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時政專題>>洪學智在京逝世>>相關報道

在五十年前那場為捍衛人類和平事業而進行的抗美援朝戰爭的決策人物中,從組建班子到板門店簽字,自始至終經
抗美援朝戰爭中的洪學智將軍
董保存
  2006年11月21日20:06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中國有句俗話:不打不成交。五十年代,中國和美國在朝鮮交手﹔七十年代,毛澤東和尼克鬆在北京握手。毛澤東不無幽默地說:“我們是老朋友了。”八十年代,作為一代名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洪學智踏上了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對美國軍隊進行友好訪問。
    將軍幽默、獨特的談吐使美國同行感到驚異,一次晚宴上,一位美國將軍問:“洪將軍,你是什麼大學畢業的?”
    洪學智笑笑說:“我是你們美國的大學畢業的。”
    翻譯一驚,直譯過去。美國軍人不解了,又問:“我們哪個軍校畢業?”
    “你們的空軍大學。”
    美國軍人這才恍然大悟,大笑起來,說:“那請你到我們這裡來辦公。”
    洪學智說:“你們的空軍大學還沒有給我發畢業証吶!”
    這時誰都知道將軍說的是五十年代的那場戰爭。正是那場戰爭,使洪學智將軍的軍事才華得到了充分的發揮,成為我軍一名耀眼的將星。
    當時毛澤東發給志願軍的電報開頭多是“彭鄧洪韓解杜””,洪學智作為其中的“洪”起到別人不可替代的作用……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歌是這麼唱的,但當時過江卻是靜悄悄的。1950年10月22日,洪學智和他的戰士們趁著夜色來到了朝鮮的國土上。
    過江后的第5天,志願軍司令部就進行了分工。彭德懷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鄧華為第一副司令兼副政委,分管干部和政工﹔副司令為洪學智,分管司令部、特種兵和后勤﹔韓先楚為副司令,解沛然為參謀長,杜平為政治部主任。
    10月25日,我軍就和敵軍遭遇,第一次戰役打響了。
    凌晨,作戰室的電話鈴響起來。118師的司令部報告說,他們的正面發現了敵人!洪學智指示“多往裡放一放,等敵人鑽進口袋再堅決消滅它!”此時,敵方都很狂妄,他們並不知道我志願軍主力已經過江。還在聲稱馬上可以“飲馬鴨綠江!”呢。
    25日上午9時,40軍120師來電稱他們已和南韓1師正式交火。到12時,118師師長鄧岳來電話報告:“偽6師2團的一加強營進到我伏擊圈內以后,我軍採取攔頭、截尾、斬腰的戰法,突然發起猛烈攻擊,敵人大部被殲,活捉了好幾百人,還有3名美國顧問。”洪學智一拍手說:“好,先敲了他一下子!”
    戰爭中,情況瞬息萬變,除了國內的統帥部給予指示外,還要認真分析敵情,才能果斷下決心。那些日子,他們經常是在油燈下絞盡腦汁,反復權衡。第一次戰役的時候,彭總曾想用38軍和40軍的兩個師再加上42軍的125師,重點攻擊熙川之敵。38軍未能按計劃插到指定位置。彭老總在作戰室發了火:“這個梁興初(38軍軍長)怎麼這樣慢慢騰騰的?”
    參謀長說:“3個方向的敵人正向溫井運動,想合擊我溫井部隊,熙川的敵人好像已撤出了。”洪學智說:“彭總,我們的計劃要馬上改變。”“怎麼個變法?”“放棄首殲熙川之敵的計劃,用40軍堅決阻住向溫井進攻的敵人。把偽6師7團圍住。誘使熙川、雲山的敵人出來,我們集中38、39、40軍吃它六七個團。”彭德懷征求了大家的意見,一錘定音:“就這樣定了,馬上給各軍師發報!”
    然而,第一次戰役38軍還是沒有按時趕到指定地點,沒有很好地完成任務,彭老總批評了梁興初。
    吃飯時,洪學智見梁興初看著飯碗發愁,就說:“老梁,不以一次成敗論英雄,這次沒有打好還有下一次嘛!”梁興初攥了攥拳頭,說:“下一次!”
    第二次戰役,38軍打出軍威,這是“38軍萬歲”的由來。
    在一次戰役中窩了一肚子火的38軍軍長梁興初,動員部隊時就強調:“要不惜一切代價,克服一切困難,保証完成迂回任務。”當時給他們的任務是一定要插到三所裡,切斷平壤與價川的聯系。
    戰役打響后,洪學智跟彭德懷、鄧華守在作戰室,等著他們的消息。別的部隊不斷有消息傳來,唯獨38軍113師一直沒有音信。他們一夜沒有睡,一直等著113師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清晨,電台裡傳來了113師的信號。一對坐標他們已經到了指定地點———三所裡。
    洪學智和彭總心裡這才一塊石頭落了地。
    原來,113師為了保証插到預定地點,實行了無線電靜默,他們14個小時趕了140裡路啊!
