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來襲 中國應重視海洋戰略--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來襲 中國應重視海洋戰略

2012年02月20日08:36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王逸舟教授
圖為赴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的中國海軍艦艇。(新華社 資料圖片)
圖為中國空軍戰機在南海上空進行加油訓練。(新華社 資料圖片)


  海洋似乎成為眼下困擾中國外交的最大難題。南海方向,菲律賓、越南等部分東南亞國家以挑舋性的姿態搶奪中國海洋資源﹔東海方向,中日圍繞釣魚島歸屬和油氣田開發的爭奪依然激烈﹔黃海方向,中國漁民與韓國海警在漁業資源的爭奪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據了解,近期中國有關部門交涉的主權糾紛點中十個有八個集中在海洋方向。

  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王逸舟教授在接受廣州日報專訪時提出,中國外交在海洋方向的麻煩日益增多是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的結果。

  王逸舟認為,最近幾年中國出現新的發展動向。積極的一面是中國的世界大國的地位得到公認,越來越有實力在地區和全球事務中發聲。但同時,中國外交也感受到外界前所未有的批評,特別是中國周邊的南海、東海、黃海出現了很多挑舋性摩擦,都是始料未及的。

  “中國同周邊絕大多數國家在經貿領域關系日益密切,但同時很多國家都對中國有一些批評和指責。”王逸舟透露,近期中國有關部門交涉的主權糾紛點中十個有八個集中在海洋方向,隻有兩個在陸地方向。

  王逸舟指出,從更高的層面看,中國外交在海洋方向的麻煩日益增多也是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的結果。

  王逸舟解釋說,國際海洋法上世紀70~80年代開始反復醞釀,1994年開始生效,新世紀開始發酵。世界上三分之一以上的國家,都受到國際海洋法的沖擊,很多國家利用海洋法謀求利益,如加拿大、越南、印度等國。現在各國在北極等地的爭奪更為激烈,我們稱之為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

  中國發展嚴重依賴海外能源和海洋運輸線

  王逸舟認為,新一輪藍色圈地運動的到來反映了一種總趨勢,隨著科技進步和人類視野拓寬,走向高邊疆時代是主要國家的必由之路。中國自身發展也是如此。中國海洋運輸線不斷擴大,海洋經濟佔中國經濟比重不斷提高。

  改革開放之初,海洋經濟隻佔1%,但現在海洋經濟的比例已經達到11%~12%。

  現在中國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大的船隊之一,我們的沿海港口建設也很迅猛,世界上前五位的港口三個在中國,這些都反映出中國巨人成長之迅速,對海洋利用之大。

  海洋通道關系到中國未來戰略機遇期


  中國海洋運輸線的擴大,特別反映出中國內能源結構的變化。我們早期能源是煤炭,現在是石油和天然氣等。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對石油和天然氣的需求迅猛增加,雖然中國石油產量位居世界前四,但多半仍需要進口。鐵礦石的產量也是世界前十,但三分之二需要進口。大體上說,中國三分之二的石化能源需求不能自給,需要進口,這就反映出中國對海洋運輸線的依賴,海洋通道對中國未來戰略機遇期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王逸舟預測說,這種依賴不會是絕對的,50年以后中國的這種依賴可能下降,但未來20~30年這種依賴恐怕還會很高。因為我們正處於工業化中期,碳排放仍然很高,隻有進入后工業社會后才能讓能耗產品下降。

  他分析說,日本的GDP總量與中國相差不大,但能耗僅有中國的四分之一,就是因為他們的第三產業所佔的比重高。另外,西方國家的再生能源使用比例非常高,像法國40%的電力來自核電,而中國的核能、風能、太陽能等各種新能源加在一起,隻有9%。

  由於中國能源結構的調整隻能是長期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對海外通道和海外能源的依賴依然會很重要。

  缺少足夠的海洋戰略和手段

  中國是海洋的后來者

  令王逸舟擔憂的是,海洋對於中國的重要性日益提升,但現在恰恰是,中國長期的大陸思維方式與走向海洋國家的發展模式有深刻矛盾與沖突。無論是外界,還是我們自己,都認為中國是大陸國家。因此在邁向海洋的過程中,我們缺少足夠的海洋戰略和足夠的手段,這也難怪巨人的成長煩惱難以避免。

