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求是》撰文:憶長征
  2006年10月22日10:1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981年3月,張震重返安順場,與當年紅軍搶渡大渡河時的老船工合影。(資料圖片)
1981年3月,張震重返安順場,與當年紅軍搶渡大渡河時的老船工合影。(資料圖片)
  70多年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人民軍隊進行了氣吞山河的二萬五千裡長征。這一英雄壯舉,是一座取之不盡的精神寶藏,是中華民族彪炳千秋的豐碑。作為一名紅軍老戰士,長征的親歷者和幸存者,每憶及此,總是心潮難平。昔日領袖、首長、戰友們鮮活的身影,悲壯慘烈的戰斗場景,令人難以想象的艱難環境,不時浮現在我的眼前。

  血戰湘江

  1934年10月17日,我們紅3軍團第4師的部隊從雩都河畔出發,通過浮橋,離開了戰斗多年的革命根據地,踏上了漫漫的長征路。蘇區的父老兄弟姐妹含著眼淚,熱情相送,囑咐我們打了勝仗再回來。

  長征開始的一個半月裡,我們連續突破敵人的封鎖線。敵軍的第一道封鎖線在江西信豐地區。我們第4師10團與兄弟部隊共同奮戰,攻佔新田、古陂,西渡桃江。接著,4師首長決定以11團為前衛,向白石圩前進。洪超師長帶一個排越過我們團,准備到11團去,剛離開不久,就遭到潰散之敵的偷襲。當我們聽到槍聲,急忙上去支援時,洪超師長已經中彈犧牲。他是3軍團最年輕的師長,犧牲時才25歲。大家懷著滿腔悲憤,全殲了這股殘敵。

  突破敵軍的第一道封鎖線后,我因患瘧疾,在第五次反“圍剿”最后一仗時受傷的傷口又未痊愈,每天高燒,不能走路,沈述清團長和楊勇政委強令我坐了幾天擔架。一星期后,傷口稍有好轉,我就堅持步行,跟著部隊通過了國民黨軍的第二道和第三道封鎖線。

  最為慘烈的一仗是湘江戰役中的光華鋪阻擊戰。這時,蔣介石已判明紅軍突圍的戰略意圖,便調集各路“追剿”軍,共25個師近30萬人,前堵后追,並利用湘江作屏障,在江邊修筑碉堡,構筑第四道封鎖線,企圖圍殲紅軍於湘江以東、瀟水以西地區。中央紅軍如能輕裝快速前進,還有希望搶在敵軍到達之前全部渡過湘江。不幸的是,紅軍仍帶著沉重的“壇壇罐罐”,在崎嶇的五嶺山間小道上緩慢行進,有時一天隻走20多裡。這就使敵主力薛岳、吳奇偉縱隊贏得了追擊的時間,而我們則錯過了時機,進入數十萬敵軍預設的伏擊圈。幸虧桂系軍閥因怕我軍逼近桂林或深入其腹地,使蔣介石有借口派兵進入廣西,便下令將興安、全州的堵截部隊主力撤到龍虎關、恭城一線,加強桂林方面的防御。這樣,敵在湘江的防線就露出了一段空隙,為我所乘。

  11月25日,我師奉命向敵湘江防線界首段前進,搶佔這一要點。這時,我傷病已愈,又回到3營任營長。27日我營到達湘江岸邊,次日渡江進至界首,掩護工兵於當日16時架設浮橋。沈述清團長渡江后,命令我將部隊部署在光華鋪一帶,向興安方向警戒,從南面堅決阻住敵人,保証后續部隊安全渡江。

  光華鋪地勢開闊,一面臨江,在桂(林)全(州)公路旁邊,距界首隻有幾裡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為中央機關、軍委縱隊和兄弟部隊都要從界首渡江,所以我營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堅決扼守光華鋪陣地。

