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老家擬花千萬種萬畝紅高粱 官方:賠本也要種--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莫言老家擬花千萬種萬畝紅高粱 官方:賠本也要種

2012年10月18日07:2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原標題:諾獎后,高密的“莫言效應”

  10月14日,莫言的出生地高密市大欄鄉平安庄。得知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后,村委會在村裡挂起了30個燈籠。新京報記者陳杰攝

  14日,莫言老家平安庄挂起祝賀獲獎的條幅。 新京報記者陳杰攝

  14日,莫言90歲的父親管貽范在接受記者採訪,由於聽力不好,記者湊到老人的耳邊說話。新京報記者陳杰攝

  14日,平安庄。諾獎公布后,莫言舊居前豎起了說明牌。新京報記者陳杰攝

  14日,莫言舊居。這是1979年他和妻子杜勤蘭結婚的洞房。新京報記者陳杰攝

  當地計劃投資6.7億元,弘揚紅高粱文化,包括莫言舊居周圍的莫言文化體驗區

  10月16日,范琿想好了該如何勸說莫言的父親同意修繕莫言舊居。

  “兒子已經不是你的兒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

  莫言成為了社會公共資源,“你不同意不一定管用”。

  作為莫言老家所在轄區的管委會主任,范琿對說服莫言家人很有信心。

  山東高密報道

  范琿發愁的是如何種出萬畝紅高粱。在莫言的家鄉,由於收益太少,高密當地的農民已不種紅高粱。如同血海一般連綿不絕的紅高粱早已成為記憶中的景象。

  “我估摸著一年要投入一千萬”,莫言老家所在轄區高密市膠河疏港物流園區管委會主任范琿說,“錢從哪裡來?”

  不過,他說自己絲毫不會猶豫,“賠本也要種”。

  這一系列設想,都與剛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有關。

  高密的“腰杆”

  高密詩人李丹平說,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國的文學高地,國家的聖地”

  高密酒桌上有了一條新規矩。

  莫言文學館館長毛維杰說,最近高密人在一起聚會。第一杯酒,肯定是“先為莫言老師獲獎干一杯”。

  這段日子,在他看來,早上高密人走在大街上,精神頭都不一樣,“帶勁”。

  高密的出租車司機,也喜歡和記者談起莫言。一名出租車司機迅速地背出莫言家幾門幾號,得意地說“他和我同學的老婆是一個村的”。出租車上的電台不時有人詢問莫言舊居怎麼走。

  在新華書店,莫言的小說專櫃空了。小書店貼出了預訂莫言書籍的牌子。一本從未聽說過的雜志,因為最后一頁有莫言的照片被放在了書架的顯著位置。

  高密大街上挂了很多祝賀莫言獲獎的橫幅,在“莫言迷”張守雲看來,這還遠遠不夠,“應該從青島機場一路挂過來”。

  文化館的一條橫幅頗有意味,“莫言獲大獎,中國很高興”。

  在高密,“中國”和“世界”這兩天不斷地被提及。在莫言獲獎的文化界座談會上,有人提出,要淡化濰坊高密,多說“中國高密”。

  以前出省不好意思說是高密的,“以后大大方方的,腰杆挺直了,俺是高密的”。

  高密一家旅行社的總經理楊連才說,以后描述高密的地理位置時,再也不用說是緊鄰青島,是青島的后花園了。

  他開起玩笑,說不定以后青島宣傳語會成為,“緊靠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故鄉”。

  高密變了。

  高密詩人李丹平說,高密再也不是以前的高密了,“它是中國的文學高地,國家的聖地”。

  莫言家的蘿卜

  一游客從地裡挖出一根蘿卜,塞在衣服裡。出了門,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蘿卜,莫言家的蘿卜啊”

  “聖地”的中心是莫言家的老屋。

  平安庄挂起了30多盞紅燈籠,進村的大橋刷了兩遍漆,橋上的字描成了金色。

  莫言獲獎當晚,管委會的領導想清街,要把村裡路上晒的玉米全部清掉。莫言的二哥管謨欣攔住了。

  10月14日,莫言的舊居屋后豎了一個介紹莫言的大展板,第二天就拔掉了。“牌子上有幾個錯字”。周圍是新種的柏樹枝和杏梅樹。樹上漆了嶄新的白漆。

  這是一個普通的農家院落。土胚屋,五間房,狹小,逼仄,堆滿了灰塵和雜物。

  正屋裡有一台收音機,是莫言結婚時買的。這是屋裡最值錢的電器,“第二值錢的就是手電筒了”。

  一撥撥的人進來,轉不開時會默契地排隊照相。不認識的人還彼此打招呼,“趕緊看,以后來就要收錢了”。

  莫言的院子裡種了一行胡蘿卜,被踩得七倒八歪。有人在牆邊發現了山藥豆。兩三個人跑過去摘了起來。

  媽媽跟女兒說,把山藥豆煮了吃,明年咱也拿諾貝爾獎。莫言的二哥管謨欣站在一邊,臉上看不出表情。

  院子的牆缺了一角。有人拿出相機合影,“這是歷史”。

  等管謨欣離開,一個游客從地裡挖出一根蘿卜,塞在衣服裡。出了門,拿著蘿卜向村民展示,“莫言家的蘿卜,莫言家的蘿卜啊”。

  這個院落在2010年就被管委會納入修復計劃。范琿畫好了圖紙,找好了水泥,莫言的父親管貽范擔心打擾村民,又不喜張揚,給莫言打了電話。這件事情就此擱置。

  到如今,一切似乎都不可避免。

  管委會提交了投資五十萬元對舊居進行整修的規劃。山東省旅游局派了專家來研究旅游線路。

分享到:
(責任編輯:段欣毅、袁悅)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