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銷街道辦成趨勢? 專家:銅陵模式隻適合中小城市--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撤銷街道辦成趨勢? 專家:銅陵模式隻適合中小城市

2011年09月14日08:50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小城市撤銷街道辦漸成趨勢?

  近段時間,“撤銷街道辦”的傳聞影響極廣,甚至有街道辦的公務員開始擔心自己有朝一日會“丟飯碗”。

  這則傳聞的起點是安徽銅陵,從2010年7月起,安徽銅陵全市撤銷街道辦事處,成“始作俑者”。

  今年7月27日,銅陵市銅官山區又被民政部納為“全國社區管理和服務創新實驗區”。有民政部官員隨后表示,“銅陵模式”有望在全國推廣。正是這番言論聚焦了全社會的關注。

  很快上海、廣州、江蘇等地的民政部門表態稱,當地不適應“銅陵模式”,暫不考慮撤銷街道辦事處。

  記者實地採訪發現,銅陵仍在不斷探索“銅陵模式”,其與外部環境的隔膜尚待消融。更有專家直言:“銅陵模式至少在直轄市或較大的城市沒有可行性。”

  9月7日上午,張德仙一早就出門,把一批資料送到90多戶居民家中。日上三竿,她回到鷂山社區的辦公室裡,又著手准備第二天的低保評議會。區機關單位工作10多年,街道辦工作7年,如今,她成了一名“社區大媽”。

  改革:

  街道職能“下基層”

  坐了近20年辦公室,張德仙一度無法適應這種轉變,但她必須適應,石城路街道於去年被撤銷。

  2010年7月,銅陵市宣布撤銷全市所有的街道辦事處,原有的6個街道辦事處、49個社區被整合成18個社區公共服務中心,三級管理被簡化成二級。

  和張德仙一樣,數百名原街道工作人員全被“下放”到18個社區,但保留公務員或事業編制。新社區設立黨工委、居委會、公共服務中心,三套班子一套人馬,全部重新分配。經過招考競聘、社區直選等程序,張德仙當上了鷂山社區居委會副主任,兼公共服務中心副主任、黨工委委員。

  下沉到社區的,除了人員以外,還有原街道的經費和資源。據銅陵市民政局副局長王世平介紹,調整后的社區,服務人員從原來的7~12人增加至22~40人﹔工作經費由3萬元左右增加至30萬~50萬元。

  街道的大部分行政職能,也被帶到了社區。公共服務中心下設7個站,“跟原來街道的設置是相似的。”張德仙說。

  街道的職能下沉到社區,辦事效率大大提高。以前辦理就業、失業手續,起碼要20天﹔現在不到10天就能辦好。這是因為社區能直接把材料上報區裡。

  “以前坐辦公室,基本見不到居民,現在每天都要下去了解情況,大事小事都要征求居民意見。”張德仙說,現在社區實施“網格化”管理,每300戶成為一個“網格”,指定一名社區工作者負責,提供一對一的服務。

  不僅如此,這場改革讓社區居民在公共事務上有了更大的自治權。去年12月,螺螄山社區附近的華金礦業准備擴大生產,擬征用社區附近的綠化用地,一經公示,遭強烈反對。經過一周內的數次居民代表會議,社區居民形成了一致的反對意見。最后,華金礦業的征地方案被政府否決。

  抱怨:

  “人分三等”

  經過一段時間,張德仙漸漸克服了“被下放”的失落感,“至少編制、待遇都還在”。

  銅陵撤銷街道辦時曾許諾:原街道辦的公務員、事業編制人員,保持“四不變”身份編制、行政級別、福利待遇、工資收入等全部保留。“老人老辦法、新人新政策”。

  然而,“同工不同酬”的抱怨隨之出現。整合后社區的人員構成主要包括:原街道辦的公務員、原街道辦事業編制人員,以及工資待遇遠低於這兩類人員的原社區工作人員(都是聘用制人員)。三種編制的人同場辦公,聘用制人員開始埋怨:干同樣的活,收入卻相差一倍!

