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針對干部“能力”的治庸 --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期待針對干部“能力”的治庸 

2011年06月16日08:21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武漢市自4月初在干部隊伍中推行的“治庸問責”,因為江漢區財政局的“連坐制”再成焦點。所謂連坐,就是他們規定:室內有上班炒股、玩游戲等違規使用電腦者,除當事人作書面檢討外,還將扣減科室年度目標考核總分,扣除科室人員一個月的年度績效目標獎。筆者無意對武漢治庸的任何做法評頭品足,畢竟在他們看來,那是有著強烈現實針對性的,“吃拿卡要等歪風邪氣”,“影響了黨在群眾心目中的形象,破壞了一個地區的發展環境”。

  這裡想要說的是,乍聽治庸,以為是要拿能力低下的干部開刀。庸,辭書上有多個釋義,一般都把“平常,不高明的”列在首位,也就是“平庸”中的庸。而武漢的“治庸計劃”,實際上是“治慵”,針對的是干部的慵懶,當然,“庸”與“慵”有時可以通假。從他們開列的十大“庸懶散”現象來看,針對的都是工作作風問題,因而治的主要是勞動紀律。他們公布的治庸成果也証實了這一點。比如,4月6日,武漢市“治庸辦”暗訪了該市14家職能部門,發現上班遲到、上網、玩游戲、炒股、聊天和脫崗等現象29起。被查人員有的被調離崗位,有的停職反省,其中處理得最重的,是一名公務員因為上班吃早點而被罰款近萬元。

  但我們更期待有一種針對“能力”的治庸,就是堅決裁汰不堪其任的各級干部。

  有人也許要責怪筆者孤陋寡聞,從中央到地方,領導那麼多講話,出台了那麼多條例、規定,都強調“著力解決干部能上能下和能進能出”,難道不是針對能力的治庸嗎?聲音上、文字上的確如此。嚴格地說,“有能則舉之,無能則下之”,兩千多年前的墨子已經這樣表達了,還不夠新鮮,關鍵是怎樣做。有無數地方宣稱自己疏浚了干部“能下”的通道,但在現實中,我們看不到——— 或者加上“幾乎”吧,別說那麼絕——— 鮮活的實例。我們能看到的反而是什麼呢?即便是庸官“上來”了,佔了一個位置,就可以長出一口氣了,隻要沒有作奸犯科,就沒有“下去”的道理,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相應的級別待遇。等到發現這個崗位實在不適合他,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還得絞盡腦汁給他安置個去處。我們早就官多為患了,這個確鑿事實其實正是能上而不能下的生動寫照。

  干部的能力如何,無法進行量化,沒有貌似精確的指標可以測評,但這不等於無法認知一個干部能力的高低,他的上級、他周邊的人們再清楚不過。當然,精明如諸葛亮在用人的時候,也對劉備“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的告誡置諸腦后,說馬謖行以為馬謖就行,但馬謖被証明確實不行,諸葛亮畢竟還有“揮淚”斬之的后續手段。如今對那些確實不行的人,竟有無可奈何的意味,這是使人非常費解的。范仲淹當年裁汰冗員,“視不才者一筆勾之”。有人警告他:“一筆勾之甚易,焉知一家哭矣。”然而不到一年,范仲淹就在因此而產生的強大反對聲浪中“倉皇乞身而去”。難道今天我們顧忌的還是這些,從而寧可“一路哭”,也要避免“一家哭”嗎?

  但針對“能力”的治庸,終有一天還是會真正到來的吧,只是希望不要等到它成為壓垮社會的最后一根稻草之際。( 潮 白)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