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稱食品零風險根本做不到--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專家稱食品零風險根本做不到

2012年08月24日05:30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近年來,當每次爆發食品安全事件時,“食品安全標准”問題都會被提上桌面。多頭制定標准,相互交叉、重復,國標、地標、行標各行其道,導致我國雖然標准總數多,但個別重要標准或重要指標缺失,部分標准科學性和合理性有待提高。

  近日,衛生部在通報食品安全國家“十二五”規劃中透露,下一步將啟動對5000余項食品標准的系統清理。食品安全標准到底存在哪些問題?這些問題的背后有著哪些深層次的原因?本報就此對話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嚴衛星,他表示,到2015年,我國食品安全標准將實現國標、地標、行標的大一統。

  人物:嚴衛星職務: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

  □食品安全

  “人們不會因為存在飛行事故就不坐飛機,因為這些風險人們能接受。對於食品人們則希望零風險,零容忍,但這個從科學角度不能做到,這個心態需要調整。”

  京華時報:我國目前的食品安全現狀如何?

  嚴衛星:頭號的食品安全問題是致病性微生物導致的食源性疾病。我們採用國外研究方法,推算食源性疾病發病率為0.157次/人年。外推至全人群,相當於中國每年發生2億多例食源性疾病。也就是說每六七個人就有一例。

  京華時報:有些人拉肚子只是自己吃藥,不會去醫院解決,上述數字會不會存在低估的可能?

  嚴衛星:這是全球各國普遍存在的問題。世衛組織曾估計,全球發達國家食源性疾病的漏報率高達95%。

  京華時報:毒膠囊事件爆發后,有專家稱“一天吃六個毒膠囊沒事”引起爭議。食品安全對人身造成的影響有沒有明確依據?

  嚴衛星:有幾個概念需要特別明確:首先什麼叫危害?食品中可能會產生不良健康影響的生物性、化學性或物理性因素或狀況。什麼是風險?各種危害產生不良健康作用的可能性及其強度。因此風險的實質是個概率問題。食品安全沒有零風險的,危害不等於健康損害。

  京華時報:“食品安全沒有零風險”,這對百姓來說可能難以接受吧?

  嚴衛星:今天我們不僅僅發現了已有的化學物質,還創造了很多新的化學物質。這些物質存在於環境中就是風險,但並不一定有危害。人們不會因為存在飛行事故就不坐飛機,因為這些風險人們能接受。對於食品人們則希望零風險,零容忍,但這個從科學角度不能做到,這個心態需要調整。

  京華時報:如此說來,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嚴衛星:從科學角度來說,主要任務不是消除危害,因為根本做不到的,要做的是把危害產生的風險控制在我們可接受的范圍。這個范圍會隨著社會發展調整,當前可接受范圍就是當前科技認識到的這樣一種含量,控制在不對我們健康帶來問題的標准。也許二三十年后認識提升了,就繼續調整范圍。30年前我們對很多有毒有害物質甚至認識不到有危害。

  □標准統一

  “到2015年底我們要基本完成現行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標准、食品衛生標准、食品質量標准以及行業標准中強制執行內容的清理整合。也就是說現存的四套標准將統一為強制執行的食品安全國家標准。

  京華時報:“十二五”期間,我國將對5000多項食品安全標准進行全面清理,十二五期末將會達到何種水平?

  嚴衛星:到2013年底,提出相關標准或技術指標繼續有效、整合或廢止的清理意見。到2015年底要基本完成現行食用農產品質量安全標准、食品衛生標准、食品質量標准以及行業標准中強制執行內容的清理整合。也就是說現存的四套標准將統一為強制執行的食品安全國家標准。

  京華時報:即將清理的這5000項食品安全標准主要存在哪些問題?

  嚴衛星:受食品產業發展水平、風險評估能力等因素的制約,盡管我們現在有食品、食品添加劑、食品相關產品國家標准2000多項,行業標准2900多項,地方標准1200多項,但是突出的問題是標准間矛盾、交叉、重復,個別重要的標准或者重要的指標缺失,一部分標准的科學性和合理性有待提高。而且還存在基礎研究滯后、保障機制不全等問題。

  京華時報:一些涉及相同內容的標准,往往會出現各級標准“打架”的情況,它們是怎樣分工的?