  銅官山區的螺螄山社區綜合事務辦主任趙應平就是通過考試被聘用的,他憤憤不平地說,他每月收入僅1600元,干同樣工作的公務員和事業編制的員工月收入卻達到3000多元。值得一提的是,撤銷街道辦前,社區居委會普通員工的月工資僅970元。

  “必須不損害他們的利益,不然改革會有很大的阻力。”民政局副局長王世平說。銅官山區區委副書記汪源認為這是過渡期的特殊情況:“我們准備花3~5年時間,讓社區全是聘用制的專業工作者。”

  汪源透露,區政府正在起草“社區工作者待遇方案”,為其建立工資增長體系。

  困境:

  “小改革”對接“大環境”

  “我們想盡量減少社區行政職能,但上面不改,光我們下面改了沒用啊。”王世平坦言,由於舊有行政模式的慣性,突然間沒有了街道,銅陵與外部大環境之間還有不少隔膜尚待消融。

  比如計生工作,此前每年都對街道進行考核。汪源稱,區領導為此多次與省計生委溝通,要求修改考核方式。“現在,計生工作直接考核社區了,已經理順了。”

  但上下對接並不盡如人意。“今年,司法部下文要求每個街道都設立獨立的司法機構,提供司法咨詢和服務。”王世平苦笑道,“這個問題怎麼辦?”

  撤銷街道一級,曾被評論者寄予“去行政化、增服務性”的厚望。但汪源稱,想要去除社區的行政功能,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社區所有的資源都由政府提供”。他認為,居民自治和居委會的行政工作,目前無法分開。

  銅官山區螺螄山社區副主任汪成志分析道:“社區黨工委、居委會和公共服務中心是一套人馬,所以,居委會既要做服務工作,也得干行政的事情。

  “我們現在是以小博大。”汪源認為,要真正理順關系,還需自上而下的改革。

  教訓:

  “小打小鬧”易失敗

  回顧歷史,改革社區治理模式,銅陵並非第一個吃螃蟹,全國各地撤銷街道辦的嘗試不少。

  2003年7月,北京市石景山區成立魯谷社區,遵循“小政府、大社區、小機構、大服務”,街道變社區,人稱“魯谷模式”。

  2004年,魯谷模式在石景山全區推廣。然而,它在操作中頻頻遭遇困局:上級政府並未真正轉變,導致社區實際的行政任務翻番,與改革初衷相悖。

  今年8月,石景山區委決定,轄區內除魯谷外的8個街道辦進行調整,魯谷模式陷入尷尬。分析人士稱,魯谷改革的症結,在於“下變上不變”。

  除了石景山區,進行類似探索的,還有南京白下區、 貴陽小河區、河南焦作、湖北黃石鐵山區……但它們最終並未成為全國性的試點,反而頻頻遇挫。

  銅陵銅官山區社區建設辦公室副主任丁慶勝認為,沒有下狠心全面推廣,是上述模式遭遇困境的原因。“選幾個街道社區搞試點,遇到麻煩就改回原樣。”

  他對銅陵模式的前景持樂觀態度:“銅陵是全面推廣,這也得益於銅陵小,船小好掉頭。”

  這個觀點也得到了民政部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司司長詹成付的贊同,他分析說,各地的試驗“往往發生在一個街道或者幾個街道,銅官山區卻是全部社區納入其中,改革涉及的范圍、人員和利益調整都更加廣泛。”

  專家:

  “銅陵模式”隻適合中小城市

  本月初,民政部官員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銅陵模式若最終評估效果好,有望全國推廣。消息一出,爭議不少。

  廣州市民政局負責人稱,廣州暫時沒有撤銷街道辦、推廣銅陵模式的計劃。目前廣州基層政權建設的重點,是理清區、街道辦、社區居委會的工作職責,逐步加強街道和社區的社會管理服務。

  上海一名資深社區工作者認為,上海的社區結構呈多元化和復雜化,“除了居民區,社區中還有許多金融機構、政府機構、商業機構等,這些機構的服務和管理職責,目前還不可能由區一級政府或者居委會來承擔”。

  江蘇省民政廳則公開表態,尚未打算撤銷街道辦,而是准備全省推廣“一委一居一站一辦”的社區組織架構,在這一架構下,居委會有望從原先承擔的繁重行政事務中解脫出來,集中精力組織發動群眾,搞好社區自治。

  還有不少學者對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銅陵模式的傳聞發表了不同意見。

  香港城市大學高級副研究員吳木鑾撰文指出,沒有自上而下的通盤改革思路,光撤銷街道辦未必是好辦法。“撤銷街道不一定會提高政府服務效率、減少財政負擔。”

  吳木鑾分析發現,銅陵改革后,原街道人員仍在花名冊上,“自上而下派遣干部,財政負擔沒有減少,撤銷反而強化了基層組織向上負責的傾向。”

  他還認為,加強基層治理的關鍵是要減小上級政府的影響力,但在銅陵模式下,“下變上不變”的情況並未消失。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研究員史衛民在評估銅陵模式時也明確表示,撤銷街道在中小城市是必要的方向,但“在直轄市或較大的城市沒有可行性,應該把較大城市的街道做實”。他認為,較小城市可把區以下的街道一級取消。(文 記者梁國瑞、陳慶輝,署名除外)
(責任編輯:閆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