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干親”成腐敗溫床 民間習俗變味成權錢交易--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認“干親”成腐敗溫床 民間習俗變味成權錢交易

2012年05月17日08:57    來源:浙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認干親成為腐敗溫床——


  山寨親情難遮羞 干親關照很管用

  核心提示:從古到今,民間一直有著認干親的習俗。然而,近年來,在這種習俗的掩蓋下,一些人卻以干親為紐帶,別有意圖地進行感情投資,與受賄人“合伙經商”、“共分利益”,成了腐敗的保護傘。

  近段時間,在法院判處的一些案例中,常常可以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人走上貪腐之路,背后往往有著“干兒子”、“干親家”、“干女兒”的身影。原本,感情深厚的人結成干親,互敬互愛、互幫互助,無可厚非,可有些人卻利用這種情感方式做投資,以親情之名,大家心照不宣地進行權錢交易。

  怪事

  前些日子,嘉興市南湖新區管委會原主任王金明因受賄491.87萬元被法院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現年45歲的王金明,自從32歲任余新鎮鎮長后,可謂是一路“順順當當”:先后擔任過余新鎮黨委書記,南湖區區長助理,嘉興工業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南湖新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直到去年4月21日,東窗事發,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在對王金明行賄的人中,經商的阮某身份特別:王金明的干親家。

  其實早些年,王金明和阮某之間,確實是關系很鐵的哥們,並沒有多少利益糾葛,兩家走動也很勤。

  阮某有個女兒,隨著兩家關系的親厚,他提出,讓自己的女兒做王金明的干女兒。認干親,在嘉興地區,比較普遍,而且往往發生在非常要好的朋友之間,阮某的這個要求,在王金明看來,合情合理。

  就這樣,兩家成了“干親家”。逢年過節,干女兒上門,一口一個“干爹”,更是讓王金明樂不可支。

  然而,這種純粹的關系,在王金明到嘉興工業區管委會做常務副主任后,漸漸地變味了。當時嘉興工業區正逢開發,有大量的配套設施如道路、橋梁等工程要上馬。阮某很想承攬工程,便找了王金明。

  “干親家”開了口,王金明自然不好拒絕。在王金明的“關照”下,阮某挂靠的公司順利中標,承接了平湖塘大橋及引橋工程。

  賺了大錢,“干親家”也講義氣,阮某准備了30萬元“感謝費”,一開始時,王金明還連連推辭。可他回頭一想:幫“干親家”賺了錢,自己怎麼一點油水都不撈呢?於是,他又找來阮某,委婉地說,妻子炒股缺錢,阮某二話不說,立刻“借”給王金明一筆錢。

  一次“借錢”成功后,王金明暗自竊喜,覺得這辦法不錯:既可以弄到錢,又不“傷感情”,兩全其美。

  過了一段時間,王金明向阮某提出,想搞些投資,但是手頭錢不夠。阮某心領神會,又“借”給了王金明60萬元。這次,王金明煞有介事地打了借條,但阮某非常“識趣”,當場把借條撕了。

  干親家這麼“牢靠”,王金明便放心地在腐敗路上越走越遠。庭審時,王金明后悔萬分,說:“平時對工作要求不嚴,公私界線不明,是非觀念不清,違規投資造成了極壞的影響,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家人……希望我的教訓能使廣大干部警鐘長鳴,以我為鑒,防微杜漸,嚴把廉潔自律關。”

  泥潭 民間習俗變了味

  在傳統上,認干親並不是一件壞事,根據相關研究資料,通常情況下,有5種情況可能促成認干親:兩家是朋友,交往甚好,為把這種交往相對固定,就採用讓下一輩認干親的辦法使交往加深﹔一方對另一方家中有大恩,一方圖報,就以認干親、當義子的辦法,以相對固定的程式形成長期交往關系﹔有的由於孩子嬌弱,怕中途夭亡,便採用認干親的辦法,讓干親保住孩子,使其能避免不幸,長大成人﹔有些人家,是為了攀高結貴,讓孩子認有錢人為干爹,或能將來從中得到好處﹔也有的,孩子從小送到奶媽家喂奶,從而使孩子與奶媽形成了一種新的關系。

