦事環節,提高行政效能。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推進城市精細化、規范化管理。促進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擴大普惠性學前教育和優質職業教育供給,促進和規范民辦教育。健全覆蓋城鄉的公共就業創業服務體系。加強職業技能培訓,推動實現比較充分和更高質量就業。提升社會救助、社會福利、優撫安置等保障水平。

  提升優質公共服務供給能力。穩步推進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建立健全醫療糾紛預防調解機制,構建和諧醫患關系。鼓勵創造優秀文化服務產品,推動文化服務產品數字化、網絡化。提高供電、供氣、供熱、供水服務質量和安全保障水平,創新人民群眾滿意的服務供給。開展公共服務質量監測和結果通報,引導提升公共服務質量水平。

  (十一)加快對外貿易優化升級

  加快外貿發展方式轉變,培育以技術、標准、品牌、質量、服務為核心的對外經濟新優勢。鼓勵高技術含量和高附加值項目維修、咨詢、檢驗檢測等服務出口,促進服務貿易與貨物貿易緊密結合、聯動發展。推動出口商品質量安全示范區建設。完善進出口商品質量安全風險預警和快速反應監管體系。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主要貿易國家和地區質量國際合作。

  三、破除質量提升瓶頸

  (十二)實施質量攻關工程

  圍繞重點產品、重點行業開展質量狀況調查,組織質量比對和會商會診,找准比較優勢、行業通病和質量短板,研究制定質量問題解決方案。加強與國際優質產品的質量比對,支持企業瞄准先進標杆實施技術改造。開展重點行業工藝優化行動,組織質量提升關鍵技術攻關,推動企業積極應用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加強可靠性設計、試驗與驗証技術開發應用,推廣採用先進成型方法和加工方法、在線檢測控制裝置、智能化生產和物流系統及檢測設備。實施國防科技工業質量可靠性專項行動計劃,重點解決關鍵系統、關鍵產品質量難點問題,支撐重點武器裝備質量水平提升。

  (十三)加快標准提檔升級

  改革標准供給體系,推動消費品標准由生產型向消費型、服務型轉變,加快培育發展團體標准。推動軍民標准通用化建設,建立標准化軍民融合長效機制。推進地方標准化綜合改革。開展重點行業國內外標准比對,加快轉化先進適用的國際標准,提升國內外標准一致性程度,推動我國優勢、特色技術標准成為國際標准。建立健全技術、專利、標准協同機制,開展對標達標活動,鼓勵、引領企業主動制定和實施先進標准。全面實施企業標准自我聲明公開和監督制度,實施企業標准領跑者制度。大力推進內外銷產品“同線同標同質”工程,逐步消除國內外市場產品質量差距。

  (十四)激發質量創新活力

  建立質量分級制度,倡導優質優價,引導、保護企業質量創新和質量提升的積極性。開展新產業、新動能標准領航工程,促進新舊動能轉換。完善第三方質量評價體系,開展高端品質認証,推動質量評價由追求“合格率”向追求“滿意度”躍升。鼓勵企業開展質量提升小組活動,促進質量管理、質量技術、質量工作法創新。鼓勵企業優化功能設計、模塊化設計、外觀設計、人體工效學設計,推行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產,提高產品擴展性、耐久性、舒適性等質量特性,滿足綠色環保、可持續發展、消費友好等需求。鼓勵以用戶為中心的微創新,改善用戶體驗,激發消費潛能。

  (十五)推進全面質量管理

  發揮質量標杆企業和中央企業示范引領作用,加強全員、全方位、全過程質量管理,提質降本增效。推廣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廣泛開展質量風險分析與控制、質量成本管理、質量管理體系升級等活動,提高質量在線監測、在線控制和產品全生命周期質量追溯能力,推行精益生產、清潔生產等高效生產方式。鼓勵各類市場主體整合生產組織全過程要素資源,納入共同的質量管理、標准管理、供應鏈管理、合作研發管理等,促進協同制造和協同創新,實現質量水平整體提升。

  (十六)加強全面質量監管

  深化“放管服”改革,強化事中事后監管,嚴格按照法律法規從各個領域、各個環節加強對質量的全方位監管。做好新形勢下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工作,健全打擊侵權假冒長效機制。促進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加強跨區域和跨境執法協作。加強進口商品質量安全監管,嚴守國門質量安全底線。開展質量問題產品專項整治和區域集中整治,嚴厲查處質量違法行為。健全質量違法行為記錄及公布制度,加大行政處罰等政府信息公開力度。嚴格落實汽車等產品的修理更換退貨責任規定,探索建立第三方質量擔保爭議處理機制。完善產品傷害監測體系,提高產品安全、環保、可靠性等要求和標准。加大缺陷產品召回力度,擴大召回范圍,健全缺陷產品召回行政監管和技術支撐體系,建立缺陷產品召回管理信息共享和部門協作機制。實施服務質量監測基礎建設工程。建立責任明確、反應及時、處置高效的旅游市場綜合監管機制,嚴厲打擊擾亂旅游市場秩序的違法違規行為,規范旅游市場秩序,淨化旅游消費環境。

