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收,重在中低收入群體(民生大計)--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增收,重在中低收入群體(民生大計)

鮑  丹  丁  汀  王漢超

2012年03月04日05:5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 [四川]產業求進  民生改善——地震災區駛入發展振興快車道

  • 新聞特寫:聆聽基層心聲  關注民生熱點

  • [天津]民生點對點:信息化建設助推醫改新發展

  • 兩會面面觀:今年兩會網民最關注社會保障問題


  •   2011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同比增長14.1%﹔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6977元,同比增長17.9%。

      “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五年內,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分別年均增長7%以上,收入增幅超過GDP增幅。

      關鍵詞:擴就業、增收入

      讓“腰包”鼓起來


      “提高低收入階層的收入水平,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是當前我國合理調節收入分配努力的方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民盟中央經濟委員會主任鄭功成代表認為,這是促進社會公平的需要,當前不同群體的收入基數不一樣,隻有讓中低收入群體收入增幅加快,收入差距才能逐漸縮小﹔這是經濟發展的需要,中低收入群體消費需求受壓,影響內需潛力的釋放﹔這更是社會穩定的需要,“提低擴中”能緩解生存焦慮和生活焦慮,從源頭減少社會矛盾,維護社會穩定。

      “提低擴中”,增加就業是根本。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朱征夫委員說:“擴大就業、鼓勵創業的政策空間很大。比如給予低收入家庭低息創業貸款,對於吸納勞動力較多、工資上漲較快的企業給予一定的稅收減免等。”

      “提低擴中”,制度保障是關鍵。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的信息,2010年我國有30個省區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准,2011年又有24個省區市上調該標准。朱征夫認為,比照“兩年至少調整一次”的有關規定,這樣的頻率已經到位。但橫向比較,我國多數地區的最低工資水平,仍達不到國際上通行的佔社會平均工資40%—60%的標准。“調整還應更快些、幅度還應更大些。”他說。

      “底線”要調高,工資總體水平也應當得到提升。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張立勇代表說,政府應該督促建立企業職工工資集體協商制度,在保証企業利潤、競爭力的基礎上,使職工能夠分享企業發展成果。他還建議,地方政府可以根據本地經濟增長、物價指數和財政收入增長等情況,制定區域和行業職工工資增長指數和機制。地方政府也可適當公布職工收入增速高和低的企業名單,引導企業適時適度提高職工工資。

      關鍵詞:降稅費、增補貼

      讓負擔再輕點兒


      “讓中低收入者敢花錢,要鼓‘錢袋子’,也要減‘擔子’。”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區燒溝村黨支部書記郭中奎代表說。

      要堅決治理亂收費,給中低收入者撐腰。郭中奎指出,目前教育、物流等與百姓生活密切相關領域的亂收費現象嚴重,直接增加了百姓生活成本。對此,一方面要均衡資源,對於擇校費等因公共資源分布不均衡引起的亂收費,須對症下藥,從源頭預防。另一方面要加強監督管理,推廣收費項目透明化,嚴懲違規行為。

      要充分發揮稅收調節作用,為中低收入者減負。2011年我國大幅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令幾千萬人收益,對減輕中低收入群體負擔,擴大中等收入階層,有著積極意義。“直接稅降下來,間接稅也應跟進。”朱征夫介紹,2011年我國全部稅收收入中來自企業繳納的稅收收入佔比高達92.06%。這些稅收都被打入企業生產成本,反映到物價上,增加百姓生活成本。小微企業稅收負擔沉重,不利於它們發揮吸納就業、增加職工收入的功能。“應當繼續推進財稅改革,增加勞動收入在國民收入中的比重,特別是切實增加普通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朱征夫說。

      要加大物價上漲時的救助力度,幫中低收入者抗壓。受各種因素影響,進入“十二五”后,我國物價一直上漲。“別讓物價‘吃掉’中低收入者幸福”的呼吁持續不斷。去年國內多個省市已經建立並啟動了“社會救助和保障標准與物價上漲挂鉤”的聯動機制,效果良好。“這一保障機制的覆蓋面仍待擴大。目前受益的主要是低保戶,而城鄉低收入家庭不屬於低保所涵蓋的范疇,物價一旦出現連漲,其生活所受的影響立刻會成倍放大。”郭中奎說。

      關鍵詞:縮差距、促公平

      好政策再多些


      “增加中低收入群體收入,說到底,是要縮小收入差距、分好社會財富這塊‘大蛋糕’,逐步形成中等收入者佔多數的‘橄欖形’分配格局,為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提供堅強后盾。”鄭功成說。

      要縮小差距,必須正視差距。當前我國行業之間、地區之間、城鄉之間收入差距很大,此外,“三公消費”、貪污腐敗等灰色收入、黑色收入也助長了財富的不合理聚集,加劇社會矛盾。“必須進一步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堅決打擊取締非法收入、規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開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鄭功成說。

      “提低擴中”、縮小收入差距,不能貪功冒進。鄭功成提出,我國宜採取中醫式“抽絲去病”與西醫式“外科手術”相結合的一攬子措施,切實扭轉利益嚴重失衡的分配格局,將財富“蛋糕”分配好。其中,初次分配改革宜積極穩妥、小步漸進,重要的是盡快給人以穩定的預期。再分配涉及公共資源,要在公共支出結構調整上做文章。

      “提低擴中”、縮小收入差距,關鍵是做好分配文章。張立勇認為,要合理調整財政收入劃分格局,逐步實現全國范圍內的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要進一步健全社會保障體系,擴大社會保障的覆蓋面,提高保障水平﹔改革要素市場分配制度,除必要的領域外,盡可能引入競爭機制,規范要素市場分配秩序﹔完善公共資源分配制度,確保教育、醫療、交通、環境、能源等公共資源更多地向農村、向低收入群體傾斜。
    (責任編輯:崔東)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