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強國博客|先鋒網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

  德高望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我軍現代后勤工作的開拓者和奠基人洪學智同志辭世已經一周年了。在長達近八十年的革命生涯中,洪學智同志經歷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各個重要歷史階段,經受了長期革命戰爭與各種政治風浪的考驗,為中國的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事業,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事業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洪學智同志兩膺上將軍銜,兩任總后勤部部長,為我軍后勤現代化建設作出了突出貢獻。他留給我們的好思想、好作風、好制度、好方法,將在我軍現代化建設的征程中長期發揮作用,他的光輝業績和崇高風范將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詳細]    
  相關專題:我軍現代后勤工作的開拓者洪學智同志逝世

 

長征路上的洪學智:與土司結盟 與張文成婚

·接應中央紅軍
  1935年4月,紅四方面軍強渡嘉陵江后,開始了艱苦的長征。5月,向川西北進軍,准備與轉移中的中央紅軍會合。洪學智率紅四軍政治部、紅十二師留在后方側尾,負責建立地方政權,發動和組織群眾,支援紅軍。  

  進到黑水、蘆花后,紅四方面軍總部把四方面軍的部分醫院、后方傷病員都交由洪學智管理,另外還有1個補充師,都是由俘虜兵組成的,主要任務是抬擔架、轉運傷員。紅四軍政治部本來就缺鹽少糧,籌集糧食又很困難,加上還要照顧大批傷病員,困難可想而知。1935年7月,紅四軍政治部在黑水、蘆花接到四方面軍指示,中央縱隊要經過黑水、蘆花,要洪學智准備糧草,做好迎接工作,並負責接收中央紅軍的傷病員。接到通知后,洪學智在全軍做了動員,強調困難再大,也要保証中央紅軍的糧草供應。爾后,立即組織民運部、保衛部等機關和直屬隊,連夜出發,翻山越澗,打開了幾個反動頭人的寨子,籌集到幾萬斤糧食和幾百隻牛羊。   

  在中央縱隊離開黑水、蘆花時,洪學智第一次見到了負責中央縱隊糧草供應的劉少奇。劉少奇身材修長,態度和藹可親,見到洪學智很高興。他緊緊地握著洪學智的手說:“洪主任,謝謝你了,也謝謝紅四軍對中央縱隊的大力支持,你們送來的糧食、牛羊和慰問品,可解決了我們的大問題”。[詳細]

·夾金山上救戰友
  在過大金川江時,由於水太急,前面兩隻船都翻到了江中,犧牲了十七八個紅軍和七八個船夫。洪學智堅持乘坐第三隻船繼續過江,他們用繩子把舵拴好,大家一個挽一個,通過了險灘。長征路上,將軍救過很多人。據他回憶,在第二次翻越夾金山時,遭遇大風雪,6位戰士倒在了風雪中。將軍不忍心將這些戰友留在山上,叫部隊把他們抬下了山。結果,晚上在一個磨房休息時,有人發現一個“凍死”的戰士動了。大家喜出望外,給他灌姜湯,人工呼吸,終於把他救活了。有一個人活了,說明另外5人也有希望。大家就一個一個地搶救,結果總共救活了5人。

  像所有的紅軍將領一樣,洪學智卓越的指揮才能,來自於千百次實戰經驗。洪學智先后參加了鄂豫皖蘇區粉碎國民黨四次圍剿的戰斗。在蘇家埠戰役中,第一仗,重機槍連連長沖鋒時犧牲;第二仗,第二任連長沖鋒時又犧牲;第三仗,洪學智當了連長。戰役結束前一天,他在沖鋒中左胸被敵人擊中,打在了肺葉上,血汩汩地直冒,從山坡上滾了下來。恰好,俘虜的敵軍軍醫主任口袋裡有幾片藥,幸運地把他救活了。大難不死的洪學智繼續隨軍征戰,從鄂豫皖千裡迂回,越秦嶺翻巴山,一路血戰,一直打到陝南川北一帶。[詳細]
·與土司結盟
  1936年4月,紅四方面軍相繼攻佔爐霍、瞻化、甘孜。佔領瞻化城時,與2000余人的土司武裝發生激戰,俘虜土司武裝幾百人。后經教育后釋放,並將繳獲的大批牛羊歸還給群眾。城內有一個頭人巴頓多吉。群眾向他匯報說,紅軍將我們的槍和牛羊都歸還了,俘虜的人也都放了,這個隊伍還不錯。   