    他們的電台一打開,美軍就知道了,展開沒有幾分鐘,敵人的騎兵第一師一個團就隨即趕到,激戰馬上開始了。113師擊退了敵人的10多次沖擊,牢牢地守住了三所裡,切斷了敵人的退路。這時敵人又想從北面的龍源裡退走,113師不怕疲勞,連續作戰,先敵佔領了龍源裡,保証了戰役的全面勝利。
    戰報送到了志願軍司令部,彭德懷隻說了3個字:“打得好!”
    洪學智說:“老總啊,他們上次沒打好,受到了批評,這次就是要打出樣子來。他們就是有股不服輸的勁頭!”
    彭總說:“要嘉獎他們!我來寫嘉獎令!”
    彭德懷揮筆寫道:“梁、劉並轉38軍全體同志:此役克服了上次戰役中個別同志的某些顧慮,發揮了38軍優良的戰斗作風,尤以113師行動迅速,先敵佔領了三所裡、龍源裡,阻敵南逃北援。敵機坦克百余終日轟炸,反復突圍,終未得逞,至昨(30日)戰果輝煌,計繳坦克、汽車即近千輛,被圍之敵尚多。望克服困難,鼓起勇氣,繼續全殲被圍之敵,並注意阻敵北援。特通令嘉獎,並祝你們繼續勝利!
                                             彭鄧洪韓解杜”
    參謀剛剛走,彭總又說:拿回來,拿回來!”他接過電報,大筆一揮寫下一行大字:“中國人民志願軍萬歲!三十八軍萬歲!”這就是彭德懷的風格,沒有完成任務,他罵你,完成任務好,他就這樣獎勵你!
    不過這個評價還是出乎洪學智的預料,還從來沒有人說過一個軍萬歲啊,彭德懷就這麼說了。洪學智打心裡佩服他。
    彭德懷的住處變成一片火海,他對洪學智說:“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后來人說是奇跡———抗美援朝時,我們沒有制空權但我們硬是把美國人打到了談判桌上。由於空中是人家的,敵人的飛機可以隨時來轟炸,司令部的安全都受到威脅。中央幾次發電報,要注意防空,特別要保証彭德懷同志的安全。
    這事理所當然的是洪學智管。他和鄧華商議,先給彭老總搞一個防空洞,於是一個工兵連在彭老總住處不遠的地方開始了施工。施工炮聲驚動了彭德懷。聽說是給他挖防空洞,他很不高興,把部隊攆走了。
    第二天洪學智不見部隊施工,就叫人繼續施工。
    彭德懷找來洪學智說:“你個洪學智,是不是沒有事干了,在山下瞎鼓搗什麼!”洪學智解釋說:“這不是瞎搞,這是為防空,我要保証你的安全!”彭總說:“我的防空不要你管!”“彭總,這話就不對了,我是執行中央的命令,中央要管的。”彭德懷不好再說什麼。防空洞也就挖成了。
    不久,這裡發生了被炸事件。那天下午,4架美國飛機在大榆洞上空轉了一圈,炸壞了坡上的變電所。天快黑時,又來偵察,這使洪學智警覺起來———平時總是先偵察,后轟炸的,明天會不會挨炸喲?他找到鄧華。鄧華說:“那咱們就研究一下明天防空的事情,得想法讓彭總參加。”
    他不來,他工作起來向來是不顧個人安危的。
    沒有辦法,鄧華和洪學智他們開會研究了防空方案。
    第二天,要研究下一步的作戰方案,洪學智想了一著———把彭總屋裡的地圖給摘走,挂進了防空洞。他可是不能一日無地圖的喲。
    別人都進了洞子,就是彭總不來。參謀去叫了幾次,他還是不肯出來。洪學智隻好硬著頭皮進了彭德懷的辦公室。
    彭德懷一見洪學智,火氣不打一處來,吼道:“洪麻子,你把我的作戰地圖弄到哪裡去了?”“老總,拿到上面防空洞裡去了,我們都在那裡等著你去研究作戰方案呢。”“我不去,要開會就在這裡開!”“這裡太危險,老總快走吧。”“你怕危險,你走,我不怕,我就在這裡,我哪裡也不去!”洪學智也有些著急,說:“老總,那邊地圖都挂好了,火也燒起來了,人們就等你一個……”“我說你這個洪學智就是多管閑事!”“這不是閑事,這就該我管。”見他不再說話,洪學智推著他說:“彭總,快走吧,你就聽我這一次!”
    連推帶拉,總算把他拉出來了,洪學智又叫警衛員:“把彭總的鋪蓋也拿到洞裡去。”
    他們的作戰會議沒有開多久,敵人的飛機就來了。朝彭德懷住的房子遭到一陣狂轟濫炸,一枚汽油彈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頂上,房子很快燒掉了。
    那天,彭德懷一天沒有說話,坐在防空洞裡像是一尊雕塑。洪學智去叫他吃飯,他才抬起頭來,說:“洪大個子,我看你這個人還是個好人哪!”
