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時事觀察 2007年03月25日08:48

就業

  就業,民生之本。千方百計擴大就業,是夯實社會和諧的基礎。然而,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勞動就業任務依然艱巨。代表、委員們圍繞這一民生話題紛紛建言:要堅持把擴大就業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位置,讓更多人實現就業,各盡其能、各得其所。 同時,百姓就業事關千家萬戶的和諧、小康,因此促進就業是政府的一項重要責任。各級政府應將就業規劃、就業投入、就業培訓等全部納入促進就業的政府責任體系,並把促進就業作為一項考核“硬指標”加以執行。>>>[詳細]

就業怪現狀:大學畢業生過剩與“民工荒”並存

  勞動保障部長田成平:中國未來幾年就業壓力依然大

  中國政府對就業問題歷來十分重視,這是由中國人口多這個國情決定的。特別是最近幾年來,中央政府實施了積極的就業政策,再加上最近幾年我國國民經濟又好又快的發展,為新增就業崗位提供了堅實的基礎。拿去年來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10.7%,全國城鎮新增就業突破了1000萬人,達到了1184萬,這是歷年來新增就業最多的一年。盡管如此,我們對當前就業形勢的分析仍然是,中國在未來幾年的就業壓力依然很大,就業形勢依然嚴峻。到2010年,全國勞動力總量將達到8.3億人,勞動力供求缺口在1000萬個左右。>>>[詳細]

  就業現狀之怪:大學畢業生過剩與“民工荒”並存

  為何經濟高增長沒有帶來就業高增長?為何大學畢業生過剩的同時,就業市場卻鬧起了“民工荒”。

  在我國,盡管這些年來保持著經濟高速增長,但是帶動就業的能力不僅沒能上升,反而呈現下降趨勢。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國每一個百分點的經濟增長能拉動就業增長約0.4個百分點﹔上世紀90年代初,能拉動約0.3個百分點﹔到本世紀則下降到0.1個百分點。與高增長相伴的不是低失業、高就業,相反卻是失業的增加。“奧肯定律”在中國似乎不靈了。

  從我國現實看,如果是因為經濟結構優化和技術進步排斥了勞動力,從而帶來更多的失業,那麼失業者首先應當是那些從事低技術或簡單勞動的人才是。然而,如今在中國失業或找不到工作的主要已經不是那些從事低技術或簡單勞動的人,而是那些具有較高知識水准和一定能力的大學畢業生。與此相對應的是,許多城市反而鬧起了“民工荒”。>>>[詳細]

就業怪象根源:偏重經濟增長 忽視長遠發展

  就業難與民工荒為何碰頭?

  就業之難系全局性、整體性局面,將長期伴隨中國經濟與社會的轉型,伴生於城市化的全過程。眼下包括未來幾十年間,倘若政策施行得當,法制剛性約束增強,就業之難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形式的逐步緩解,但不可能根除>>>[詳細]

  中國就業工作面臨五大問題 壓力越來越大

  一是勞動力供求總量矛盾突出。

  二是勞動力結構性矛盾突出。

  三是人才和勞動力市場不規范。

  四是職業教育和培訓工作相對滯后。

  五是目前下崗失業人員就業難問題比較普遍,需要對其加強就業指導和服務,建立和完善公共就業服務體系以及對就業困難人員的就業援助制度,加大對弱勢群體的扶持力度。 >>>[詳細]

   就業怪象根源:偏重增長忽視發展

  大學生群體工作難找,以及“民工荒”的出現,從勞動力需求的視角讓我們看到,我國經濟依然是在沿襲著粗笨化的增長方式。這種增長方式不僅難以持續,而且無助於就業水平的提升。從國際經驗看,幾乎所有國家在經濟增長的同時,總是要伴之以結構調整和技術提升。而通過結構調整和優化,大力發展第三產業和中小企業,整個社會可以吸納更多的勞動力就業。>>>[詳細]

