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中國官員微博生態解讀  體現“人性”排斥官腔官調--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當下中國官員微博生態解讀  體現“人性”排斥官腔官調

2011年09月16日09:07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網北京9月16日電 (記者 劉茸) 官員開微博已經成為風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8月下旬發布的《騰訊政務微博地圖》顯示,副處級以上公務員在騰訊開設微博數量已經達到729個,其中廳級以上官員共開設266個。而在新浪,記者於“官員”分類下檢索到的最新用戶數是1675名。

  不僅僅個人,以政府機構身份開設的微博更是以萬計數,而且這兩方面的數字都在增長。公眾對官員微博與日俱增的關注,不僅促使更多的公務機構注意和了解到這個重要性正在不斷攀升的微媒體,也讓渴望發聲的公職人員躍躍欲試。

  如何用好這把“雙刃劍”?聽聽先行者的經驗,應會有所裨益。

  “微博是個好東西” 要“掌握好話語權”

  “微博是個好東西。”在新浪、騰訊、人民網等微博中都名列最受關注的微博官員前十位的葉青告訴人民網記者。

  另一位極受網友歡迎、昵稱為“醫生哥波子”的微博官員廖新波在近期採訪中也說:“現在對我來說,關閉微博比開微博還要難。”

  葉青是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廖新波是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他們都屬於最早一批開通微博的官員,如今維持著平均每天三四條的更新頻率。葉青在騰訊微博上有45萬粉絲,“醫生哥波子”的騰訊聽眾則有52萬人。他們的微博內容包括告知自己的公務行程,提出正在思考的問題,轉發新聞並加以評點,回答網友評論和疑問。

  興趣引導話題是他們使用微博的共同點。葉青關心個體創業和招商引資,經常發一些與政策扶持、創業者自力更生相關的微博,偶爾,也會因被車堵在路上而給交通提建議,相比之下,專談統計的內容並非主流。廖新波則非常關心醫療時事,如一連數日持續追蹤“8角治好10萬元病”的新聞,密集回復網友評論,甚至直抒胸臆:“其實,為醫院、為醫學科學說話是次要,更多的是提醒民眾:明白事理!敬畏生命!”

  對他們而言,微博裡的自己更具個性,不用像在官場上一般小心謹慎,也不能提供晉升資本和為官業績。微博所能提供的是無法直接用利益計算的精神回報。

  葉青說,微博是自己一個重要的發言平台。“我的工作是經濟形勢的分析,數據解讀。我的很多觀點通過微博就可以表達:經濟形勢怎麼樣,有什麼新的政策、新的動向,希望大家關注什麼問題,投資什麼。”

  廖新波則認為,微博是自己的私人園地,是表達個人心情的港灣,“掌握好話語權。為什麼不盡量表達自己的意願,或者說理想呢?”

  互動意識是用好微博的前提 可成解決問題的通道

    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的統計,黨政機構和公務人員微博的數量是從2011年開始迅猛增長,其中3月“兩會”期間與6月分別是兩個小型“爆發期”,僅在騰訊,這兩個月就各有近三千個新“官博”入駐。

  但與迅猛增長的賬戶數量形成對比的是,有許多“官博”開通后,僅僅發了一兩條廣播,從此再不更新。據上述統計,日均廣播數為0的“官博”有3556個,而日均廣播頻率為0到0.1(每10天或以上才發一條微博)的“官博”有2110個。統計指出,約1/3的政務微博沒有發表任何廣播,過半的政務微博廣播數小於10條。

  如此看來,盡管許多人都願乘微博的東風,但能用習慣、用好的並不多。中央黨校黨建部教授高新民指出:“網絡的溝通效果關鍵在於各地領導機構是否重視,有的很重視,就成為辦實事、辦好事、解決問題的通道,有的不重視,就成為擺設。”

  統計表明,在浙江、廣東等經濟較發達的省份,政務微博普及充分,黨政官員普遍具有利用新媒體實現官民互動的意識。特別是浙江省委組織部部長蔡奇、廣州市政協主席林元和這樣級別高、使用微博活躍、同時注重帶動其他官員用微博的用戶,使得浙江和廣東已經分別形成了上千人規模的“高層問政微博圈”。其中,浙江省委組織部部長蔡奇作為微博官員中的“元老級人物”,在騰訊微博上已擁有535萬聽眾。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發布的另一份《微博政民互動典型案例分析報告》中,提及這樣一個例子:日本地震后,核輻射擴散傳言曾引起“搶鹽潮”,一名網友通過微博告訴蔡奇:“蔡部長,現在全省在哄搶食鹽,請省領導關注。”當日19時20分,蔡奇回復:“請繼偉省長關注。”很快,副省長鄭繼偉通過微博說:“已部署。”21時12分,蔡奇再次發微博:“據環保部門監測,目前浙江全省沒有核輻射影響,食鹽保証供應。望浙江同學轉告。”這幾條微博在很短時間內就得到上千人轉發。