  到了第3天,巴頓多吉派人到紅四軍,要紅軍派人去和他談判。經過研究,洪學智決定派民運部長周於民去同他談。初步商談很有成效。巴頓多吉要求到瞻化城去,見紅軍最大的“頭人”。兩天后,巴頓多吉來了,還帶了一些人在山上警戒。洪學智在政治部接見了巴頓多吉。洪學智向巴頓多吉詳細說明了紅軍的少數民族政策、紅軍長征的目的,兩人談得非常投機。中午,洪學智請巴頓多吉吃飯。巴頓多吉害怕紅軍下毒害他,遲遲不肯動筷,請他喝酒他也不喝。洪學智就先舉杯,一仰而盡,又吃了幾口菜。巴頓多吉見洪學智如此豪爽,平易近人,很有誠意,非常感動,便逐漸解除了顧慮,也喝了起來,越喝越高興。巴頓多吉說道:“你們紅軍紀律嚴明,把我們藏族同胞當朋友待,真是個仁義之師,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巴頓多吉提議,並按藏族風俗,與洪學智喝了公雞血酒,義結金蘭。[詳細]
·與張文喜結良緣


  1978年,張文(右)與丈夫洪學智在北京家中合影。
 

  張文:1936年5月30日,我們紅四軍在雅礱江畔召開了運動會,當各項比賽結束后,主持人突然宣布:歡迎供給部女兵班給大家唱個歌。會場上立即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坐在主席台上的軍首長也鼓起掌歡迎我們。我是班長,隻能硬著頭皮,帶著女兵班列隊走上了主席台,我領唱了《打騎兵歌》和《捉活牛歌》。我就在這時被學智“盯”上了。   

  當晚,軍參謀長陳伯鈞的愛人何克春來找我,把我領到了供給部謝政委的辦公室。一進門,我看見軍長王宏坤和他的愛人馮明英,以及謝政委都在,我嚇了一跳,很明顯這些人都是沖我來的。

  第二天,我按照何克春大姐指的路,走進了學智的辦公室。他見我來了,微笑著站起來給我讓座。學智開門見山對我說:“謝政委、王軍長找你談過話了?”我點了點頭。他又問:“你有什麼意見?”我說:“聽組織上的意見。”學智哈哈大笑著對我說:“那是我個人的意見,幾位領導都同意,所以,咱們個人的事就變成了組織意見。”接著他還問我:“你還有什麼要求嗎?”我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先是搖了搖頭,緊接著又頻頻點頭。就這樣,我和學智的第一次談話,就達成了“婚姻協議”。6月1日晚上,我和學智在軍政治部辦公室舉辦了簡朴熱鬧的婚禮。[詳細]
 

抗美援朝中的洪學智:發明新型運輸戰術 兩助彭老總“逃生”

  八十年代,作為一代名將,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洪學智踏上了美利堅合眾國的土地,對美國軍隊進行友好訪問。將軍幽默、獨特的談吐使美國同行感到驚異,一次晚宴上,一位美國將軍問:“洪將軍,你是什麼大學畢業的?”洪學智笑笑說:“我是你們美國的大學畢業的。”翻譯一驚,直譯過去。美國軍人不解了,又問:“我們哪個軍校畢業?”“你們的空軍大學。”美國軍人這才恍然大悟,大笑起來,說:“那請你到我們這裡來辦公。”洪學智說:“你們的空軍大學還沒有給我發畢業証吶!”這時誰都知道將軍說的是五十年代的那場戰爭。正是那場戰爭,使洪學智將軍的軍事才華得到了充分的發揮,成為我軍一名耀眼的將星。
·兩救彭德懷


