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條塊都要簽 鄉鎮干部怎麼干

責任書,落地才管用(干部狀態新觀察)

本報記者  郝迎燦

2017年04月21日04: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蔡華偉繪

  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的歷程,“擔當”“落實”一直是關鍵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發揚釘釘子精神,把各項工作落到實處。要把抓改革落實擺到重要位置,投入更多精力抓督察問效。簽訂責任書,分解任務、細化要求、明確時限,正是為了保証落實責任。然而在基層一些地方,責任書過多過雜,缺少針對性﹔責任書簽訂之后不指導、不督促,考核停在面上……這些問題的存在,引發了形式主義,助長了弄虛作假,最終導致責任難以落實。本版推出特別策劃,傾聽基層干部的聲音,邀請專家把脈開方,介紹地方的實踐創新,探討完善權責匹配的制度體系,讓責任書制定更科學、約束更有力、執行更有效。

  ——編  者  

  

  年初到現在,林強(化名)至少簽了30份責任書。林強是西南某省的一名鄉鎮黨委書記,該鎮鎮長鄒嵐(化名)簽的責任書也不少。

  這些責任書,既有農作物種植、安全生產、禁毒,也有生態環境保護、黨風廉政建設,幾乎涉及每個條塊的工作。光安全生產,就有道路交通安全、水運交通安全、消防安全、農產品質量安全、食品安全、汛期安全等。

  有的責任書,去縣裡簽完,回來要再和企業、村居簽,村居再跟每家每戶簽。“比如關愛留守兒童、禁毒、打擊傳銷等,都是要求層層簽訂到戶。”鄒嵐說,“村干部沒精力挨家挨戶解釋政策、找人簽字,往往招呼人們往辦公室一坐,幾百份責任書一個下午就簽好了。”

  簽責任書是為了落實責任,關鍵還是要干起來、抓重點、有方向,但現在責任書簽的是不是太多了?一些鄉鎮干部說。

  有的責任書缺少針對性、與基層實際脫節

  “簽了責任書,我們也理解,這等於立下了軍令狀,督促我們去完成各項考核指標。”林強說。

  有的責任書不好落實,是因為缺少針對性。林強說:“每個鎮簽的責任書內容都一樣,就像‘格式合同’。縣裡要求打擊傳銷,這個問題在縣城和城郊猖獗一些,在我們這樣偏遠的鄉鎮不突出,傳銷很少見。”

  鄉鎮與上級職能部門簽訂的責任書一般都有量化指標,比如禁毒責任書要求,毒品預防宣傳教育覆蓋面達85%以上。實際上,鎮村干部不可能到每家每戶宣講毒品危害,隻能在趕場日或者重大節日,現場設置幾個攤位,發放些禁毒資料,或者到學校去對學生進行集中宣講。

  有的目標任務,單憑基層的力量很難做,鄉鎮干部“壓力山大”。前兩天,縣裡叫鄒嵐去簽交通安全責任書,回來后,鄒嵐隻能祈求“千萬別出事”。“責任書要求嚴防重大交通事故,但道路維護、安裝防護欄等都得靠上級部門實施相關項目。而且,對於非法運營,鄉鎮沒有執法權,隻能勸導。”像這樣的責任書,鄉鎮沒辦法落實,但出了事情板子還是打在鄉鎮干部身上。

  為完成指標,有的時候干部隻能硬著頭皮上。“前幾年市裡要求農村搞秋冬種,就是秋冬兩季土地不能荒著。責任書裡有一條要求:道路旁視野范圍內不能看到收獲后未鏟除的玉米秸稈。但現在農民種地積極性不高,很多人又外出打工,最后任務劃片分給各包村駐村干部,發動不了群眾的就自己下地去鏟秸稈、翻地。”鄒嵐說。

  考核檢查停留在面上,鄉鎮忙於“整”資料

  “簽了責任書,就要接受各種檢查,像安全生產,就要有月調度、季考核、年考核,還有各種定期不定期的明察暗訪。”如果某份責任書不過關被扣了分,會影響鄉鎮整體工作成績在縣裡的排名,排名靠后的輕則少發考核獎,重則誡勉談話甚至調離崗位。林強說,考核應該是真考、真核,不能停留在面上。

  工作落實怎麼樣,資料記錄是檢查的重點。“有沒有將相關精神傳達到位?就看你的會議記錄。有沒有將相關政策解讀到戶?就翻你和農戶簽訂的責任書。精准扶貧要有每個貧困戶的動態進展,農村思想政治教育要有每次召開群眾會的影像。”林強說,一次去村裡,他看見一個50多歲的村干部正在一筆一畫地抄政府文件,說上面要檢查,抄這個當學習和會議記錄。“部分村干部年齡偏大、文化偏低,尤其操作電腦不靈便,對做資料很有意見。”

  除了看材料,考核還要看“點”,即到現場進行檢查。有鄉鎮干部說,鄉鎮接到通知后,都會提前准備。比如精准扶貧,一般要安排好調研路線,所到的村組和貧困戶自然得打好招呼。

  責任書滿天飛、檢查層出不窮,接受考核檢查成為基層干部的很大負擔。“其實,大部分資料都是‘整’出來的,而且要整得像模像樣。比如有的工作落實要求有過程印証,我們抽時間召開一次鎮村干部大會,每項工作講幾句錄一下音、拍一下視頻,幻燈片換一換主題,開這一次會就可以解決十幾項工作的落實部署所需資料問題。”鄒嵐說。

  陪同好是檢查過關的重要條件。“一般的檢查都得書記、鎮長陪同,多賠幾個笑臉多說幾句好話,即便有些小毛病也能解釋解釋就此放過。如果只是派普通干部陪同,會讓檢查組覺得不夠重視,即便是小瑕疵也能摳出大麻煩來。”林強說。

  推動權隨責走、費隨事轉,不能隻重形式

  責任書落地,鄉鎮需要人力、財力支撐。在該地區的二類貧困鄉鎮,一年的工作經費隻有72萬元。鄒嵐算了一下,單是人員工資、辦公運轉各項硬支出的總額,他們鎮去年就達120多萬元。落實責任書上的各項具體工作,要配套經費,實在是捉襟見肘。

  林強覺得,應該進一步推動權隨責走、費隨事轉。“根據‘誰辦事,誰用費’的原則,相關工作由職能部門與鄉鎮、村居共同完成,責、權、利配套到位。上級有關機關不能當‘甩手掌櫃’,隻站在上面發號施令、指指點點,把職責范圍內的事也推給基層完事。”

  “責任書如果隻管簽訂不管督察,形式就大於實質。”林強希望責任書成為推動重點和中心工作的一種手段,更重實效。“像我們鎮基礎差、貧困面廣,應該重點簽精准扶貧的﹔有的鄉鎮水土流失嚴重,應該重點簽荒山綠化的,這樣才能集中精力針對補短板發力。同時,還應該推進政府購買服務改革,將政府承擔的部分輔助性管理和服務職能事項通過有償委托的形式,轉移給村(居)自治組織承擔,減輕鄉鎮工作負擔。這樣才能提高基層干部干事創業的積極性。”


  《 人民日報 》( 2017年04月21日 06 版)
(責編:王政淇、崔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