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時政專題>>洪學智在京逝世>>相關報道

洪學智:兩授上將第一人
  2006年11月21日20:0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935年8月底,在黑水、蘆花地區,時任紅四軍政治部主任的洪學智突然病了,發起了高燒。醫生給他吃西藥,不頂事,吃中藥,也不頂事,打了幾十針,連燒都降不下來,反而昏迷不醒,眼看危在旦夕。

  后來,部隊找到了一位老中醫,從離駐地六七十裡的地方把他請來。這位老中醫七十來歲,是幾代祖傳的中醫,原來是蘇區的,紅軍離開蘇區長征時,把他用擔架抬來了。

  老中醫診了洪學智的脈后,確診是傷寒。軍醫對老人說,洪主任吃了很多藥,就是不管用。老人說,不用慌,我開一個方子,隻要能搞到我這幾味藥,吃下去,藥到病除。

  洪老回憶說,部隊發動了很多人四處找藥。在一個小醫院裡找到了幾味,最后還少六味,其中有三四味最重要的沒有找回來。部隊醫院的人就滿山野地自己去採藥。早上出去,下午就帶回幾味藥來。老中醫一看,正缺這幾味,說,有治了。晚上喝了一次,到天亮又喝一次,高燒沒退,但病情也沒發展。喝下第三服藥時,老中醫高興了,說有救了。果然,高燒開始退了。原來閉著眼不省人事,漸漸地就能睜眼認人了。

  病情好轉了,老中醫選了最小的蘑菇煮著給洪學智吃,也沒有鹽,每天隻能沖一點白糖水給他喝。

  初涉后勤 糧食解決大問題

  1935年7月,紅四軍政治部在黑水、蘆花接到紅四方面軍指示,中央縱隊要經過,要紅四軍准備糧草,做迎接工作,並負責接收中央紅軍的傷病員。

  接到通知后,洪學智立即組織民運部、保衛部等部門以及軍政治機關、直屬隊,連夜出發,翻山越澗,打開了幾個反動頭人的寨子,搞到了幾萬斤糧食和幾百隻牛羊。

  將軍回憶說,這個地區是少數民族地區,頭人都有武裝,對少數民族群眾的統治很嚴。加上國民黨的反動統治,造成少數民族與漢族間的矛盾很深,做群眾工作很困難。部隊缺鹽少糧,找糧食非常困難。

  中央縱隊到達后,將軍先后送去了四批糧食和牛羊。在中央縱隊離開黑水、蘆花時,洪學智見到了負責中央縱隊糧食供應的劉少奇。少奇身材修長,態度和藹可親。他見到我很高興,緊緊握著我的手說:‘你們送來的糧食、牛羊和慰問品,可解決了大問題。‘

  1936年6月,在紅二方面軍六軍團快要到瞻化時,洪學智接到蕭克的通報,說還有兩天就要到達,可連糧食的影子都還沒見著。

  洪學智也著急了,他找到了當地和紅軍友好的一位頭人,對他說:我們又有紅軍要來,急需要28萬斤糧食,還有牛羊等,請你抓緊籌備。結果,這位頭人用一天一夜時間,就把所有的糧食、牛羊都送來了。

  6月16日,六軍團到達時,洪學智還組織了2000多名少數民族群眾在道路兩旁歡迎。他們給六軍團准備了10天的糧食,還有鞋子、帳篷等物。

  千錘百煉 指揮才能來自實戰

  1929年春,洪學智參加了著名的立夏節起義,從此,從游擊隊小隊長到重機槍連副連長、連長,洪學智先后參加了鄂豫皖蘇區粉碎國民黨四次圍剿的戰斗。在蘇家埠戰役中,第一仗,重機槍連連長沖鋒時犧牲;第二仗,第二任連長沖鋒時又犧牲;第三仗,洪學智當了連長。戰役結束前一天,他在沖鋒中左胸被敵人擊中,打在了肺葉上,血汩汩地直冒,從山坡上滾了下來。恰好,俘虜的敵軍軍醫主任口袋裡有幾片藥,幸運地把他救活了。

  大難不死的洪學智繼續隨軍征戰,從鄂豫皖千裡迂回,越秦嶺翻巴山,一路血戰,一直打到陝南川北一帶。1945年9月,洪學智同黃克誠率部隊進軍東北。指揮6縱參加三下江南作戰,率部隊打四平、打吉林、打遼陽、打鞍山,連戰皆捷。

  平津解放后,洪學智任43軍軍長,率部作為4野先遣隊直逼長江以北,他參與指揮部隊解放了廣東、廣西、海南島。

  抗美援朝戰場 兩救彭德懷

  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洪學智分管司令部、特種兵和后勤,曾以他的機智兩次救了彭德懷的命。