  彭德懷同志(前排左二)與洪學智副司令員(前排右一),李志民主任(后為第三任政委、前排左一),周純全后勤部政委(前排右二)等合影。
 

  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洪學智分管司令部、特種兵和后勤,曾以他的機智兩次救了彭德懷的命。

  1950年11月23日,4架敵飛機在大榆洞上空轉了一圈,炸壞了山坡上的變電所。天快黑時,又來偵察,這使洪學智警覺了起來──平時總是先偵察,后轟炸的,明天會不會挨炸喲?他找到鄧華,說:伙計,我看情況不對,鬧不好明天要出事。洪學智找彭德懷說,要開個研究防空方面的會。彭老總脖子一梗:我不怕美國飛機,用不著躲。洪學智想了一著──把彭德懷屋裡的地圖給摘下,挂進了防空洞──他深知,彭德懷是不能一日無地圖的。彭德懷發脾氣了,我說你這個洪學智,就是愛多管閑事。連推帶拉,總算把彭老總拉進了洞。次日,作戰會議沒有開多久,敵人的飛機就來了。朝彭德懷住的房子一陣狂轟濫炸,一枚汽油彈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頂上,房子很快燒掉了。已經撤出后,又進去取東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參謀犧牲了……

  1951年4月,第五次戰役發動前夕,志願軍空寺洞指揮所又遭美空軍飛機掃射。機警的洪學智拉著還在熟睡的鄧華跳到了附近的一條山溝裡,眼看著彭老總的房子被美軍的火箭彈擊中……事后發現,彭老總防空洞口上的草袋子竟被打出了70多個子彈眼,鄧華躺的床也被美機的機關炮打穿。要不是頭天晚上洪學智檢查后叫工兵連在洞口用沙袋堆了個三角形的隱蔽牆,加深了防空洞,后果不難設想!洪學智再次以自己的細心和機警挽救了彭總生命。[詳細]
·逼出來的后勤司令
  抗美援朝戰爭是我軍遇到的第一次現代化戰爭。洪老說,在戰爭中,美軍平均13個后勤人員供應一個兵。志願軍則是1個后勤人員大體要供應6-10個兵。美軍1個團的火力都強於我們1個軍的火力。加上美軍擁有幾乎是絕對的制空和制海權,志願軍在大多數時候不得不隻能在夜間活動和作戰,后勤供給極為困難,在戰斗中,經常連槍彈、糧都難以為繼,非戰斗減員嚴重,嚴重地制約著前線作戰行動。   

  但是,當志願軍決定組建后方勤務機構時,幾位主要指揮員中還發生了一場小小的爭議。洪老回憶說,當時,由於大家都習慣於帶兵打仗,沒有人願意留在后方工作。我堅持要到前線打仗,急得彭老總沖我拍桌子:‘你不干,我干!你去指揮部隊去吧!‘從此,我就和后勤結下了不解之緣。 [詳細]
·發明新型運輸戰術
  在美軍每天出動900多架次飛機瘋狂轟炸的情況下,洪學智率領志願軍發明了“片面運輸”、“頂牛過江”、“水下橋”等巧妙的運輸戰術,建立起了一條比較正規化、統一的網狀戰斗化后勤。戰爭結束后,前蘇聯組織專家來華專門了解和學習志願軍鐵道兵經驗,對於“頂牛過江”等發明倍加贊賞。   

  1952年5月31日,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裡特在記者招待會上承認:“雖然聯軍的空軍和海軍盡了一切力量,企圖阻斷共產黨的供應,然而共產黨仍然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頑強毅力把物資運到前線,創造了驚人的奇跡。”

