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觀察:凝聚中國力量 情洒大漠邊疆--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觀察:凝聚中國力量 情洒大漠邊疆

--新一輪對口援疆的報告

人民網記者 丁偉 戴嵐 孔祥武 汪曉東

2012年05月29日06:05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喀什經濟開發區,由在中國改革開放中率先“殺出一條血路”的深圳對口援建﹔

  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由被譽為“中外經濟技術合作的典范”的蘇州工業園區對口援建﹔

  冰雪文化豐厚的北屯市,由“冰城”哈爾濱對口援建﹔

  煤炭資源富集的阜康市,由能源資源大省山西對口援建……

  這是跨越萬水千山的心手相牽,更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生動展現!

  2010年3月底,全國對口支援新疆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由此啟動。當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新疆工作座談會,提出了推進新疆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兩大歷史任務。“加快建設繁榮富裕和諧穩定的社會主義新疆,是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意志,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責任。”胡錦濤總書記的重要講話高瞻遠矚,情深意長。

  天山青鬆根連根,各族人民心連心。看大漠戈壁,中國力量再次凝聚﹔望天山南北,發展活力競相迸發。

  從“干部援疆”到“全面援疆”

  ——這是“兩個大局”戰略思想的生動實踐,也是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戰略舉措


  “把疏附縣當作廣州的第十三個區縣來建設,建成體現廣州援建水平的南疆明珠”﹔

  “把阿克陶縣當作江西的第100個縣,要像當年蘇區支援紅軍一樣支持阿克陶建設”﹔

  “將援疆規劃納入湖北省經濟社會發展總體規劃,發展統籌謀劃,資金項目統籌安排,干部、人才、技術力量統籌考慮”……

  新疆的事情就是我們自己的事情,對口支援地區就是我們自己的市縣——盡管對口援建省市的具體做法各有所長,但是這樣的認識高度統一。

  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就高瞻遠矚地提出“兩個大局”思想。他說:“沿海地區要加快對外開放,使這個擁有兩億人口的廣大地帶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地發展,這是一個事關大局的問題。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反過來,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來幫助內地發展,這也是個大局。那時沿海也要服從這個大局。”

  不止一位對口援疆省市的主要領導說過:作為“兩個大局”戰略的先期受益者,我們沿海地區在改革開放初期得到了國家政策的傾斜,得到了包括新疆在內的內地省區市的幫助和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先富起來的目標。現在,對口支援新疆就是服從第二個大局、幫助新疆各族群眾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體現,也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們是帶著感恩之心而來的。”58歲的於青山,是江蘇省對口支援伊犁州前方指揮部總指揮,對於對口援疆工作,他的理解很深刻:“我們要感謝新疆各族人民,正是有他們長期駐守在祖國的西大門,保衛邊疆、建設邊疆,我們內地才有了這30多年的黃金發展期。”他說自己“老家在揚州,小家在北京,新家在伊犁”,上一輪援疆2010年到期之后,他選擇繼續留在伊犁。“很多事情沒做完,心有不甘。更重要的是,和新疆‘日久生情’了!”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深圳……19個對口援疆省市在最短時間內拿出援疆方案,選派精兵強將,3000多名援疆干部和各類專業技術人才,肩負國家使命,胸懷無私大愛,背起行囊,西出陽關,踏上天山南北的廣袤土地,續寫更加壯美的邊塞新曲。

  為期10年的新一輪對口支援,創下了共和國歷史上多個之最:支援地域最廣、涉及人口最多、資金投入最大、援助領域最全。參與援疆的省市,由此前的8個擴大到19個,受援方由過去的新疆10個地州、56個縣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3個師,擴大到新疆12個地州、82個縣市和兵團12個師。而最大的變化在於,由原先相對比較單一的干部援疆,到經濟、干部、人才、教育、科技援疆協同推進的全面援疆。

  新一輪對口援疆工作開展以來,19個援疆省市先后組織實施了1627個援疆項目,投入援疆資金153億元,是前13年援疆工作累計無償援助資金物資的近4倍。與此同時,各對口援疆省市擴大援疆投資渠道,通過政府額外安排企業、社會捐贈等形式,額外捐助資金超過10億元。

  兩年來,新疆的經濟發展和民生建設實現新的跨越。去年,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收入、地方財政支出、民生支出、民生類工程投資及第三產業增速均創新高。今年一季度,新疆GDP實現1143.30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同期增長11.2%,高出全國3.1個百分點。“這些成績的取得,離不開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也離不開19個援疆省市的鼎力支持和無私支援。這份真情,新疆各族人民將永遠銘記!”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飽含深情。

  既“對口支援”又“互利共贏”

