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剖析基層貪官三大心理:首次涉貪心存僥幸--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檢察官剖析基層貪官三大心理:首次涉貪心存僥幸

2012年07月04日09:53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侵吞糧食收購結余款、利用拍賣糧油中心土地之機受賄、建“小金庫”與一干人員私分,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陸川縣一名糧食局局長,瘋狂斂財近百萬元。陸川縣人民法院一審以貪污罪判處甘一全有期徒刑五年,以受賄罪判處甘一全有期徒刑四年十個月,兩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其退出的贓款予以沒收,上繳國庫。而其在任期間,陸川縣糧食局從班子成員、企業法定代表人到管理人員,先后有23人因違法亂紀與經濟問題受到法律追究和政紀處分。

  陸川縣人民檢察院近日對陸川縣糧食局原局長甘一全貪腐案進行深入剖析,總結出基層職務犯罪者的三大心理特征。

  職務犯罪者在第一次涉足腐敗之際,往往心存僥幸,這樣的心理一旦形成,當事人染指國家利益的“第一次”,便會滋生出第二第三第N次。

  職務犯罪者往往在第一次涉足腐敗之際,心存僥幸或寬宥自己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或覺得所謂的貪佔是集體行為,沒什麼責任……這樣的心理一旦形成,當事人染指國家利益的“第一次”,便會滋生出第二第三第N次

  甘一全的行為恰恰印証了這個規律,在其貪污受賄的過程中,他的僥幸心理表現得比其他貪官更為明顯。

  2005年,陸川縣糧食局調撥了約8000噸儲備糧到貴港糧庫,結算時結余9萬多元運雜費被放進了糧食局由甘一全掌控的“小金庫”裡。到2006年年初,這筆錢還剩5.6萬余元。這時春節已近,甘一全動了分光“小金庫”現金的心思。在他看來,“小金庫”是個普遍現象,而自家的“庫存”也不多。於是,在召集了糧食局班子會議統一了意見后,這筆錢被分兩次“私分”,甘一全得到了2.3萬元。

  多年來,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取締滋生腐敗的“小金庫”,甘一全對此不可能不知道,但“小金庫”帶來的甜頭以及私分后幾乎“零風險”的表象,讓他於2006年10月又把完成儲備糧年度劃轉任務后的運雜費結余款5萬元與糧食購儲公司的經理林某私分,他分得3.5萬元。

  2007年,甘一全私分“小金庫”公款的舉報信轉到了陸川縣人民檢察院,因案件尚未成熟被暫時擱置。甘一全的僥幸心理愈加膨脹,在此后的3年間,他又利用職務之便,在陸川縣糧食局及下屬單位的土地開發和工程建設中,為他人牟取不當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多個體老板的賄賂近90萬元。在這個違法犯罪的過程中,甘一全始終覺得自己可以涉險過關。

  在誘惑面前,不同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會派生不同的選擇結果。有的干部將自身的職責、尊嚴視作可以與金錢交換的等價物,進而濫權、謀私

  檢察機關發現,甘一全在收受個體包工頭姚某的37萬元現金和地皮的過程,有這樣幾個情節:

  當隸屬陸川縣糧食局的馬坡鎮糧所和糧油中心的土地准備招標拍賣時,姚某找到甘一全,以求能夠中標,並允諾事成之后會感謝。

  甘一全在實際招標投標過程中,親自出面協調各方關系,幫助姚某中標,同時還盡量壓低地皮的起拍價,給足了姚某特別的“政策傾斜”。甘一全認為,撇開制度規定,自己給予姚某的好處越多,獲得的回報也將越大。

  姚某如願中標后,又碰上因地皮拆遷引起的職工搬遷糾紛。甘一全責成馬坡鎮糧所和糧油中心必須在限定的時間裡將職工搬遷的事情搞定。一切處理妥當后,甘一全從姚某處先后3次收受賄賂現金25萬元,另得到價值約12萬元的70平方米地皮一塊。

