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過60多個國家”又怎麼了? --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去過60多個國家”又怎麼了? 

2011年08月03日09:18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四川省宜賓市常務副市長徐進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自稱“去過60多個國家”,引發了網友圍觀。有人馬上質疑錢是誰出的,雖然誰都知道這是明知故問,但是此乃巴甫洛夫條件反射理論的現實應用,絲毫怪不得網友。

  其實“去過60多個國家”又怎麼了?一個副市長,還是常務的,去過多少個國家應該不是個問題,隻要他的工作有那種需要。徐副市長“一語不慎”,實在是當下熱門的“三公經費”強烈地撩撥了公眾的神經。不要說距國務院規定公開的日期過了整整一個月后,仍然有10家中央部門置若罔聞,就是那些公開了的,因為過於簡略,公眾也依然疑問重重。以徐副市長的身份,“去過60多個國家”想來斷無自費的道理,定要牽涉“三公”了,這就是網友的敏感所在。不是說公款出國必無好事,問題的關鍵得看去干什麼,收獲如何,值不值。孔夫子帶著一幫弟子曾經周游列國——— 其實隻到了6個:衛、曹、宋、鄭、陳、蔡——— 他是去各國宣傳自己的政治主張,雖然夫子自嘲、今人著重突出此行如何如同“喪家狗”,但明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根本行不通,對夫子而言也是收獲。李汝珍小說《鏡花緣》裡,唐敖、林之洋做買賣也到過不少國家,他們的收獲就更豐了:君子國裡,賣東西的出價,買東西的並不還價,反過來“卻要添價”﹔無腸國裡,腹中並不停留任何食物,因而“未曾吃物,先找大解之處”﹔無繼國裡“凡有人死了叫作‘睡覺’,那活在世上的叫作‘做夢’”。諸如此類,舉不勝舉,都是令唐敖他們備感興奮的收獲。

  徐副市長“去過60多個國家”,收獲又是什麼呢?用他自己的話說,因此而“深深懂得規劃先行對於城市發展的至關重要性”。他強調“去過60多個國家”,在網友看來是“夸耀”,在他則顯然只是要向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佐証自己之所以“深深懂得”。雖然我們看到的新聞信息量就這麼多,但相信徐副市長的收獲肯定不止這點兒,這只是其中之一,他只是想增強說服力。當下的網友對待官員言論愈發有一種“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趨向,在徐副市長這裡,有你這句“去過60多個國家”就夠了,足夠當個靶子打到下一個目標出現了。這種做法著實有待商榷。然“去過60多個國家”的話既已說出口,就該有必要的解釋以平息公眾質疑。比方,可不可以開個清單,大致列一下徐副市長都到過哪些國家,每次都有些什麼主要公干?——— 將來的“三公經費”使用,怕就該精細到這個程度——— 否則,如果只是懂得城市規劃重要這麼淺顯的道理,像我這樣連一個國家都沒去過的人,同樣也“深深懂得”,而且,新近不少城市因為暴雨而成澤國,我還深深懂得城市規劃不能只是偏重地表那些能顯示政績的東西。不過,很可惜,刊發該則報道的宜賓新聞網將“去過60多個國家”這句話刪掉了,說句不好聽的,這有點兒“做賊心虛”的味道,真不如大大方方,直面問題。

  不容否認,當下官員的雷人言論很多,但網友也不要拿著放大鏡對官員的言論“隻見樹木不見森林”,就算真的有幾句口誤又有什麼?社會的監督體系倘若靠這種挑剔皮皮毛毛來建立,不能說是正途。官員有動輒獲咎之感,隻能令他們篤信沉默是金。當然,另一方面,官員在公開場合講話也確實需要慎重,不能因為“無意識”而信口開河,也不能因為一時興起而顧此失彼。潮 白
(責任編輯:高星)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