  29日深夜,我營當面發現密集的手電燈光,有部隊沿湘江邊運動。雙方在暗夜中接火,展開混戰。我當即派8連出擊,但敵人越來越多,雙方激戰后形成對峙。30日凌晨,國民黨桂系第7、15軍各一部又向我光華鋪陣地發起猛烈攻擊。在黨中央和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我們自30日凌晨到12月1日,不惜一切代價,在光華鋪與敵展開了殊死搏斗。團長沈述清率領1營在與敵反復爭奪中,戰死在湘江畔。上級決定由師參謀長杜中美代理10團團長。他趕到指揮所不久,也在下午的一次陣前反沖擊中飲彈犧牲。團政委楊勇聞訊馬上接替指揮。他打仗從來奮勇當先,幾度危急之時,都是他帶領全團堅決實施反擊,守住了陣地。我營也打得非常艱苦,7連連長謝興福在上午的戰斗中負了傷,一直堅持戰斗,中午又不幸身中數彈,英勇捐軀。全營指戰員前仆后繼,視死如歸,但因傷亡過大,一度被轉為團的第二梯隊,稍事休整后又投入戰斗。由於敵我雙方都沒有工事作依托,在江邊來回“拉鋸”,反復拼殺。晚上,我5師部隊趕到,但桂系的增援部隊也陸續到達。面對優勢的敵軍,5師也打得非常英勇,付出了沉重代價。就這樣,我們和兄弟部隊一起,完成了掩護中央機關和軍委縱隊在界首渡江的任務。

  湘江一戰,我團傷亡近半。一天之內,兩任團長犧牲。他們中間,有我的老上級,有我的好戰友,他們的熱血染紅了湘江,我深深為之痛惜,時常念及他們。

  整個湘江戰役,中央紅軍苦戰5晝夜,終於突破了第四道封鎖線,但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部隊由江西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到3萬余人,處於極端危急的境地。

  轉戰雲貴川

  紅軍渡過湘江后,蔣介石調整部署,命令桂軍尾追、黔軍西堵,“追剿”軍主力趕往湘西南,企圖圍殲紅軍於北進湘西途中。12月上旬,3軍團奉命縮編,我回到10團司令部任偵察參謀。沒多久,紅軍突然改道,向黔北方向前進。后來才知道,當時敵“追剿”軍主力已在我軍的前方構筑工事,張網以待。但博古、李德仍堅持原來同紅2、6軍團會合的計劃,是毛主席力主放棄這一會使紅軍陷入絕境的方案。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開會議,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錯誤主張,肯定了毛主席的正確意見。

  蔣介石得知紅軍入黔,大感意外,急忙調整部署,繼續追堵,企圖利用烏江天險,圍殲紅軍於烏江南岸。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決定:在敵重兵到達之前搶渡烏江,向遵義前進。我紅3軍團經台拱(今台江)、黃平、瓮安,向烏江急進。一路上,我們10團是軍團的先遣團。我帶領偵察排,先行過了清水江,到達桃子台,爾后即前出烏江南岸,偵察渡河地點。1935年1月5日,我們到達茶山關渡口,守敵已逃之夭夭。我們團順利過江,在遵義以南的懶板凳(今南白鎮)一帶,負責控制遵義到貴陽的公路,阻敵北進。這時,傳達了黨中央要在這一帶建立川黔邊革命根據地的決定,於是部隊積極打土豪,建立蘇維埃,擴大紅軍。

  為了解貴陽到黔西一帶敵人的活動情況,陳連華團長、楊勇政委派我帶偵察排到黔西去偵察。城裡人很多,生意興隆。我突然發現街上有國民黨中央軍貼的標語,走近一看,有的糨糊還沒有干,我即問當地群眾,他們說中央軍在此過了兩天,今天早上才過完,往刀靶水去了。我們急速返回甘棠,部隊已經開拔。團長、政委給我留了一封信,說情況有變,目標遵義,要我迅速趕上。原來,國民黨中央軍已渡過烏江,追了上來,我5師在刀靶水遭敵襲擊,受到一些損失。黔軍王家烈部也正向我軍逼近。我們邊打邊走,來到了遵義。

