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時事觀察 2007年02月12日02:27

無標題文檔

特別策劃:遏制官員說假話是抵御腐敗基礎防線

人民網時政頻道 黃菊

  重大礦難,報平安無事﹔嚴重污染,報山清水秀。官員們不願暴露實情、不敢說真話,猶如長了一頭癩瘡疤的阿Q,不但忌諱“禿”呀、“亮”呀等字眼,甚至連“光”和“熱”也都忌諱。個別官員本無政績可言,卻鼓足勁猛吹,靠弄虛作假、虛報浮夸而官運亨通。本來是貪污受賄驚人,卻要大樹清正廉潔形象,本來是吃喝嫖賭全會,卻硬要立貞潔牌坊,以假象蒙蔽群眾,諸如此類官員說假作假現象像瘟疫一樣,侵蝕著官場文化,降低著官員品性,對整個政治生態圈造成了巨大傷害。

  和諧社會最大的和諧是人與人的和諧。而在這個最大的和諧裡,一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民與官的和諧。干部說假話,在滿足自身政績利益的同時,也必然要以損害公共利益為代價。這一方面加劇了官民矛盾,讓政府公信力受到極大損害﹔另一方面促進了虛偽與謊言在民間領域的滋生和繁榮。干部說假話的危害早已不僅局限於官場,而是浸透到了整個社會肌體中。在一個傳統的自上而下的社會結構中,干部說假話成風,對整個社會誠信的負面影響無疑是巨大的。因此要遏制官員說假話之風,積極推進民主,要推動整個社會的誠信,則需要一次深刻的道德自覺運動。>>>[詳細]

哪些人在官場說假話?

  說假話、造假政績,不自今日始。馬季有一段相聲,諷刺的就是“假大空”。那說的是上世紀80年代的事。再往前的年代,假話同樣不少。“大躍進”年代放的“衛星,以及官方的一些統計數字,一些媒體的宣傳,不符合實際,造了許多假。當然,這個假話史還可以大大地往前推,在封建社會中國,各級政府官員們也一直在欺上瞞下,有為的皇帝想真正地了解民情,經常比登天還難,因為他已經陷入到一個無所不在、密不透風的假話“牢籠”中。置身於其中,假話反而像真話,真話看起來倒像假話。 >>>[詳細]

   說假話的人可分為兩個群體

  一個群體是少數地方的腐敗官員為了升官撈取政治資本,不擇手段弄虛作假,編造政績,討得上級領導的歡心與重用,從而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最典型的人物是安徽原副省長王懷忠,他敢於炮制虛假的政績,被人稱作“王大膽”,他可以耍魔術般將一個村裡最窮的農家一夜之間變成“小康之家”,他也可以大筆一揮,將當時全縣鄉鎮企業幾千萬元的產值虛報成幾個億。另一個群體是一些是普通干部,他們懾於上級領導的權威,擔心說了影響領導政績的真話后,受到打擊報復,於是他們有真話卻不敢說,當前社會上流行的民諺“批評領導,官位難保﹔批評同級,關系難搞﹔批評下級,選票減少”,形象地反映了人們要說真話的困難之大。

  另一個群體是一些是普通干部,他們懾於上級領導的權威,擔心說了影響領導政績的真話后,受到打擊報復,於是他們有真話卻不敢說,當前社會上流行的民諺“批評領導,官位難保﹔批評同級,關系難搞﹔批評下級,選票減少”,形象地反映了人們要說真話的困難之大。 >>>[詳細]

官員說假話  根子是什麼?