  彭德懷在接受朝鮮最高級的一級國旗勛章后說:“如果真的要論功行賞的話,得勛章的,應該是洪學智。”[詳細]
·正義之戰必勝 愛國精神永存
  在洪學智看來,抗美援朝為中國贏得的不僅僅是一場局部戰爭的勝利。作為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場反侵略戰爭,它的勝利鞏固了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權,為新生的人民共和國打出了大國的地位,打出了國際生存空間。他說,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將士英勇善戰,面對武裝到牙齒的侵略者無所畏懼,創造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業績。這也極大地激勵了全國人民的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情感,使全國上下同仇敵愾。這一積極作用,也一直影響到今天,並將永遠成為我們國家和民族凝聚力的源泉。[詳細]
 

·仗義執言遭厄運
  1959年8月18日至9月13日,中央軍委在北京召開了擴大會議,中心議題是揭露彭德懷的錯誤。在批彭的聲浪中,也有人敢於仗義執言。鄧華第一個站起來:“彭老總根本就不懂外語,怎麼會與外國人串通,他們說了什麼,翻譯可以作証。”洪學智也義憤填膺地替彭總說話:“彭總百團大戰至多不過是命令請示得晚,打鬼子什麼時候都是對的,抗美援朝是毛主席的指示,彭總執行得很好,總不能也說錯吧?一個人有功有過,不能一說過就把功給抹殺了。”有人好心勸說洪學智:“彭是一方面軍的,你是四方面軍的,彭是八路軍,你是新四軍,你在裡面摻和什麼?你不參與,人家都懷疑你,你一參與,就危險了。你是林總的老部下,和林總對著干,有你什麼好處?”洪學智說:“我不管他是什麼一方面軍還是八路軍,我就要把事實說清楚,開會的目的是教育,而不應該整人。”鄧華、洪學智等人也為自己的仗義執言付出了代價。如果他們及時地和彭德懷“劃清界限”,就會安然無恙。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詳細] 
·不信合情合理搞不過無情無理

 

  1970年底,洪學智又被下放到金寶屯農場勞動。在農場,洪學智種菜養豬放牛做豆腐,年近六十仍與年輕人比試扛糧食。一次晚飯后,洪學智與知青孫炎鋒一起散步。走到菜園旁邊一塊剛收獲過的玉米地時,發現農場護青人員正在追趕一群拾玉米的老鄉。洪學智就問這是怎麼回事?孫炎鋒回答說:“農場專門組織了護青人員,不讓附近的老鄉去撿拾丟棄在地裡的玉米。”洪學智斷然說:“這個規定不行,我得找軍管會說說去。”孫炎鋒說:“你別多管這種事,太平點算了。”洪學智說:“那不行。我不信合情合理搞不過無情無理!”在見到軍管會主任后,洪學智嚴肅地對他說:“這塊地已秋收完了,過幾天就要秋翻,不去拾它不是白白浪費了嗎?為什麼老鄉們拾點落下的玉米就要趕他們?要知道,這裡的老鄉連粗糧都吃不飽,你們不能這樣做。你是個軍人,你別忘了軍人的生命線是保護人民,為人民服務,永遠別忘了人民是我們的再生父母!”很快,農場為附近挨餓的老百姓放寬了拾玉米的政策。消息傳開后,方圓幾十裡的老百姓都由衷地說,洪將軍是個好人啊,敢為咱們農民說話。[詳細] 
·不是三反分子,而是三忠於分子
  一天,洪學智專案組組長帶人來到農場,徑直問洪學智:“你的思想匯報寫了沒有?”洪學智的回答很干脆:“沒什麼好寫的。你們說我是三反分子,我到底反了些什麼?我一不反對毛主席,二不反對毛澤東思想,三不反對黨,要我寫什麼思想匯報?現在不寫,以后也不寫!你們看著辦!我不是三反分子,我是三忠於分子!我是忠於毛主席、忠於毛澤東思想、忠於黨的。歷史會証明的。”專案組組長不甘心:“你這段時間的勞動態度怎麼樣?”洪學智生氣了,拍著桌子說:“你別問我!我在這裡怎麼樣你去問軍管會,你去問這裡的群眾,以后再不要來問我!”見洪學智發怒了,專案組組長隻好帶人怏怏離去。對於洪學智,毛澤東是了解的,也很關心他。一天,一位同志告訴洪學智,說毛澤東問韓先楚:“好久沒有見到洪學智了,他到哪裡去了?”韓先楚說:“我也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他了,聽說他在吉林。”毛澤東托韓先楚轉告洪學智:“廬山會議,他是個認識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洪學智是八大候補中央委員,到北京參加中央全會時,韓先楚將毛澤東的話轉告給了洪學智。毛主席的挂念,讓洪學智激動不已,他對韓先楚等同志說:“請你們轉告毛主席,我現在在吉林工作很好,學了很多東西。”[詳細]
 

