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於心 清於行

“荊門氣場”靠什麼開場

本報記者  禹偉良  田豆豆  付  文

2017年03月20日04: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兩年前,湖北省荊門市做起了“汽車夢”和“通用航空產業夢”,但一無產業基礎,二無比較優勢,一度被笑為“痴人說夢”。

  而眼下,夢想已經照進現實——

  長豐獵豹汽車荊門工廠正如火如荼建設,投產后將年產15萬輛汽車,產值達200億元﹔金泉新材料投資85億元建設新能源動力電池產業園,格林美生產新能源動力電池材料並回收動力電池,已形成新能源汽車制造全產業鏈。

  愛飛客航空小鎮,建成國內唯一具備2條陸上跑道和1條水上跑道的通用機場,泊鷺航空海王飛機、華伍航空無人機即將投產﹔今年1月,荊門成功躋身全國首批、湖北唯一的國家通用航空產業綜合示范區試點城市。

  在荊門,這樣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故事不斷上演:2016年全市固定資產投資增幅、實有企業類市場主體總量增長率、公共資源交易量增幅,均為全省第一,改寫了荊門產業格局和歷史。

  振興實體經濟的“荊門氣場”,靠什麼開場?

  親商近商:甘當“店小二”

  “頭天晚上約好了第二天見面,可從早等到黑,人家卻躲著我們。”說起與武漢4家小貸公司打交道的經歷,荊門鐘祥市郢中街道辦黨委書記楊代忠一臉苦笑。

  2015年底,曾位居國內餅干企業前三強的湖北廣源食品集團,以高息向8家小貸公司拆借8000萬元,本想以此作為向銀行續貸的過橋資金。沒想到,銀行續貸資金遲遲下不來,小貸公司催款不成,一紙訴狀將廣源食品資產凍結。資不抵債的廣源食品,陷入半停產狀態,數百名工人發不出工資。時任鐘祥市工信局局長的楊代忠,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

  重組必須啃下的第一塊“硬骨頭”就是讓小貸公司撤訴,並承諾放棄利息收入。這談何容易!楊代忠先后十幾趟跑武漢,軟磨硬泡,終於讓小貸公司鬆口。之后,鐘祥市政府協調,引進人福醫藥投資50億元對廣源食品進行重組,建設醫療健康產業園,化解了金融風險,讓企業起死回生。

  在鐘祥,親商近商不是一句口號。“面對企業訴求,少言不能辦,多說怎麼辦。”鐘祥市委書記林長洲說。在鐘祥市政府大門處,鐫刻著12個大字:“聞風而動,雷厲風行,風雨無阻”。

  敢於與企業家打交道,甘當“店小二”,鐘祥是荊門的縮影。

  “作為一個內地欠發達地區,荊門必須以第一力度抓好發展第一要務。”荊門市委書記別必雄說,“領導的分工向招商引資和項目建設聚焦,干部的力量向招商引資和項目建設聚焦,干部履職盡責的考核向招商引資和項目建設聚焦。”

  “明年初汽車行業就能迎來‘荊門造’。”獵豹汽車股份有限公司荊門分公司籌備組組長李橋輝告訴記者,項目從正式洽談到簽約、選址,僅用了36天﹔政府完成133戶農民拆遷工作,隻用了45天。

  更讓李橋輝高興的是,荊門市不久前公布促進招商引資推動創新發展十項政策清單。“這十項政策清單,特別是其中加快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5條措施與促進高層次人才引進的6條措施,讓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用得上、拿得到。”

  “親”不逾矩:不容權力尋租

  干部為企業排憂解難多了,會不會借機揩油牟利?

  對權力尋租,荊門市委態度鮮明:零容忍!