  “盡管我們在器物層面越來越強,我們的軍艦突破第一島鏈,向第二島鏈進發,世界上最大最繁忙的遠洋運輸船隊就是中國,但就是這樣一個巨人,卻是海洋法的新手,我們對規則不熟悉。我們隻能在給定的環境中發展,因為我們是海洋的后來者,不會是規則的制定者,總是面對各種束縛。”

  他舉例說,最近頻繁的中韓漁業糾紛中,中國漁民就是因為不熟悉中韓漁業協定而吃虧。

  王逸舟剖析說,過去的海洋方向,沒有中國巨人參與,現在突然多出一個中國巨人參與,很多國家驚恐,害怕安寧被打破,他們議論紛紛,利用規則約束中國。很多東南亞國家,一方面與中國經貿聯系逐步加大,另一方面又要求美國重返東南亞。但王逸舟相信,中國巨人的出現是歷史的必然,美國日本這樣的海洋大國也阻擋不了,中國現在遇到一些不順暢也不可怕。

  中國如何應對

  硬實力不可或缺 軟實力先手布局

  王逸舟認為,第一要成為海洋大國,硬實力不可或缺。中國應該成為海洋國家中的完全成員。西方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認為中國是陸地國家,海洋不應該是中國涉足的。但王逸舟反駁說,600年前中國人鄭和下西洋,而且中國海岸線之漫長,海洋資源之豐富都是世界少有的。


  王逸舟認為,要成為高度意識上的海洋國家,中國的軍艦要多走出去,中國的漁船要多走出去,中國的鑽井平台要走出去,有爭議的海域也要多去,多開發,這是海洋法允許的。要比它更多更強更好,出現在海洋的各個方向,藍色海軍維護海洋通道,一定要能夠完全存在。硬實力充分得到展現。中韓漁業爭端,中國海警也應該走出去執法,保護中國漁民的合法權益。

  其次,要增加中國在海洋問題上的話語權,軟實力,要主動規劃、謀略和設計,要有先手布局。海洋層面多提出公關產品。中國的漁船也應該為新型的海洋資源保護做出自己的努力。

  經濟懲罰挑舋國 與鄰分享好產品

  10個東盟國家中,5個與中國有海洋糾紛。王逸舟認為,中國可以區分情況,建立不同類型的獎懲機制。諸如菲律賓等挑舋國應該受到懲罰。不過王逸舟口中的懲罰並非戰爭手段,而是經濟手段,他解釋說:“貿易、旅游、金融等領域都可以讓挑舋者們得到警告,感受到中國的威嚴。”

  王逸舟認為,中國不應該把東南亞當作敵人和對手,而是應該睦鄰、富鄰、善鄰。中國和東盟10+3的自貿區推進很快,20%的年貿易量增長速度,証明雙方確實有共同利益,而且潛力巨大。

  對於沒有海洋爭議的東南亞國家,王逸舟認為它們是做工作的對象而非打擊目標。他建議中國多提供一些公共產品,如海嘯預警、海洋洋底探測、海洋保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但現在中國做得都還不夠。此外,中國在海水養殖、水稻種植等方面有輸出經驗,應該讓這些國家看到中國巨人不光有牙齒,還有大量的好產品與大家分享,共同建立新型海洋國家關系。他認為我們現在的斗爭思維強,但提供公共產品的觀念不夠。

  要做國際海洋安全的保護者

  王逸舟呼吁,中國的各個政府部門應該學會提供海洋公共產品,熟悉海洋國際關系,駕馭海洋規則,如海洋多樣性保護、漁業糾紛的主動解決、海流監測與危害的預警技術、海底資源的探測。

  王逸舟說,在更廣闊的全球層次,中國應該出現在五大洲四大洋,大力發展海空軍,我們要做國際海洋安全的保護者,充當救生員和燈塔,這不僅是為自身,也是為了全球。本報記者 李明波
(責任編輯:仝宗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