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住“送禮風”,從源頭抓起(前沿觀察·年關·“廉關”③)--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節日防腐

剎住“送禮風”,從源頭抓起(前沿觀察·年關·“廉關”③)

記者 姜 潔

2011年02月01日06:35    來源:人民網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人民圖片

  春節將至,出租車上,北京交通廣播電台的主持人正在播報路況信息:“目前所有環路的指示燈都是紅色的,擁堵十分嚴重。估計是大家都想趕在年前送禮的緣故吧!”

  我們不得不承認,如今,節日正成為經營社會關系的最好機會。無須再為送禮找借口,一切都顯得順理成章,水到渠成。隻不過,摻雜著種種欲求,送禮往往也讓人患得患失:送誰不送誰、送多少,禮重了怕不敢收,禮輕了又怕表達不到位……於是,在這個本該放鬆身心的假期,“送禮焦慮症”集中爆發、突然來襲。

  “送禮焦慮症”

  受害者也是風氣形成的“作惡者”


  日前,《環球》雜志聯合搜狐網發起了一項關於“送禮焦慮症”的調查,在參與的35868位網友中,74.57%的網友表示對送禮持無奈的態度,認為送禮已成為一種負擔,但不能不送﹔53.72%的網友表示送禮的目的或原因是表示感謝或有求於人﹔20.78%的網友承認會給很多人送禮,已是家常便飯﹔聲明從來不送禮的網友僅佔5.71%。

  一位在某縣級機關工作的公務員告訴記者,節日送禮風在當地十分盛行,如果逢年過節不向領導“表示表示”,就會顯得自己很另類。“大家都送的結果是,領導最后記住的不是誰給他送了禮,而是誰沒給他送。”他說,“一般除了那些有特別想法的人,大家都會暗地裡通個氣,約定一個差不多的數目,這也算是花錢買平安吧!”

  這一說法也在已經查處的貪腐案件中得到了証實。黑龍江省綏化市原市委書記馬德在任時,大肆賣官鬻爵,每逢年節如果有人忘了給他送禮,很快就會被調離原來的崗位。在這樣的氛圍下,每年春節前,綏化市所屬縣市區一些干部都要帶著錢給馬德拜年,否則,連過年心裡都不踏實。肇東市(綏化市下屬的縣級市)的一位領導干部,30多歲,年輕有為,聽說馬德對他的工作“不太滿意”,甚至要“重新考慮”對他的任命,就急忙湊了25萬元“壓歲錢”給馬德送去。馬德案發后,共有265名官員涉案,其中包括綏化市下轄10個縣市的眾多處級以上領導干部,僅綏化市各部門的“一把手”就有50余人。

  對此,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辛鳴認為:“對於普通群眾的一些行賄行為不應該過度同情與寬容,要警惕行賄成為一種‘約定俗成’。雖然對於很多的普通群眾來說,在很多的時候,行賄並不是要獲得什麼更大的回報,而僅僅是要維持基本的權益,要保有自己本來應該有的職位與待遇。可是我們並不能據此就為這樣的行賄行為辯解。固然每個人都是受害者,但每個人又都是使這種風氣漸成氣候的‘作惡者’。腐敗之風就是在這樣的一點一滴行為中養虎為患的。曾有一位紀檢干部講過,受賄的領導是行賄的群眾慣出來的,此語值得我們深思。”

  “感情投資”

  對主動行賄者不可姑息


  近年來查處的諸多貪腐案件表明,有越來越多的官員“栽”在了那些平時稱兄道弟、對其進行“感情投資”的主動行賄者手上。這些人大多是看中了官員手中的權力,“放長線釣大魚”, 逢年過節,頻頻向有關領導和實權人物拜年,長此以往,官員們漸漸放鬆了警惕,被行賄者“俘虜”,為其謀取不正當利益。

  柳州市中山娛樂城經理江強認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原市公安局局長於丁的老婆陳紅為“干媽”,並“每逢佳節倍思親”,呈上5萬至10萬不等的紅包。1997年陳紅去香港過聖誕節,江馬上送上1萬美金。江每次送錢,都沒有提出具體要求,於丁當時似乎也沒有給江強辦什麼事。但每到關鍵時刻,於丁總會“義不容辭”地出馬,盡其所能地給予江強幫助,在不知不覺中充當了江強所開的娛樂城賭場的保護傘。現實中這種潤物細無聲式的感情投資,比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式的權錢交易,能得到更多的回報。

