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毛壽龍:總理與網友交流的政策意義--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談溫家寶總理與網友在線交流系列之二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毛壽龍:總理與網友交流的政策意義

2011年02月28日10:44    來源:人民網-時政頻道     手機看新聞

毛壽龍:北京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公共政策與安全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公共政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中國政府制度創新研究中心主任。

  2011年2月27日上午,溫家寶總理第三次在中國政府網和新華網與網友進行在線交談。訪談進行了2個多小時,總理回答了網友通過網絡和短信提交的20多個問題。總理說,第一次和網友交流,感到有點緊張,第二次感到珍惜,第三次感到責任重大。我估計,網友第一次感覺到是震驚,第二次感覺到是新奇,第三次,覺得自己要真的問總理一些話題。三次網絡問政,可以說總理和網友雙方都擺脫了初期的不適應,第二次的難得心理,而進入了常態的良性互動的時期。 

  從公共政策角度來說,總理一般會見到三個領域的人,一是他的下屬,一般隻有省部級干部才可能直接與他見面。在這種情況下,省部級干部是作為下屬和他見面的,一般都是工作的部署和匯報工作。在這個場合,公民的問題和對政策的意見和看法,是通過各級政府層層上報傳達給總理的。二是記者。記者為了新聞的需要,每年會在記者招待會上,和總理面對面。這時,記者會把自己的讀者所關心的問題提出來讓總理來回答。還有是普通老百姓。平時,總理經常會下基層調研,深入群眾,調研問題。但這樣的調研往往牽一發動全局,在層層組織和嚴格的安全保護措施下,總理要見面的人,很難暢所欲言。總理每年有一次在中南海征求普通民眾對政府工作報告的意見和建議。這也需要層層組織和嚴格的安全保護。總理和網友見面,一沒有上下級關系,不存在工作部署和匯報的等級約束,二不需要嚴格的組織和安保,三不存在媒體的特殊需要,所以,在目前的公共政策體系中,具有很重要的意義:政治家和公民,就問題的優先次序,問題的理解,政策目標的界定,政策手段的選擇,進行廣泛的交流,從而構成了公共政策討論和協商的良好的平台,對於實現公共政策的民主性,科學性,公共性,具有重大的意義。而且,目前中國網民數量已經達到4.5億,手機網民2.77億。面對如此大數量的用戶,總理直接和網友見面,其能達到的影響面不言而喻。

  首先,總理在這個平台上,就網友所關心的政策話題,進行了廣泛的交流,從而更好地理解政策話題的方方面面。比如,總理認為,當前的物價問題,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還是一個社會問題,更是一個國際性的問題。物價問題,不僅僅是一個現實問題,它還是一個心理問題,通脹預期要比通貨膨脹問題更加重要。比如,大學生找工作的問題,總理認為,找工作的不良風氣,要堅決反對。大學生在校期間,要勤奮學習,畢業了要創業。政府可以幫助,但主要是大學生要有精神,青年人不能因為挫折而喪失斗志。對政策問題有充分的了解,是高質量的公共政策的第一步。

  其次,在更好地理解政策問題方方面面的基礎上,就可以更好地界定政策所要實現的目標。有些政策目標是很直接的,比如提高個稅起征點,救助流浪乞討兒童﹔有些政策目標是比較模糊的,比如讓人民感到幸福,感到滿意﹔有些政策目標是動態的,增量的,比如控制物價,控制房價過快增長﹔有些只是一個百分比,比如大學生就業率﹔有些是制度性的,秩序性的,比如確保市場秩序﹔有些是責任問題,比如房地產商的社會責任,省長對糧食生產的責任。很多政策的目標,應該是長期的,動態的,所以,公共政策也將是長期的,動態的。這說明,公共政策永遠不會終結。對政策目標有充分的界定,並了解其長期性,動態性,對於提高公共政策的質量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方面。否則,目標確定錯誤,南轅北轍,公共政策再好,也是白白浪費資源。

  第三,清晰的界定政府、市場、社會和個人的責任。對於任何問題,哪怕是治安的問題,都是個人責任是最優先的,社會其次,然后是市場和政府。所以,每一個人的努力,社會的努力,市場的努力,和政府的努力,一起努力,才會把問題真正解決好。相對於個人、社會、市場來說,政府解決問題的工具具有廣泛性和強制性。一旦運作,影響面大,回旋余地小,搞不好,代價很大,但收益很小,所以,一定要慎重使用。比如就住房來說,個人、社會和市場努力,是第一步。政府的保障房,是最后一步。政府可以加大投入,但大家都等著政府大包大攬,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大多數人,肯定是要依靠自己、依靠社會和市場的努力。市場配置資源,是第一位的。比如青年人的成長問題,青年人如果遇到挫折就喪失斗志,喪失理想,政府任何政策,都是沒有辦法的。對於農產品來說,生產風險比較大,政府在生產上可以多投入點,省長負責糧食生產,抗旱保豐收,市長組織菜籃子,但是流通還是需要良好的市場,從而減少流通環節的浪費,減少市場成本。

  第四,政策手段多樣化,有針對性。有長期的政策理念,有具體的制度保障,也要有針對性的短期的應對措施。比如對於價格問題,長期是市場調整問題,但需要制度保障,讓市場有很好的制度基礎,有良好的法律秩序。短期裡,可以採取適當的行政措施,對於擾亂市場的行為,進行針對性的約束。對於反腐敗問題,長期來說要進行制度建設,全面實行財產收入公開,短期裡嚴厲查處腐敗案件。目前要做的是,如實申報個人收入、財產狀況、家庭主要成員包括子女的從業情況,並且接受審查。對於物價來說,良好的貨幣政策,是根本性的,建設市場制度和維護市場秩序,是基礎性的,其他行政干預,都是針對性的。

  因此,總理和網友直接交談,對於公共政策來說,是一個意義重大的事情。它不僅有助於形成討論公共政策的良好的氛圍,而且本身就是探討公共政策的平台。它有助於厘清公共政策的問題,界定公共政策的目標,清晰各個方面的責任,選擇適當的公共政策手段。當然,總理和網友兩個小時的交流是短暫的,我們期待,有更多的官員,能夠就這些政策,或者其他政策,與網友近距離交流,更深入地探討公共政策的方方面面。隻有這樣,中國的公共政策,才能真正實現其公共性,民主性和科學性。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邱霈恩:溫總理訪談內容三大亮點

    如何看待溫總理查處腐敗的“第一任務”和“過好五關”

(責任編輯:郭亞飛)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