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與葉劍英:52年扶持見証生死之交--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周恩來與葉劍英:52年扶持見証生死之交

2012年05月23日18:39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1897年4月28日,葉劍英生於廣東省梅縣雁洋堡下虎形村一個小商人家庭。一年后即1898年3月5日,周恩來出生於江蘇省淮安市附馬巷7號一個官宦人家,周恩來比葉劍英小1歲。1924年,兩人在黃埔軍校共事時相識,到1976年1月8日周恩來病逝,兩人的友誼整整52年。從年齡上說,葉劍英比周恩來大1歲,周對葉十分尊敬,經常直呼葉劍英為“劍英”,有時在下級面前稱“葉公”、“參座”。從職位上說,周一直是葉的上級,還是葉的革命領路人,在公開場合,葉稱周為“周副主席”、“總理”、“周公”,平時就直呼“恩來”。

  相識黃埔軍校,周恩來同意葉劍英秘密加入共產黨

  1920年1月,23歲的葉劍英從雲南講武學堂畢業后,1924年1月,應廖仲愷的邀請葉劍英參加黃埔軍校的籌備工作,同年5月5日,葉劍英擔任黃埔軍校教授部副主任一職,同時講授兵器學課程。1921年二三月間,周恩來在法國加入中國共產黨。1924年7月下旬,由廖仲愷出資,周恩來從法國啟程回國,周恩來先在軍校擔任政治教官,后接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一職。

  在黃埔軍校,葉劍英在與周恩來的交往中,感受到了共產黨人的革命精神和工作作風,並對共產黨產生了由衷的敬佩之情,葉劍英提出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要求。但因為當時中共黨內少數人認為葉劍英是國民黨的高級將領,不能輕易接收他入黨,所以葉劍英第一次入黨的願望未能實現。1927年,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當時的葉劍英很受蔣介石的器重,但他放棄了高官厚祿,離開蔣系部隊奔赴武漢國民政府。當葉劍英看到武漢國民政府的汪精衛、譚延?等人越來越走向反動時,便再次決定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找到自己的同鄉、中共地下黨員李世安。李世安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當即肯定地說:“他的底子我知道,是好的,我們應當表示歡迎。”就這樣,1927年7月上旬,經周恩來同意,中共中央批准,葉劍英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不過,為了保密,黨組織讓葉劍英暫時不要和其他黨員發生聯系。隨后,葉劍英策應了南昌起義,領導了廣州起義。

  長征途中,周恩來與葉劍英互相關愛

  長征途中,1934年11月,紅軍搶渡湘江、突破敵人第4道封鎖線時,部隊傷亡慘重。當葉劍英率領部隊渡過湘江,正要通過一片開闊地向前面一座小山頭挺進時,周恩來急切地趕上來提醒他說:“命令部隊切勿休息,立即前進,防止敵人空襲。”葉劍英馬上向部隊傳達注意防空命令。話剛說過不久,敵機便飛了過來,葉劍英立即大聲命令部隊就地臥倒。敵機向下俯沖並投下了大量的炸彈,葉劍英的臀部和大腿被炸彈炸傷。周恩來得知后,馬上命令總衛生部部長賀誠迅速趕來救治,直到賀誠用擔架把葉劍英抬走周恩來才算放心。在作戰指揮極其繁忙的情況下,周恩來還抽出時間多次打電話詢問葉劍英的治療情況。遵義會議前后,葉劍英在軍委總部協助周恩來、朱德指揮作戰,工作十分繁忙。紅軍過草地前,周恩來突然發高燒,有時整天昏迷不醒。葉劍英陪毛澤東去看望周恩來,對此大家都很著急,而當時長征中最好的醫生傅連暲跟著朱德在紅五、九軍團行動,因為距離太遠無法趕回。當葉劍英聽衛生部的工作人員說,他們這支部隊裡還有個醫術較高的醫生時,葉劍英立即吩咐人去請那位醫生,經過幾天治療周恩來終於轉危為安。

  長征途中,當張國燾危害中央、分裂紅軍時,葉劍英始終站在毛澤東、周恩來為代表的正確路線的一邊,葉劍英還把張國燾危害黨中央的“密電”送給毛澤東,才使得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等帶領紅一、三軍團迅速轉移,脫離險境並先行北上。對此,毛澤東多次對人講:“長征中葉劍英給我送了電報,立了一大功。”“他救了黨,救了紅軍,救了我們這些人。”周恩來也曾多次贊美葉劍英在關鍵時刻所起的重大作用,說:“葉公大事不糊涂,總是在關鍵時刻起關鍵作用。”周恩來除了同意毛澤東對葉劍英評價的兩句話,即“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涂”外,周恩來自己也用兩句話贊賞葉劍英,即“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

  抗戰與解放戰爭時期,葉劍英積極協助周恩來開展統戰工作

  西安事變爆發后,葉劍英從延安抵達西安,協助周恩來積極參加和平解決西安事變和其他方面的工作,在西安他們兩人成了張學良的“和平秘使”。西安事變后,葉劍英與周恩來留在國民黨地區開展統一戰線工作。1937年12月,中共中央長江局和中共代表團成立,周恩來為副書記,葉劍英任參謀處參謀長。抗戰期間,他們兩人在南京、長沙、重慶等地成為“中共外交騎士”。

