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論人權
  2006年12月07日14:11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鄧小平論人權
  削弱封建不只是在經濟上,而且表現在政治上思想上。在政治上打坍地主階級的統治,實行“三三制”民主政治,其本身就是削弱封建階級在政治上的地位,但絕不能解釋為消滅封建階級的政治地位。地主階級隻要它是抗日的,不反對民主政治的,它就有參加“三三制”民主政權的權利。所以我們在政治上,不僅要保障群眾的人權、政權、財權、地權,還要保障地主的人權、政權、財權、地權。在群眾運動中不能提倡侮辱地主人格的行為,如打人、唾口水等。尤其在黨的領導上,應防止這些現象成為風氣,因為這些做法,會失掉社會同情,有礙團結地主抗日,也妨礙爭取落后群眾卷入斗爭。削弱封建階級的政治地位,是一個嚴重的斗爭。過去的經驗証明,地主階級,特別是大地主,非常重視其政治上的統治地位,減租減息他們還比較容易接受些,一觸及到政權問題,就要遇到他們的嚴重反抗。所以沒有群眾自覺地參加政治斗爭,要想削弱封建階級的政治地位,是不可能的。(《根據地建設與群眾運動》,1943年2月20日)

  西藏驅逐英美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祖國的大家庭來,實行西藏民族區域自治。西藏現行各種制度,暫維原狀,有關西藏改革問題將來根據西藏人的意志協商解決。實行宗教自由,保護喇嘛寺廟,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1950年5月11日鄧小平等領導的西南局就解放西藏的四條方針政策給中央的報告。)

  最近一段時間內,在一些地方出現了少數人的鬧事現象。有些壞分子不但不接受黨和政府的負責人的引導、勸告、解釋,並且提出種種在目前不可能實現的或者根本不合理的要求,煽動、誘騙一部分群眾沖擊黨政機關,佔領辦公室,實行靜坐絕食,阻斷交通,嚴重破壞工作秩序、生產秩序和社會秩序。

  不但如此,他們還聳人聽聞地提出什麼“反飢餓”、“要人權”等口號,在這些口號下煽動一部分人游行示威,蓄謀讓外國人把他們的言論行動拿到世界上去廣為宣傳。有個所謂“中國人權小組”,居然貼出大字報,要求美國總統“關懷”中國的人權。這種公然要求外國人干涉中國內政的行為,是我們能夠允許的嗎?有個所謂“解凍社”,發表了一個宣言,公開反對無產階級專政,說這是分裂人類的。我們能夠允許這種公開反對憲法原則的“言論自由”嗎?(《堅持四項基本原則》,1979年3月30日)

  什麼是人權?首先一條,是多少人的人權?是少數人的人權,還是多數人的人權,全國人民的人權?西方世界的所謂“人權”和我們講的人權,本質上是兩回事,觀點不同。(《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就是走資本主義道路》,1985年5、6月)

  看來,反對自由化,不僅這次要講,還要講十年二十年。這個思潮不頂住,加上開放必然進來許多烏七八糟的東西,一結合起來,是一種不可忽視的、對我們社會主義四個現代化的沖擊。你們注意看一些香港的議論,一些外國資產階級學者的議論,大都是要求我們搞自由化,包括說我們沒有人權。我們要堅持的東西,他們反對,他們希望我們改變。我們還是按照自己的實際來提問題,解決問題。(《在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1986年9月28日)

  我不是說西方國家的政府,但至少西方有一些人要推翻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這隻能激起中國人民的反感,使中國人奮發圖強。人們支持人權,但不要忘記還有一個國權。談到人格,但不要忘記還有一個國格。特別是像我們這樣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沒有民族自尊心,不珍惜自己民族的獨立,國家是立不起來的。(1989年10月31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前總統尼克鬆時的談話)

  國家的主權、國家的安全要始終放在第一位,對這一點我們比過去更清楚了。西方的一些國家拿什麼人權、什麼社會主義制度不合理不合法等做幌子,實際上是要損害我們的國權。搞強權政治的國家根本就沒有資格講人權,他們傷害了世界上多少人的人權!從鴉片戰爭侵略中國開始,他們傷害了中國多少人的人權!巴黎七國首腦會議要制裁中國,這意味著他們自認為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可以對不聽他們話的國家和人民進行制裁。他們不是聯合國,聯合國的決議還要大多數同意才能生效,他們憑什麼干涉中國的內政?誰賦予他們這個權力?任何違反國際關系准則的行動,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接受,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1989年12月1日鄧小平同志會見以櫻內義雄為團長的日本國際貿易促進協會訪華團主要成員時的談話)