  那時,由於空中是人家的,敵人的飛機可以隨時來轟炸。中央幾次發電報,要注意防空,特別要保証彭德懷的安全。洪老回憶說,為此,彭德懷跟他吵過幾次。

  洪學智讓工兵連搞一個防空洞,施工的炮聲驚動了彭德懷。他很不高興,把部隊攆走了。洪學智命令工兵們繼續施工。這下,彭老總生氣了,叫來洪學智說:我的防空不要你管。

  洪學智堅持原則:彭總,這話就不對了,我是執行中央的命令,中央要管的。

  不久,那裡就發生了被炸事件。

  1950年11月23日,4架敵飛機在大榆洞上空轉了一圈,炸壞了山坡上的變電所。天快黑時,又來偵察,這使洪學智警覺了起來--平時總是先偵察,后轟炸的,明天會不會挨炸喲?他找到鄧華,說:伙計,我看情況不對,鬧不好明天要出事。

  洪學智找彭德懷說,要開個研究防空方面的會。彭老總脖子一梗:我不怕美國飛機,用不著躲。

  洪學智想了一著--把彭德懷屋裡的地圖給摘下,挂進了防空洞--他深知,彭德懷是不能一日無地圖的。彭德懷發脾氣了,我說你這個洪學智,就是愛多管閑事。連推帶拉,總算把彭老總拉進了洞。

  次日,作戰會議沒有開多久,敵人的飛機就來了。朝彭德懷住的房子一陣狂轟濫炸,一枚汽油彈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頂上,房子很快燒掉了。已經撤出后,又進去取東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參謀犧牲了……

  那天,彭德懷一天沒有說話,坐在防空洞裡像是一尊雕塑。晚上,洪學智去叫他吃飯,他才抬起頭來說:洪大個子,我看你這個人還是個好人哪。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1951年4月,第五次戰役發動前夕,志願軍空寺洞指揮所又遭美空軍飛機掃射。機警的洪學智拉著還在熟睡的鄧華跳到了附近的一條山溝裡,眼看著彭老總的房子被美軍的火箭彈擊中……事后發現,彭老總防空洞口上的草袋子竟被打出了70多個子彈眼,鄧華躺的床也被美機的機關炮打穿。

  要不是頭天晚上洪學智檢查后叫工兵連在洞口用沙袋堆了個三角形的隱蔽牆,加深了防空洞,后果不難設想!洪學智再次以自己的細心和機警挽救了彭總生命。

  逼出來的后勤司令 兩次榮膺上將軍銜

  抗美援朝戰爭是我軍遇到的第一次現代化戰爭。

  洪老說,在戰爭中,美軍平均13個后勤人員供應一個兵。志願軍則是1個后勤人員大體要供應6-10個兵。美軍1個團的火力都強於我們1個軍的火力。加上美軍擁有幾乎是絕對的制空和制海權,志願軍在大多數時候不得不隻能在夜間活動和作戰,后勤供給極為困難,在戰斗中,經常連槍彈、糧都難以為繼,非戰斗減員嚴重,嚴重地制約著前線作戰行動。

  但是,當志願軍決定組建后方勤務機構時,幾位主要指揮員中還發生了一場小小的爭議。洪老回憶說,當時,由於大家都習慣於帶兵打仗,沒有人願意留在后方工作。我堅持要到前線打仗,急得彭老總沖我拍桌子:‘你不干,我干!你去指揮部隊去吧!‘從此,我就和后勤結下了不解之緣。

  1951年7月,敵人趁朝鮮北方發大水的機會,對我后方發動了一場絞殺戰--空中封鎖戰役,想把我們的后方運輸線徹底切斷。那陣兒,敵機經常一折騰就是一天,見到人就猛沖下來掃射,扔汽油彈、化學地雷、定時炸彈、三角釘……晚上是夜航機,戰士們叫黑寡婦,也不盤旋,炸彈便紛紛落下,到處是大火,主要是阻滯我軍行動。

  在美軍每天出動900多架次飛機瘋狂轟炸的情況下,志願軍發明了片面運輸、頂牛過江、合並轉運、水下橋等巧妙的運輸戰術,建立起了一條比較正規化、統一的網狀戰斗化后勤。

  1952年5月31日,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裡特在漢城的記者招待會上承認:雖然聯軍的空軍和海軍盡了一切力量,企圖阻斷共產黨的供應,然而共產黨仍然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頑強毅力把物資運到前線,創造了驚人的奇跡。

  彭德懷在接受朝鮮最高級的一級國旗勛章后說:如果真的要論功行賞的話,得勛章的,應該是洪學智。

  1955年,任總后勤部副部長的洪學智被授予上將軍銜。1959年,將軍因彭德懷問題受牽連,被免去總后勤部部長職務,下放到地方。文革中,洪學智又被下放到農場勞動。1971年林彪事件后,毛澤東問周恩來:洪學智現在搞到哪裡去了?這一問,把洪學智問回了吉林省石油化工局。

  1977年8月,一架突然而至的專機把洪學智載回北京。新的工作開始了。戎馬一生的將軍重新穿上軍裝,任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主任。1980年,第二次走上總后勤部部長崗位。

  1988年,他再次被授予上將軍銜--在人民解放軍中,這是獨一無二的。

  1990年,洪老從軍委領導崗位上退下來,先后當選為第七、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稿源:濟南時報。文據《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劉鋒)


相關專題
· 洪學智在京逝世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請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新聞排行榜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