·生前曾七次回鄉看望

 

  據金寨縣委書記陸秀宗介紹,洪學智生前曾多次回到老家,最后一次是2002年5月。當年5月2日,已經89歲高齡的洪學智將軍回到金寨。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洪老非常激動:“家鄉的面貌有了很大變化,我很高興。人到老年倍思鄉啊,我始終牽挂著家鄉,牽挂著家鄉人民。”   

  當時他老家雙河鎮正在修路,考慮到老將軍年事已高,陪同的人都勸他不要回去了。老將軍的臉上露出幾絲失望,但也沒有讓隨行的人為難,隻是堅決地讓自己的三個兒子一定要回去一趟,代替他看望一下家鄉的父老鄉親。當兒子們帶回從老家雙河拍攝的錄像時,老將軍認真地觀看著,邊看邊笑,“后來還鼓起了掌,像個開心的小孩”。[詳細]
·牽挂老區人民的生活疾苦
  金寨縣是革命老區,又是大山區,老區人民為革命做出過偉大歷史貢獻。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主席發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偉大號召,國家在金寨縣境內興建梅山、響洪甸兩座大型水庫,庫容量達48億立方米,大批糧田、茶竹等經濟作物被淹沒,老區人民又為國家建設做出了新的貢獻和犧牲。洪學智始終把庫區群眾的生活困難,記在心裡,懷著對老區人民的滿腔熱情,竭心盡力,想方設法為家鄉人民解決困難。   

  1974年金寨縣旱災嚴重,很多人家都斷炊了,全縣有很多懷孕婦女,為了讓孕婦能吃飽,有位孕婦聯合將軍的親戚給洪老寫信,向洪老求助。一個月后,縣裡調來了一大卡車紅薯干。洪老電話特別委托縣裡的同志轉告她們:收到信后很著急,從部隊的軍糧中調配了幾卡車紅薯干送來。要求縣裡將這些紅薯干,分給全縣的懷孕婦女以度荒年,並說部隊也很緊張,想不到更好的辦法,讓縣領導代他向老家人表示歉意。那年,懷孕的婦女都知道是洪老救了自己,有的婦女還留下一小包紅薯干小心地用布包好,好留給孩子長大后做紀念,為的是不忘洪老的救命之恩。[詳細]
·最愛吃家鄉臭豆腐干  
  由於工作的關系,陸秀宗書記曾幾次接觸到洪學智將軍。每次老將軍都非常熱情,拉住陸秀宗書記的手就說個不停,一次要聊一兩個小時。“聊得最多的還是家鄉人民的生活問題。”每年冬天,老將軍基本上都在東莞度過。2003年逢老將軍九十歲生日,陸秀宗書記專程帶著家鄉人民的祝福去東莞看望老將軍。老將軍精神矍鑠,談吐清楚,對於家鄉的農業、教育問題十分關心。在一系列的問題得到滿意的回答后,老將軍發出了爽朗的笑聲,連聲說“好,好”!   