  記者同時注意到,在“官員微博排行榜”中,前十名的官員不少都擁有學院背景或公共傳播方面的經驗,這不僅促使他們早一步意識到微博的益處,更早學會使用它,對與公眾實現良好互動、順暢溝通也無疑是個加分項。

  例如,排名第二的朱永新是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民進中央副主席,同時也是蘇州大學的教授、博導,前面提到的葉青,在擔任湖北統計局副局長之前是中南財經大學外國財稅教研室副主任。排名第三的伍皓是雲南紅河宣傳部部長,同時也是一名高級記者,而排名第五的浙江省副省長鄭繼偉分管文教、廣播電影電視、出版方面的工作。

  “官員”微博並非“官方”微博 排斥“官腔官調”

  對於正待“試水”微博的許多官員來說,應當如何說話,如何避免風險,或許才是最需要考慮的問題。

  廣州市政協主席林元和在前日的市政協會議上說,希望市政協委員和工作人員每周都發一兩條微博,“我發微博要謹慎,因為擔心寫錯了被人‘炒’半天。你們不要怕,講真話怕什麼呢?”他認為,說錯話並不要緊,“論點千瘡百孔,發言站不住腳”,體現出水平不足,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葉青也認為,發微博第一要考慮的不是說錯話問題,而是要“真”。“寫微博必須要講真話,‘真’是一個最重要的要求。”而把話說得“有感情一點”,這都是次要的問題。

  廖新波則把微博視作說心裡話的一個地方:“在現實中是無法完整表達個人想法的,畢竟還有規矩、層級和潛規則,又或是照顧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沒有禁忌和顧慮。”

  “以官員的個人身份實名開設的微博並不等於機關微博,個人身份是第一位的。”葉青說:“我是以個人身份來發微博,同時,因為考慮到是官員,才實實在在告訴大家我是干什麼的,我說的話是代表我個人的水平和理解,並不代表我的單位或其他領導的觀點。”

  廖新波也表示,擔心出現自己的話讓“衛生廳被代表,醫療隊伍被代表”的情況。為此,他們以及其他微博官員都不約而同地採取了將問題拿出來討論、注重溝通和理解的寫作方式﹔因為要在140個字以內表達意見,觀點和論點也必須清晰而直截了當。與機關內部“下令執行”的語態和冗長的公文體全然不同,他們採用了一種新文風。

  紅旗出版社原副總編黃葦町針對微博的寫作方式撰文說,“微博作為一種現代交流工具,對官腔官調有天然排斥感。領導干部開微博的最大意義,應該在於建立與群眾溝通感情的橋梁和紐帶,要帶著對群眾的深厚感情參與互動。此外,對群眾的合理訴求和期待要做出快速反應,對暫時做不到或不能做的事,也要坦誠、懇切地說明原因。”

  葉青說,自己為避免“說錯話”所做的防范措施,就是在發出微博之前“多看幾遍,這樣發出去就沒有什麼嚴重的硬傷”。做到這一點后,他的體會是:“每一條微博發出去,可能有95%的人是贊成的,但還有5%的極少數不贊成。”即使網友不贊成,在評論裡針鋒相對,他也是以“無錯不復”的原則來對應,“你覺得寫的東西沒有什麼錯,只是理解問題,就沒有必要對批評的話進行討論反駁。這樣就避免了一些爭執。”

  廖新波在微博上說話直率,有時招來不少反對意見,但也博得了更多人的贊許和支持。他曾經因表達觀點被領導“提示”過,但並未影響他的工作,也沒有使他放棄微博:“在如今這樣的官員政治生態裡,用好話語權比唯唯諾諾、不表達自己的主張好一點。現在官員是很苦的,不要以為很風光,能夠說話是很幸福的事情。官員開微博,不能嘩眾取寵,要守住本職和本質,這是最關鍵的,因為裡面包含著責任和良心。”

  事實上,對於網友來說,公務人員以真誠的姿態與大眾交流,傳遞出平等、溝通的訊息,往往比“微博聽政”的實際效用更重要。

  人民網的統計顯示,十大官員微博排名第一的蔡奇,其原創微博中涉及政務和職務的內容高達70%到80%,但得到網友最多轉發和評論的並非這些,而是生活感悟、與網友交流、各地資訊一類的內容。這些體現官員的“人性”的地方,也許正是目前微博最大的貢獻所在。
(責任編輯:常紅)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