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志”見証干部監督困境--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工作日志”見証干部監督困境

2011年04月01日08:58    來源:《法制日報》     手機看新聞

  “河南中牟要求干部每天至少做成1件具體事”,但是怎麼做呢?中牟縣推行了一項制度,就是科級以上干部工作善抓具體日志(檔案)制度。從4月1日開始,全縣1039名科級以上干部都要記日志,“科級以上干部每天至少要做成一件具體的事兒,否則就無事可記”(3月31日《鄭州晚報》)。

  雖然不能懷疑書記抓工作的良好動機,但這項措施卻意義有限。與其說是見証了“轉變干部工作作風、提高工作效能”的決心,不如說見証了在干部監督方面的捉襟見肘與無奈。

  首先,什麼是具體事?這就很難定義。從報道中看,開會不算具體事,但很多具體問題卻是要通過開會來解決的,開會正是辦具體事的方法之一﹔調研,似乎也不算具體事,但不調查,不研究,兩眼一摸黑,又怎麼能辦好具體事呢?其次,是不是所有的干部都要辦具體事?有些部門,比如宣傳、政研部門,其主業恰恰是要務虛的,如果整天碌碌於具體事務不能自拔,那反而叫不務正業﹔最后,日志制度是不是就一定能夠保証干部每天干一件具體事呢?我看不見得,要知道,日志是可以作假、夸大、扭曲事實的,指望通過日志制度來保証干部干實事,豈非刻舟求劍?

  當然,筆者並不是反對日志制度,而是反對賦予它根本無法承載的功能。如果建立了干部日志制度,就能保証他們“干具體事”,那政治制度研究、設計、改革也就沒必要了。

  書記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想法,源於他的一個錯誤判斷:“正因為不抓具體,才導致大量的具體問題沒有解決。”這個判斷犯了循環論証的錯誤。實際上,經過這些年來的實踐,大家都明白,“具體問題沒有解決”,原因主要是體制上的:干部不受監督,權力不受制約。如此則導致他們在使用權力的時候,隻根據自己的個人利益來行使,他們不僅不能解決具體問題,實際上,很多具體問題正是他們自己制造出來的。

  這種狀況的改變不是搞一個什麼日志制度就能夠解決的,而是要把監督干部的權利,真正下放給民間:隻有人人都起來監督,干部才不敢懈怠———解決了這個問題,日志制度有了當然好,沒有也無妨,而不解決這個問題,日志制度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裝飾罷了。(北京郭鬆民)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