  陸秀宗書記說,印象中,老將軍晚年過著十分儉朴的生活,衣服多是舊軍裝或灰色中山裝,“幾乎沒看過他穿西服”。平時的一日三餐也是非常簡單,粗茶淡飯。不過,老將軍特別喜歡吃家鄉雙河鎮的臭豆腐干、小河魚、挂面,每年陸秀宗書記都要專門寄一些到北京,老將軍收到后總是一再道謝。 [詳細]
 洪學智同志生平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我軍現代后勤工作的開拓者,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七、八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央軍委原副秘書長,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原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原部長兼政治委員洪學智同志,因病醫治無效,於2006年11月20日22時1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洪學智同志,1913年2月2日出生於安徽省金寨縣雙河區黃鵠寺鄉小河口村(原屬河南省商城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28年冬參加我地下黨領導的農民武裝聯庄隊。1929年3月,參加赤城游擊隊,后參加商南起義。同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於12月隨赤城縣游擊隊編入紅一軍。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洪學智同志在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紅一軍、紅四軍任班長、排長、連長、政治指導員、支部書記,參加了創建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和第一、二、三、四次反“圍剿”斗爭,以及黃安、商潢、蘇家埠、潢光戰役。他作戰勇敢,指揮果斷,多次出色完成作戰任務,所領導的黨支部被評為紅四方面軍3個模范支部之一。1932年參加了紅四方面軍西征,任營政委、團政治處主任,先后參加了棗陽、新集、漫川關、王曲、子午鎮、仿?鎮等戰役戰斗。在川陝革命根據地,任師政治部主任、軍政治部主任,參加了粉碎四川軍閥“三路圍攻”、“六路圍攻”的斗爭和儀南、營渠、宣達三次進攻戰役,為創建川陝革命根據地作出了貢獻。他率部參加並參與指揮了空山壩、三江壩、旺蒼壩和萬源保衛戰等重大戰役。他創造性地開展思想政治工作,成效顯著,受到方面軍領導的表揚。1935年3月,隨紅四方面軍長征。他率部參加強渡嘉陵江、土門、包座、綏崇丹懋、天蘆名雅邛大等戰役,並負責方面軍的后方收容和籌措糧草等工作。他正確執行黨的民族政策,對少數民族頭人積極開展統戰工作,獲得了少數民族兄弟的支持,解決了紅軍的糧草供應,擴大了紅軍在少數民族地區的影響。1935年7月,奉命接應中央紅軍,組織籌措了大批軍需物資,受到劉少奇同志的贊揚。1936年10月進入紅軍大學學習。[詳細]

 兩授上將第一人

  1955年,任總后勤部副部長的洪學智被授予上將軍銜。1959年,將軍因彭德懷問題受牽連,被免去總后勤部部長職務,下放到地方。文革中,洪學智又被下放到農場勞動。1971年林彪事件后,毛澤東問周恩來:洪學智現在搞到哪裡去了?這一問,把洪學智問回了吉林省石油化工局。   

  1977年8月,一架突然而至的專機把洪學智載回北京。新的工作開始了。戎馬一生的將軍重新穿上軍裝,任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主任。1980年,第二次走上總后勤部部長崗位。1988年,他再次被授予上將軍銜--在人民解放軍中,這是獨一無二的。[詳細]

 生平照片回顧

 

 洪學智在紀念抗日戰爭暨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半個世紀前,中國人民經過八年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贏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這一勝利,在中國民族解放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歷史上,都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今天,全國政協邀請委員中的著名抗日將領、英雄模范人物和日本侵華戰爭的受害者,以及各方面的代表人士在這裡座談,緬懷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先烈和死難同胞,控訴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回顧中國人民反抗侵略的光輝業績,弘揚中華民族團結一心不屈不撓的奮斗精神,以紀念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偉大勝利。   


