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雙軌制”導致不同群體退休金可能相差數倍--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養老“雙軌制”導致不同群體退休金可能相差數倍

2011年05月12日08: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到2020年,我國65歲以上老齡人口將達1.67億人,約佔全世界老齡人口的24%。中國正在跑步進入老齡化社會。圖為近日在北京安化樓一住宅小區,四位老人邊晒太陽邊聊天。商華鴿攝 
    
謝正軍繪(人民圖片)


  由於制度設計等歷史原因,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體系形成了“雙軌制”的現狀,多數企業退休人員的養老金與公務員、事業單位退休人員存在著較大差距。

  雙軌制造成的收入之差究竟有多大?這種差距會對社會造成怎樣的影響?改變養老雙軌制又有多難?

  “雙軌制”下,不同群體間的退休金相差較大

  每月從銀行領到1000多元養老金時,65歲的退休職工劉學坤總是百感交集:養老金是多年工作的回報,是國家對自己貢獻的認可,這讓他很欣慰﹔可養老金數量畢竟不多,單靠養老金,日常生活都很難支撐,更不必說大病大災了。

  劉學坤住在山東某縣城邊緣一個普通的院落內,和周圍的農家沒什麼不同。妻子患糖尿病多年,眼睛已近失明,大部分時間躺在床上﹔37歲的兒子跟別人跑運輸,一個月難得回幾次家,收入不高。13歲的孫女剛上初中,劉學坤不僅要照顧生病的妻子,還得接送孩子,承擔孫女大部分的學習費用。

  上世紀70年代初,劉學坤以“亦工亦農”的身份,成為該縣國營飯店的一名學徒,1982年才轉為正式工。1987年,借著“農轉非”政策,妻子、兒子也吃上了國庫糧,他從縣國營飯店調進了毛巾廠。可是,“公家飯”吃了沒多久,國企改制大潮鋪開,劉學坤下崗了,提前辦了內退手續。

  此后,劉學坤自己開了個小飯館,一邊做著小生意,一邊自己交養老金。2006年,他正式退休,領上了養老金,如今,養老金雖幾次上漲,每月也隻有1100多元。

  劉學坤說,養老金雖然不多,自己也能接受。可同時出來做工的,有的后來轉入民政部門,工作時不僅不用自己交養老金,退休后每月能拿3000多元,“都是為國家做貢獻,差距這麼大,我實在想不通。”

  由於制度設計等歷史原因,我國的城鎮養老保險體系形成了特殊的“雙軌制”,不同工作性質的退休人員實行不同的養老金制度:從政府機關和事業單位退休的實行由財政統一支付的退休養老金制度﹔而企業職工則實行由企業和職工本人按一定標准繳納的“繳費型”統籌制度。

  在“雙軌制”養老模式之下,工作性質相近、年限相同的職工,從企業退休和從國家機關、事業單位退休養老金可能相差數倍。

  據有關部門統計,2009年,我國企業養老金平均水平為1200元,盡管國家近年來對企業養老金進行了調整,但預計今年企業養老金的平均水平也隻有1400元,這給人的生活、心理帶來巨大影響。

  天津的陳霞有著令人羨慕的家庭條件:父母都是退休公務員,自己在一家國企工作,女兒在大學畢業后也進入了一家知名外企上班。但一談起養老,陳霞同樣憂心忡忡:“我們所在的企業效益雖然不錯,但退休后和公務員的待遇同樣沒法比。”

  按照現在的標准,像陳霞這樣相當於科級干部的主管在退休之后,每月的退休金再加上公司根據工齡、級別發放的補貼,拿到手裡總共也就3000元左右。而同為科級干部、但以公務員身份退休的陳霞父親的退休金每月至少也有4000多元,而按陳霞的話說,“這還是因為老人退休得早,現在退休拿得會更多。”

  “我已經快50歲了,沒幾年就要退休了。如果退休金太少,老了連看病都困難,更別說什麼旅游、保健了。”陳霞說,“我現在就開始節衣縮食,給退休后的生活做准備。”

  由於向往穩定的養老保障,僅有1.2%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工人農民

  養老雙軌制,不僅直接影響人們退休后的生活質量,更影響著人們的擇業觀。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選擇職業時不再考慮自己的興趣、自身情況和崗位的匹配度,而是一窩蜂地涌向了工作相對穩定的行業。

  王雨曾是北京一家重點大學中文系高材生。2008年本科畢業后,她進入一家知名的時尚雜志工作。優厚的待遇、愜意的工作環境曾讓她成為不少人羨慕的對象。然而去年,考上了公務員的王雨放棄了所有這些光環。

  面對記者的疑惑,王雨顯得很坦然,“別看我在那裡月薪上萬元,但扣除‘五險一金’,拿到手的收入實際上已經大打折扣。現在市場化媒體競爭激烈,前景不可預期。公務員可以給我一個穩定的職業生涯。”

  王雨還表示,和她持相近觀點的同學絕非少數,特別是隨著年齡漸長、生活壓力不斷加大,“大家都說,職業發展、個人興趣都是浮雲,穩定、能養老才是王道。”

