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社被稱“辛亥革命宣傳部” 秋瑾就義成導火索--中國政協新聞網--人民網
人民網

南社被稱“辛亥革命宣傳部” 秋瑾就義成導火索

2011年09月26日08:49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南社三位創始人:陳去病(左)、高旭(中)、柳亞子(右)。
南社三位創始人:陳去病(左)、高旭(中)、柳亞子(右)。
  曹雪芹在《紅樓夢》的開篇把蘇州的閶門、山塘街一帶稱為“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古往今來,有無數文人商客流連於此。在辛亥革命爆發的兩年前,陳去病、高旭、柳亞子在山塘河畔、虎丘山下創立江南第一文社——南社,誓與同盟會成犄角之勢而為革命桴鼓,鼎盛時有3000社友。南社引領的思想領域的革命使之贏得了“文有南社,武有黃埔”的贊譽,並被稱為“辛亥革命的宣傳部”。

  文經武緯南社人

  南社成立時,首批17位社員中14人是同盟會員。到辛亥革命前夕,南社共228人,其中過半為同盟會員。1912年,孫中山先生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后,南社多位社友被任為中央行政各部“次長”職位,其中呂天民任司法部次長、景秋陸任教育部次長、馬君武任實業部次長,當時臨時參議院“副議長”是南社陳陶怡。

  出自南社的文化大家有李叔同、茅盾、蘇曼殊、黃賓虹、沈尹默。

  教育家有被周恩來稱為一代宗師的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浙江名校春暉中學創辦者經亨頤,同濟大學首任華人校長沈體蘭,清華大學算學系創立者鄭桐蓀。

  三個年輕人的革命理想

  “苟有熱血人,安忍坐視祖國之淪亡”——高旭

  在二十世紀初,南社曾經名動寰宇,而如今,在記者沿著蘇州山塘街尋覓南社舊址的路上,就連老屋裡的住戶也多搖頭不知南社為何物。幾乎是在山塘街西邊的盡頭,一面白牆石板上,四個亮紅的浮雕大字“南社雅集”躍入視線——這就是南社舊址紀念館了。

  蘇州山塘街800號,明臣張國維祠——南社首次雅集地。它背靠“吳中第一山”虎丘山,門前流淌著一千多年前白居易開鑿的七裡山塘河。

  在第一進天井中有一塊塊浮雕嵌在牆上,上書“南社”二字,第二進的天井中矗立南社三位發起人銅像,陳去病坐,高旭、柳亞子分立左右。

  陳去病,江蘇吳江人,1903年赴日留學間痛心於國內廣西巡撫王之春賣鐵路、礦權以籌款鎮壓會黨,以漢代霍去病的“匈奴未滅,何以家為”自勉,改名“去病”﹔1906年加入同盟會,自此追隨孫中山﹔3年后創立南社,是年35歲。

  高旭,江蘇金山人(今上海金山),小陳去病3歲,1903年震驚於“蘇報”案中章太炎、鄒容被捕,怒嘆“苟有熱血人,安忍坐視祖國之淪亡”﹔1905年成為首批同盟會員,任江蘇省主盟人。

  柳亞子,江蘇吳江人,小陳去病13歲,16歲信仰天賦人權說,以亞洲盧梭自命,改名人權﹔3年后由高旭介紹加入同盟會,創南社時22歲。

  1906年,三個具有相同革命理想的年輕人終得互識,南社呼之欲出。

  文人結社,皆因革命起

  “南者,對北而言,寓不向滿清之意。”——陳去病

  在探訪以前,記者就得知在上海的南社紀念館,進門赫然見秋瑾烈士遺像。而秋瑾早在南社成立前已經慘遭清廷公開斬首。在隨后的採訪中,南社文化研究院的安達副院長解了記者之惑。秋瑾就義,作為同盟會會員的陳、高、柳尤為痛心,“大家激憤這樣的愛國女子都能被殺害!”正是秋瑾一個弱女子就義,成為結南社的導火索。

  1909年11月6日,陳去病在后來的南社社友於右任創辦的《民吁報》發表《南社雅集小啟》,“微乎微乎,彼南枝乎,殆生機其來復乎?”在朦朧意識到南社之微力量可能吹動社會的蘇醒,他有緊張激動,更有興奮欣喜。

  11月9日一早,柳亞子搭乘從吳江黎裡到蘇州的小火輪,中午到達蘇州閶門石路碼頭,與陳去病會合。

  11月13日,17位南社社友,2位來賓乘畫舫沿山塘河至城外的虎丘。在南社人眼裡,虎丘非名勝,而是極具反抗意識的政治符號。此地三百年前曾舉行過政治文學社團復社的千人虎丘大會,又有明末清初張國維的抗清義舉,自然成集會不二之選。當日柳亞子高興地稱“三百年來,未有此盛世也。”

  陳去病稱,“南”意“操南音不忘本”,他說“南者,對北而言,寓不向滿清之意。”南社可謂在成立之初就目標明確,只是在政治寒冬不能明說罷了。隻為一“南”字,無數南社人拼搏一生,赴湯蹈火而不辭。

  這17個社友中,有14位為同盟會會員。柳亞子興奮地稱“足可証明這一次雅集革命空氣的濃厚了。”南社“固以文字革命為職志,而意義實不在文字間也”,儼然同盟會的外圍組織了。

【1】 【2】 

 
22位南社人題字。
22位南社人題字。
(責任編輯:李婧(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