  荊門市東寶區發改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袁家群“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在承接工程、土地處置轉讓、申報項目資金、審核撥付資金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送司法機關。

  點開荊門市紀委監察網,一個個通報,一記記反腐重拳,形成強大震懾。

  “親”不逾矩,關鍵是把行政權力落在清單上、晒在陽光下、關在籠子裡。對此,荊門積極探索。

  荊門率先完成並公布市、縣兩級政府部門權責清單,被湖北省審改辦作為“樣板”在全省推廣。推出市級政府部門監管清單,荊門是全省第一家:將具有監管職能的53個部門上報的709項監管事項,整合歸並為4類297項。

  荊門在全省第二家建立市級行政審批局,將市發改委等26個部門承擔的108項市級行政審批權限全部劃入,打造一窗受理、一章審批、一次評估、一網運行、一門通辦的“一站式”服務平台,推動行政審批改革朝著“精簡、規范、協調、效能”的方向發展。

  如今,荊門市級保留行政審批項目144項,為全省最少﹔市級審批事項平均承諾時限由7.7個工作日減到5.4個工作日,提速29.6%﹔按時辦結率達100%,群眾滿意率達98%。

  清晰權力邊界之后,荊門再深一步,為防止公權私用加一把鎖。

  “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涉及公民、法人及其他組織切身利益的事項,決策嚴格遵循公眾參與、專家論証、風險評估、合法性審查、集體討論決定等程序。”林長洲說,當地對招商引資項目實行終身追究責任制,防止招商干部與“假老板”“假企業”串通牟利。

  “我們把制度廉潔性評估貫穿於制度起草、審核、論証等制度建設全過程,對涉及行政審批、處罰、收費和工程建設、土地出讓等領域的制度,組織專家進行專門審查,認真查找和防范其中存在的廉潔性風險。”荊門市政府法制辦副主任魏煒說。

  去年,荊門市政府法制辦組織紀檢、法律、公共事業管理等領域和行業的5名專家,就《荊門市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實施細則(草案)》進行了評估。

  “清”不遠疏:為擔當者擔當

  手中權力被套上“緊箍咒”,會不會導致有的干部“不貪不佔也不干”?

  2015年6月,荊門市委組織部出台專門辦法,對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存在的不作為、慢作為和懶作為等為官不為行為實行問責。其中,對服務對象人為刁難、推諉扯皮、吃拿卡要,在服務項目建設中工作不力、影響項目建設進展等情形,明確規定了問責方式。

  2015年7月,市物價局在對轄內小微企業進行繳費項目清查時發現,荊門市環保局下屬的環保監測站向19家小微企業,收取早在2014年底即已明令取消的環境監測服務費,多收了7個月,金額累計60多萬元。荊門市紀委介入調查后,責成監測站退還全部費用,站長吳祥軍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既不能以規矩多了、紀律嚴了為借口不作為亂作為,也要為擔當者擔當、負責者負責。

  荊門在全省率先出台“十個區別開來”,把服務項目建設、支持企業發展和跟老板“勾肩搭背”、搞利益輸送區別開來,把干部在招商引資工作中的一些正當開支與違規高消費區別開來,為干部打消后顧之憂。

  2016年5月,荊門市紀委又專門出台落實“十個區別開來”規定的操作辦法,劃定“安全識別區”,防止出現“今天是表彰對象,明天成問責對象”情形。

  荊門市紀委常委楊傳新介紹,自2015年以來,全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及時為329名受到不實舉報的黨員干部澄清了是非﹔對非主觀故意、遇不可抗力等11種失誤情形啟動容錯減責免責機制,為甩開膀子干事、勇於擔當的干部撐了腰壯了膽。

  楊代忠的親弟弟,在數控機床和空氣壓縮機制造行業打拼多年。“2013年,我把弟弟從上海勸回鐘祥投資辦企業﹔去年,又通過他牽線搭橋,我引進了上海協企聯盟入駐鐘祥數控機床產業園。”楊代忠說,以前這樣做確實擔心被人說閑話,而“十個區別開來”給了他一道“護身符”,讓他放開手腳隻管干事。

  得益於在服務企業、招商引資工作中的突出成績,2016年4月,楊代忠被提拔為郢中街道辦黨委書記。

  有“上”就有“下”。2016年,荊門對全市215名不敢擔當、不作為的干部進行了組織處理,28名在履職能力或擔當方面存在問題的領導干部被“下”。


  《 人民日報 》( 2017年03月20日 09 版)
(責編: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