  (十七)著力打造中國品牌

  培育壯大民族企業和知名品牌,引導企業提升產品和服務附加值,形成自己獨有的比較優勢。以產業集聚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國家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等為重點,開展區域品牌培育,創建質量提升示范區、知名品牌示范區。實施中國精品培育工程,加強對中華老字號、地理標志等品牌培育和保護,培育更多百年老店和民族品牌。建立和完善品牌建設、培育標准體系和評價體系,開展中國品牌價值評價活動,推動品牌評價國際標准化工作。開展“中國品牌日”活動,不斷凝聚社會共識、營造良好氛圍、搭建交流平台,提升中國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十八)推進質量全民共治

  創新質量治理模式,注重社會各方參與,健全社會監督機制,推進以法治為基礎的社會多元治理,構建市場主體自治、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的質量共治格局。強化質量社會監督和輿論監督。建立完善質量信號傳遞反饋機制,鼓勵消費者組織、行業協會、第三方機構等開展產品質量比較試驗、綜合評價、體驗式調查,引導理性消費選擇。

  四、夯實國家質量基礎設施

  (十九)加快國家質量基礎設施體系建設

  構建國家現代先進測量體系。緊扣國家發展重大戰略和經濟建設重點領域的需求,建立、改造、提升一批國家計量基准,加快建立新一代高准確度、高穩定性量子計量基准,加強軍民共用計量基礎設施建設。完善國家量值傳遞溯源體系。加快制定一批計量技術規范,研制一批新型標准物質,推進社會公用計量標准升級換代。科學規劃建設計量科技基礎服務、產業計量測試體系、區域計量支撐體系。

  加快國家標准體系建設。大力實施標准化戰略,深化標准化工作改革,建立政府主導制定的標准與市場自主制定的標准協同發展、協調配套的新型標准體系。簡化國家標准制定修訂程序,加強標准化技術委員會管理,免費向社會公開強制性國家標准文本,推動免費向社會公開推薦性標准文本。建立標准實施信息反饋和評估機制,及時開展標准復審和維護更新。

  完善國家合格評定體系。完善檢驗檢測認証機構資質管理和能力認可制度,加強檢驗檢測認証公共服務平台示范區、國家檢驗檢測高技術服務業集聚區建設。提升戰略性新興產業檢驗檢測認証支撐能力。建立全國統一的合格評定制度和監管體系,建立政府、行業、社會等多層次採信機制。健全進出口食品企業注冊備案制度。加快建立統一的綠色產品標准、認証、標識體系。

  (二十)深化國家質量基礎設施融合發展

  加強國家質量基礎設施的統一建設、統一管理,推進信息共享和業務協同,保持中央、省、市、縣四級國家質量基礎設施的系統完整,加快形成國家質量基礎設施體系。開展國家質量基礎設施協同服務及應用示范基地建設,助推中小企業和產業集聚區全面加強質量提升。構建統籌協調、協同高效、系統完備的國家質量基礎設施軍民融合發展體系,增強對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整體支撐能力。深度參與質量基礎設施國際治理,積極參加國際規則制定和國際組織活動,推動計量、標准、合格評定等國際互認和境外推廣應用,加快我國質量基礎設施國際化步伐。

  (二十一)提升公共技術服務能力

  加快國家質檢中心、國家產業計量測試中心、國家技術標准創新基地、國家檢測重點實驗室等公共技術服務平台建設,創新“互聯網+質量服務”模式,推進質量技術資源、信息資源、人才資源、設備設施向社會共享開放,開展一站式服務,為產業發展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技術支持。加快培育產業計量測試、標准化服務、檢驗檢測認証服務、品牌咨詢等新興質量服務業態,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提供優質公共技術服務。加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共建共享質量基礎設施,推動互聯互通。

  (二十二)健全完善技術性貿易措施體系

  加強對國外重大技術性貿易措施的跟蹤、研判、預警、評議和應對,妥善化解貿易摩擦,幫助企業規避風險,切實維護企業合法權益。加強技術性貿易措施信息服務,建設一批研究評議基地,建立統一的國家技術性貿易措施公共信息和技術服務平台。利用技術性貿易措施,倒逼企業按照更高技術標准提升產品質量和產業層次,不斷提高國際市場競爭力。建立貿易爭端預警機制,積極主導、參與技術性貿易措施相關國際規則和標准的制定。

  五、改革完善質量發展政策和制度

  (二十三)加強質量制度建設

  堅持促發展和保底線並重,加強質量促進的立法研究,強化對質量創新的鼓勵、引導、保護。研究修訂產品質量法,建立商品質量懲罰性賠償制度。研究服務業質量管理、產品質量擔保、缺陷產品召回等領域立法工作。改革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証制度,全面清理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証,加快向國際通行的產品認証制度轉變。建立完善產品質量安全事故強制報告制度、產品質量安全風險監控及風險調查制度。建立健全產品損害賠償、產品質量安全責任保險和社會幫扶並行發展的多元救濟機制。加快推進質量誠信體系建設,完善質量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

