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時政>>各地要聞

從"寡人之城"到"萬民共享"——北京城市性格的變遷

2009年08月25日15:33  來源:新華網
  北京是一個普通的城市,北京是一個不普通的城市。

  它的普通在於,和其他城市一樣,它是包括了住宅區、工業區和商業區並且具備行政管轄功能的人口密集的區域﹔它的不普通在於,數千年的歷史讓它成為高度政治化和符號化的“首都”。

  北京作為都城的歷史可溯源者遠矣,從“薊”“燕”,到遼、金、元、明、清的“皇都”,再到新中國的首都,北京的城市性格經歷了巨大變遷。

  從“寡人之城”到“萬民共享”

  北京,曾經是一個人的城市。

  這個人住在北京城中的皇城,皇城中的紫禁城﹔這個人享有著整個城市乃至整個國家的資源、權力﹔這個人自稱為“寡人”。

  “京劇《游龍戲鳳》,那位‘風流天子’”說自己住在‘那個大圈圈裡套著小圈圈,小圈圈裡套著黃圈圈’之中。‘大圈圈’是北京城,‘小圈圈’是皇城,‘黃圈圈’就是紫禁城。”京劇票友,北京歷史文化的愛好者,收藏有上千件老北京“老物件兒”的馬思南說。

  那時,北京的一切,都屬於“寡人”。美麗的風景,被聳立的高牆隔開,成為“寡人”及其家人的花園、府邸﹔精美的器物,被搜羅一空,供“寡人”把玩欣賞﹔甚至漂亮的女子,都被挑選聚集,送予“寡人”享用。

  “皇帝一頓飯,百姓半年糧。”馬思南說,舊時,百姓被稱為“蟻民”,隻能為滿足“王者”的需求奔波忙碌,沒有選擇生活的權利,更沒有享受生活的權利。

  “寡人”注定是要被推倒的孤家寡人。

  1924年11月5日,大清帝國最后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離開了紫禁城。

  一年后,故宮博物院正式成立。

  北京出版社副編審白明的爺爺是故宮博物院最早的導游之一。白明回憶,爺爺告訴他,故宮博物院開放的第一天,人們以爭先一睹神秘皇宮及其寶藏,北京市內萬人空巷,交通堵塞,成為當天各大報紙的重大新聞。

  昔日為明、清皇帝祭祀土地神和五谷神的社稷壇成了今日老百姓的中山公園,往日封建王朝皇室供奉祖宗牌位、祭祀先人的太廟成了如今的勞動人民文化宮,原來的皇家園林圓明園、頤和園及各公王府成了“萬民共享”的園林、景點。

  從“索取”到“交流”

  “寡人之城”的北京,是從全國各地不斷索取各種資源的皇城京都。

  馬可波羅曾記錄說,元大都“外國巨價異物及百物之輸入此城者,世界諸城無能與比。”

  暮色中的城牆,染著一抹夕陽余暉,世居北京的張懷芳老人撫著寫滿歷史滄桑變遷的牆磚講述著“九門走九車”的故事。

  老北京內城九門有著不同的用途。張懷芳說,除了正陽門走“龍車”,供皇帝出入,宣武門走“囚車”,“德勝門”和“安定門”為出兵遠征和班師回朝隻用,其余的五個門,朝陽門走糧車、崇文門走酒車、阜成門走煤車、西直門走水車、東直門走磚瓦、木材車。全國各地物資源源不斷匯集到北京。

  而今天的北京,是與全國和世界各地互通有無的北京。

  隨著北京六大產業不斷發展,做強電子、做大汽車、擴充石化、提升裝備、發展都市、培育醫藥,出入北京的交通要道上,奔跑的不再僅是單向的、匯入北京的物資,而是增加了許多將北京城的出品運往外地、外國的車列。

  今天的北京,是在一方有難時,會積極伸出援手的人性化城市。

  2009年8月18日,首都機場顯得分外繁忙,貨物裝載車來回穿梭,第二批援助受台風“莫拉克”肆虐的台灣災區的1萬個睡袋、1萬條毛毯和1000台消毒機,從這裡啟運,搭乘專機運往高雄。