  在收受另兩名個體包工頭李某41萬元、丘某11.5萬元的賄賂款過程中,甘一全使用的手段基本還是同一個套路陸川縣糧食局下屬的五六個糧所要搞集資建房,甘一全應李某的請求,在工程項目的發包、工程款的結算與撥付等方面給予了盡心盡力的關照,讓李某賺到了不少錢。事后,李某便按照事前的約定以每平方米15至20元的標准先后多次給了甘一全41萬元的“感謝費”。

  辦理此案的檢察官分析說,甘一全的人格修養與思想境界,缺乏一個黨員干部應有的堅定性,他把自己一局之長的職責與尊嚴視作可以與金錢交換的等價物,進而濫權,進而謀私。誘惑當前,不同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會派生不同的選擇結果,為人為官者該好好思索其中的因果關系。

  一個濫權自肥的貪官,千方百計聚斂起來的巨額贓款帶給他的滿足與快樂,絕不會多於惶惑與憂心

  在市場經濟時代,人們已不必諱言對金錢的追求,因為金錢本身是不帶任何功利色彩,高尚與卑下之分全在於斂積手段和方式的不同。這個區別決定了金錢帶給人們的主觀感受是心安理得還是寢食難安?甘一全屬於后者。

  近百萬元,在陸川這個桂東南縣城中,算得上一筆不菲的財富。甘一全單是在聚斂這筆金錢,煞費苦心掩飾自己貪污受賄痕跡的過程,就讓他的日子過得並不逍遙。

  3次私分糧食局“小金庫”的錢,他或是召開班子會議討論,或是與糧食購儲公司的經理私下作過商量,拉上其他人一起來“私分”。讓甘一全懼怕的是,一人承擔侵害國家財產利益的罪責﹔

  收受個體包工頭姚某一塊70平方米的地皮后,甘一全先是以小舅子王某的名義進行了土地權屬登記,最后又以18.6萬元,高於納賄計價6萬元的價格轉手賣給了他人,以刻意掩飾有形賄賂贓物帶來的暴露風險﹔

  70平方米的土地是包工頭姚某為“感謝”而送給甘一全的,拿到地皮后,甘一全授意姚某給他出具了兩份內容同為“收到王某(甘的小舅子)支付的買地款”的收據。甘一全以為,手中拿到了這個收據,將來查起來,收據就可以証明自己不是受賄而是公平買賣了﹔

  從2003至2010年,甘一全的腐敗行為前后跨時7年,貪污受賄數十次,贓款一筆筆地累積到近百萬元之巨。這期間,無論“進項”多少,他都全部存進銀行而不敢花用,直至案發。

  將甘一全上述這些行為聯系起來,不難揣摩出這樣一幅圖景:一個濫權自肥的貪官,千方百計聚斂起來的巨額贓款帶給他的滿足與歡樂絕不會多於惶惑與憂心。

  說“法”官員莫以“惡”小而為之

  在金錢面前,私心一旦打開,便是難以遏制的貪欲,便是不斷的貪腐、不斷地掩飾。值得注意的是,甘一全為掩飾自己的行為,甚至採取所謂班子會議討論的形式,拉下一干眾人落水,以其達到法不責眾的目的,而最終導致的,則是一個部門的腐敗窩案。因此,為官從政,切不可讓貪欲、讓僥幸心理牽住鼻子。

  鏈接

  安徽省涇縣建設委員會規劃股原股長楊學東,利用職務便利,多次為他人篡改“一書二証”及審批附件、辦理增補面積手續,收受賄賂17.2萬元。他的腐敗行為致使國家稅收、行政規費流失共計人民幣292萬余元,造成他人直接經濟損失人民幣329萬余元。法院認定被告人楊學東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通訊員一山記者莫小鬆)

(責任編輯:仝宗莉、盛卉)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