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退休高官惹爭議 退休高官"特殊待遇"的邊界--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部分退休高官惹爭議 退休高官"特殊待遇"的邊界

2011年06月28日10:11    來源:人民網-《人民論壇》     手機看新聞

  退休官員,本質上已經不是官員,所以,按照官員的標准來處理退休官員,是不對的。退休官員可能有影響力,他們往往可以影響現職官員來為他們謀取私利。這時候,需要監督的是現職官員,而不是退休官員本身

  高官在原來就職的崗位上退休之后,往往有幾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完全退出,享受退休之后的生活。第二種情況是完全退出了原來的官位,但又有新的位置。第三種情況,高官退位之后,進入企業,當獨立董事,當顧問,拿高工資。

  部分退休高官惹爭議

  高官在任時給企業很多照顧,卸任之后,高官在企業任職,是典型的尋租腐敗

  第一種情況不僅與原來的工作無關,而且即使有工作,也不拿薪水,沒有任何報酬。其中有一部分人,練習書法,學習繪畫,研究音樂,或者學習攝影,旅游考察,享受在職時無法兼顧的個人興趣愛好。這些人,喜歡寧靜,退休之后是第二次人生的開始,而且完全退出公共生活,過的是有點類似於隱居的生活。

  第二種情況包括著書立說,從事研究工作,或者受聘於大學,從事教學和科研工作,把自己在任上的經驗和思考整理出來,轉變成學術產品。比如,李嵐清副總理退休之后著書立說﹔國新辦主任趙啟正退休之后到大學任教﹔我國駐法國大使吳建民卸任后,出任外交學院院長。

  這兩種情況,一般都不會有爭議,因為前者僅限於個人愛好,這種愛好一般不會浪費公共資源,也不會涉及公共權力的濫用問題。而第二種情況,實際上是對社會的貢獻。這種貢獻,即使大學和科研機構給他們適當的教學報酬,出書之后,出版社給其適當的稿費,完全是按勞分配,是可以認可的。而且寫書出書,到大學任教,也需要真本事,沒有兩把刷子,是不可能有余熱可發揮的。

  現在,比較有爭議的是第三種情況,它給人的感覺是,高官在任時給企業很多照顧,卸任之后,高官在企業任職,企業給其高薪合法回報其在位時的特殊照顧,是典型的尋租腐敗,只是賄賂在時間上滯后了。有的高官甚至直接從事盈利性經濟活動。他們在退休之后,雖然沒有了在位時的正式權力,但是高官退休之后依然有著非凡的影響力,這些影響力,在一段時間內依然可以為自己謀取私利。如遼寧省阜新市原市委書記王亞忱1998年退休之后,於2002年開始投身商海,在任期間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公共權力打擊合作伙伴,強佔他人財產,違法從事商業活動,牟取暴利。鄂爾多斯市烏審旗人民法院原院長腦日布退休后,以委托代理人的身份專門在自己任職過的法院代理案件,在那裡,法官都是他的老部下。這些官員發揮余熱,就是利用其過去權力所產生的影響力,來謀取不當利益。還有一些地方的退休高官,利用自己的余威,當土地中介。

  寬嚴相濟 有堵有疏

  人大政協不是二線部門,應該安排年富力強的人去工作

  官員退休后根據自己的能力,興趣和現實的可能空間,再次從事新的職業,應該是官員不可剝奪的權利。從策略上來說,嚴厲制止官員從事有贏利性職業,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種策略,從理論上來說,侵犯了官員的權利。從實際結果上來說,要打擊的只是腐敗的退休官員,但挨打的卻是大批沒有腐敗但依然有很多余熱可以正當發揮的退休官員。而且,從實際執行角度來看,退休官員人數眾多,退休之后從事的工作,具有很大的靈活性,都是非正規就業,不見得有勞動合同,或者正式的聘書。從稅收角度來看,國家對退休人員的收入,基本都是免個人所得稅的。對現職官員從事贏利性活動,尤其是其家屬和親戚從事贏利性活動,都很難真正禁止,更何況對就業相對靈活、沒有正式上班時間的退休官員了。