  2008年5月21日,汶川大地震發生后的第8天,互聯網上出現了這樣一個帖子“(汶川地震)北京廣安門貨站義工歸來,給各位報報情況,請捐物資的朋友們注意下”。帖文描述了在廣安門貨站作為義工搬運北京支援災區物資的場景,“搬運的物資包括大米、方便面、礦泉水、果汁、食用油、棉被、毯子、衣服、消毒片、衛生巾、衛生紙、奶粉、奶瓶、食鹽、手套、手電筒、藥品等。很多的志願者從上午10點一直堅持到晚上8點左右。很累,很辛苦。”

  從“莫談國事”到“愛侃政治”

  北京的“的哥”能侃、愛侃,關心天下時局,喜歡說道家國政治,這是在全國乃至世界游客中皆有共論的。

  有人曾經提出,如果隻在北京逗留20分鐘,卻想領略北京特有的文化,那麼建議到北京后打10分鐘的士,“隨便到哪,不為看景,隻為聽聽北京‘的哥’跟你侃政治、侃時事、侃社會、侃人生”。

  如果回到從前,愛侃政治的北京人在說些什麼呢?

  ——屋子非常高大,擺著長桌與方桌,長凳與小凳,都是茶座兒。隔窗可見后院,高搭著涼棚,棚下也有茶座兒。屋裡和涼棚下都有挂鳥籠的地方。各處都貼著“莫談國事”的紙條。

  這是老舍先生在《茶館》中的描寫,是大家對新中國成立前老北京的典型印象。

  “那時的北京人,關心政治,又畏懼政治。”白明說,生活在政治中心,政局的變化密切關系著自身的生存生計,北京人注定會更加關心國是。然而,當時“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氛圍,讓舊時的北京人隻能懸起“莫談國事”的牌子,私下議論家國天下。

  “現在我們愛說,也敢說。”“的哥”劉超說,“每年3月,大伙兒特意跑到北京來(開‘兩會’),不就是代表我們人民參政議政嘛。”

  從“狼煙北平”到“活力北京”

  “景山上,斜陽裡,嘆興亡,一片蒼涼”——中國各地的電視台正在熱播電視劇《狼煙北平》,說的是抗戰前后北平城日、偽、國、共四股勢力之間的斗爭,殘酷而激烈。習慣了朝代更迭的老北京,一再上演著盛衰興亡。

  “當時的戲班總會貼著這樣一副對聯‘想當年那段歷史未必如此,看今朝這般光景或許是真’,這就是當時人們對現狀迷茫、無奈的寫照。”

  “‘你方唱罷我登場’,”白明說,舊時一次次的政權更迭,得益的是新貴,損害的是城市、是百姓。

  與“狼煙北平”相對應的,是“活力北京”。

  “活力北京”是2008北京奧運期間,人們總結出來的北京城市新性格。

  2008年北京奧運會,成為擁有佔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國向世界人民充分展示友好與親情的歷史性盛會。在奧運五環的旗幟下,北京宣揚愛好和平、罷兵息戰、消弭紛爭。

  “狼煙”不再,“活力”倍增。

  在2005年中國國務院批准的《北京市城市總體規劃(2004-2020)》中,北京被定位為“國家首都、國際城市、文化名城、宜居城市”。

  2008年9月“夏季達沃斯論壇”公布的全球城市吸引力調查顯示,在全球決策者的眼中,對他們最具吸引力城市的第五位是北京,僅次於紐約、巴黎、倫敦和東京。

  2008年,北京市地區生產總值1048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人均GDP達到63029元人民幣,在中國內地僅次於上海市。依據2005年國家統計局資料,北京居民的恩格爾系數已經降低到31.8%,按照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標准,北京已達到“富裕型”社會。

  城市如人,有各具特色的文化性格和精神氣質。人的性格會隨著經歷改變,城市亦如此。

  北京,這個3000多年的古城,正變得更親切、更隨和、更無私、更有魅力。(記者 胡浩 璩靜)

   

  國慶60周年慶典安排公布 首度近20萬人和60輛彩車游行

  經典中國·輝煌60年:城鎮化 讓生活更美好

  經典中國·輝煌60年:江河安瀾 神州康泰

  經典中國·輝煌60年:挺起工業大國的脊梁

  經典中國·輝煌60年:財政收入近60年增長約1000倍!
(責任編輯:羅旭)
更多關於 “國慶”的專題
我為祖國獻祝福留言須知

圖說國慶
新聞快遞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