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華:《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有針對性講清了六方面史實--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畢華:《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有針對性講清了六方面史實

2011年07月12日16:14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人民網北京7月12日電 (記者閆妍) 今天下午,中國藏學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藏學出版社總編輯畢華做客強國論壇,就《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有關內容與網友進行交流。她認為這次發表的《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談及的西藏和平解放在中國整個人民解放事業當中的地位和重要性、白皮書中講到的六個方面的基本歷史事實,以及十世班禪和十四世達賴的關系等,值得大家關注。進入直播頁面

  畢華在訪談中說,從1992年發表的第一個關於西藏的白皮書——《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開始,至今已經有9個關於西藏的白皮書,這9個白皮書對西藏的主權歸屬、人權狀況以及文化發展、現代化發展、西藏的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以及西藏的民族區域自治都有了比較詳細的介紹。2009年,在紀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的時候,還發表了一部關於紀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的白皮書,題目就叫《西藏民主改革50年》。

  她認為,這次發表的《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第一部分中的第三個問題和第四個問題是值得大家關注。第三個問題講到的是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一次講得非常透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解放西藏,就是我們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解放西藏得到了西藏各族各界廣大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沒有他們的擁護和支持,和平解放西藏實際上是不可能的。

  她談到,白皮書第一部分的第四個問題是簽訂十七條協議,有針對性地講清了實現西藏和平解放過程當中六個方面的基本歷史事實,所謂有針對性,就是在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的簽訂過程中的一些歷史事件,在境外,也有一些對十七條協議簽訂過程當中的不實報道和誤解,這次白皮書把這些歷史事實講得非常清楚。比如,在第二條裡面它講到中央人民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問題的十大政策是談判的基礎。這十大政策應該說是當時毛澤東主席責成西北局和西南局共同為和平解放西藏來起草一些談判的基本點,最后是由當時西南局的鄧小平同志主持、擬定的十大政策。這十大政策作為十七條協議最后形成的一個基礎,在談判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談到十大政策時畢華稱,當時有人講,這十大政策沒有事先征得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的意見,實際上是強加給西藏地方政府的,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這十大政策在昌都戰役之后,當時的昌都總管阿沛阿旺晉美先生就已經看到了,而且這十大政策是比較寬的政策,應該是可以接受的。在談判的過程當中,十大政策當中的核心問題就是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關於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的這個問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也是有一定的顧慮的,也提出了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之后可能會給西藏帶來一定的經濟上的負擔,因為當時西藏的資源也很貧瘠,養兵是需要資源的,他們覺得有困難。在這個問題上,其實中央人民政府包括毛澤東主席就曾經非常明確地指出,進軍西藏不吃地方,一切開支都由中央來負責。實際上中央在進軍西藏的過程中,非常好地執行了“進軍西藏,不吃地方”原則。之后還做了大量的耐心說服工作,主要是既然承認西藏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麼,人民解放軍駐防西藏、鞏固國防、駐守邊疆就是必然的。最后在這個問題上雙方達成了協議,把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駐守西藏這樣一個最根本的內容寫到了協議當中去。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同時,她還談到,關於十世班禪和十四世達賴的關系,這裡面也做了很好的解決。大家都知道,達賴和班禪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兩大活佛轉世系統的大活佛,都是由中央冊封認定的。因為歷史上帝國主義的挑撥,使得十三世達賴和九世班禪失和,在和平解放協議簽訂之前,十世班禪一直沒有能夠回到他的駐錫地,當時西藏地方政府和十四世達賴喇嘛還沒有承認十世班禪的合法地位,在和平談判的過程當中,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向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展示了當時國民政府認定十世班禪的一些公文和資料,而且把當時西藏地方政府也派人參加十世班禪的坐床典禮的照片拿給他們看,當時談判的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最后認同了十世班禪的合法地位。所以,在十七條協議當中,就有了關於達賴和班禪歷史地位不予變更的這樣一個內容。這個也是非常有針對性的。

  再有就是關於在簽訂協議當中是不是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把很多內容強加給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這樣一個問題。在這個白皮書當中特別提到了關於漢藏兩種文本的問題。是因為有些人一直在說,當時是隻有漢文的文本,而把漢文的文本后來才翻譯給了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事實其實不是這樣的。其實在整個的關於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過程中,一直是有兩種文本同時存在的,也就是漢、藏兩種協議文本同時存在。當時,中央人民政府的全權代表李維漢同志,他也是中央統戰部的老部長,是我們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當時他要求翻譯人員互不見面,也就是翻譯藏文的和翻譯漢文的兩部分人互不見面,不要讓他們產生先入為主的影響。比如我是翻譯藏文的,我先看到了藏文的文本,可能就會產生先入為主的問題,因此,李老讓兩撥人翻譯完了都交到他那去,他把兩種文本進行對照,出現了翻譯不能夠對得上的問題的時候,他會再和雙方的翻譯人員進行溝通。因此,實際上工作做的是相當細的。也就是說,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是可以看到兩種完全一致的藏漢文文本的。

  白皮書還提到了關於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在談判的過程當中有沒有和達賴喇嘛和地方政府——也就是當時的噶夏政府——保持暢通渠道的問題。有人說,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在整個談判的過程當中沒有得到噶夏和達賴喇嘛的指示,在解放軍進軍西藏等問題上是擅自作主,但事實完全不是這樣的。當時,在很多問題上,談判代表都是和噶夏和達賴喇嘛有著密切溝通的,溝通的渠道就是他們帶來的一部電台,在很多重大的問題上,都是取得了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的認同以后才做出決定的。

  畢華認為,這些問題實際上都是在這次白皮書當中值得大家關注的。還有關於十七條協議的兩個附件的問題,這兩個附件在當時沒有公開,到了90年代才公布。為什麼?這裡面也做了一些解釋。

<object classid="clsid:D27CDB6E-AE6D-11cf-96B8-444553540000" codebase="http://download.macromedia.com/pub/shockwave/cabs/flash/swflash.cab#version=7,0,19,0" width="530" height="119">

  

  

  

  </object>

(責任編輯:閆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