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種令人痛心的“權利浪費”:領導換一屆招待所裝一回--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種種令人痛心的“權利浪費”:領導換一屆招待所裝一回

2012年07月03日08:18    來源: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吉林臨江市葦沙河鎮

  20多棟別墅破敗閑置 “先進村鎮”代價不小

  5月27日,我出差途經地處鴨綠江中上游的吉林省臨江市葦沙河鎮,看到該鎮沿江主干街道一側,有20多棟破敗不堪的別墅。這些別墅外牆牆體有許多裂縫,牆皮大片脫落,鐵門鏽蝕,窗戶損壞,玻璃破碎﹔室內牆體發霉,十分污濁﹔庭院中的鐵柵欄也沒了。這情景讓人看了真是心痛。

  聽當地居民說,這些沿江別墅建於2004年至2005年,是政府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示范村而投資興建的,可是由於調查研究不夠,規劃不合理,導致建設別墅群的決策不科學:一是選址離鴨綠江過近。2007年夏天,鴨綠江發洪水,淹到了別墅門口﹔二是別墅造價高,當地居民根本買不起。因此,直到今日,一棟別墅也未賣出。

  我在該鎮中心廣場的一處石碑上看到,2005年和2009年,這個鎮兩次被中央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評為“全國建設文明村鎮工作先進村鎮”﹔2009年,葦沙河自然風景區被國家評為AAA級自然風景區,2010年正式被國家環保部命名為“國家級生態鎮”。呼吁有關部門採取措施對這些別墅進行合理處置,別讓它們再破敗下去了。

  遼寧沈陽市沈河區 李祥輝

  “以長官意志為轉移”的地標

  前不久,聽一位領導講了這樣一件事:有個城市在新建的市委、市政府大樓附近,建了一個酒杯狀的文化地標,以體現這個城市的酒文化內涵,此地標花費近200萬元。兩年后,市裡換了新領導,下令將其拆除,又耗費近300萬元建了一個儲錢罐狀的新地標。此次更換地標的原因據說有兩個,一是自從前面的那個“酒杯”地標建成后,有好幾位市領導都因喝酒喝壞了身子,有不吉利之兆﹔二是因為一名主要領導有收藏瓷器之愛好,換成“儲錢罐”地標,寓意招財進寶,升官發財。

  為了逢迎領導干部個人愛好,不惜耗費巨資建所謂的地標,說拆就拆,想換就換,這樣的“權力浪費”實在令人痛心、憂心。

  江西宜春市人民銀行 熊建華

  工業園區多而閑

  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是世界上僅存的三大草原之一,而謝爾塔拉草原是呼倫貝爾草原上生長優質鹼草的最好草原。呼倫貝爾市於2009年在謝爾塔拉最好的放牧場上建設呼倫貝爾工業園區,並建起了兩棟辦公樓房。

  去年末,市裡將原呼倫貝爾工業園區、呼倫貝爾經濟開發區、陳旗工業園區、海拉爾產業基地等整合成呼倫貝爾經濟技術開發區。在廢棄的呼倫貝爾工業園區中,原來的謝爾塔拉草原植被破壞了,牧民看到的是一條條水泥路、一堆堆土和兩棟閑置的大樓。

  原呼倫貝爾市工業園區距離原呼倫貝爾經濟技術開發區僅15公裡,加上原海拉爾區產業基地,3個園區就有3座辦公樓,這3座辦公樓前后都有數條高標准水泥路、豪華的觀賞燈和水景,每個辦公樓各佔地百余畝。我於6月7日參觀了原呼倫貝爾經濟技術開發區辦公樓。辦公樓高10層,樓前有花園,伴有數個小巧玲瓏的石拱橋,漂亮的大理石台階下,人工小河潺潺流水,好不氣派。由於整合了工業園區,據說這3個閑置的辦公樓要賣掉兩個。

  近些年,許多工業園區的建設缺乏周密思考、合理規劃與布局,連旗縣也都建有數個工業園區或產業基地(只是名稱不同而已)。有的園區根本就沒有幾家企業,園區內空空蕩蕩。建設過多過濫的經濟開發區、工業園區,既破壞了環境又浪費了土地資源。