  代表、委員們分析認為,主要有四大因素抑制了高經濟增長帶動高就業

  1、城鄉二元結構影響就業總規模的擴大﹔
  2、經濟結構的升級和資本有機構成的提高,使經濟增長吸納勞動力的作用減弱﹔
  3、企業改制、關閉破產使就業崗位減少﹔
  4、一些人找不到工作,有些崗位卻沒人去做,就業存在結構性矛盾。>>>[詳細]  

代表 委員:公平就業呼喚《反歧視就業法》出台

  把促進就業作為政績考核“硬指標”

  李金生代表指出,百姓就業事關千家萬戶的和諧、小康,因此促進就業是政府的一項重要責任。各級政府應將就業規劃、就業投入、就業培訓等全部納入促進就業的政府責任體系,並把促進就業作為一項考核“硬指標”加以執行。
 

  靈活就業、非正規就業就是“上崗”

  近年來,國家陸續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解決就業再就業問題,一大批下崗失業人員實現了再就業。但是,龔世萍委員坦言,一些人員一找工作就想著要找“鐵飯碗”,一談就業就想著要進事業單位和大企業。其實,靈活就業、非正規就業就是“上崗”。

  就業培訓應成勞動者終身“課程”

  周漢民委員對職業教育中的一些“怪”現象感到不解:一些職業教育學校想盡辦法要轉型成為本科教育學校﹔一些培養應用型人才的院校則都想走科研型院校之路。由此,導致一些大學生和職校生競爭同一崗位﹔一些崗位則“有崗無人”。周漢民委員提出,國家要特別加大中等、高等職業教育的力度,以滿足當前社會對技術型人才的需求。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新的就業機遇不斷產生。然而,就業要求也隨之“水漲船高”。勞動者素質無法滿足就業要求,是導致目前就業結構性矛盾的主要原因。>>>[詳細]

  禁止歧視,需要明確法律責任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袁漢民也表示,目前就業促進法草案在解決就業歧視等問題上顯得有些“軟”,還要好好修改。袁漢民建議草案在解決就業歧視問題時,能借鑒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立法經驗,加強法律的可操作性。“如果法律缺乏具體的反就業歧視措施,這部法律的法律效力會大打折扣。”鄭功成委員表示,雖然不能寄希望於通過這部法律的施行全面解決就業歧視現象,但至少要在法律中對禁止就業歧視給出明確的信號和導向。>>>[詳細]

  改善就業環境促進公平就業

  全國人大代表姜鴻斌:造成全國普遍存在的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問題有很多因素,但首先是我們 的教育體制問題。要從根本上解決這樣的問題,第一是我們的教育要培養實用型的人才﹔第二就是要讓大學生正確地估量自己在社會中的作用,正視自己的能力,在實踐中增強自己的適應能力和生存能力。

  全國人大代表唐曉青:大學畢業生應培養成熟的就業心理,根據社會需求設定自己的擇業期望值。完善高校畢業生就業服務體系,為學生提供充足的就業信息。政府也應制定正確的政策,引導更多大學畢業生到基層、偏遠地區及中小城市去就業。

  全國政協委員、經濟學家厲以寧:針對大學生就業難問題,政府提供大量青年志願者崗位,鼓勵大學畢業生支邊教學﹔同時,各高校在專業設置中應考慮與實際工作崗位挂鉤,避免同一專業畢業生找工作僧多粥少局面的出現。

  全國政協委員袁立本:改善就業環境、提高就業率,除了需要政府引導拓寬就業渠道外,以網絡招聘等更加科學、高效的手段,實現企業與人才的對接,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減少因就業難帶來的社會安全隱患,為減輕就業壓力注入活力。

  全國政協委員何悅:目前我國各地勞動力市場普遍存在較為嚴重的就業歧視,就業歧視已嚴重影響了公民就業權的實現、政府的威信和社會的和諧穩定。建議在《就業促進法》中加強反就業歧視的內容,明確“就業歧視”的定義,或者設立“公平就業”專章。
>>>[詳細]

