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區區長為何要人否認公開信?--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芙蓉區區長為何要人否認公開信?

2011年05月24日08:2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隨著長沙市委前副書記朱尚同用公開信實名揭露長沙市政府勞民傷財兩億元的消息不斷發酵,更多幕后消息也相繼浮出水面,其中最堪玩味的一處細節是:公開信曝光后,芙蓉區區長李蔚找到朱老,希望他否認網上的公開信,說那不是他寫的,遭到朱老的斷然拒絕。(《新京報》5月23日)

  李區長當然清楚公開信出自朱老手筆,其之所以要求朱老否認,目的就是減輕此事給政府造成的壓力,化被動為主動。假如這封信出自普通市民之手,不要說不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政府也不可能很快作出回應,關鍵就在信的作者身份非同一般。

  怎樣才能化解公開信帶來的信任危機呢?最好的辦法就是動員朱老否認其是公開信的作者,如果朱老識相,違心地承認信確實不是他寫的,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隻需聲明一點:信的作者不是長沙市委前副書記,而是別有用心的人假托其名所寫,因此大可不必將此當真。這樣,就能輕而易舉化解危機。

  可朱老偏偏是個實誠的人,一點不給區長面子。他直言道,自己寫的東西怎麼能否認呢?從道德上來講不行,否認就害了那個最初發布的網友。筆者在感佩朱老敢作敢為、勇於擔當的同時,不禁想,假如朱老仍在位也能如此這般斷然拒絕區長的建議嗎?現在他已經是體制外的人了,不必再受組織原則約束,如仍在位,他有勇氣拒絕嗎?

  李區長的建議糟就糟在,不敢正視公開信中反映的問題,首先想到的是如何通過隱瞞、逼人造假等手段化解沖突。可朱老偏偏不肯就范,這才迫使政府作出正式回應。而這份回應,因為此前的“勸說”和“說服”,而讓人困惑:既然能動員朱老否認公開信這樣的事,難道就不能在回應中摻假嗎?

  近年來,一些地方政府的公信力在不斷下降,原因之一在於失信於民。考察這些年驚曝的一系列公共事件,如瓮安事件、三鹿事件、蘇丹紅事件、黑磚窯事件等等,均能發現地方政府瞞報、欺騙、造假等行為。此類事件一多,哪怕政府沒有造假,也受人懷疑。政府形象就是這樣一步步淪陷的。

  政府的不守信,會對整個社會風氣產生影響。既然政府可以不講誠信,那企業、商場、個人均無須講誠信,於是,全社會充滿了假冒偽劣商品,連高等學府都學會了學術造假。學者孫立平今年2月在人民網發表題為《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走向潰敗》的文章,其中提到,“社會潰敗蔓延到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潛規則盛行於社會,甚至成為基本的為官為人之道。”試問,誰最該為道德底線的一再失守和社會潰敗承擔首要責任?不講誠信的一些地方政府難辭其咎。(王學進)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