  內蒙古呼倫貝爾市海拉爾區 姜春利

  農村辦公樓裝潢也奢華

  近來我到上海市郊鄉鎮的一個村去辦事,看到村委會的辦公樓裝潢極其高檔豪華,建筑外立面是天然石材加玻璃幕牆,裡面是大理石鋪地,牆面也是大理石和高檔的瘤木貼面,衛生間配置進口的全套潔具,辦公室、客廳、會議廳和接待室用的都是高檔鍍金燈具,家具也很上檔次。整個大樓金碧輝煌,裝潢甚至超過五星級酒店。辦公大樓外面還有很大的廣場和音樂噴泉,配上電子幕牆板、太湖石雕塑、高檔盆景綠化和草坪。如此奢華的辦公區,可能是為顯示這個股份制村的經濟發達。

  工程建設領域的鋪張浪費已蔓延到農村。我到過一些經濟發達的鄉村,村裡的辦公大樓裝潢都走“高端路線”,村干部聚在一起互相攀比:裝潢花了多少錢,什麼建材是進口的,建得如何高檔,能夠和國內哪些村相比,等等。殊不知農民兄弟看了會有多麼痛心!農村集體經濟多少年的積累、農村土地拍賣得來的收入,大多用到修建豪華辦公樓和個別人的享受上面了,這種鋪張奢華之風不能任其發展下去。

  建議上級管理部門和審計機構真正負起監管責任,保証集體經濟的收入真正用在集體上而不是少數領導干部身上。

  上海金匯南路 吳 毓

  領導換一屆招待所裝一回

  筆者單位有個招待所,2000年修建時,按當時最高建筑標准修建,4層樓2400平方米的招待所共支出基建和裝修費近820萬元。室內多功能廳、大小型會議室、演藝廳、豪華餐廳包廂和中央空調等一應俱全,其裝飾水平和硬件設施堪比星級賓館。招待所很豪華,但利用率很低,因為只是用來接待上級單位來賓及下級單位開會、培訓,床位2/3以上時間是空著的。但讓人詫異的是,單位每換一屆領導,招待所就要進行一次裝修改造,至今已進行了3次裝修改造,約4年裝修改造一次。第一次耗資150多萬元,第二次耗資200多萬元,第三次又耗資240多萬元。

  “三公消費”中的鋪張浪費已人人皆知、飽受詬病,但修建樓堂館所中的鋪張浪費卻未引起足夠的重視。建議加強對各級政府樓堂館所建設工程的監督。

  湖南懷化市 無 言

  通訊光纜“蜘蛛網戰”何時休

  通訊服務已由原來電信公司獨家經營發展到電信、移動、聯通、網通、鐵通等幾大公司多方經營,原來公路邊的“一根線”也演變為多根光纜密織在公路邊或公路上,特別是在山區公路的狹窄地段,在離公路邊不到10米的建筑控制區范圍內,竟有五六根光纜架在空中,地下還有兩到三根“通信光纜”和“國防光纜”。在公路邊架設多條光纜,不僅佔用了大量珍貴的土地資源,還給公路安全管理帶來很大隱患,發生暴雨、凝凍、台風、海嘯等自然災害時,這些光纜往往會倒在公路上,輕則造成交通堵塞,重則會造成交通事故。

  這些“蜘蛛網”是否真的是基礎設施發展的需要呢?筆者咨詢過一位在電信部門工作的工程師。他無奈地說,各家通訊部門所架設的光纜空置率高達80%以上,一根細細的光纖可以同時滿足幾萬對電話同時通話,一根光纜裡有幾十根光纖,也就是說,一個500萬人口的地市級城市,隻需用一根光纜就足夠滿足各種數字信息的傳輸,為了應對各種自然災害造成對光纜的損壞,隻需再建一條備用光纜就完全可以滿足需要。

  如此高的空置率,無疑是浪費。“其實幾家可以共用一根光纜,這樣就可避免資源浪費,還可以節約一大筆光纜維護費”,一位知情人士如是說。如果能組建一家專門從事光纜經營和維護的公司,而經營電訊信息傳輸的企業隻需支付光纜租用費,既可以節約光纜和珍貴的土地資源,還可以節約光纜維護費。

  貴州興義公路管理局 孔 峰

(責任編輯:仝宗莉、段欣毅)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