專家:"就業優先"  讓"奧肯定律"在中國靈驗起來

  就業是民生之本和安國之策,作為一個執政為民的政黨及其領導下的政府,絕不能對這樣一個重大問題漠然視之。

  大連市委黨校教授 張道航:堅持“就業優先”原則

  要實現新階段的新目標,必須按照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的要求,在處理增長與就業的關系時堅持就業優先的原則。當然,堅持就業優先也並不是說經濟增長不重要,無論是作為擴大就業的前提和必要條件,還是從中國發展所要達到的目標看,經濟增長目標都不可以放棄。但是,理論和發展經驗都証明,堅持就業優先的原則,反而可以保証增長目標,反之則不然。總之,隻有把促進就業作為經濟增長的基本取向和動力機制,把擴大就業作為政府的優先目標,才能在經濟增長的同時推動就業率的提升,“奧肯定律”也才會在中國靈驗起來。
>>>[詳細]

  湖南大學教授 王全興:建立一個促進就業的長效機制

  王全興認為,要實現這個立法宗旨,最重要的就是建立一個促進就業的長效機制,並以法律的方式規定下來。過去,各個部門出台了各種促進就業的政策,包括鼓勵吸納就業能力強的產業、鼓勵失業人員創業、為能吸納特定人群就業的企業提供金融堅持和稅后優惠等等。“但這些政策散見於各部門,各自為陣,沒能形成一個統一的體系,影響了政策在解決就業問題上的效力。更重要的是,各種政策手段很多,但剛性的法律手段卻很少,對各級行政主體缺乏約束力。”王全興說。>>>[詳細]

呼吁:就業增長應成政績考核的“硬指標”

  促進就業,政府責任至關重要

  就業是民生之本,關系著我國的社會和諧發展。有鑒於此,王文珍研究員認為,政府在促進就業中的職責應包括七個方面:擴大就業機會、建立市場規則、改進就業服務、援助和保障弱勢群體、糾正違法行為、處理就業爭議和實施失業調控。就業是安國之策,實現比較充分就業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有鑒於此,王文珍研究員認為,政府應將就業穩定和就業增長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並作為政府施政綱領和施政業績的重要指標。>>>[詳細]

  不以“就業優先”的官員不稱職

  就業難困擾著無數家庭。今年,《就業促進法》(草案)將首次提交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6次會議審議,這意味著解決就業問題,已被放在國家戰略高度和立法層面。一位代表對此評論說,這意味著那些一味追求GDP,而不能真正實現“就業優先”的各級官員,將面臨不稱職的警示。>>>[詳細]

  就業增長應成政績指標

  政府有促進就業並確保就業增長的責任與義務。行政機關的效能指標將不能隻是經濟增長指標,同時也應當包括創造就業崗位和就業增長的指標。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不再包辦就業,不等於政府可以不管勞動者的就業,對就業問題採取積極而有效的行政干預是對人民負責任的政府的具體表現。因此,法律應當明確規定各級政府有促進就業並確保就業增長的責任與義務,並將這一指標作為國家立法機關監督與考核行政機關效能的重要指標。換言之,行政機關的效能指標將不能隻是經濟增長指標,同時也應當包括創造就業崗位和就業增長的指標。我國GDP增長10%,但失業率8%—9%,很多人沒有活干,政府要保証就業崗位增加,必然要有相應財政投入,把增加就業崗位擺到經濟增長同等重要作用位置。>>>[詳細]

特別策劃:就業是和諧社會的民生之本

  抓好就業和再就業事業,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抓好多個方面的工作,如發揮第三產業增加就業容量的巨大潛力、建立促進就業和再就業的長效機制、實施積極的就業政策、創新公共就業服務模式等。加強就業再就業和社會保障工作,是保持社會穩定,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進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詳細]
 
(責任編輯:劉鋒)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