  在此期間,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了擴大會議,總結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以及長征初期紅軍受到損失的教訓,糾正了博古、李德軍事指揮上的嚴重錯誤,實際上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正確領導。這是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人民軍隊在屢經挫折之后作出的歷史性選擇,使中國革命在生死攸關的時刻得以轉危為安。遵義會議還作出了渡過長江,到川西或川西北建立革命根據地的決定。當時,我們這些基層干部並不知道會議的精神,大約是到雲南扎西(今威信)地區后才聽了傳達。大家精神為之一振,聯想起第五次反“圍剿”苦戰一年,處處碰壁,被動挨打,犧牲了無數的紅軍干部戰士,原因在哪裡?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使積在我們心頭一年多的疑團解開了,感到紅軍有了希望,革命有了希望。

  蔣介石為阻止中央紅軍北渡長江與紅四方面軍會師,急令川軍在長江北岸構筑工事,全力防堵,同時調集中央軍、黔軍、桂軍、滇軍共約40萬兵力,企圖將我軍圍殲於貴州境內。

  我中央紅軍這時隻有3.7萬人,如何擺脫敵人的圍追堵截,迅速北渡長江,是為至要。1月19日,紅軍離開遵義向土城、赤水前進。28日拂曉,我第4師由張宗遜師長、黃克誠政委率領,在土城東北的青杠坡與敵教導師接觸,雙方展開激戰,直至中午,敵人越打越多,楊勇政委也負傷了,我腿部被炮彈片劃傷。后來得知,是情報不准。敵軍遠遠不止我們原先判斷的3個團,而且有相當的戰斗力,其后續部隊幾個旅也迅速增援上來。於是,中革軍委果斷決定撤出戰斗。

  29日,我們團隨軍團直屬隊,從土城浮橋過了赤水河。在此前后,總部和其他部隊也渡河西進,從而改變了原來的計劃,開始了有名的“四渡赤水”之戰。部隊向四川古藺、敘永方向疾進,准備在瀘州、宜賓間伺機北渡長江。

  蔣介石獲悉紅軍西出川南,急令各路“追剿”軍緊追不舍,企圖圍殲我們於川南地區。中革軍委決定暫緩北渡長江,改向雲南扎西地區集中。扎西整編后,中央紅軍決定再次向敵軍比較空虛的黔北地區轉移。2月19日,我們團在習水縣二郎灘二渡赤水,從敵軍的包圍圈中鑽了出去。當晚,部隊打土豪弄到一些米酒,我喝了一大碗。由於幾次負傷和常發瘧疾,再加上極度疲勞,身體十分虛弱,第二天我的頭便痛得厲害,全身不能動,就像癱瘓了一樣,送到醫院,隻好躺在擔架上。誰料,這一抬就是40多天。

  其間,部隊進行了有名的婁山關戰斗。接著,重佔遵義城,一舉擊潰了吳奇偉部兩個師,取得了長征以來中央紅軍作戰的第一個重大勝利。就在這次戰斗中,紅3軍團在彭德懷軍團長、楊尚昆政委的指揮下,斬關奪隘,擔任主攻,紅3軍團參謀長鄧萍、我們10團參謀長鐘緯劍不幸犧牲。得知他們犧牲的消息,我心裡十分難受。

  在擔架上,我由茅台三渡赤水河。紅軍跋山涉水,連續行軍,保護腳比什麼都重要。搞到一點茅台酒,大家都舍不得喝,而是用它來搓腳,以減輕連日行軍的疲勞。后來,我們又從太平渡四渡赤水,南下貴陽,直逼昆明,終於擺脫了敵軍在貴州地區的圍追堵截。毛主席在此寫下了他軍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筆”。

  4月上旬,我總算能站起來了,可以拄著拐棍慢慢行走。中旬抵達北盤江時,我終於扔掉了它,高興的心情真難以形容。經上級批准,我又回到10團團部,見到了黃珍團長、楊勇政委和邱阜成參謀長。不久,他們決定由我擔任通信主任。此時,團部已有電台,工作方便多了。