  (二十四)加大財政金融扶持力度

  完善質量發展經費多元籌集和保障機制,鼓勵和引導更多資金投向質量攻關、質量創新、質量治理、質量基礎設施建設。國家科技計劃持續支持國家質量基礎的共性技術研究和應用重點研發任務。實施好首台(套)重大技術裝備保險補償機制。構建質量增信融資體系,探索以質量綜合競爭力為核心的質量增信融資制度,將質量水平、標准水平、品牌價值等納入企業信用評價指標和貸款發放參考因素。加大產品質量保險推廣力度,支持企業運用保險手段促進產品質量提升和新產品推廣應用。

  推動形成優質優價的政府採購機制。鼓勵政府部門向社會力量購買優質服務。加強政府採購需求確定和採購活動組織管理,將質量、服務、安全等要求貫徹到採購文件制定、評審活動、採購合同簽訂全過程,形成保障質量和安全的政府採購機制。嚴格採購項目履約驗收,切實把好產品和服務質量關。加強聯合懲戒,依法限制嚴重質量違法失信企業參與政府採購活動。建立軍民融合採購制度,吸納扶持優質民口企業進入軍事供應鏈體系,拓寬企業質量發展空間。

  (二十五)健全質量人才教育培養體系

  將質量教育納入全民教育體系。加強中小學質量教育,開展質量主題實踐活動。推進高等教育人才培養質量,加強質量相關學科、專業和課程建設。加強職業教育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推動企業和職業院校成為質量人才培養的主體,推廣現代學徒制和企業新型學徒制。推動建立高等學校、科研院所、行業協會和企業共同參與的質量教育網絡。實施企業質量素質提升工程,研究建立質量工程技術人員評價制度,全面提高企業經營管理者、一線員工的質量意識和水平。加強人才梯隊建設,實施青年職業能力提升計劃,完善技術技能人才培養培訓工作體系,培育眾多“中國工匠”。發揮各級工會組織和共青團組織作用,開展勞動和技能競賽、青年質量提升示范崗創建、青年質量控制小組實踐等活動。

  (二十六)健全質量激勵制度

  完善國家質量激勵政策,繼續開展國家質量獎評選表彰,樹立質量標杆,弘揚質量先進。加大對政府質量獎獲獎企業在金融、信貸、項目投資等方面的支持力度。建立政府質量獎獲獎企業和個人先進質量管理經驗的長效宣傳推廣機制,形成中國特色質量管理模式和體系。研究制定技術技能人才激勵辦法,探索建立企業首席技師制度,降低職業技能型人才落戶門檻。

  六、切實加強組織領導

  (二十七)實施質量強國戰略

  堅持以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加快建設質量強國。研究編制質量強國戰略綱要,明確質量發展目標任務,統籌各方資源,推動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轉變。持續開展質量強省、質量強市、質量強縣示范活動,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質量發展道路。

  (二十八)加強黨對質量工作領導

  健全質量工作體制機制,完善研究質量強國戰略、分析質量發展形勢、決定質量方針政策的工作機制,建立“黨委領導、政府主導、部門聯合、企業主責、社會參與”的質量工作格局。加強對質量發展的統籌規劃和組織領導,建立健全領導體制和協調機制,統籌質量發展規劃制定、質量強國建設、質量品牌發展、質量基礎建設。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將質量工作擺到重要議事日程,加強質量管理和隊伍能力建設,認真落實質量工作責任制。強化市、縣政府質量監管職責,構建統一權威的質量工作體制機制。

  (二十九)狠抓督察考核

  探索建立中央質量督察工作機制,強化政府質量工作考核,將質量工作考核結果作為各級黨委和政府領導班子及有關領導干部綜合考核評價的重要內容。以全要素生產率、質量競爭力指數、公共服務質量滿意度等為重點,探索構建符合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的新型質量統計評價體系。健全質量統計分析制度,定期發布質量狀況分析報告。

  (三十)加強宣傳動員

  大力宣傳黨和國家質量工作方針政策,深入報道我國提升質量的豐富實踐、重大成就、先進典型,講好中國質量故事,推介中國質量品牌,塑造中國質量形象。將質量文化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重要內容,加強質量公益宣傳,提高全社會質量、誠信、責任意識,豐富質量文化內涵,促進質量文化傳承發展。把質量發展納入黨校、行政學院和各類干部培訓院校教學計劃,讓質量第一成為各級黨委和政府的根本理念,成為領導干部工作責任,成為全社會、全民族的價值追求和時代精神。

  各地區各部門要認真落實本意見精神,結合實際研究制定實施方案,抓緊出台推動質量提升的具體政策措施,明確責任分工和時間進度要求,確保各項工作舉措和要求落實到位。要組織相關行業和領域,持續深入開展質量提升行動,切實提升質量總體水平。

  (新華社北京9月12日電)


  《 人民日報 》( 2017年09月13日 01 版)

(責編: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