  因此,從制度上來看,要禁止的是,高官在退休之后,在一定的時限內,不得從事與過去崗位直接相關的經營性活動,也不得去直接管理過的企業單位任職。在一定的時間后,比如2年,其相關的經營活動,或者任職,需要公務員管理部門批准。但是,如果所從事的經營活動,或者企業任職,與原來的任職沒有直接關系,則不宜在制度上全面禁止。最嚴格的情況,也就是到相關管理部門登記備案,或者進行簡單的審批。因為這樣做,不會冤枉好官。

  把高官安排到人大政協,安排到事業單位、群眾團體、市場中介組織,乃至慈善組織去就職,看起來是一個好辦法,但對於這些所謂的二線單位來說,並不是好事。人大政協是我國人民民主制度的重要機構。把人大政協當做安排退休官員的場所,當做發揮余熱的地方,其結果是,人大政協的正常運作,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直接影響進一步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政治協商制度。對於事業單位、群眾團體、市場中介組織,以及慈善組織來說,安排官員對他們來說是重要的政治資源,但是這些組織有其自己需要,退休官員可以發揮余熱,但安排他們在這些組織任核心領導職務,對這些組織的發展,很可能非常不利。我國很多類似的組織,級別很高,但是暮氣沉沉,缺乏活力,無法很好地發揮自己的功能,與其核心領導是退休官員,應該說有直接的關系。對此,筆者的看法是,不要安排,而是要讓他們自己去爭取。人大政協不是二線部門,應該安排年富力強的人去工作,因為對發展民主政治來說,年富力強是必須的。對於事業單位,群眾團體等組織來說,也不能直接安排退休官員工作,而是讓這些組織自行招聘。如果退休官員自己努力,在招聘競爭中脫穎而出,出任這些組織的核心領導,我們可以不用禁止,但也不必直接安排。

  監督現職官員是關鍵

  制度上對現職官員的權力有很好的限制和監督的國家,退休官員犯罪的空間也很小

  對待退休官員的管理和監督,顯然不能按照現職官員的標准,而是需要根據退休官員的特點,來進行有限的管理。對此,隻要組織上不安排,隻在一定年限內禁止退休官員直接從事與原任職有直接利益關系的單位任職,就可以了。退休官員,本質上已經不是官員,所以,按照官員的標准來處理退休官員,是不對的。退休官員可能有影響力,他們往往可以影響現職官員來為他們謀取私利。這時候,需要監督的是現職官員,而不是退休官員本身。隻要管理好、監督好現職官員,就可以限制退休官員以過去的權力謀私的空間。至於個別退休官員,無法無天,到了犯罪的程度,那就用法律制裁就可以了。

  當然,退休官員退休之后之所以有不當的影響力和權力,其原因實際上也在於對現職官員的監督制度不完備。所以,有人建議,與其監督退休官員,不如監督現職官員。顯然,這樣的建議也是符合邏輯的。從現實來看,制度上對現職官員的權力有很好的限制和監督的國家,退休官員犯罪的空間也很小﹔而制度上對現職官員的權力缺乏限制和監督的國家,不僅現職官員容易腐敗,退休官員也很容易腐敗。對於前者來說,即使有退休官員腐敗犯罪,也很容易個別處理,而不必對退休官員嚴加限制和監督。而對后者來說,即使有形式上的嚴格監督,策略上的嚴格限制和嚴厲的打擊措施,無論是退休官員還是現職官員,都很容易腐敗,由於退休官員比現職官員更難以管理,顯然,應該把重點放在對現職官員的監督和限制上。

  所以,筆者認為,對退休高官發揮余熱,從制度上來說,禁令僅僅限於對其到直接相關的地方去任職,而且還有一定的解禁期限。重點應該放在對現職官員的限制和監督上。而且,這種限制和監督,針對的是權力,而不是行使權力的人,因為出現腐敗的真正原因是,權力不受監督,權力不受約束,隻要在制度上約束了權力,制約了權力腐敗的空間,那麼任何人去行使該權力,都不容易腐敗,一旦腐敗,也很容易受到應得的處罰。這樣,退休高官就可以盡情地去發揮余熱,而其腐敗的空間,在制度上也將最小化。而一旦退休高官有腐敗行為,也很容易對其進行針對性地處理。

  (作者毛壽龍為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