  1938年11月12日,蔣介石決定採取“焦土抗戰”政策,火燒長沙城,當晚周恩來、葉劍英兩人夜宿長沙八路軍辦事處。當辦事處駐房著火時,葉劍英的警衛員范希賢叫醒了葉劍英。危急時刻葉劍英沒有立即逃命,他首先想到的是趕快把周恩來叫醒。葉劍英不顧個人生命危險爬上二樓跑到周恩來住室大喊:“著火了,快快起來!”並連拖帶拉地把周恩來拽出火海。1941年1月6日,皖南事變爆發,為保護干部、減少損失,周恩來要葉劍英先撤回延安,他留在重慶堅持斗爭﹔而葉劍英也積極勸說周恩來先撤回延安,自己留在重慶與蔣介石周旋。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后隻好報請延安由毛澤東決定。毛澤東收到周恩來的電報后批示:“董(必武)去渝,葉(劍英)回。”他們相處時,總是把危險留給自己,安全交給他人。

  抗戰勝利后,蔣介石挑起了內戰。在國內外壓力下,蔣介石同意美國參與國共兩黨的調停,並成立軍事調處執行部,國共兩黨及美國三方各派一名代表設立委員會:葉劍英為中共代表,鄭介民為國民黨政府代表,鐃伯森為美國政府代表。三方委員會受三人軍事小組的領導,三人軍事小組由共產黨的代表周恩來、國民黨的代表張治中、美國政府的代表馬歇爾組成。就這樣,葉劍英又在周恩來的直接領導下,活躍在統戰的第一線,他們兩人緊密配合,與美蔣斗智斗勇,揭露他們假和談、真備戰,假公正、真庇護的丑惡面目,受到了國內外人民的贊譽。

  “文革”時期,兩人風雨同舟,周恩來多次保護葉劍英

  “文革”之初,周恩來全力領導國務院工作,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后,劉少奇被打倒,周恩來被毛澤東指定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葉劍英則相繼擔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軍委秘書長,奉命主持軍委日常工作,而“文革”的實際領導權在林彪、江青、陳伯達、康生一伙手裡把持著,所以周恩來、葉劍英開展工作時常常阻力重重。1966年12月,林彪、江青一伙籌劃在1967年1月5日召開“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大會”,並指名要陳毅、葉劍英到會作檢討。葉劍英接到通知后,立即向周恩來作了匯報。周恩來聽后,氣憤地說:“是誰同意他們開這個大會的?為什麼不向我報告?”然后,周恩來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人民大會堂,並連續兩個晚上接見群眾代表,周恩來說:“陳毅、葉劍英幾位元帥都是擁護毛主席的,你們把他們作為全軍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代表是不符合實際的,召開這個會,我不贊成!”經周恩來多次耐心地說服教育,最后終於制止了這次批判大會的召開,保護了陳毅、葉劍英兩位元帥。

  “文革”初期,主持軍委工作的葉劍英認為人民解放軍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堅強柱石,認為軍隊絕對不能亂。為此,葉劍英與陳毅幾位元帥和總政治部主任肖華等多次研究后,制定了一系列穩定軍隊、保護干部的措施,並得到了周恩來的支持。1968年3月,林彪、江青制造了所謂的“楊(成武)、余(立金)、傅(崇碧)事件”,誣蔑聶榮臻、葉劍英等元帥是“黑后台”,對葉劍英進行打擊和批斗,同年11月,葉劍英被打成“二月逆流的黑干將”。處境艱難的葉劍英得到了周恩來的保護。1969年春節,毛澤東找幾位元帥談話,要他們到工廠去蹲點做調查研究,葉劍英被指定到新華印刷廠進行勞動鍛煉。

  這期間,周恩來十分關心已72歲高齡的葉劍英,他特意派楊德中去看望葉劍英,並帶話囑咐葉劍英千萬注意身體。1969年4月1日至24日,中共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在這次大會上,林彪作的政治報告中再次批判“二月逆流”。但因毛澤東、周恩來的親自提議,加上葉劍英德高望重,在中共九屆一中全會上,葉劍英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但林彪一伙並沒有放棄對葉劍英的迫害,1969年10月,他們借口以所謂的緊急戰備的需要,迫使葉劍英等許多老同志離開北京奔赴外地,葉劍英被“流放”到長沙,以后又輾轉到岳陽、湘潭、廣州等地,受盡了林彪及其追隨者們的冷遇、刁難和折磨,而身在北京的周恩來心中時刻惦記著葉劍英,他多次打電話慰問葉劍英。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國外逃葬身外蒙,周恩來抓住批林整風的時機,及時向毛澤東建議讓葉劍英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並得到了毛澤東的同意。這樣一來,急於篡黨奪權的“四人幫”便把攻擊的矛頭對准周恩來、葉劍英。1975年1月,全國四屆人大召開前夕,江青等人企圖通過四屆人大獲取總理、人大委員長等人大政府最高權力,進行篡黨奪權。他們派王洪文搶先到長沙見毛澤東,污蔑周恩來、葉劍英會像廬山會議一樣搞政變,提出由江青來“組閣”。毛澤東嚴厲地批評王洪文,叫他以后“不要跟江青搞在一起,你回去后找總理、劍英談談”。關鍵時刻,病重中的周恩來與葉劍英商量后帶病赴長沙向毛澤東請示全國四屆人大人選,經毛澤東同意和全國四屆人大通過:由朱德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周恩來任國務院總理,鄧小平任第一副總理兼總參謀長,葉劍英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

