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論人權
  2006年12月07日14:13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江澤民論人權
  現在年輕一代思想上有兩個問題沒有完全解決:一個是為什麼中國非走社會主義道路不可,為什麼非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不可﹔另一個是如何用馬克思主義觀點來看待“民主、自由、人權”問題。

  實際上,“自由”也不能為所欲為,影響別人。我們的《憲法》規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應享受的種種自由和權利,但同時又作了必要的限制,指出“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合法的自由和權利”。現在不少學生,對此根本沒有理解,以為“自由”就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新聞自由”也被解釋成要發表什麼就發表什麼。這怎麼行呢?實際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絕對的民主、絕對的自由。社會主義民主,一定要同社會主義法制結合起來,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在那些標榜“高度自由”的國家,也不存在什麼絕對的新聞自由,有的能透明,有的不能透明,有的現在不能透明,將來才能透明。因為任何國家的新聞機構都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的,許多報紙背后都有資本家、財團撐腰,報紙要為他們的利益服務,如果報紙成天罵他,他早就把你“炒魷魚”了。總之,我們要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正確而通俗地解釋民主、自由、人權等,使我們的干部、群眾特別是青年學生受到教育。這是四個堅持教育中的一項重要任務。(1989年7月20日在全國宣傳部長會議上的講話)

  對大學裡的青年人,包括青年教師,要反復進行民主觀、自由觀和所謂人權問題的教育。我對香港、美國和英國來的政界、商界的人都明確地講一個觀點,就是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民主自由。

  民主這個旗幟,我們一定要抓住。事實上我們是最講民主的。從前我們要求民主,是要反對反動派的統治。新中國成立后,我們一直強調發揚民主,我們有最好的民主,人民民主,就是最廣大的人民的民主。民主觀、自由觀的問題,我們一定要講,要進行教育。(1990年1月17日在同參加國家教委工作會議的部分代表座談時的講話)

  現在青年人裡面有些人就愛講要民主、要自由。美國也提出什麼人權問題,好像我們不要民主。我們過去跟國民黨作斗爭,推翻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就是要民主、要自由。我們取得政權后,建立了社會主義國家,實行人民民主專政,最廣大的人民,特別是工人、農民成了國家的主人,這種民主是比資本主義國家的民主更好更高的民主。所以我講,那些青年學生向往的抽象的民主自由,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在全世界是沒有的。民主與自由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有階級性的,而且都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巴拿馬是個主權國家,美國這次派部隊去打死了多少人!而且最后把人家的國家元首抓走了。……美國為什麼這樣霸道?就是因為他們實行的是實力政策,他們經濟上有實力。我們要爭一口氣,一定要把我們的經濟搞上去!經濟實力強了,就可以更好地維護國家的主權,不受他人的欺負。從巴拿馬發生的事情也可以說明,美國喊什麼民主,什麼自由,什麼人權,都是假的!(1990年1月18日在山西考察工作時的談話)

  國內外敵對勢力企圖通過和平演變顛覆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剝奪我國人民主宰自己國家命運的權利,使中國變成西方大國的附庸。如果失去了國家主權、民族獨立和國家尊嚴,也就失去了人民民主,並且從根本上失去了人權。1989年那些煽動、策劃、指揮動亂和反革命暴亂的極少數人,那些叛逃國外的動亂暴亂分子,不僅反對社會主義制度,而且投靠國外敵對勢力,進行危害祖國、反對人民的活動,充分暴露了賣國主義的立場和靈魂。他們連國格、人格都不要了,還有什麼資格談愛國、民主、人權!(1990年5月3日在首都青年紀念五四報告會上的講話)