  4月下旬,我團進入了雲南境內,26日攻佔沾益,繳獲了大批宣威火腿。這對缺糧的紅軍來說,是一大收獲,全團每人背一隻火腿,也未能背完。5月初,部隊到達皎西地區。這時,兄弟部隊佔領了皎平渡渡口,我們便改由此處渡過了金沙江,向會理前進。至此,中央紅軍終於擺脫了敵人重兵的圍追堵截。

  5月8日,紅3軍團和干部團奉命圍攻會理城。開始,我團在城外負責打援。其他3個團同干部團一起攻城,激戰整夜,未能攻克。最后,我團也奉命參加總攻,在城東北角進行爆破,炸開了一個不大的缺口。我隨邱阜成參謀長帶領第二梯隊前往增援,在突破口附近的激戰中,邱參謀長不幸中彈犧牲,使我又失去了一位好領導!鑒於會理城久攻不克,敵援軍又正向我軍兩翼迂回,中革軍委遂命令攻城部隊撤出戰斗。

  撤離會理后,紅3軍團繼續北上,通過彝族區,以日行軍120裡的速度,向大渡河急進。5月29日,紅1軍團左縱隊先遣團的勇士們,冒著敵人的炮火,不畏艱險,奪取了天險瀘定橋。我們團沿著大渡河右岸向瀘定橋急進,180裡沿河山路要在半天一夜趕到。這時,敵軍的一個旅也沿左岸去瀘定橋增援,雙方隔河並行,因天黑下雨,都打著火把,敵軍吹號同我們聯系,我們馬上按俘虜號兵交出的號譜回復,他們以為我們是自己人,便相安無事。雨越下越大,敵軍宿營了。我們則加速前進,到達瀘定橋時,橋上還在冒煙,余火尚未熄滅。我們跑步過橋奔向瀘定城,迅速北上。不久,先頭部隊又奪取了天全、蘆山等戰略要地,艱難地向前進。紅軍通過大渡河天險的實踐又一次表明,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領導的這支為中華民族獨立和解放事業勇往直前的人民軍隊,是任何敵人與艱險都不可阻擋的。

  艱難的北上之路

  6月9日,我們團進至大蹺磧地區,來到夾金山腳下。12日,我們開始上山,一路上,雖然很艱苦,但由於在山下休息了3天,掉隊的並不多。這樣,我們順利翻過了長征路上的第一座雪山,到達懋功地區。

  在這裡,我中央紅軍的先頭部隊,已同先期到達的紅四方面軍勝利會師。中央紅軍在卓克基休息了一天。我們團住在一所寺院裡,天氣嚴寒,有的人隻好把菩薩身上的布取下,用來做衣服穿,五顏六色的。但這支衣冠不整的隊伍,都是經過長途轉戰保留下來的紅軍指戰員,都是從刀山火海裡拼殺出來的英雄!

  兩個方面軍會合后,中央政治局在兩河口召開了擴大會議,決定紅軍繼續北上甘南,建立川陝甘根據地,並制定了鬆潘戰役計劃。為奪取鬆潘,打開北上通道,紅軍又翻越了夢筆、長板兩座雪山,進至蘆花、黑水地區。我改任團管理主任,主要是負責籌集糧食,千方百計去找吃的。有一天,我路過軍團供給部,他們正在宰殺一頭牛。邱創成政委見到我后,便主動送我幾斤牛肉,我舍不得自己吃,便帶了回來分給大家。在那麼艱苦的環境下,真是牛肉不多情意深。

  7月上旬,我們繼續北上,開始翻越打鼓山。經下打鼓、中打鼓、上打鼓,走了3天,來到沙窩山前。此時,部隊已翻越了三座雪山,體力消耗很大,又沒飯吃,爬山十分艱難。途中,我們看到掉隊的同志圍著火堆取暖,但喊他們時並不答應,上去一碰就倒下了。成批成批的同志犧牲,沿途都是戰友們的遺體。宣傳隊想喊口號給大家鼓鼓勁兒,可一句也喊不出來,大家隻得不說話,做深呼吸,手拉手,慢慢走。僅幾百米高的雪山,我們卻整整爬了半天,到了山頂,又遇到冰雹,砸傷了不少同志。我路上曾吐過幾次血,呼吸甚是艱難。解放后,才知道這是肺病。憑著革命的毅力和戰友們的幫助,我才爬上山頂。