  “在對待受賄與行賄的關系上,有的群眾可能認為受賄更主要,你不‘受’別人還怎麼‘行’?其實並不必然如此。行賄與受賄哪一個問題更大、危害更大,關鍵看哪一個行為是主動行為,哪一個主體是發起者。”辛鳴認為,“現在有一些企業、一些個人出於獲取不應得回報和超額利益的意圖,主動對管事的領導干部行賄,這種行為頗有‘釣魚’的意味,魚兒一旦吞鉤便身不由己。我們有一些領導干部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走向了腐敗。所以,對於這種行為一定要嚴厲打擊。不能因為你行賄別人沒收,你就沒有責任﹔隻要你有行賄的行為,就要承擔法律的后果。”

  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告訴記者,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由於紀檢監察和政法機關發現行賄、受賄的信息成本非常高,而行賄者搜集受賄者受賄的信息成本相對低,因此對行賄者一般實行“將功贖罪”的原則,隻要交代了行賄事實,基本上都會從輕判處,這在一定程度上縱容了行賄者,對社會風氣造成了不良的影響。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海南省東方市原市委書記戚火貴早在1998年就因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但當年對其行賄的老板們卻安然無恙,歷經幾任市委書記,一直在當地呼風喚雨,直到2009年原市長譚燈耀腐敗窩案爆發后才陸續被抓。

  “一個巴掌拍不響”

  對賄賂雙方處以相同刑罰


  俗話說得好,“一個巴掌拍不響”。要從源頭上遏制“送禮風”,就必須從完善黨紀法規做起,鏟除腐敗滋生的土壤,讓送禮者得不償失。

  李成言介紹,《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對待行賄受賄採取“不分伯仲”、不厚此薄彼、“同罪同罰”的原則,在不少國家和我國香港地區的司法實踐中,對行賄者和受賄者採取同樣的懲罰,使得行賄者不敢鋌而走險。而在我國刑法中,對賄賂犯罪所規定的刑罰存在著明顯不相當的情況:受賄罪與貪污罪同罰﹔行賄罪與受賄罪不同罰﹔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與向公司企業人員行賄罪不同罰。因此,早有專家呼吁:對於賄賂犯罪應當根據其社會危害性規定獨立的法定刑,改變目前與貪污罪同罰的立法﹔對於一般的行賄罪和受賄罪應當規定相同的刑罰﹔對於行賄罪的處罰不應當因為受賄人的身份而有所區別,確保行賄者不被姑息。

  與此同時,誠信管理系統的完善也迫在眉睫。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介紹,早在2005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就開始建立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涉及建設、金融、教育、醫藥衛生系統和政府採購部門等領域,將行賄者列入“黑名單”。 然而,目前進行行賄查詢較多的還是一些單位和企業的自發行為,對行賄人的威懾和約束力有限﹔政府財政投入的工程項目、政府採購招投標,尚未納入行賄犯罪檔案的查詢必經程序。在日前召開的上海市兩會上,3名市政協委員建議將政府財政投入的工程項目、政府採購招投標納入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的必經程序,並通過法律強制執行,防止“黑名單”流於形式,行賄者逍遙法外。

  此外,中央紀委一名官員透露,近年來查處的案件表明,相當一部分節日送出的禮品禮金是公款消費。表面上送禮的是個人,實際上最終真正花自己錢的少之又少。尤其是數額萬元以下、送給眾多領導的“壓歲錢”、年禮,基本上都是最終通過各種名目讓單位埋單。而禮品禮金的資金來源,絕大多數是賬外賬、小金庫。因此,從源頭上遏制住“送禮風”,關鍵是切斷禮品禮金的資金來源。十七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強調,要深化“小金庫”專項治理,鞏固治理成果,建立長效機制,其目的就是切斷送禮者的財路。

  “萬物盡秋氣,一室難為春。扭轉社會風氣、剎住‘送禮風’,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這位官員表示,“反腐倡廉工作一定要多管齊下、綜合治理,通過完善黨紀法規、加大專項治理力度,讓送禮者無利可圖、得不償失,‘送禮風’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遏制。”
聯系本文記者

姜潔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杜博)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