  要大力揭露西方宣傳的“民主”、“自由”、“人權”的欺騙性。西方敵對勢力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的旗號,向我發動進攻,通過各種渠道,對我進行滲透,反對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我們要認真對付,堅決還擊。要揭露西方“民主”的實質和虛偽性,說明我們的民主是最廣泛的人民民主,說明社會主義中國最尊重人權,最愛護人,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權利,中國的民主制度適合中國的國情。……西方一些人把達賴說成是“人權”斗士,我們反而成了獨裁暴君。我們要揭露過去西藏農奴制度的殘酷黑暗,看看達賴的“人權”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西藏從農奴制到社會主義制度,發生了這樣大的變化。我們要宣傳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和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巨大變化,用事實說明誰真正關心西藏人民的人權。(1990年11月2日江澤民在全國對外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中國黨和政府是十分關心人權的。對於中國來說,最重要的人權就是生存權。在舊中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根本就沒有生存的權利。正如我們當年所唱的畢業歌的歌詞所講的:“聽吧,滿耳是大眾的嗟傷!看吧,一年年國土的淪喪!……”這幾句話就是對舊中國當時狀況的絕好寫照。現在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我們解決了11億多人的溫飽問題,這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新中國取得的進步與舊中國相比是天壤之別。對於中國來講,第二個重要的問題就是發展,要把中國建設起來,實現現代化是每一個中國人的願望。(1991年4月14日江澤民在會見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一行時的談話)

  共產黨人的宗旨是全人類的解放。人類的家庭不但必須消除奴役、壓迫和剝削,還要消除歧視、偏見和陳腐觀念導致的不平等現象。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始終不渝地為爭取和實現自己的人權而奮斗。無數革命先烈前仆后繼、流血犧牲,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爭得國家的獨立權、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保障絕大多數人的根本利益,是我國在人權問題上的出發點。在中國講人權,首先要以隻佔世界7%的耕地,使佔世界22%人口的中國11億人吃飽飯。今天,我們已經基本解決了11億人的溫飽問題。同時,我國人民也充分享有與我國社會發展程度相適應的各種政治、經濟、文化等權利。隨著現代化建設的發展,還要實現更高層次的和更廣泛的人權。(1991年5月9日江澤民與優秀殘疾人和助殘先進集體、個人代表座談時的講話)

  殘疾人問題也是一個人權問題。在我們的社會裡,殘疾人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確實享有同其他公民平等的權利。它顯示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和我國在人權問題上的廣泛性、真實性和公平性。(1991年5月9日江澤民與優秀殘疾人和助殘先進集體、個人代表座談時的講話)

  面對相同的事實,有不同的價值觀念,這是很自然的。看到同樣的畫,不同人就有不同的理解。現在電視很發達。畫面有可能歪曲事實而產生誤會,對相同事實可以有不同的觀點。談到民主、自由、人權,有些人就有不同的理解,甚至誤解。我和錢外長過去參加革命時,唱的革命歌曲都是爭取自由、平等和博愛。歐洲文藝復興時,人文主義的思想對中國知識分子有影響。中國人對古代極端專橫的封建主義是非常反對的。我曾對美國的政界人士說,中國十一億多人口的生存權問題,使他們吃飽、穿暖,這是最重要的人權,對穩定世界有益。美國愛談自由移民問題。如果將中國人口的萬分之一遷到美國,就會給它帶來大問題。……民主、自由、人權,除了一些共同點外,要根據不同的國家情況來決定。比如西方實行普選,中國十一億人口中有二億文盲,實行普選在中國不合適。(1991年5月22日江澤民會見意大利外長德米凱利斯時的談話)

  西方國家迫使別國接受它們的人權、民主、自由和價值觀,這是決不能接受的。我們認為人權、民主、自由都是相對的,在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具體內容。我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由於我國有兩億文盲,總的文化水平還不高,除了基層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以外,縣以上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尚不能進行直接選舉。同時,我們奉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我國現有8個民主黨派,它們是參政、議政黨,它們不是反對黨,也不是在野黨。中國共產黨作為領導核心,不是自封的。解放前,中國共產黨同其他黨派為推翻舊制度進行了長期並肩戰斗和合作,形成並確立了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人民代表大會制和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是我國兩個基本民主制度,在此基礎上,我們還在不斷加強民主建設。中國有11億5千萬人口,以佔世界7%的耕地解決了佔世界人口22%的中國人民的溫飽問題,我們認為這是一個最大的人權,人的生存權。如果11億多人民吃不飽,穿不暖,不利於國家的穩定,也不利於亞洲乃至世界的穩定。(1991年6月29日會見津巴布韋副總統恩科莫時的談話)

