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縣縣委書記為何能受賄1500萬--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貧困縣縣委書記為何能受賄1500萬

2011年05月03日10:03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宕昌縣位於甘肅省隴南地區西北部


  甘肅宕昌縣原縣委書記王先民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近日一審做出判決,王先民以1500萬元的犯罪額,換取了死緩的結果。

  按照常理,這只是一個普通的貪腐案件,無論是受賄額,還是犯罪者的職級,都很難進入貪腐百強的行列。然而,如果將其放到一個偏遠而貧窮的全國貧困縣,其犯罪金額的比較學意義立即凸顯,其受到媒體的關注就不足為奇了。

  宕昌位於甘肅隴南市,迄今沒有摘掉全國貧困縣的帽子。根據2005年《中國經濟周刊》登載的《貧困縣為何扶貧20年依然貧》一文稱,說宕昌是“全國最窮縣”之一,一點都不過分。比如,該縣人口29萬,2004年農民人均純收入隻有902元,財政收入僅有1547萬元,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貧困縣。

  因此,放在這樣一個經濟基本面下,再來分析王先民受賄1500萬元,就會顯得特別突兀和扎眼:過去幾年,全縣財政收入即使按照最大口徑計算也不過幾千萬元,2010年大口徑財政收入首次突破1個億,達到1.23億,比2009年增長了74%,而王先民從2006年擔任縣委書記不到4年的時間,1200多天,貪腐總額卻高達1500多萬,跟全縣的財政收入比,比該縣財政收入最好的2010年的10%還多,是2009年該縣財政收入的五分之一還多。跟一般老百姓的收入比,更是令人瞠目結舌:該縣2010年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12000多元,農民年純收入剛過3000元,王先民的1500萬元,相當於該縣一個城鎮居民1300多年的收入,一個農民5000年的純收入!在貪腐問題上,王先民可謂創造了一個奇跡,硬是在一個不毛之地,撈出了可觀的油水!

  如果復原王先民的受賄路線圖,和諸多的失去監控的“一把手”比並沒有多少離奇之處,權力失去制約,貪腐只是一個遲早的問題。王先民從2006年11月到宕昌任職伊始,就幾乎壟斷了宕昌縣域的政治、經濟、人事、資源、紀檢、司法、財政的所有大權。特別是在人事和工程項目這兩大創收領域,別人根本沒有任何插手的余地。該縣2008年以來,由於汶川大地震和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國家給作為重災區的宕昌投入很多資金搞災后重建和基礎建設,這同時也給王先民極大的創收機會。在王先民受賄的1500多萬元裡,有1300多萬元就來自工程領域的受賄。檢察機關查明,2006年至2010年3月,王先民在工程建設中,先后收受15名建筑商賄賂款1108.7萬元和價值258余萬元的房產三套﹔在招商引資、礦業管理、市政建設等工作中,收受8名企業主賄賂款103萬元﹔在人事調整調動中,收受8人賄賂款36萬元﹔在春節及生病住院期間,收受賄賂款51萬元及金條等物。王先民總計受賄1556.8萬元,另對家中362.2萬余元和670克黃金,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特別諷刺的是,辦案人員甚至發現,王先民在任甘肅省宕昌縣委書記三年多時間裡,隨著對環境的熟悉,和權力越來越大,受賄金額也呈現逐年的遞增:2007年受賄42.2萬元,2008年受賄125萬元,2009年受賄724萬元,2010年1月至3月受賄476萬元。就在被立案調查當天,王先民還收受一家建筑公司經理賄賂的50萬元。至此,他在1212天內共斂財1556.8萬元,平均每天受賄超過1萬元,真所謂日進斗金。在貪腐問題上,實現了一個又一個的飛躍。而在王先民一步一步邁向深淵的背后,卻是權力制約的真空,讓其從心理上完成了從“僥幸”到“放心大膽”創收的嬗變!

  王先民是一個典型,是一個縣委書記在權力失控的情況下,上演人性的貪婪和丑惡的典型,在現有的監督機制下,王先民並不孤獨,諸如王先民一樣借住院、過節等斂財者已經成了基層官場一道獨特的風景。近年來,中央之所以非常重視縣委書記的權力制約問題,原因即在於此,而王先民的案發,更讓基層腐敗引發的權力制約問題更早提上了制度重構的日程。(文:馬光遠)


(責任編輯:羅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