  ——這是以人為本執政理念的充分體現,也是提高自我發展能力的重要途徑


  伊寧縣吐魯番於孜鄉下吐魯番於孜村,村民熱合木江住進了由江蘇援建的安居富民房,紅頂磚牆,水電衛生間俱全,人畜分離,“現在睡在好房子裡,外面下雨都不知道了”。

  “安居之后,還要考慮富民的問題”。山東援疆工作指揮部總指揮王華說。

  在英吉沙縣城關鄉13村,由山東援建的57座新型現代化的溫室大棚拔地而起,“分到了一個日光溫室大棚,每年收入2.5萬元左右,不僅自己的日子越來越好,而且還能幫助周圍群眾一起致富。”村民阿卜杜賽塔爾·薩迪爾說。

  一個個“富民工程”讓各族群眾深切體會到以人為本的執政理念,一項項“連心工程”讓天山兒女真切感受到祖國大家庭的溫暖。

  霍城縣職業技術學校原來隻有兩把焊槍,實訓基地設在車庫裡,學生也隻有100多人。2010年,江蘇無錫、江陰先后共投入5000萬元,對學校進行異地新建。“這樣現代化的技校,在北疆地區是一流的,就是在我們江蘇也不多見。”來自江陰的援疆干部、霍城縣委副書記程政說。

  援疆省市以解決新疆各族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民生問題為重點,將80%的政府性援疆資金用於安居富民、定居興牧、就業培訓以及教育、文化、衛生等民生項目建設,截至目前已安排實施了四大類1024項民生工程。

  既要授人以魚,更要授人以漁﹔既要注重解決當前面臨的民生問題,更要注重提升新疆的長遠發展能力。這樣的理念,在新一輪援疆工作中得到充分體現。

  車出喀什市區,進入疏附縣,過了八裡橋,但見314國道的兩旁,完全是一片沸騰的工地,左邊在建廣東商品城,右邊在建疏附新城。“我們不但要讓廣貨北上,還要讓廣貨西進,以后,這裡將是輻射南疆以至中亞的廣貨集散中心!”廣東援疆干部、疏附縣委書記李新全信心十足。

  “授人以漁”如何體現?車繼續前行,茫茫戈壁灘上,一座現代化的工業園區正在崛起,標准廠房、實訓基地以及職工的公租房一應俱全。“疏附縣有豐富的土地和勞動力資源,我們要在這裡建設一座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示范園,把它建成承接珠三角產業轉移的基地。以后,大量西進的廣貨,就要在這裡生產啦!”李新全說。

  兩年來,100多批2000多名浙商到浙江對口支援的阿克蘇考察、洽談,興起投資建廠的熱潮。僅紡織行業,以華孚、雄峰、巨鷹、雅戈爾等為代表浙江企業,在疆投資就超過100億元,充分發揮了浙江的產業優勢和新疆的資源優勢,更是瞄准了中西亞地區的廣闊市場和巨大商機。

  在北京也能吃到新鮮的和田大棗?沒錯!和田農產品在王府井步行街建立長期的銷售廳,在金隅集團高端商務樓建立固定的銷售點,在超市發超市建立銷售專櫃,在北京新發地、錦繡大地、順鑫石門等農產品批發市場建立了銷售專區……通過廣泛的市場推廣,和田地區的特色農產品在北京市場的銷售規模不斷擴大,品牌知名度和市場影響力不斷增強,不少產品出現了供不應求的局面。

  既無私支援,又互利共贏。對口援疆省市將其人才、資金、技術、管理等優勢與新疆的資源、區位等優勢結合起來,引導、鼓勵企業到新疆投資,產業援疆快速推進。2011年,新疆引進對口支援省市經濟合作到位資金1281億元,同比增長60%。

  “援疆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我要努力做到感情援疆不留遺憾、作風援疆不留罵名、科學援疆不留敗筆。”廣東省對口援疆工作前方指揮部總指揮李水華的認識,代表了援疆各省市的共識。

  廉潔援疆,讓援建項目經得起檢驗。對口援疆各省市防患未然,紀檢監察介入援疆工作全過程。江蘇開發出一套專門的電子監察系統,對援疆資金的使用進行全程監控。“每一筆錢用在什麼地方,我們隨時都能掌握,這樣就能保証項目安全、資金安全、干部安全。” 江蘇省對口支援伊犁州前方指揮部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張余鬆說。

  湖南對援疆干部“約法三章”:禁止向湖南援疆項目建設單位推薦、介紹施工單位、監理單位,禁止與湖南援疆項目施工單位有過於密切的關系,禁止向湖南援疆項目建設單位、施工單位推薦、介紹材料供應商。