  目前這個世界有各種各樣的體制,有社會主義的、有資本主義和介乎兩者之間的體制。從中國來講,我們的一貫原則是無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中國始終按照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來處理國家間的關系。我年輕時參加了反對國民黨反動政權統治的斗爭,當時的斗爭焦點是要民主、要自由,而現在仍然使用“民主”、“自由”、“人權”這個宣傳武器的國家,當年是支持國民黨反動派的,並不是支持我們的,因此我們黨中央一貫堅持的觀點是,民主、自由、人權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比如拿人權來講,像中國有11.5億人口,如何使這麼多的人吃得飽、穿得暖,解決生存權的問題,那也是件大事情。不用說全國,我曾擔任過擁有1200萬人口的上海市市長,每天要供應的蔬菜就要2000萬公斤,這也不得了。這樣一個大問題我們把它解決了,不僅對我國,而且對亞洲和整個世界的穩定都有很大好處。對於民主、自由來講,我們認為民主制度也是相對的,應該是同每個國家的歷史傳統、經濟發展水平和採取什麼制度相關連的。(1991年10月28日江澤民會見斯裡蘭卡自由黨主席班達拉奈克夫人時的談話)

  我會見過許多西方發達國家的領導人和政治家。他們都同我談到了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問題。

  民主、自由和人權,一個根本的問題,是人在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生存權和發展權,也就是人能否真正掌握自己命運的權利。而人類對自己命運的掌握又是同人類自身的生存、發展和完善緊密相聯的,這包括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諸多方面。在一個國家裡,實現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根本途徑是社會的進步、穩定和經濟的發展。

  我想,離開社會的進步和經濟的發展來談民主、自由和人權是沒有意義的。這是最本質的一條,民主、自由和人權是同每一個國家的實際情況相適應的。人要掌握自己的命運,並不等於可以為所欲為。如果是這樣的話,社會就會陷入混亂,就不可能有正常的秩序,陷入無政府狀態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它不可能把經濟搞上去。因此,個人利益應該同社會的公眾利益相一致,這一點很重要。隻有全社會的進步,才能實現個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自由和人權。

  簡而言之,沒有社會的穩定,就不可能有經濟的發展,沒有經濟的發展就沒有社會的進步,沒有全社會的進步就不可能實現人類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民主、自由、人權都將成為一句空話。

  基於上述看法,我認為在觀察各國的民主、自由、人權狀況時,離不開那個國家的歷史文化傳統、經濟發展狀況和社會制度。因此,沒有絕對意義上的民主、自由、人權。在這方面,任何國家都有它自己的問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也不例外。就拿美國來說,經濟十分發達,卻有400萬人無家可歸﹔有600萬人吸毒成癖,差不多每年有45萬人因吸毒而死。中國的人口大約是美國的五倍,中國的在押犯總共128萬,而美國就有100萬,也就是說,每10萬美國人中間就有426人在押犯,這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的。因此每個國家都應首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1991年10月29日江澤民暢談國際國內大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結束了中國各族人民長期受侵略、被壓迫、遭凌辱的悲慘歷史,人權狀況得到了根本改善。人民成為國家的主人,不斷創造著自己的新生活。我國的憲法從根本方面保障了人民的各種權利。中國參加了一系列有關人權的國際公約,贊成國際間就人權問題進行平等對話。人權問題說到底是屬於一個國家主權范圍的事,我們堅決反對利用人權問題干涉別國內政。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不管打著什麼旗號,隻要侵犯別國的獨立主權,干涉別國的內政,以大欺小,以強凌弱,以富壓貧,就不得人心。誰的手伸得太長,誰欺壓別人,誰就會遭到全世界人民的譴責和反對。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義的力量終究是不可戰勝的。(江澤民:《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1992年10月12日)
【1】 【2】 【3】 【4】 【5】 【6】

 

來源:中國人權網 (責任編輯:譚福榕)


相關新聞:
· 國際人權研討會在北京舉行 2006-11-23 09:31:29.658468
· 中國人權研究會會長:應從五個方面促進人權發展 2006-11-22 20:33:32.245217
· 讓世界見証中國人權事業新發展 2006-11-17 20:35:59.126303
· 毛澤東論人權 2006-12-07 14:06:31.73422
· 每個人都應起來維護自己的人權  2006-11-23 12:39:18.043427
· 我國舉辦首個以人權為主題展覽 見証中國人權進程 2006-11-20 07:32:21.298719
· 見証中國人權進程 2006-11-20 00:57:39.0
· 鄧小平論人權 2006-12-07 14:11:36.538401
· 人權時代:讓人權深入人心 2006-12-06 14:30:55.819379
· 願和平的橄欖枝長綠 2006-11-24 02:51:40.0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