  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表示,如今年輕人在擇業中,重政府輕企業、重白領輕藍領、重城市輕農村等現象十分常見,“除了與就業環境、職業選擇、工資待遇等相關外,與雙軌制退休模式必然有關。”

  不久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布的2011年《社會藍皮書》顯示,在對全國286個城市小學四年級和初中二年級在校生及其家長進行的調查中,2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醫生、律師、記者等專業人員﹔1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科學家、工程師﹔另有1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教師﹔選擇讓孩子當政府官員的佔11.6%﹔而選擇讓孩子成為工人農民的家長僅為1.2%。

  不少網友直言:之所以選擇體制內的工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看中了“鐵飯碗”的“安全、穩定,不用擔心老了以后的生活。”

  “鐵飯碗”的巨大誘惑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找工作時把目光投向了更穩定、更保險的政府機關、事業單位,近年來不斷升溫的“公考熱”就是証明。

  隨意點開一家與大學生就業有關的網站,最熱門的版面和帖子大多和公考有關。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大學畢業后幾年不就業、專職在家復習准備公務員考試的“公考族”。

  天津一家國有企業的職工劉維退休后,每月的養老金隻有1800多元。因為女兒大學還沒畢業,未來還有很多需要花錢的地方,這些年她一直在一家服裝店幫忙。“現在就盼著自己老得慢一點兒,還能再多賺點兒錢。”

  談到女兒的工作,劉維鐵定心要讓女兒考公務員:“一年不行兩年,兩年不行三年,直到考上為止。”她對記者說,“就算找到工作,也得讓她考公務員,以后不能再像我這樣老了受罪。”

  完善養老保障制度,是消除貧富差距、保障困難職工正常生活的重要之舉

  年初,在人民日報和人民網聯合進行的一次調查中,高達94%的網民認為養老制度實行雙軌制不合理。網友指出,改變養老“雙軌制”,是消除貧富差距的重要措施之一。

  專家表示,養老金“雙軌制”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特殊產物,其不公平至少包括以下兩方面:

  一是從退休前的個人繳費來看,企業人員要繳納養老保險,公務員不用繳費。

  現行企業單位實行“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養老保障制度,由企業繳納的統籌部分佔工資總額的20%,企業職工所繳比例為個人工資的8%。企業職工養老金的多少與個人和單位的繳費額直接相關。

  對大多數中小企業來說,由於市場競爭激烈,經營壓力大,在職職工工資多數偏低,繳費額度較小,這直接導致職工退休后養老退休金普遍低於公務員和事業單位職工。

  二是從退休金佔退休前工資的比例來看,退休后,企業人員退休金普遍隻有退休前工資的60%左右,公務員卻能達到90%左右。

  也就是說,即使退休前工資相差無幾,退休后公務員養老金將是企業人員的1.5倍。在有的城市,公務員退休金和企業人員退休金甚至相差4倍多。

  為了解決企業退休人員與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退休金差距過大等問題,自2005年起,國家已連續七次提高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總體看,企業退休人員的待遇水平翻了一番。但企業職工與公務員退休金的差距仍未明顯縮小。

  原新表示,從全球看,一國之內不同人群、行業間存在不同的養老保障模式是正常的,許多發達國家也有這樣的制度設計。關鍵在於所有模式的執行效果應該是基本公平、公正的,保障全社會每一個公民老年后的基本生活需求,尤其是各類生活困難者的基本生活需求。讓每個人生活得踏實,是制定和實施老年社會福利政策的基本要求和根本目的。目前看來,雙軌制造成的差別確實過大,有失公平。

  “發達國家的老年社會福利制度有明確的理念:維護全體老年公民的利益,保証公民平等,所有老年公民在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后都有權享受基本養老金,不論其有無其他經濟來源,也不受其退休前的工作成績和家庭狀況的限制。”原新對記者說。

  什麼是養老雙軌制(延伸閱讀)

  現階段,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按企業單位、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不同,分別實施不同的養老保險制度,這就形成了所謂的養老雙軌制。

  1.企業養老保險制度

  企業養老保險主要包括兩個層次:第一層次是基本養老保險,它是按國家統一政策規定強制實施的為保障廣大離退休人員基本生活需要的一種養老保險制度。

  按現行規定,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實行社會統籌與個人賬戶相結合的制度,用人單位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的比例為單位繳費基數的20%,職工個人的繳費比例為個人繳費基數的8%,其繳費基數為本人上年度月平均工資收入。

  第二層次是企業補充養老保險,它是由企業根據自身經濟實力,為本企業職工所建立的一種輔助性的養老保險,包括企業年金等。

  2.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

  現行機關以及多數事業單位養老費基本上由政府財政或單位統包,實行待遇確定型養老金計發辦法。職工退休時按照本人退休前最后一個月基本工資的一定比例計發,退休人員養老金調整與在職人員工資調整同步進行。(杜海濤 靳 博)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