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日報:“唱讀講傳”香港行首演“一票難求”--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重慶日報:“唱讀講傳”香港行首演“一票難求”

周芹 陳維燈

2012年02月07日13:37    來源:《重慶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還有演出票嗎?”“能不能找張票,香港這邊合作方要”……

  這幾天,負責文化經典現代紅歌耀香江——重慶“唱讀講傳”香港行票務的香港大公報公關策劃部總經理鐘麗娟,手機天天被打爆,多半都是要演出票的,可她十分苦惱:手裡早已沒票了。

  飛回香港找票看演出

  昨晚7點,演出開始前半小時,音樂廳外趕來一位60多歲的老人。

  他一邊用紙巾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從工作人員手中領到一張演出票。“多謝、多謝!”他看著手中的票,一臉的滿足。

  老人叫章鎮和,身為香港居民的他春節回福建老家過年,原本計劃元宵后回香港,卻在網上得知此次演出的消息,決定提前返港。

  他4日回到香港,到香港專門賣演出票的通利琴行買票,被告沒票,不甘心,又找到演出場地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打聽到是香港大公報在負責票務,於是連忙打電話,工作人員得知他專程飛回香港看演出,為之感動,最終為他擠出一張票。

  “高興呀,80年代從大陸來香港,很喜歡紅歌,能把我帶回那些激情澎湃的歲月。”他微笑著說。

  提前一個半小時排隊等候進場

  6點鐘,天還沒黑,就開始有香港市民到大會堂等候。此時,離演出還有1個半小時。

  6點50分,大會堂裡已有序排起了3條長隊,人越來越多,隊伍蜿蜒排到了馬路上,猶如一條長龍。

  由於票上無座位號,先入場的觀眾可以坐到好位置,近距離觀看演出,所以觀眾早早就來到大會堂。

  年邁的鐘婆婆領著一大一小2個外孫來看演出,小外孫張健才9歲,“讓他來看看,感受下,沒錯。”

  87歲白發蒼蒼的老人拄著拐杖來了,年輕的香港市民也來了……

  一位沒有票感到十分遺憾的香港市民說:“這樣的演出在香港很難得,大家都想來看,真希望能多演幾場,讓我們也有機會現場看到演出。”

  鄭穎芬:

  引導觀眾了解和接受中國傳統文化

  本報記者周芹陳維燈

  “問我家在哪裡?家在中國,從前我總在心裡默默說。問我家在哪裡?家在中國,今天我總是這樣自豪地說……”

  昨晚的文化經典現代紅歌耀香江——重慶“唱讀講傳”香港行首演舞台上,香港女高音歌唱家鄭穎芬的一曲《我家在中國》,引起全場觀眾的強烈共鳴,也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

  這樣的場景,讓鄭穎芬不由得想起了去年7月,她在維也納金色大廳獨唱會的情形:

  當最后一個曲目《瀏陽河》在金色大廳“彎了幾道彎”后,觀眾的掌聲停不下來,不得不返場的她,就是用這首《我家在中國》向維也納市民帶去了來自東方古國的問候。

  而在去年11月,鄭穎芬還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辦了主題為“東方紅”的專場音樂會,在香港掀起了一股“紅歌”熱潮。

  能夠作為此次表演嘉賓之一,鄭穎芬覺得格外榮幸。她不僅早早就來到演出現場進行彩排,更在彩排時不斷地與為其伴舞的重慶消防藝術團的演員們溝通,“我們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很默契,感覺非常好。”

  上網看重慶演員的演出視頻

  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但鄭穎芬早在接到邀請參加此次演出時,就已經著手准備與重慶消防藝術團演員們的同台演出了。

  她上網找到重慶消防藝術團此前的表演視頻,細心觀察她們的表演形式、舞台走位等,並揣摩自己在舞台上應該如何與她們進行合作,“希望(和她們)能在舞台上擦出火花啦。”因此,雖然在此次配合之前,雙方素未謀面,但走上舞台不僅不覺得陌生,反而如配合了很久般默契。

  鄭穎芬也給予了演員們很高的評價:“很專業啊,一點都看不出是業余演員!”

