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所奢華之風侵襲官場 官員腐敗行為常被遮蔽--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時政

會所奢華之風侵襲官場 官員腐敗行為常被遮蔽

黃宏

2012年06月28日08:22    來源:浙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核心提示:

  會所腐敗,正成為國家工作人員腐敗的一個新變種。由於一些所謂的會所、俱樂部具有娛樂性、私密性,有的官員悄悄地走進這些場所吃喝玩樂,滋生腐敗,也是監督干部的盲區。

  會所仿佛一個磁場,對一些官員的吸引和侵蝕是悄無聲息的。

  它們或佇立在城市高樓之中,或隱匿於市井紅牆綠瓦之間,還隱藏在青山綠水的鄉村和波濤滾滾的海島。低調和奢華,構成了與生俱來的神秘感和尊崇感,很容易成為一些官員心理上揮之不去的特殊情結。

  司法機關近年來查辦的部分腐敗案件表明,由於兼具私密性和監管難等特點,一些會所正逐漸演變成滋生腐敗的新溫床。

  亂象,奢華之風侵襲官場

  “我們是一家園林綠化企業,想在西湖邊求租一家會所,用來招待企業的貴賓和會員。”前幾天,杭州一位企業負責人在網上發布廣告。

  這名負責人對會所要求比較高:最好位於西湖邊或龍井村一帶﹔希望獨門獨院,帶有小花園,場地面積在1畝左右,建筑面積隻要300至400平方米即可﹔環境要比較幽靜,門口或者周邊停車要方便些。

  事實上,這類會所在杭州並不少見,曾經有媒體披露,僅在杭州西湖附近,就有40多家私人會所,一些會所直截了當標明:不接待非會員,因此被市民戲稱為“跑馬圈地”。這些會所的會籍費動輒就是10萬元甚至更高。而會員中,官員不乏其人。

  年近三十的阿娟曾在長三角一家高端會所做了6年領班。“來消費的,都不是一般人。”阿娟說,來會所的客人中有些氣質不是能隨著外套一起脫掉的,最脫不掉的是官腔。“來的客人哪個是官、哪個官最大,我們能一眼辨出。”

  “官員來,多是吃飯,吃完就走,也不多說。”會員經常直接打電話給阿娟訂餐,阿娟就根據客人和預算來配菜,誰血糖高、誰吃素,她都熟記於心,還會注意把左撇子的杯具擺在不與鄰座“撞筷”的位置。

  這樣一頓飯的價格“上萬都算稀鬆平常”。可阿娟發現,官員是從來不埋單的。“商人愛官員”,鑒於會員們的結交心理,行政部門官員尤其是有一定級別的官員,成了會所爭相拉攏的稀缺資源。

  司法機關近年來查辦的一些腐敗案件表明,在這個富商、官員、社會名流交際生活的私密空間裡,一些會所在滿足這些特殊群體物質和精神需求的同時,更加容易衍生出損害公共利益、挑戰社會正氣的腐敗行為。

  2010年8月9日、10日,溫州媒體曾以整版或半版的篇幅連續刊登某東方高爾夫協會的成立廣告。在廣告中,有近30名溫州在職領導干部,以名譽主席、名譽副主席、顧問等職務名列高爾夫協會之中。這份“史上最牛高官高爾夫名單”經媒體曝光后,引起輿論熱議。2010年8月11日,溫州市委作出決定,嚴令20多名官員無條件退出高爾夫協會。

  “亂象紛呈的背后,折射出會所的奢華之風正在侵襲著一些官場。”專家指出,某些高檔會所已經成為富商與官員交際生活的灰色空間,游走於法律規章的邊緣。而由於法律上的空白、監管上的缺失、運行上的不透明,官員在會所的各種行為包括腐敗行為通常被遮蔽。

  藏污,消費之名行賄為實

  馮某是浙商,標本式的“富二代”。

  他有多張會員卡,是為了結識更多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之需。

  “高端會所,作為一個龐大的信息和人脈集散地,很值得去。”馮某總結經驗:“我們不能光呆在工廠裡緊盯生產進度,去會所結交各路人物也是重要的工作形態。”

  馮某為別人介紹和“被介紹”給一些干部子弟,自稱“還沒辦成什麼大事。感情投資和交朋友是第一步”。

  他參與過一個會所飯局,那個包房的最低消費標准有點嚇人。一通海吃海侃后,煤老板將某干部子弟攙送到車上,順手放下一個箱子。車主人借著“酒上頭”的勁兒笑納了。汽車發動后,車主對搭車的馮某說:“這幫土老帽,不收白不收。”

  “后來,收禮方再也沒和送禮方聯系過。”馮某說,他了解到那個箱子是沉甸甸的。“也不能算白送,像這個當官的,不會記得誰給他送過禮,但會記得誰沒送過禮。”

  “‘中國式送禮’的尷尬是燒香找不到廟門,這個煤老板是送得急了點,但好不容易拜到一個碼頭,難免急吼吼的。”馮某分析,“通常的程序是循序漸進,開始誰也摸不透誰,不敢貿然行事,體面地吃頓飯算是開場白,之后的發展要看‘勾兌’的效果了,隻要他敢收,我就敢送!”

