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失獨家庭調查:夫婦住寺廟聽佛經內心才安寧--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廣州失獨家庭調查:夫婦住寺廟聽佛經內心才安寧

2012年08月16日09:30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空巢”無人照料,手術無人簽字,領養無以為繼……孤苦老人希望政府能有部門出面,關心他們,讓他們有個依靠

  跨越苦難,失獨家庭期盼扶助

  嘀嘀嘀嘀嘀嘀———凌晨1點,一句話從QQ群裡跳出來,“這麼晚了有人在嗎?”。“在”、“我在”,群裡的其他人紛紛回應。“今晚太想兒子了,睡不著”……一個互相傾訴、互相慰藉的不眠夜又開始了。

  “當年滿街都是‘隻生一個好,政府來養老’的口號,如今呢,孩子沒了,沒人管我們了,政府的承諾去了哪裡?”一位Q友的留言引起大伙共鳴。在得知顧阿姨准備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思洋洋”、“萬裡馬”、“彩雲追月”等幾位來自廣東的失獨者都紛紛把意見集中到顧阿姨那裡。因為種種顧慮,他們不願意出來面對媒體,他們委托顧阿姨“一定要說出我們的心聲”!

  “空巢”老人

  他們最“空”

  自發組建的QQ群,“同命人”抱團取暖

  自從去年兒子因意外離世,顧阿姨就加入了好幾個由全國各地的“失獨者”自發組建的QQ群,當中組建最早的群之一“星星苑”已經滿員,人數達到500人。在QQ群裡面,“失獨者”之間互相稱呼對方為“同命人”。正如一個群公告所講的那樣,群的存在是為了讓“同命人”“跨越苦難,重塑人生,同命相連,抱團取暖”。

  “如果不是有同樣遭遇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我們。”顧阿姨說,很多“同命人”都有自卑感和挫敗感,害怕與人交流,也隻有來到群裡,才能敞開心扉,無所顧慮,盡情地抒發內心感受。有的群會不時地組織“同命人”出來聚會,或者組團外出旅游,群當中還有一幫熱心的志願者,想方設法給“失獨者”提供幫助。

  顧阿姨說了這樣一件事:群裡曾經有一個姐妹,失去孩子后,丈夫拋棄了她。有一天,她突然在群上留言:“來生再見了,姐妹們。”這讓大家焦急萬分,因為沒有留下電話號碼,大家一時間沒辦法找到她,后來想了好多辦法才查到她的住址,當即向當地110報了警。后來,凡是加入群的“同命人”,管理員都會希望對方留下電話號碼,以防萬一。

  記者查詢發現,國內有好多省市都有各地所在地“同命人”組建的QQ群,唯獨廣東沒有,廣州也沒有。在很多群裡,廣州的“同命人”數量都很少,“可能是廣州人習慣‘各人自掃門前雪’吧。”這是顧阿姨給出的解釋。

  “其實,我們才是真正的‘空巢’老人,那些孩子不在身邊的老人,他們到底還是有孩子的,我們有什麼?政府有部門來專門關心‘空巢老人’,關心殘疾人,關心留守兒童,那我們呢?誰來關心我們呢?誰來管我們?”顧阿姨道出了“同命人”的心聲:“真希望計生部門願意出來,來把‘失獨者’組織起來,定期組織座談會,組織唱歌、跳舞的活動,起碼讓人覺得有點依靠。”

  住院手術 無人簽字

  失獨群中流傳一句話:“不怕老,不怕死,就怕病。”

  “不怕老,不怕死,就怕病。”這是在“失獨者”之間廣為流傳的一句話,老了,死了,一了百了,可是病了呢?誰來病床前照料?“失獨者”QQ群中流傳著這樣的故事:有“失獨者”要進養老院,養老院不收,原因是,入院需要作為監護人的兒女簽字才能收,沒有子女,找誰簽字?還有“失獨者”因為生病要做手術,一樣面臨無人簽字的尷尬。

  最近,武漢一名“失獨者”“寒露”因為脊椎手術無人簽字,病情一拖再拖,在各方壓力之下,最后由居委會的人在手術單上簽了字,可惜手術失敗,“寒露”最終還是離開了人世。這件事在“失獨者”之間引起強烈的反響,很多“失獨者”都在憂心:“寒露”的今天,也許就是我的明天。有人甚至還憂心,自己死后,骨灰都不知道有沒有人來領。

  “我生病了怎麼辦?”“我怎麼養老?”這是擺在“失獨者”面前最迫切的一個問題。另一位來自廣州的“失獨者”網名叫“思洋洋”。今年63歲的她在8年前失去了獨生女。那年女兒才26歲,在廣州一所大學當鋼琴教師,還沒來得及踏入婚姻的殿堂,鮮花般的生命就凋零了。在為了女兒的死與醫院打了兩年多的官司之后,心力交瘁的“思洋洋”含恨離開了廣州,回到潮州老家。萬幸的是,她在潮州老家還有願意接納她的親朋好友。

  “家裡的后生是孝順,可是他們個個都有自己的家庭,兩公婆有四個老人要贍養,對我們隻怕是有心無力。”顧阿姨說,盡管很多“失獨者”家中都還有后輩,如侄子女、外甥子女、姨生子女等等,但他們畢竟不是法定義務上的監護人,也沒有贍養的義務,願不願意照顧失獨老人,情況都各不相同。

(責任編輯:仝宗莉、段欣毅)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