  要盡量讓觀眾聽到想聽的歌,也要引導觀眾了解傳統文化

  由於是首場在香港舉行以“東方紅”為主題的音樂會,鄭穎芬一時成為香港的焦點。

  對此,鄭穎芬說:“香港上了年紀的人都很喜歡紅歌,因此要盡量讓觀眾聽到想聽的歌。”而對於年輕觀眾,鄭穎芬則認為紅歌和中國的很多經典民歌一樣,都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作為一個歌唱家,有責任“引導觀眾了解和接受中國的傳統文化”。

  李明英:

  傳統文化的土壤沒人耕耘就會荒蕪

  本報記者周芹陳維燈

  作為一個在香港堅持唱紅歌25年的歌唱家,李明英對於能夠受邀參加昨晚重慶“唱讀講傳”香港行的演出活動感到十分高興。

  “我會一如既往支持重慶‘唱紅’,隻要你們需要,我就一定參加。”

  25年來,李明英始終堅持用“原聲態”唱法(多用真聲少用氣聲)進行演唱,並始終堅持扶持香港有潛質的青年民歌手,“傳統文化需要傳承,如果這塊土壤沒有人耕耘了,就荒蕪了。”

  一唱紅歌就渾身來勁

  上世紀80年代初,李明英從北京一個人背著行囊來到香港,沒想到這一來就留下了。

  李明英回憶剛來香港那幾年,很孤獨,想找個聊天的朋友都難。那時候的香港,年輕人愛聽流行樂,年長一些的喜歡本地粵劇,喜歡聽、願意唱中國民歌的人,屈指可數。而和她同時期來港的內地歌唱家,有的很快去了歐美發展,另一些願意留下的,也多轉去唱流行通俗歌曲,“因為他們覺得在香港唱民歌賺不到錢。”

  她偏偏是個倔脾氣,一直堅持,“一唱紅歌就渾身來勁”。

  后來,在民歌音樂會上,李明英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台上,大家一同歌唱﹔台下,一眾朋友聚在一起聊音樂、聊中國傳統文化的交流和傳承。

  跟初到香港時相比,李明英說如今條件“好多了”:漸漸有人願意了解民歌了解“原聲態”唱法。她也不時開辦民歌或懷舊金曲學習班,讓那些自小哼唱《白毛女》和《紅色娘子軍》長大的學員,有個憶舊懷想的角落。

  隻要有人學,就發瘋似的教

  “希望有更多人,特別是年輕人來學習和傳唱這些歌曲。”為此,李明英成立了民歌藝術團。

  對於有潛質的香港青年民歌手,李明英不遺余力大力扶持,鄭穎芬就是其中之一。李明英在一場“東方紅”音樂會上經人介紹結識鄭穎芬,覺得鄭穎芬嗓音好,就鼓勵她多學多唱。如今,鄭穎芬已是香港知名女高音歌唱家了。

  不過,李明英也說,在香港發掘有天分且樂意唱民歌的年輕人不容易,一來本地長大的歌者不習慣用普通話唱歌,二來這些“70后”或“80后”的年輕人,對《花兒為什麼這樣紅》、《映山紅》和劉三姐的故事,知道得太少。

  “隻要有人學,我就會發瘋似的教。”李明英每周都會抽時間到學校為學生們講課,講中國傳統文化,講“原聲態”唱法,並且經常到各地去“義演”。

  “不為別的,就是一種信念,要讓中國傳統文化中好的東西流傳下去。”化好妝,李明英穿起表演服走向前台。

  昨晚,她的一曲《好日子》,唱得香港大會堂音樂廳紅紅火火,充滿了節日的氣氛。
(責任編輯:段欣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