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發布報告稱歐債危機提醒中國應提高退休年齡--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社科院發布報告稱歐債危機提醒中國應提高退休年齡

2011年12月20日13:19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網北京12月20日電 (記者賈玥) “歐債危機愈演愈烈,為中國養老金改革提出六點重要啟示。”今天上午,中國社科院社會保障國際論壇2011暨《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1》發布式在京舉行,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所長鄭秉文在會上指出,養老金制度是歐債危機的禍首,同時也給中國帶來提高退休年齡、重視企業年金制度等六大啟示:

    第一,歐債危機提醒中國要提高法定退休年齡。鄭秉文認為,退休年齡是一個重要參數,它的高低對養老金制度有很大影響,並且我國提前退休現象十分普遍,基本養老保險規定參保人最低繳費年限是15年,這與發達國家41年的“參考繳費年限”相差懸殊。

    據不完全統計,在OECD(經合組織)34個成員國中,至今沒有提高退休年齡的隻有6個,因為這些國家在半個世紀前就將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或67歲。截至2010年底,所有歐洲發達國家的退休年齡都在61歲以上。而我國企業的法定退休年齡是男性60歲,女性50歲(女干部55歲)。

    第二,歐債危機啟示中國要強化個人激勵設計。鄭秉文指出,在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制度中,個人賬戶的定位始終沒有明確,空賬運行的賬戶和做實試點的賬戶長期並存,導致個人賬戶所承載的個人養老責任及其功能從未實現,因此“實行結構性改革是根本出路,不進行結構性改革必然陷入危機,希臘就是一個例子”。

    第三,歐債危機提醒中國要高度重視企業年金制度。據介紹,在這次歐債危機中,希臘的養老金制度嚴重失衡,因為希臘2002年才建立企業年金制度,參加人數僅佔勞動人口的0.2%﹔而荷蘭與希臘同樣都是歐洲小國,人口規模也比較相近,但荷蘭的企業年金的參與率高達69.3%,大力減輕了政府的財政負擔。

    “希臘的企業年金制度已經非常不發達了,但我們比他們更不發達,無論是參與率、替代率,還是資產佔GDP的比率都小於希臘,”鄭秉文說,“這意味著,政府承擔著全民養老的全部責任和風險,市場作用被嚴重忽視。”

    第四,歐債危機啟示中國要加強繳費與權益的內在聯系。從歐洲養老金制度看,比利時和法國64歲退休領取的養老金反而低於60歲退休拿到的養老金,這一負激勵機制嚴重抑制了老年人群的勞動積極性,而通過比較發現,激勵性較差的養老金制度的支出水平要高於激勵性較好的國家。

    我國也存在千方百計提前退休、通過斷保和逃費把繳費年限縮至最低限等現象,這嚴重侵蝕養老金制度的長期收入與長期支付潛力。

    第五,歐債危機啟示中國養老水平不得超越經濟發展。據了解,希臘男性和女性的平均終生養老金財富總額分別為52.8萬和60.9萬美元,高於歐盟成員國男性38萬和女性42.8萬美元的平均水平,更高於包括德國在內的西歐福利國家。

    “這在提醒我們不要對社保制度期望過高,大包大攬。任何福利制度對勞動力市場彈性或多或少都會產生負面影響。”鄭秉文認為,雖然我國經濟總量已躍升世界第二,但人均水平僅排名世界第95位,當與發達國家某個項目進行比較時容易產生錯覺。

    最后,歐債危機提醒中國從立法上切斷繳費型養老制度“裹挾”財政的可能。如希臘,2008年對其養老保障體系的補貼高達151.7億歐元,相當於全年GDP的6.34%。我國的公共養老金制度從1997年開始接受財政轉移支付,至今已累計轉移支付達10254億元。而從美國的經驗看,它自公共養老金制度建立以來就從未接受過財政補貼,且養老金余額高達2.5萬億美元。

    “我國是全球老齡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2015年之后我國的勞動供給將逐步減少,到2049年建國百年之際,老年人將佔全部人口的34.4%,比例要高於美國,與歐洲相似,我們不應將財政風險打包推向未來。”鄭秉文表示。
(責任編輯:賈玥)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