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京辦"穿馬甲只是冰山一角 背后是沉重體制改革問題--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駐京辦"穿馬甲只是冰山一角 背后是沉重體制改革問題

2011年09月21日08:26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駐京辦”穿馬甲只是冰山一角,背后有沉重的體制改革問題。根本之道,是從中央有關部委層面,制定明晰的利益分配方法,鏟除大量寄生於審批權上的腐敗土壤,盡最大努力,讓“跑”和“不跑”都能被完全平等地對待。

  國辦去年1月29日發文明確要求,縣級駐京辦及地方政府職能部門駐京辦一律撤銷,嚴禁在京設立新的辦事機構。11月9日,625家被撤駐京辦名錄公布。然而,撤銷令發布一年之后,媒體調查發現,地方政府駐京辦改頭換面,依舊在京“潛伏行動”(9月19日《新京報》)。

  如此結果,殊非意外。昔日裁撤令下達,有人歡欣鼓舞,也早有人悲觀預測——湯可換得,藥卻換不得,另穿馬甲“潛伏”下來打游擊,實屬必然。道理很簡單,利益糾葛不清,拿項目跑撥款、招商引資、接訪維穩,嚴峻任務擺在那裡,行政審批制度、接訪勸返機制擺在那裡,哪個地方主政者敢豁然地從游戲中抽身而出?這遠不是下個決心、下個文件就能解決的。

  不到一年時間,預言被驗証,“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被演繹到了極致:不讓叫“駐京辦”,就改成“在京工作人員服務聯絡中心”;不讓公然挂牌,就把辦公室設到居民小區裡;不讓以正規身份行動,就“不對外公開身份,甚至不印名片”,搞熟人交往;不讓搞駐京辦大樓,就托身搞個酒店旅館變通運作……總而言之,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你讓我“名亡”,我就跟你搞“實存”;偷偷地進京,聲張的不要;事兒還是那些事兒,活還是那些活,挂什麼幌子見人而已。這儼然是對嚴肅禁令的變相嘲諷。

  棒打“鴛鴦”不肯散,若說都是鴛鴦的態度有問題,顯然過於輕飄了。有專家說,“關鍵問題還是懲戒不到位,違規成本低”——這種“加大棒喝力度”的懲戒思路,能倒逼多少人撒手,著實不敢樂觀。猶記得全國上下對“駐京辦”一片聲討之時,廣東東莞市曾總結外省市考察經驗,結論就是“重設駐京辦”,因為必須加強“和中央部委的人脈資源和資源爭取力度”。在行政審批權高度集中於中央部委、權力運行上下格局突出的當下,你把這套游戲說得多不堪,都敵不過這套游戲的“管用”——至於是在桌面上運行,還是桌子底下運行,沒人關心,“有甜頭”才是硬道理。

  道理已經是“路人皆知”了,矛盾的核心在於,審批權、撥款權、項目派發權等等這些東西太有誘惑力,都不願意觸動更遑論割舍,上訪勸返等游戲規則也一時難改,就隻能在責令裁撤、發文禁止這樣相對表象的方面做些文章。這裡頭有利益蛋糕、有權威死守、有傳統思路的慣性,總之包裹了太多東西,而這種不觸動根本的改革,也就注定了會“名亡實存、死而不僵”(國管局副局長尚曉汀語),“部”照樣跑,“錢”照樣進,酒照樣喝,禮照樣送。有專家曾迷信靠“加強經費和編制管理”約束,問題是,在很多地方財政保密的一筆糊涂賬的面前,哪裡還有什麼約束力呢?

  “駐京辦”穿馬甲只是冰山一角,背后有沉重的體制改革問題。根本之道,是要從中央有關部委層面,制定明晰的利益分配方法,鏟除大量寄生於審批權上的腐敗土壤,盡最大努力,讓“跑”和“不跑”都能被完全平等地對待,否則再嚴格的禁令制造的也隻能是短時間“好轉”的“假摔”,矛盾只是在變換方式“兜圈子”,“駐京辦”這隻過街老鼠,也必然每過一段時間就跳到路面上來,惡心大家一番。

  中國很多社會弊端,都需要從根源上尋找病源,開方治病。對土壤和根部不能下大決心、花大氣力,都鉚足了勁在枝枝杈杈上做各種文章,結果隻能是一些虛幻的管理泡沫,小修小補——變化似乎常常有,算得上改革的卻不常有,矛盾只是不停地換馬甲打游擊,矛盾給這個社會制造的痛感,卻一而貫之。普沙嶺
(責任編輯:高星)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