  ■原因一:為了掩蓋問題

  工作中出了紕漏,捅出去影響聲譽,於是一邊封鎖消息,一邊報假情況。重大礦難,報平安無事﹔嚴重污染,報山清水秀。官員們不願暴露實情、不敢說真話,猶如長了一頭癩瘡疤的阿Q,不但忌諱“禿”呀、“亮”呀等字眼,甚至連“光”和“熱”也都忌諱。

  ■原因二:為了撈取“政績”

  個別官員不會干大事隻想著做大官,本無政績可言,卻鼓足勁猛吹,靠弄虛作假、虛報浮夸而官運亨通。原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在阜陽任職時,“九五”期間的GDP增長率僅有4.7%,而王懷忠授意上報的數字卻是22%。王懷忠靠這種卑鄙手段,6年間從地區行署專員爬上了副省長的高位。

  ■原因三:為了樹立形象

  個別官員貪圖享受,腐化墮落,台上像人,台下像鬼,說一套,做一套。本來是貪污受賄驚人,卻要大樹清正廉潔形象,本來是吃喝嫖賭全會,卻硬要立貞潔牌坊,以假象蒙蔽群眾。原廣東佛岡縣委副書記葉廣章白天在大會上慷慨激昂,求領導干部禁止“三陪”,當晚他就置禁令於不顧與妓女嫖宿。

  ■原因四:一些領導干部喜歡聽假話。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官場風氣不正,領導好大喜功,喜歡聽成績,不喜歡聽問題,部屬就會欺上瞞下、假話連篇。些人為了討好、取悅領導,專門看領導的臉色行事,嘴巴長在自己頭上,所有權是自己的,使用權卻是領導的,領導喜歡聽什麼就說什麼。領導頭腦一熱,部屬都跟著感冒。>>>[詳細]

官員說假話經常採用的形式

  ■“添油加醋”法

  少數領導干部為升官撈取政治資本,不擇手段弄虛作假,編造政績,討得上級領導的歡心與重用,從而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最典型的人物是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他擔任亳縣縣委書記時,有一年亳縣鄉鎮企業產值隻有幾千萬,但善於“變魔術”的王懷忠大筆一揮,上報材料產值就變成了幾個億。

  ■“無中生有”法

  一些干部睜眼說瞎話,硬是把黑說成白,把無說成有,浮夸虛報,吹牛造假。他們懷揣報表,按“需”而填,一變十,十變百,數字成了掌中物。

  ■“避重就輕”法 

  少數干部在向主管部門介紹情況時,隻說干部成績、優點,而對他們的缺點、不足則輕描淡寫,一筆帶過。這些年,一些地方選拔任用干部出了一些問題,有的干部“帶病提拔”、“帶病上崗”,其中有些干部的問題早就在坊間傳得沸沸揚,但干部主管部門在提職前的考察中卻聽不到一點反映。

  ■“轉移視線”法 

  河南省周口地區原行署專員曾錦成在組織上提拔他擔任河南省交通廳廳長時,向省委領導同志書寫一封“血書”,表白對黨和人民的忠誠,顯示自己的“清廉”,然而血書字跡還沒干透,他就大肆收受賄賂,前后總計收受30萬元人民幣。>>>[詳細]

不講真話咋成官場“潛規則”

  ■其實是個“私”字在作怪

  沈小平(安徽省委組織部):說真話,是共產黨人應有的品質,是黨和人民對黨員干部的起碼要求,也是我們的事業取得成功的重要保証。毋庸諱言的是,當前,在干部隊伍群體中,說假話的現象卻十分嚴重,甚至成為大家心照不宣的“潛規則”。

  不願、不敢說真話,甚至昧著良知說假話,之所以演化為一種特有的政治現象,除了體制痼疾下的“趨利選擇”,民主建設的滯后,中國的現實國情的局限等一系列因素外,就干部個人而言,造成這種現象的實質,實際是一個“私”字在作怪,說到底是黨性不純潔的表現,是對國家和人民事業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心底無私天地寬。無私,才能坦然地面對一切。作為一個國家干部,如果為了個人的一己私利,該講的真話不講,該反映的真實情況不反映,甚至眼睜睜地看著有些問題發展蔓延,危害黨的事業而無動於衷,這不是一個黨員領導干部應有的態度,是對黨和人民的事業不負責任的表現,也是黨的紀律所不能允許的。>>>[詳細]

  ■說假話也是一種“現實需要”