  周恩來身患絕症,葉劍英全力挽救

  早在1972年,周恩來被確診為膀胱癌。隨后,江青一伙以保密為名,封鎖周恩來的病情,其目的是不讓毛澤東知道詳情,這樣周恩來的病也就不能得到積極的治療。“四人幫”一伙還企圖從精神上摧毀周恩來,他們天天批“大儒”,罵“周公”,倒“宰相”,還無中生有的翻舊賬,把當年敵人誣蔑周恩來並早已解決的所謂“伍豪啟事”拿出來要周恩來重新“寫交待”材料,還用種種“請示工作”、“看望病情”等借口來干擾周恩來的治療與休息,企圖使周恩來身心交瘁。對此,葉劍英非常焦急,於是,在一次陪同毛澤東接見外賓后,葉劍英迅速拿出周恩來的一瓶血尿標本給毛澤東看,直到這時毛澤東才知道周恩來的病情這麼嚴重,他當即指示要抓緊治療工作。毛澤東的指示下達后,很快中央就成立了周恩來醫療領導小組,由葉劍英牽頭,汪東興等人參加,負責周恩來疾病的治療工作。1973年3月,周恩來經毛澤東同意請假兩周,到玉泉山檢查身體,這期間政治局會議和報告由葉劍英主持和簽署,軍委的工作也由葉劍英處理。

  1974年周恩來住進醫院以后,葉劍英親自領導醫療小組,制訂治療方案。為了治好周恩來的病,葉劍英想了許多辦法,耗費了大量的心血,他還到處打聽、搜集治療膀胱癌的民間秘方,一旦發現,就指示解放軍總醫院檢驗採用。他還親自到醫院通過儀器直接觀察治療效果。1975年,周恩來重病再次住院,“四人幫”加緊了奪權步伐,對此,葉劍英心急如焚。這時的葉劍英除盡力巧妙地與“四人幫”周旋外,還要拿出最大的精力來關照周恩來的病情。根據中央決定,由葉劍英、鄧小平等親自組織醫療組為周恩來看病,葉劍英每天早晚都要打電話給醫院,詢問病情。周恩來做手術時,葉劍英都要守候在手術室門外,直到手術完畢,並問清情況才離開。在繁忙的工作中,葉劍英還抽空拿起漁竿去釣魚,以緩解心中的煩悶與悲傷,釣魚時葉劍英總要喃喃自語地說:“恩來同志在生病,今天一定要釣一條大的!”葉劍英有時還親自把釣的魚,特地用盤子裝著,囑咐身邊的工作人員一定要把活魚送到醫院,讓周恩來嘗鮮。

  1975年8月,周恩來做了一次電灼的治療后,取得了不錯的療效,對此,葉劍英感到十分欣慰。8月13日,葉劍英要離京到外地視察工作,出發前葉劍英親筆致信周恩來。在信中,葉劍英滿含深情地寫道:“此次電灼,又取得一場大家慶祝的勝利,甚為欣慰!惟對多發的頑疾,必須乘勝進剿,加以殲滅,否則任其循環往復,對體質消耗太大。”葉劍英在信中接著寫道:“繼續革命,國步艱難,千萬為黨珍重,為國珍重。敬祝早日康復!”在信后的附言中,葉劍英寫道:“今天得到301醫院送來的藥方一份,請參閱。聽說吳階平同志正在研究。”

  周恩來逝世的前幾天,葉劍英基本上天天都去看望周恩來,並一再囑咐醫生:“要想辦法,能延長一天就延長一天,哪怕是多延長一小時一分鐘,隻要可能,就要盡到醫療方面的一切努力和責任。” 周恩來能說話時,還諄諄囑托葉劍英:“要注意斗爭方法,無論如何不能讓權落到他們(指‘四人幫’)手裡。”葉劍英還吩咐守護在周恩來身邊的工作人員:“你們准備好紙和筆,24小時在總理身邊,一刻也不能沒有人。總理原則性很強,很多事、很多想法和委屈悶在心裡不講,特別是對中央裡的某些人,在最后時刻有什麼話要說,你們一定要記下來。”但周恩來顧全大局,始終沒有說一句這樣的話。1976年1月8日凌晨,周恩來溘然長逝,79歲的葉劍英任治喪委員會委員。1月10日,葉劍英在北京醫院向周恩來遺體告別﹔1月15日,葉劍英參加周恩來的追悼大會。9個月后,即1976年10月6日,葉劍英沒有辜負周恩來臨終前的囑托,坐鎮中南海懷仁堂,與其他同志一道一舉粉碎了“四人幫”。

(來源:新華網)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