  翻越了拖羅崗雪山后,來到毛兒蓋。部隊住了好些日子。在這之前,紅一方面軍為同紅四方面軍統一編制,已將軍團改稱軍,我們紅3軍團遂改稱第3軍。這時,又將兩個方面軍的部隊混編,組成了左、右兩路軍。我們3軍與第1、4、30軍編為右路軍,由徐向前、陳昌浩同志指揮,中央、軍委機關也隨右路軍行動。

  8月21日,我們從毛兒蓋出發后,開始還能看到稀稀落落的灌木林,再往前走,便進入了一望無際的大草地。草地給人的第一印象很美麗,開滿了野花。但對長征北上的紅軍來說,草地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沒有道路,沒有人煙,氣候惡劣,變化無常。地上一叢叢野草,地下一片片泥沼,到處散發著腐臭的黑色污水,人踩在草地上搖搖晃晃,稍不注意就陷進泥沼,越掙扎陷得越深,不少同志被淹沒在沼澤中。

  我身為管理主任,宿營時要負責分配住處,進了草地后,一片荒原,便無事可做了。部隊既無住房,又無雨具,還不時遭到敵騎兵的襲擊。同志們帶著行軍、作戰的疲勞,背靠背坐著,任憑雨淋風吹,熬到天明,不少體弱者生病倒下了。行軍中,自帶的干糧根本不夠吃。開始,抓把青稞,添點肉干,喝口冷水,還能勉強填飽肚子。這些吃光了,就隻能靠野韭菜充飢,前面的部隊還能挖到一點,后續部隊連它也難找到。在烈日下行軍,口渴難耐,有人就去喝沼澤中的積水,誰知水中有毒,飲后腹脹下瀉,又有一些戰友因此長眠在草地上。后續部隊無需向導,沿著一具又一具戰友的遺體,就能找到前邊的部隊,到達宿營地。

  雖然苦到了極點,但大家照樣有說有笑,紛紛議論著:將來革命勝利了,在這裡辦集體農場,開著拖拉機四處跑,一定能夠大豐收。我們這支紅軍隊伍,就這樣前仆后繼,接連走了六、七天,8月底終於走出了草地。這是長征中最艱難的一段路程,令人終生難忘。

  我們團在班佑停留了一個多星期,奉命接應左路軍共同北上。9月10日凌晨,突然接到軍部命令,要我們團急行軍,向甘肅迭部縣俄界(今高吉)前進。快到阿西時,彭德懷軍長帶著部隊在山上迎接我們。大家一鼓作氣,趕到了俄界。后來得知,是張國燾反對中央北上的戰略方針,並企圖危害中央。為避免紅軍內部可能發生的武裝沖突,毛澤東同志決定率右路軍中的紅1、3軍和軍委縱隊迅速離開駐地,先行北上。

  9月17日晨,紅1軍4團攻佔天險臘子口,打開了北上通道,我們到達了甘南岷縣的哈達鋪(今屬宕昌縣),這裡是漢人區,比較繁華。我帶著兩個通信員,買了3隻母雞、5斤面,還是沒有吃飽。不知為什麼,總感覺肚子餓。紅軍在這裡進行了休整,支隊召開了整頓軍容風紀會議,買來白布,染成灰色,做成軍裝,換下了那些五顏六色的服裝。從此,紅軍又有了比較整齊的軍容。

  9月22日,中央正式宣布紅一方面軍主力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陝甘支隊。全支隊共7000余人,彭德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下轄3個縱隊。10月5日,我們來到六盤山下。翻山時,第1縱隊在甘肅固原縣(今屬寧夏)青石嘴殲敵騎兵兩個連。我們第2縱隊到達此地時,遠遠望去,好像遍地都是綿羊,用望遠鏡一看,原來是敵人的后續騎兵部隊又上來了。我們沿山前進,邊打邊走,使敵騎兵發揮不了作用。就這樣,我們通過了六盤山。后來,彭雪楓同志告訴我,彭德懷司令員一直在山口等候著,親眼看到部隊都過來了,他才鬆了一口氣,並說:如果剩下的這點革命種子再受損失,中國革命的勝利不知又要推遲幾年啊!