  可對於腐敗案件中的“認干親”,有業內人士曾作過這樣的評價:“認干親,能使丑陋骯臟的權錢交易變得‘溫情脈脈’,賄賂成了親情間的禮尚往來,這樣,對組織紀檢部門有個交待,也可掩街坊鄰裡耳目。”

  正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看中了認干親的“好處”,在越來越多的腐敗案件中,這種傳統習俗,漸漸地變了味。

  在我省,前些年就出現了“認干親”腐敗的現象。2003年,發生在嵊州市城關鎮黨委原書記吳肖根案,曾轟動一時。當年,因為吳肖根夫妻工作忙,母親年事已高, 3歲的小孩沒人照看。鄰居吳忠見狀,主動提出要照顧吳肖根兒子,並認其為干兒子,在近6年的時間裡,隨著干親關系的建立和逐漸升溫,當建筑老板的吳忠終於有了回報。

  在吳肖根被有關部門調查后,“干親”吳忠將他的“長期計劃”和盤托出。吳肖根因貪污100萬元、受賄123.95萬元、挪用公款138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0萬元。

  近年來,出於對官員在親屬影響下犯罪的擔心,很多地方紛紛出台了利益回避機制。在我省,2009年溫州市就出台了《溫州市國家工作人員利益沖突回避暫行辦法》,明確規定從事公務的人員在履行職務時要回避親屬,挖掉了腐敗的“人情地雷”。

  真相 東窗事發跑得快

  干親表面上看似有著親情維系,官員在位時,這些所謂的“親人”會拍著胸脯說:“打死也不說”、“絕對保守秘密”。可一旦東窗事發,這些“干親”很快就掉頭轉向,“明哲保身”了。

  重慶市北碚區原副區長趙文銳,讓他兒子認重慶市某房地產公司董事長蔣某為干爹,“幫”蔣某開環保公司,承建經濟適用房,辦理規劃、國土手續等,趙文銳也從中頗有“斬獲”。然而“干親本是林中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在趙文銳“垮台”后,他的“老底”很快就被蔣某“賣”了。

  “認干親,往往是口頭承諾,即使被舉報,舉報者也常常‘口說無憑’,隱蔽性很強,是一個組織監督的空白區。”業內人士分析說,在現實中,常常可以發現,在法庭上,貪官面對指控,甚至會振振有辭地辯解說出“這是朋友之間的正常交往”、“親屬之間的相互幫助”之類的辯詞。

  “實際上,認干親,不過是為貪腐貼上一層人際關系的‘護身符’而已,一旦被查獲,這理由幾乎不能被法院所認可。”一位法律界人士說,因此,“認干親”這種行為,說穿了,只是一塊很勉強的遮羞布。

  “以金錢為基礎建立的關系,也會因為金錢的消失而終結。在現實中,當這種基礎消失后,常常會發生‘干親’之間‘互咬’,其激烈程度不亞於仇敵。”法律界人士認為,解決之道,其實很簡單,就是嚴格按照法律和制度辦事,不因為人情關系而受到影響,否則,陷入貪欲腐敗的泥潭,將無法自拔。

  專家觀點

  杭州師范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李安:在傳統文化裡,家族之間往往存在人情往來、相互幫助等義務,這種感情上的關系,其實和現在的法律關系之間並不矛盾。但是有些“有心人”故意混淆這兩者之間的聯系。這種關系,說穿了拉長官員提供方便和得利者行賄之間的時間節點,混淆兩者之間的因果關系而已,根本起不到保護作用。因此,對於官員而言,最好的辦法,還是照章辦事,不要因為親疏而有所區別,不要因人而異。(記者 黃宏)
(責任編輯:仝宗莉、段欣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