    洪學智見他說話了,就說:“我當然是個好人,不是壞人了!”“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有人說,要不是那天洪學智把彭總拉了出來,整個朝鮮戰爭的戰史還不知是怎麼個寫法。這話不無道理。
    洪學智回國匯報,面見周恩來。
    對於這次匯報,洪學智將軍記憶猶新:我向周副主席匯報了前線的基本情況,周副主席十分嚴肅地說:“美帝國主義欺負我們,瘋狂到了極點。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在他們的海空優勢下,我們卻打到了三八線。美軍這是第一次在世界上吃敗仗。不過志願軍要想不吃虧,就得研究對付敵機的辦法。”他沉思了一會兒說,“中央軍委考慮,要盡快出動飛機,當然,我們的飛機有限,隻能給敵機造成一點混亂,振奮一下士氣。”
    我說:“前線將士都盼望我軍出動飛機。”
    周副主席說:“中國有飛機,但飛機參戰還不是時候,這個你當副司令的,應該是很清楚的。”
    我一想確實如此。飛機要吃汽油,如果用朝鮮戰場現有的運輸力量來供應,就是把一切軍需彈藥都停運,也不見得行呀。后方供應制約著戰役的規模,這是一點也不假的。
    周副主席說:“所以外國軍事家說,后勤是現代化戰爭的瓶頸。志願軍后勤必須加強,中央軍委考慮,要給志願軍后勤增派防空部隊、通信部隊……”
  最后,洪學智說:“彭總還讓我向你匯報成立志願軍后方勤務司令部的問題。”周恩來聽了洪學智的想法,立即表態:“這個想法很好,很重要,軍委一定盡快研究採取措施。”
  彭德懷發火,洪學智兼任志願軍后方勤務司令部司令。?
  當中央軍委關於成立志願軍后方勤務司令部的電報到達以后,洪學智有一種預感,這個司令可能要自己兼任了。他思前想后,覺得不能兼。這不是患得患失,是有原因的。一是自己對軍事工作更熟悉﹔二是這裡的后勤工作太難搞了,怕自己不能勝任。?
  所以當鄧華等人都說還是老洪兼任好的時候,他說話了:“我兼不了這個后勤司令!”一直沒有說話的彭德懷問:“為什麼?”“前一段讓我管沒有管好,現在兼任這個司令,還是搞不好呀。別的什麼事情都可以干,這個司令還請別人干吧。”
  彭德懷發火了,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墨水瓶跳起老高:“你不干,你不用干了!”說完,他又站起來,在屋裡轉一個圈,說:“你們不干我干!你去指揮部隊吧!”洪學智見彭德懷發了這麼大的脾氣就說:“老總,你這麼說可是將我一軍的話了。”“將軍?是我將你的軍,還是你將我的軍?啊?”
  鄧華說:“老洪,還是你干吧,你一來就兼管這事,現在讓別人管也插不上手啊。”
  別人也出來勸洪學智。洪學智說:“如果非要我兼,得讓我講個條件。第一個條件是,干不好早點撤我的職,早點換比我能干的同志﹔第二個,我是個軍事干部,願做軍事工作,抗美援朝完了,回國后不要再讓我搞后勤了,我還搞軍事。”
  彭德懷一聽,說:“我當是什麼條件呢,行,答應你。”
  彭德懷對洪學智說:“前方是我的,后方是你的……”
  1951年7月,美國方面趁朝鮮北方發大水的機會,對我后方發動了一場絞殺戰———“空中封鎖戰役”,想把我們的后方運輸線徹底切斷。?
  得知這一情報后,彭德懷特意把洪學智叫到檜倉,一見面彭總就說:“洪大個兒,敵人要把戰爭轉到后方了,這是一場破壞與反破壞、絞殺與反絞殺的殘酷斗爭,前方是我的,后方是你的,你一定要打贏它!”
  洪學智深知肩上這副擔子有多重。那些日子,他是吃不好睡不安,今天在這裡看物資隱蔽,明天在那裡布置假目標,后天檢查防空哨的情況……?
  一天,他又要到部隊去檢查,剛上路就碰上了敵人的B26飛機。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一個隱蔽的地方都沒有,司機和警衛員都嚇壞了。洪學智說:“別急!”但他的心裡可是很著急。他抬頭看看飛機,嘿,怪了,B26怎麼飛回去了?再一看,原來是我們的飛機迎面沖上來了。洪學智一拍手說:“快走,我們的飛機掩護呢!”
  為了切斷我們的運輸線,敵人的確也是絞盡了腦汁,改變戰略戰術。敵變我變,變為重點突擊,洪學智命令高炮部隊變“集中兵力重點保衛”為“重點保衛,機動作戰”﹔你炸橋梁,我把橋藏起來,變成水中橋,潛水橋……?
  人們都說,我們后勤有人有物的地方,都會有洪副司令的身影﹔隻要是有一種新的對付敵人的辦法,洪副司令准會去那裡開會……?
  打到后來,美國第八集團軍司令范弗裡特也不得不對記者說:“雖然聯軍的空軍和海軍盡了一切力量,企圖阻斷共產黨的供應,然而共產黨仍然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頑強毅力,把物資運到了前線,創造了驚人的奇跡。”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00年10月25日第十版)

 

(責任編輯:劉鋒)


相關專題
· 洪學智在京逝世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請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新聞排行榜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