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刊文質疑西方民主合法性--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日報刊文質疑西方民主合法性

2012年04月23日08: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西方民主還真是一個問題(國際論壇)

  ——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反思

  詹得雄

  到底什麼是民主?民主要不要帶來經濟的發展和老百姓的安居樂業?如果隻有形式上的民主程序,卻隻讓少數人發大財而帶不來大多數人的幸福,這種民主是合法的嗎?帶著這些問題,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一些有識之士對西方民主進行了反思。

  西方民主頻遭質疑

  國際金融危機進入第五個年頭,生活在西方的人當然要問:“我們怎麼了?”質疑的矛頭不僅對准經濟制度,同時對准政治制度。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著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布熱津斯基年初答記者問時說了一句:民主還真是一個問題,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他的原話是這樣的:“今天的問題是,在失控和可能僅為少數人自私地謀取好處的金融體系下,在缺乏任何有效框架來給予我們更大、更雄心勃勃的目標的情況下,民主是否還能繁榮,這還真是一個問題。”

  對於西方多黨議會民主的質疑由來已久。民主思維與城邦民主制度的發源地在希臘,但現代民主肇端於西歐,成型在美國。它同基督教、特別是新教的教理密切相關。從反對封建主義的角度看,它是進步的,是有利於社會走向平等的。但人們注意到,民主是一個過程,它是從不民主漸漸地演進到較為民主的。這種探索還遠未結束。

  就說一人一票吧。開始時富人、男人才有選票。英國到20世紀初,城市人口佔總人口90%以上了,還沒做到一人一票。美國在獨立戰爭后,一大批復員的窮人呼吁要土地,當政者十分恐慌,於是設計出了一個個障礙,讓窮人、黑人、婦女都不可能在議會中佔有一席之地,一直到1965年才做到一人一票。根據美國的法律,美國總統也不是一人一票直選的。美國的兩黨制讓選民隻能在設計好的框架內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有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中國留學生與一位美國室友一同觀看美國競選的電視。那位美國青年對中國留學生說:“我們美國人多麼可憐,隻能在兩個傻瓜當中挑選一個。”這半是玩笑,半是真話。

  然而,在美國政客的嘴裡,美國的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是全世界的樣板。他們拿它當棍子一樣去敲打一切與他們不同的民主模式。看誰不順眼,就給你扣上反民主的帽子。

  西方民主是金錢至上的民主

  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判定,企業的選舉獻金可不設上限。這就為“權錢政治”大開方便之門。沒有錢,政客無法競選。拿了誰的錢,就得為誰服務。西方甚至有人比喻說:“金錢是民主的母乳。”美國的院外活動勢力十分活躍,那是在合法地進行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樣的民主制度,從程序上看,似乎很民主,但這種民主給廣大老百姓帶來什麼呢?中國俚語說得好:“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軟。”這可是真理。

  現在美國人在反思,為什麼議會要在1999年廢除1929年大蕭條后第四年,即1933年通過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呢?那個法案規定一般商業銀行不得從事投資銀行那樣的投機生意。如果那個法案沒有廢除,2007年的次貸危機也許不會發生,或不會那麼嚴重。原因很簡單,華爾街太強大了,他們可以操縱議會,讓符合自己利益的新法案通過。

  布熱津斯基所說的“在失控和可能僅為少數人自私地謀取好處的金融體系”,就是這麼“合法地”建立起來的。這是制度性的腐敗,也是最大的腐敗,它的效果是“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英國女王到倫敦經濟政治學院與經濟學家見面,問了一個令人尷尬的問題:“為什麼沒有人預見到它的到來?”有人汗顏,也有人不平。英國《泰晤士報》刊登前議員馬修·帕裡斯的文章說:“事實是,許多人都預見到了,卻沒有人聽他們的意見……西方的思潮是相信並重用任何告訴我們可以擁有一切的人,並且全盤接納他們為我們打造的金融產品和政治方針。”這些痛心之語道出了到底是什麼在主宰西方民主的真諦。

  受“佔領華爾街”的影響,英國也出現了一個“佔領倫敦”的運動。他們有一個經濟學家工作組。它的兩名成員今年1月25日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說:“世界正面臨經濟危機。但我們政治體系中存在的種種問題,使得危機無法以一種保護最大人群利益的方式加以解決。”美國“佔領華爾街”的一位代表、24歲的瑪麗亞在達沃斯論壇上說:“我們的目標就是獨立思考。我們關注的不是解決方案,我們想改變尋找解決方案的過程。”這些言論給人的信息是:人們反思的不僅僅是經濟政策,更關心導致這些政策的政治制度。

  西方民主的合法性問題

  反思涉及了西方民主的一個深層次的問題,即這種民主的合法性。合法性現在是西方大亨拿在手裡敲打別國的一根狼牙棒,動不動就說你的政府缺乏合法性。然而,這根棒現在看來要敲到他們自己的頭上了。

  據埃菲社今年1月27日報道,參加世界社會論壇的一些知名學者一致認為:“歐洲民主已經被貪婪的金融市場綁架,而且這個沒有底線的市場現在已經威脅到了人權和政治權。”葡萄牙社會學家阿·德·桑托斯說:“歐洲的民主和憲法都不合格,現在主宰它們的是高盛公司。”他說,目前的危機讓人“有理由認為資本主義是反民主的。”法國著名經濟學家保羅·若裡翁2011年12月對法國《論壇報》記者說:“選舉改變不了什麼。……在這個逐漸衰落的制度面前,政客們已經沒有任何回旋余地。無論身在哪個陣營,他們唯一能做的是假裝還控制著局面。解決問題的希望隻可能來自那些明白問題本質的人。”

  他們實際上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到底什麼是民主?民主要不要帶來經濟的發展和老百姓的安居樂業?如果隻有形式上的民主程序(當然程序也是很重要的),卻隻讓少數人發大財而帶不來大多數人的幸福,這種民主是合法的嗎?

  西方該趕快行動了,不要總是拿著民主大棒去找敵人。德國《時代》周報網站2011年7月24日的文章借用一個卡通動物的形象說:“我看到敵人了,敵人就是我們自己。”

  (作者單位: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段欣毅、閆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