  在不少地方,官員說假話也是一種“現實需要”。這就牽涉到現行的干部考核機制了,考核機制是根指揮棒,上面搞“惟數字論英雄”,下面就有人大肆修改統計數據,政績造假,假話成風。考核干部,真正讓老百姓說了算,造假方可絕跡。

  干部說假話,也有不得已而為之的成分。現在,一些上級部門制定的政策不切實際,確定的發展目標貪大求快,而又以這樣那樣的“一票否決”給基層干部施壓,造假就這麼給“逼”出來了。我曾在華南某縣挂職任縣委副書記,對此有深切體會。比如,某省要求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修造的水庫進行維修加固,限時驗收。某縣一測算,要投入7、8億元,而該縣一年的可用財力才4、5億元,僅夠發工資。怎麼辦?縣委書記說,兩條路:向上公關求情,造假應付。隻給目標,不給手段,自己又力有未逮,總要應對這樣的難題,基層干部豈能不說假話。>>>[詳細]

  ■說真話可能遭“逆淘汰”

  一個官場內幾乎人人盡知的“潛規則”是,在時下許多地方政壇,一個時時、事事講真話的干部大有被“逆淘汰”的危險。安徽利辛縣原縣委書記夏一鬆就因公開拒賄、道破地方官場一些所謂的“秘密”而受到威脅、打壓,自覺“撞上一張無形的網”,最后憤然辭官下海。李昌平,湖北監利縣棋盤鄉原黨委書記,隻因上書總理道出“農村真窮,農民真苦,農業真危險”之實情,不得不去職離鄉。盡管輿論對夏、李這樣的干部表現出同情與遺憾,但官場之內的不少人仍視其為違反“游戲規則”的異類,至少會認為這種以自毀前程為代價的行為,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現。>>>[詳細]

說假話像瘟疫一樣,侵蝕著官場文化,降低著官員品性

  列寧早就尖銳地指出:“吹牛撒謊是道義上的滅亡,它勢必引向政治上的滅亡。”不管原因多麼復雜,官員說假話總是個群眾深惡痛絕的嚴重問題,其負面影響不可低估。

  中國老百姓歷來期待清明政治,“政治清明”既指有法度、官員廉潔,也指官風正派,直言、諍言、諫言即說真話成為風潮。回顧中國漫長的封建史可發現,一個王朝的覆滅總是從言路閉塞開始,再發展到外戚或宦官搞輿論獨裁、以謊言控制帝王,當政治謊言成為人人都能接受的“常態”,這個王朝便走向死亡。明朝的衰敗過程就是典型的例子,因為皇帝大多無能,明王朝大權旁落於汪直、劉瑾、魏忠賢等一批宦官之手,這些閹人用謊言左右皇帝,敢於直言者被殘酷殺戮。一片“形勢大好”之下,皇帝成為玩偶,明神宗干脆20年不理朝政,這樣的王朝還有不亡之理嗎!所以,講真話,是官場抵御腐敗的基礎防線,也是保持政治清明的底線,關系重大。

  ■“官話”造假,直接影響黨群干群關系

  是嚴重的人品缺陷,撒謊者會受鄙視、被防備。官員說假話,更使老百姓對其人品發生嚴重懷疑,干群之間產生嚴重隔閡。西方人說:“官員是公眾利益的看家狗”,這話好像難聽點,道理卻一點不假。在我國,干部是群眾選出來為大眾服務的,讓一個假話連篇的人當“公仆”,公眾有理由疑心他不但不會給自己謀福利,還會監守自盜、把公民的利益拿到自己口袋裡去。對普通百姓而言,黨、政府是個很不具體的名詞,他們隻會從身邊的官員的形象來認知黨和政府的形象,一個“葉大川”說謊造成的負面影響,可能遠甚於我們精心推出一個正面典型的影響。