  嚴衛星:我們現在是以國家標准為核心、其他標准為補充的食品標准體系。如果沒有國家標准,可以由省級人民政府的衛生行政部門組織制定地方標准,報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備案。這些地方標准可在全國范圍內適用。國標、地標都沒有的,應制定企業標准。我國鼓勵食品生產企業制定嚴於食品安全國家標准或者地方標准的企業標准,需報省級衛生行政部門備案,企業標准在本企業內部適用。

  京華時報:曾有專家稱我國食品安全標准制定費用與國外標准相差甚遠,“低投入”的標准產出能否令人放心?

  嚴衛星:從過去幾千元,到現在每一個標准差不多5萬。面對“低投入”標准的質量問題,有關部門把預算已經做了。盡管標准經費還是不足,但是我想標准的質量,尤其在保障消費者健康的宗旨下是不能有任何含糊的,這一點請大家盡管放心。

  □標准本身

  “從標准保護水平上,總體來講我國的標准跟國際是一致的。但是不能簡單對比某個指標的數量高低談標准水平的高低問題。”

  京華時報:幾乎每次出現食品安全問題,矛頭都會指向食品安全標准。我國的標准到底處於何種水平,是不是真比國際標准低?

  嚴衛星:的確很多老百姓有這個疑問。客觀地說,我們標准制定的組織體系、標准架構、制標程序、制標原則、基於風險評估的科學基礎跟國際上幾乎是一致的。標准的性質方面有所不同,國際上有時候是推薦性的,有時候是強制的,我們國家都是強制的。因此從標准保護水平上,總體來講我國的標准跟國際是一致的。但是不能簡單對比某個指標的數量高低談標准水平的高低問題。比如國際標准的鎘的限量是0.4,我們國家的鎘的限量是0.2,因為我們吃大米更多,國際社會吃面更多。這並不能說明我們國家的標准比國際嚴格,所以這種比較應該看總體,不應該具體在某個指標上。

  京華時報:為什麼大眾的實際感受會相差那麼大呢?

  嚴衛星:這個問題很好。因為風險的問題實際包含了三個層面:實際的風險、估計的風險和感知的風險。從科學的角度講,實際的風險是難以准確識別的,因為測量難,且動態變化。估計的風險,這是我們專家要做的事情。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用當前最好的科學技術,使我們估計的風險更大限度地靠近實際的風險,使政府的監管更加有效。而感知的風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了解得多,認識的程度越靠近估計的風險。

  □標准認知

  “ “紅心鴨蛋”、“瘦肉精”、“地溝油”、“染色饅頭”……很多的事件中,這些產品本身已經不需要用標准去判定,我們對這樣的產品是零容忍的。這個時候標准更多的起到延伸作用。”

  京華時報:為什麼很多標准讓老百姓很難懂?

  嚴衛星:大眾對風險認識有偏差,跟專業人員看到的完全相反,這個責任不在於老百姓,而在於專業人士,這說明沒有做好風險交流。這種差距永遠會存在,如何掌握更多的技巧去交流,用通俗的語言告訴公眾,這一點確實需要學習。國際社會公認的框架是,風險評估是專業機構要做的,風險管理是政府部門要做的,而風險交流是每一個人都要做的事情。

  京華時報:也不僅只是百姓理解偏差導致的吧?

  嚴衛星:我們常常碰到很多非法產品老說沒有標准,這種思路是錯的。“紅心鴨蛋”、“瘦肉精”、“地溝油”、“染色饅頭”……很多的事件中,這些產品本身已經不需要用標准去判定,我們對這樣的產品是零容忍的。這個時候標准更多的起到延伸作用。也就是說標准隻在衡量違法程度的輕重、責任的大小、評估健康風險的大小的情況下使用。

  京華時報:是不是標准提高了食品安全水平就高了?

  嚴衛星:食品安全標准是控制食品安全風險的措施之一。當前標准大家都有感受各方都關注,對很多標准的認識甚至出現了異化的現象。從最開始的沒有標准不完善,甚至到了現在由於標准才出了食品安全問題的邏輯判斷。而且有些問題根本不適合制定標准。什麼情況下需要標准來發揮作用是有規定的。

(責任編輯:崔東)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