  這個漸進過程,與紀檢監察機關了解到的情況大致吻合。從目前所查辦的案件來看,給官員送禮有“三部曲”:先送好煙好酒,慢慢地開始送名牌手表、珠寶首飾,然后直接送錢。

  馮某認為,超高檔會所的另一個好處是給足了官員面子,“有的官員也需要尋找屬於自己的物質圖騰。”

  知情人介紹,在會所中,高爾夫俱樂部是另一個腐敗的隱藏點。高爾夫會員卡價值不菲,往往年費就達幾十萬,很多富豪自己不用,卻會借給官員使用。與此同時,會所對會員卡的使用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不去核對消費的人和會員登記信息是否一致。

  例如,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醫療器械司原司長郝和平裝修房子和本田車的受賄總數是46萬元,而郝和平受賄的3張高爾夫會員卡卻超過了50萬元,而這些會員卡,卻登記在別人名下。

  專家認為,相對於傳統的腐敗形式,會所腐敗表現更加多變、隱蔽,滿足官員的消費體驗與精神享樂。行賄人看似沒有直接送錢和物,但通過安排豪宴、天價養生護理、高爾夫等諸多高端服務,實現權力與消費的交易。一些官員在接受會所服務后,也放鬆了警惕,“名正言順”地與請客者稱兄道弟,使貪腐行為有機可乘,一定程度上助長了腐敗風氣。

  懲治,關鍵盯住八小時外

  如今大部分會所的高門檻,將社會大眾拒之門外。有些官員手中掌握著公共權力,維系著公共利益,其在會所發生的腐敗行為,將導致公共權力的出軌,最終致使公共利益受到損害。

  “相比於傳統的腐敗方式,會所腐敗對官員的蠶食是悄無聲息的。”有關人士分析說,會所腐敗是在相對比較隱蔽的空間裡發生的,而官員的丑惡行徑一旦暴露或被揭發,必將嚴重損害政府的形象。

  結合國內會所運行實際,目前,中國尚無規范會員制企業設立以及會員卡發行與交易行為的專門法律法規,由於監管不嚴,導致現在各類會所存在多種亂象。有學者建議,工商、稅務、公安等行政執法部門要加強對各類會所的監管,對會所經營中出現的商業賄賂等違法行為,要加大查處的力度。

  “官員在會所的高額消費以及非法套現等行為,是導致國有資產流失的一個重要渠道。” 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檢察官李思瑤認為,規范會所的經營行為,特別是加強對會員卡的發行和購買環節的規范,是防范利用會員卡套現、行賄、受賄的有效途徑。

  在一些歐洲國家,已對治理會所腐敗有所行動。一些國家規定,嚴禁政府工作人員參加商人出錢組織的娛樂休閑活動。治理會所腐敗現象,關鍵在於要管住官員8小時之外的生活。專家建議,國家在適當的時機有必要出台反腐敗法,拓寬對腐敗相關罪行的界定,將類似於會所腐敗的隱蔽行為納入反腐敗的視野,並鼓勵群眾積極監督舉報,使會所處於群眾監督、組織監督和司法監控的視野之內。

  (本報記者 黃宏 本文系記者採寫並整合《瞭望東方周刊》等相關報道而成)

  -專家觀點

  杭州師范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李安:有些會所之所以成為腐敗的新型發源地,主要和其具有私密性分不開。現在很多會所之所以在消費定價以及客人消費記錄等方面不留台賬,就是因為一些會所超出經營范圍,對一些消費業務以“尊重客人隱私”為由,不留消費記錄,給紀檢和工商部門的查証形成障礙,因此必須明確規定會所的服務經營范圍,同時要嚴格會所的會員登記和收費細則,對會員卡的充值等方面的管理也應該出台會所會員卡辦理實名登記和實施會員卡非現金購卡等制度。

(責任編輯:仝宗莉、盛卉)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