  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新疆的巨大優勢,援疆工作決不能破壞這裡的秀美山川。上海市一開始就把建設安居房與加強生態環境保護緊密結合,因地制宜探索“林中建房”的有效途徑和辦法。受援的葉城縣在果林中“種房”,莎車縣打造都市住房和生態果林,巴楚縣在建房和新城建設中堅持“不動一棵樹”,減少樹木果林砍伐,最大限度保持南疆的生態環境,促進可持續發展。

  從“請進來”到“走出去”

  ——這是內地邊疆相互借鑒的有效載體,也是各族人民相互融合的良好契機


  余文麗,河北省邢台市婦幼保健院副主任醫師,作為援疆醫生到若羌縣人民醫院工作。援疆期間,丈夫陳志強在家中突發腦溢血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為了不影響援疆工作,余文麗毅然決定將丈夫帶至若羌,一邊照顧他一邊繼續開展援疆工作。她已累計為400多名產婦提供了醫療服務,接生了近百名嬰兒,並培養了一批當地醫護人員。

  張春賢曾關切地問她:“還有什麼困難沒有?”余文麗回答:“沒有困難,隻有一個要求,希望組織不要給我們額外的照顧,不要給當地帶來負擔。”

  江蘇南通援疆教師、57歲的姚明在伊寧縣二中支教,去年3月妻子摔傷住院3個月,為了不影響學生高考,他把思念和愧疚深埋心底,沒有請過一天假,他所帶的班級取得該校歷史上文科高考最好成績,他所創立的“特級教師姚明工作室”,已成為年輕教師成長的搖籃……

  每一位援疆干部心裡,都有講不完的故事。不少援疆干部說:“一人進疆,全家援疆。個人變化的只是工作地點,家庭卻要為此付出許多。”

  援疆的資金和項目畢竟是有限的,援疆干部終究也是要離開的,如何通過新一輪對口援疆,為當地發展打牢人才、機制、環境和理念基礎,為當地留下一支“不走的援疆干部人才隊伍”,這是對口援疆各省市不斷思考和探索的課題。

  “嫁接”廣東經驗,疏附縣新建了一座佔地12畝的行政綜合服務中心,集項目代建中心、項目評審中心、企業服務中心等6個中心於一體,實行集中辦公,提升行政效能。同時,疏附縣還舉辦“領導干部周末大課堂”,讓本地干部接受一次次“頭腦風暴”的洗禮。

  上海組織“華爾街英語”、“博士凱英語”的外籍教師在受援地開展英語教師培訓﹔在喀什建立上海旅游專科學校喀什分院,培養高端旅游和酒店管理人才﹔在莎車建立淘寶大學,培養電子商務創業人才﹔在澤普縣建立了上海東方建筑設計院新疆分院,培養當地規劃設計人才。2012年在喀什定向招生的上海高校將增加到21所,為當地定向培養更多人才。

  社工在喀什是個空白,而深圳特區在社會管理創新積累了豐富經驗。2011年3月,深圳在喀什率先建立了社會工作站、社工協會,社工站對流浪兒童進行訪談和服務培訓﹔引進海惠國際“小母牛”基金,向喀什市貧困家庭發放種羊,帶領當地居民致富﹔開展了“深喀家庭‘1+1’互助計劃項目”、“居家養老服務項目”、農村社區發展、被遣返流浪兒童的救助工作等社會事業項目。

  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援疆干部。新疆把援疆干部作為干部人才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讓他們任實職、有實權、管實事。目前,5名援疆干部在新疆擔任市縣委書記實職。同時,新疆各級黨委政府充分發揮主體作用,把支援省市先進的文化、思想、技術、管理理念引入受援地區,充分利用對口援疆渠道,讓新疆的干部人才尤其是基層干部人才“走出去”,努力形成“學習先進、團結進取、科學跨越、后發趕超”的濃厚氛圍。

  2011年,對口援疆省市積極組織培訓新疆各類干部人才近15萬人次,全疆1.38萬名未就業高校畢業生到各對口支援省市接受培訓。目前,19個對口支援省市和援助單位共選派第七批援疆干部3261名,接近前六批的總和。

  “來到新疆,讓我更加了解今天的中國,讓我更加明確肩上的責任。參與援疆的經歷,必將成為我人生的一筆寶貴財富。”江蘇援疆干部陳輝深有感觸。

  “來疆為什麼,在疆干什麼,離疆留什麼”,這是每一名援疆干部的心頭“三問”。援受雙方的干部人才相互學習、相互借鑒、相互啟迪,忠誠、奉獻、務實的援疆精神正在形成,開放、包容、向上、感恩、創新的社會氛圍蔚然成風。

  “新疆的發展,從根本上說要靠新疆自身。有中央的關心,有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持,我們一定要緊緊抓住、切實用好這樣的歷史機遇,進一步發揮主體作用,不等不靠,奮發有為,更加積極主動地開展工作,不斷推進新疆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張春賢說。
(責任編輯:劉軍濤、耿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