  ■干部是否誠實,事關黨的威信,事關黨的前途命運

  官員說謊”總成新聞,群眾會從對個別官員的不信任逐漸發展成對一個群體的懷疑,將會動搖黨的執政根基,這決不是危言聳聽。在國外,官員的政治品格與其所代表的政黨形象直接相關,一場政治欺騙事件足以使一個黨派的民調降至冰點,使總統下台、內閣解散。時下台灣鬧哄哄的政治格局,都圍繞政治人物“是否撒謊”展開,阿扁的式微,最重要的原因是因其不斷撒謊而被反復懷疑、揭穿,民進黨的形象也連帶受致命傷害。每個官員都是政黨形象的代表者,一個干部的不誠實會使一批人對其代表的政黨產生疑問。干部是否誠實,事關黨的威信,事關黨的前途命運,這麼說一點也不過分。>>>[詳細]

制度的完善和道德的自律是杜絕官員說假話的藩籬

  ■問題的根源在於不合理的制度安排。官員的去留基本上由上級政府官員決定,政府的活動又不受民眾的控制與輿論的監督。在這種情況下,官員基於自利考慮,自然傾向於系統地對下、對上說假話﹔這種假話又不會被負責監督的上級有效拆穿,說假話幾乎不會受到懲罰。

  ■清除假話的關鍵就是改變官員政績評估體系,讓民眾來決定官員的去留。官員編造的假政績可以欺騙上級,但永遠都欺騙不了當地民眾。對於官員在冠冕堂皇的話語背后的貪污腐敗、橫行霸道,對於官員之欺上瞞下,編造政績,本地民眾通常早就清楚,並對官員的德性作出判斷,新聞媒體經常報道,民間給那些極端貪婪的官員贈有綽號。問題是,民眾的這種判斷通常並不能影響官員的升降,經常有民眾邊罵邊升官的事情。

   ■假如民眾的判斷是官員升降的決定因素,則官員必然會收斂說假話、造假政績的傾向。假如民眾的判斷是官員升降的決定因素,則官員必然會收斂說假話、造假政績的傾向。事實上,當地民眾在評價官員的時候,不會去看什麼貌似客觀的政績統計數據。相反,他依據的將是自己的直接感受與切身觀察。也就是說,一個民主的官員評估體系,根本就沒有在政績統計數字上做假的可能性。官員必須實實在在地為民眾做事,才會得到民眾的認可。

  ■拆穿官場假話的有效、甚至唯一辦法就是民主。這首先要求由民眾用選票來評估官員並決定官員的命運。民主也要求權力機構之間的相互制衡,最重要的是各級人大充分發揮監督作用。假如每一個政府主要對同級人大負責,其造假過關的概率就會低很多,自然會改變官員的行為方式。

  ■整個社會的普遍誠信,還需要民眾經歷一次普遍的道德自覺。如果說一種不合理的體制會讓人們把說假話變成一種習慣,那麼,各種宗教信仰和道德規范都要求人們把說真話當成一種習慣。誠實如果變成一種信仰,其對人的約束力當然是最大的。而當代社會無處不在的謊言、假話,與普遍的信仰與道德缺失有很大關系。隻有經過一場道德自覺運動,人們才有可能把說真話當成一種生活基本規范,這個時候,外在的約束才能夠收到最大效果。 >>>[詳細]

沖破假話“牢籠” 來場“真話運動”

  我們的社會生活似乎已經陷入系統性假話的陷阱,而假話最盛行、表現形態最豐富的領域,是權力自上而下授予的官場及接近官場的社會經濟領域。要遏制假話風,必須積極推進民主,而要推動整個社會的誠信,則需要一次深刻的道德自覺運動。

  可以說,假話這種惡疾已經遍布於我們的社會生活,甚至假話與假話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個可以自恰和獨立的運作系統。在我們的社會中,正確與錯誤的兩分法,總是凌駕於真假的兩分法之上。也就是說,你即使說的是假話,但隻要內容是“正確的”,就會受到鼓勵和贊揚。對假話的默許與褒賞,與對真話的殘酷和打擊,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開展真話運動,關鍵的問題是形成保護真話的制度環境,要形成可以講真話的制度空間。而這樣的制度安排,應該從社會生活的公共領域入手。我們歷次運動提倡什麼東西的時候,總是要“從我做起”。但說真話這次,應當從公共生活做起,從政府做起。 >>>[詳細]

(責任編輯:唐述權)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