  中國亂了是世界性問題。現在中國要是亂起來決不是“文化大革命”那樣的問題,那時有毛主席等老一代領導人的威信。說是內戰,隻有小打小鬧,真正的內戰並沒有出現。如果再亂,就難以控制了。往香港跑100萬,泰國1000萬,緬甸500萬,再往馬來西亞、新加坡跑去幾百萬,會是什麼局面?

  所以說是世界性的災難。世界政治家不能讓中國亂。什麼人權、民權問題,都管不住這個問題,不同的社會制度應該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和平相處、相互合作。互不干涉內政是最根本的原則。提出這些原則曾得到埃及的贊成。這些原則經得起考驗,對誰也不吃虧。

  講到人權問題,1972年尼克鬆第一次訪華時,中國仍處在“文化大革命”災難之中,連我本人的人權也說不上,為什麼那時美國不談人權問題﹔現在中國搞改革、開放,致力於發展和擺脫貧困,美國卻提出人權問題,這是什麼道理?無法理解。可見人權問題是個借口。請布什從中國角度考慮這個問題。中國不能再讓了,再讓就亂了。中國不同於東歐﹔中國政治形勢是穩定的。一個國家要動亂很容易,一夜之間就可以亂起來。尋求較長期的穩定卻需要花很多心血、很多時間,而且要有正確的政策。(1990年5月13日鄧小平會見埃及總統穆巴拉克時的談話)

  一些所謂民主斗士隻要一拿到權力,他們之間就會打起來。一打內戰就是血流成河,還談何“人權”?一打內戰就是各霸一方,生產衰落,交通中斷,難民不是百萬、千萬而是成億地往外面跑,首先受影響的是現在世界上最有希望的亞太地區。這就會是世界性的災難。所以,中國不能把自己搞亂,這當然是對中國自己負責,同時也是對全世界全人類負責。外國的負責任的政治家們也會懂得,不能讓中國亂。什麼人權、民權問題,都管不住這個問題。唯一的出路,是不同社會制度的國家在五項原則基礎上和平共處、相互合作,而不是干涉別國內政、挑起別國內亂。中國提出這樣的問題是為了引起大家警惕,是為了提醒各國決定對華政策時要謹慎。(1990年7月11日鄧小平同志會見加拿大前總理特魯多時的談話)

  我不止一次講過,穩定壓倒一切,人民民主專政不能丟。你鬧資產階級自由化,用資產階級人權、民主那一套來搞動亂,我就堅決制止。馬克思說,階級斗爭不是他的發現,他的理論最實質的一條就是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作為一個新興階級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本身的力量在一個相當長時期內肯定弱於資本主義,不靠專政就抵制不住資本主義的進攻。堅持社會主義就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我們叫人民民主專政。在四個堅持中,堅持人民民主專政這一條不低於其他三條。理論上講清楚這個道理是必要的。(1990年12月24日鄧小平同志與幾位中央負責同志的談話)
 

來源:中國人權網 (責任編輯:譚福榕)


相關新聞:
· 國際人權研討會在北京舉行 2006-11-23 09:31:29.658468
· 中國人權研究會會長:應從五個方面促進人權發展 2006-11-22 20:33:32.245217
· 毛澤東論人權 2006-12-07 14:06:31.73422
· 願和平的橄欖枝長綠 2006-11-24 02:51:40.0
· 讓世界見証中國人權事業新發展 2006-11-17 20:35:59.126303
· 人權時代:讓人權深入人心 2006-12-06 14:30:55.819379
· 每個人都應起來維護自己的人權  2006-11-23 12:39:18.043427
· 我國舉辦首個以人權為主題展覽 見証中國人權進程 2006-11-20 07:32:21.298719
· 見証中國人權進程 2006-11-20 00:57:39.0
· 和諧權:人權觀的新發 2006-11-17 08:28:32.902102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