  在長達100多年的近代歷史中,中國人民曾飽受侵略、掠奪、壓迫和屈辱,其間尤以日本侵華戰爭給我們民族帶來的災難最重,損失最大,苦難最深。面對帝國主義的野蠻侵略,中國人民堅持全民族的大團結,進行了前赴后繼、英勇不屈的斗爭。抗日戰爭是這一系列民族解放斗爭中動員最廣、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一場戰爭。在這場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進步與反動的殊死搏斗中,中國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最終取得了輝煌的勝利。抗日戰爭的勝利,是100多年來中國人民反對外來侵略,爭取民族解放所取得的第一次完全的、徹底的勝利。它為最終結束帝國主義對中國人民的奴役和壓迫開辟了道路,成為中華民族由衰落走向振興的重大轉折點。   

  抗日戰爭的勝利,也是中國人民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的重要歷史貢獻。中國的抗日戰爭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正是中國的抗日戰爭,揭開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序幕。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整個過程中,中國軍民始終抗擊和牽制著日本法西斯的主要兵力,有力地支持和配合盟軍在歐洲戰場和太平洋戰場的行動,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重大的作用。在這場戰爭中,世界各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給予了廣泛的同情和支持,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特別是原蘇聯反對德國法西斯斗爭的勝利和對日宣戰出兵東北,有力地支援了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對此,中國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詳細]
 洪虎:我的父親洪學智“參加革命不是為了當官”

  洪虎:像兩授上將,中間間隔33年,他1988年被再次授予上將,1989年到朝鮮去出訪,金日成就問過他,說你怎麼還授予給你上將呢?他就說三十年一貫制,這是中國特色,說說笑一笑就過去了。因為中間隔了33年,1955年實行軍銜制以后,在文革前1964年就把軍銜制取消了,后來到1988年又再次恢復,當時恢復的時候,因為我父親是軍委的副秘書長,還在軍隊的現役崗位上擔任領導職務,所以又給他授了上將軍銜,所以這個跟他一生的經歷也是聯系在一起的,特別是1959年他離開了部隊,到吉林農機廳擔任廳長。


  他就跟我們講,我參加革命就不是為了當官的。

  他也很少講自己,他不太願意宣傳自己,包括寫回憶錄,首先是寫出來抗美援朝戰爭回憶,因為當時先期入朝的這些領導同志都相繼去世了,很多人都認為他應該健在,應該把當時的歷史情況真實記錄下來,原來人家讓他寫,他都推辭了,他就覺得自己的事情好像不需要寫一本書去,讓別人去評說吧,后來人家勸說他,解放軍文藝出版社說你還是應該寫這麼一個回憶錄,他就說認真考慮考慮,抗美援朝那麼多犧牲受傷的戰友,應該客觀地如實地寫一部回憶錄,反映這個情況,所以他才寫的。[詳細]
 網友追憶洪學智老人

  一九九七年的秋天,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洪學智老人,來到川北看望革命老區的人民,我當時在縣委辦做副主任負責了接待工作。就是那一次,我親眼見到了洪學智老人。   


  洪學智老人在紅軍長征時期,隨四方面軍經過了四川的巴中、廣元地區,深深感受到了老區人民對紅軍的熱愛和支持,“文革”后,他在中央工作期間,曾兩次來過川北地區視察。一些故事至今還在老百姓中流傳。   

  他第一次到廣元市旺蒼縣的時候,還不忘去見見當年長征路過時,在該縣三江鎮一戶農民家裡住宿的經歷,還惦記著那位與他一起睡過覺的一個農民,當縣委領導陪 他去找到那家農戶時,一個農民老頭兒老遠就跑來大聲喊道“洪大麻子!”,他也急忙走上前去高興地叫道:“你還沒死啊!”兩人擁抱在一起良久,熱淚縱橫!
[更多]
來源:人民網-時政頻道 (責任編輯:李鐳)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