  10月19日,陝甘支隊勝利到達吳起鎮(今吳旗)。我們中央紅軍歷時一年,縱橫11省,長驅二萬五千裡的長征勝利結束。爾后,陝甘支隊經保安南下,在鄜縣(今富縣)地區與紅15軍團勝利會師。

  中央紅軍到達陝北,並與紅15軍團會師后,蔣介石十分恐慌,急忙調集東北軍5個師的兵力,企圖趁紅軍立足未穩,圍殲我軍於洛水以西、葫蘆河以北地區。軍委遂決定:集中全軍大部兵力,求殲沿葫蘆河東進之敵一至兩個師,以打破敵人的“圍剿”。這就是有名的直羅鎮戰役。

  11月21日拂曉,紅1、15兩軍團向進至直羅鎮之敵發起攻擊。我們4師奉命攻擊直羅鎮北山之敵。戰斗打響后,我趕往10團去解決通信聯絡問題,剛爬上一個山頭,就碰上毛主席。他正生著病,躺在擔架上,還堅持指揮戰斗,身邊隻有一個警衛班。就在這時,10團2連從該處經過,毛主席要其留下,連長不認識毛主席,說沒有團長的命令,不能停止前進。見此情景,我急忙告訴2連連長:“這是毛主席!命令你們留下,你們就留下。”正巧,2連指導員也上來了,他也認識毛主席,馬上敬禮報告。這樣,該連就留在了毛主席身邊。我囑咐連長、指導員一定要好好保衛毛主席的安全,並將情況報告了10團楊勇政委。后來,戰斗激烈時,毛主席命令2連出擊,配合兄弟部隊,消滅了不少敵人。直羅鎮戰役,我軍殲敵1個師零1個團,斃敵師長牛元峰,打破了國民黨對陝甘蘇區第三次“圍剿”,為中共中央把革命大本營放在西北,舉行了一個“奠基禮”。

  從1934年10月到1935年11月,我在紅軍長征的行列中,一邊打仗一邊行軍,有一段還是被戰友們抬著走,歷盡艱辛,長驅二萬五千裡,終於從江西來到陝北,開始了新的革命征程。毛主席講,長征是宣言書、是宣傳隊、是播種機,“是歷史記錄上的第一次”。它雄辯地証明,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是不可戰勝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參加過長征的人已經不多了,但長征精神是一座豐碑,充分顯示出共產主義事業無比強大的生命力,它激勵、教育著一代又一代年輕人。長征精神,永放光芒! 
 

來源:求是 (責任編輯:趙艷萍)


相關新聞:
· 解放軍報:壯麗的英雄史詩 永恆的精神豐碑 2006-10-22 09:56:40.452605
· 新聞特寫:新長征路上發揚長征精神 2006-10-22 08:44:09.71762
· 長征隨筆:革命理想高於天 2006-10-22 09:28:38.590405
· 新聞晨報:上海昨晚舉行晚會紀念長征勝利70周年 2006-10-22 08:50:32.209154
· 江澤民等同志參觀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展覽 2006-10-22 08:44:10.027287
· 長征 民族精神史上不朽豐碑 2006-10-22 09:28:37.529903
· 弘揚長征中的實事求是精神 2006-10-22 09:28:36.348262
· 人民日報:長征勝利的歷史啟示 2006-10-22 09:28:31.928451
·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大會10時舉行 本網直播 2006-10-22 09:19:04.186884
· 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 首都隆重舉行《長征頌》大型演唱會 胡錦濤等觀看演出 2006-10-22 08:44:11.070101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