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財產公開多是“虎頭蛇尾” 制度期待“破冰”--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官員財產公開多是“虎頭蛇尾” 制度期待“破冰”

2012年10月28日10:03    來源:工人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盡管遭遇一些現實障礙,但財產申報公開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未來法制化趨勢不可逆轉

  官員財產公開制度一直是輿論關注焦點。日前,陝西“表哥”楊達才的“手表門”事件和廣州“房叔”蔡彬的“21套房”事件再次引發公眾和輿論熱議,對於建立官員財產收入公開制度的呼聲再次高漲。

  從新疆阿勒泰的“吃螃蟹之舉”,到湖南瀏陽的“最徹底公開模式”,再到浙江慈溪、寧夏銀川的探索,盡管這些試點地區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並沒獲得持續效果,但財產申報公開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未來法制化趨勢已不可逆轉。現實障礙是官員財產公開制度如何真正破冰,從頂層設計的創新到立法循序推進,從政策環境改善到強力問責落實,這一系列問題都亟待解決。

  最近,陝西“表哥”楊達才的“手表門”事件和廣州“房叔”蔡彬的“21套房”事件再次引發社會公眾要求建立官員財產收入公開制度的強烈呼聲。記者調查發現,盡管遭遇一些現實障礙,財產申報公開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未來制度化趨勢不可逆轉。

  從申報到公開的距離

  早在1988年,全國人大就曾提出官員財產公示立法動議,199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曾將《財產收入申報法》正式列入5年立法規劃。1995年5月,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布《關於黨政機關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收入申報的規定》,要求黨政機關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每半年向單位人事部門申報個人收入。

  2001年6月,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又聯合發布《關於省部級現職領導干部報告家庭財產的規定(試行)》,要求省部級現職領導干部每兩年向中央組織部報告家庭財產,並“由報告義務人在所在單位領導班子內或者規定范圍內通報。”

  2010年,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修改后的《關於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但以上文件都隻要求官員向內部報告個人或家庭的財產收入情況,並未要求向公眾公開。

  然而實踐中,向內部公布財產往往與官員實際財產有一定差距。比如最近曝光的廣州番禺區綜合執法分局政委蔡彬就是被網友舉報擁有21套房產而被停職。廣州市紀委此前曾在官方微博發布稱:“經番禺區紀委初步查實,蔡彬家庭房產數量與網帖所列數量基本一致,部分跨區房產還有待查証。目前,查實房產數量與其向組織申報的數量存在一定差距。”

  這表明財產申報工作還停留在“淺層次”,不能完全真實反映公務人員財產狀況。西南政法大學政治學教授王安白指出,由於審查、問責等配套措施的缺失,目前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在執行過程中也大打折扣,存在“申報多少就是多少”的情況。

  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律師協會會長韓德雲也表示,自1995年4月30日《關於黨政機關縣(處)級以上領導干部收入申報的規定》實施后,全國就開始了縣級以上官員的財產申報工作,但實施情況多流於形式。目前官員財產申報僅作為一種內部監督機制,隻對上級紀檢部門,並未向社會公開,公眾一無所知。

  “虎頭蛇尾”背后的難言之隱

  從申報到公開,不少地區做了有益的嘗試。然而從開官員財產公示先河的新疆阿勒泰,到被譽為“最徹底公開模式”的湖南瀏陽,再到制度破冰、地方探索樣本的浙江慈溪、寧夏銀川,官員財產申報公開制度最終多是草草收尾,給公眾留下“虎頭蛇尾”之嫌。

  2009年,“第一個吃螃蟹的”新疆阿勒泰市把近千名官員個人相關事項“晒”在網上,在公示網站上可看到各位官員的工資收入、各類獎金津貼,還有各種理由收取的禮金等。而該制度開啟一年多后,隨著市紀委書記吳偉平病逝不了了之。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干部在吳偉平病逝后透露,官員財產申報制度推動后,吳受到來自各方很大壓力。

  曾被外界稱為官員財產公開“最徹底”的湖南瀏陽市實施后三年也“偃旗息鼓”。記者聯系了瀏陽市紀檢委黨風廉政建設室的相關人員,她告訴記者:“現在已沒聽說這回事了”,但對於具體做法避而不談,僅用“領導開會了”回應。

  公眾和媒體普遍質疑已有的試點中,不少“公示”流於形式,其內容真實性沒有保証。9月21日,記者在浙江省金華磐安縣的“中國磐安網”上看到一份官員任前公示。在這份《磐安縣競爭性選拔領導干部任前公示》上,除了姓名、性別、出生年月、現任職務、擬任職務之外,還對14名擬提拔干部的財產申報情況進行公示,其中包括四個部分:房產、車輛、2011年年收入、投資及收益情況。

分享到:
(責任編輯:段欣毅、劉軍濤)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