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神木佔用土地造新城續:國土局稱屬預征地--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陝西神木佔用土地造新城續:國土局稱屬預征地

2011年09月19日13:43    來源:中國廣播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土地兌換協議(中國之聲記者白宇 攝)
戶外廣告牌上的神木新村示意圖(中國之聲記者 白宇/攝)
生活在活動板房裡的村民(中國之聲記者白宇 攝)


  陝西“神木新村”佔地超15個故宮 被指違法征地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中國之聲近日連續報道了陝西神木部分農民居住的村庄和耕地正隨著“神木新村”的開發建設被逐漸吞噬,已經在活動板房裡過了三年的村民可能要被迫搬回20年前居住的窯洞。記者在深入調查后發現,這個佔地面積比15個故宮還要大的“神木新村”至今沒有獲得國有土地使用權証。村民們向榆林中院提起訴訟后得到的答復卻是“行政案件不能按法定的辦” 。

  幾經周折,神木縣有關領導和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最終做出了回應。

  縣委副書記回應否認“開發區”一說

  神木新村從2006年開始規劃實施,佔地面積11.3平方公裡,比15個故宮還要大,規劃區內包括現代物流、產業項目、大型居住等六個片區,規劃容納人口8-10萬人。新村管委會副主任喬帆曾告訴記者“神木新村”算是個開發區,但至今隻經過縣裡的審批,也沒有獲得國有土地使用權証。

  記者:這個新村現在算什麼?

  喬帆:算是個開發區。

  2003年,國務院辦公廳、國家發改委等4部委下發通知,按照開發區由國務院和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兩級審批的規定,縣級以下開發區一律撤銷。

  報道播出后,記者幾經輾轉,終於見到了分管神木新村開發建設的縣委副書記郝海東。郝書記介紹,在神木新村11.3平方公裡的規劃范圍內,國有灘涂地約790公頃,村集體土地約340公頃。但他對“開發區”這一說法給予了否認。

  郝海東:縣上一直沒有文字記載和口頭語言說那是個開發區。

  記者:那為什麼新村管委會說它是個開發區呢?

  郝海東:這個誰說的我是不知道這個事。

  否認村民將被迫搬回窯洞

  採訪中,紅柳林村二組的村民曾告訴記者,隨著神木新村的開發建設,他們的房屋和土地被開發佔用,已經在活動板房裡過了三年的他們至今也沒等到新房,最近可能要被迫搬回20年前居住的窯洞。對此,神木縣委副書記郝海東表示縣裡年初就已經做出安排。

  郝海東:年初我們已經有安排,再給兩年的房租,據我所知,也好像落實到位了。

  記者:沒有落實到位吧,我去的時候村民說就沒有再給了。

  郝海東:這個以事實為准,我還沒過問這塊事。在長遠來講,他們有土地,加快他們的土地的開發。

  記者:有沒有一個時間計劃?

  郝海東:我想臨時解決年內就解決,長遠上我估計最少也得兩年時間。土地報批最快得半年,建設規劃得一段時間。

  國土資源局回應國有土地管理不到位

  對於村民們反映的神木縣政府把30年承包地認定為“村民耕種多年的國有河灘地”無償征用的問題,神木縣國土資源局監察大隊長溫治怡認為是因土地管理工作不到位所致。

  溫治怡:由於原來的鄉鎮干部對土地政策也不是很了解,發証的時候可能對這個事情也不太注意。

  記者:那你們有沒有做國有土地轉交集體使用的程序呢?

  溫治怡:這個流程咱們現在還沒有,當時可能在國有土地的管理上咱們有點不到位。

  未報批土地可繼續耕種

  郝書記還告訴記者,現在已征用但未報批的土地並沒有改變土地用途,如果村民願意還可以繼續耕種。

  記者:征地協議上清楚的寫著是因神木新村建設需要征地,那麼神木新村首先要獲得征地的批准文件。

  郝海東:神木新村這個沒有獲得,但是現在已經征用的,沒有報批的沒有動,不改變用途。

  關於“已征用但未報批”:屬預征地

  郝書記所說的“已征用但未報批”究竟該怎樣理解呢?神木縣國土資源局監察大隊長溫治怡的解釋是“預征地”。

  記者:您講的預征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治怡:我…這個事情…不是我…我也具體說不清楚…咱不講這個了…咱就是閑聊呢…走…咱們走…這個事情…我給你…慢慢聊…

  記者:您別慢慢聊,我還沒弄明白呢,您先坐在這,

  溫治怡:別別別,白記者,走吧…到目前為止…我也給你弄不明白,這個咱們慢慢聊…

  溫治怡最后表示,縣土地部門會積極引導村民辦理相關土地報批手續。

  法院回應 關於“行政案件不能按法定的辦”:屬口誤

  村民們認為神木縣政府自行決定“征地”的行為違法,於是,向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榆林中院未予立案,理由是“行政案件不能按法定的辦”。那麼,法官做出這樣解釋的依據究竟是什麼呢?

  在榆林中院政治部辦公室,工作人員對記者的再次到訪表示不理解后拂袖而去。

  法官:法院是不是什麼事情都能管的了?你不要站在記者的身份上,我也不要站在法官的身份上來考慮這個問題。

  記者:那如果法院都解決不了,誰能解決呢?

  法官:這個道理我們比你懂的多。

  記者:那您就講一講。

  法官:我開會去了……

  此后近4個小時裡,記者多方交涉,所有工作人員都下班后,記者被請到了辦公樓外一間沒有燈光的當事人休息室,又是一番交涉后,宣教處干事馬寶玉受法院授權在這個黑暗的房間中接受了採訪。

  記者:行政案件不能按法定的辦,您怎麼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馬寶玉: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一些口誤。

  記者:作為法官在處理案件的時候出現這樣的口誤,這是一種什麼性質的行為呢?

  馬寶玉:我認為就是一種疏忽,我想這也是工作范圍內允許的一種失誤。

  關於不予立案:不在受理范圍

  村民代理律師趙三平曾告訴記者,今年6月8號,村民們向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榆林中院至今不予立案,這是為什麼呢?

  馬寶玉:這個屬於村民和縣政府之間的具體行政行為關系,這個不屬於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范圍。

  記者:那應該屬於哪一級呢?

  馬寶玉:應該屬於什麼縣法院的。

  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行政案件管轄若干問題的規定》,被告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的案件,屬於行政訴訟法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的應當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第一審行政案件。當事人以案件重大復雜為由或者認為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不宜行使管轄權,直接向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中級人民法院應當根據不同情況在7日內分別作出:(一)指定本轄區其他基層人民法院管轄(二)決定自己審理(三)書面告知當事人向有管轄權的基層人民法院起訴的處理。

  關於未做不予受理裁定:“看起來”違反法律

  據村民代理律師趙三平介紹,從6月8日至今,3個多月已經過去,榆林中院始終未做出任何不予受理裁定。這又是為什麼呢?

  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馬寶玉:一般拿上來以后不屬於我們受理的,我們也會提交到聯席會議去,聯席會議機制是一種地方性的,為了維護和諧穩定的一種機制。所以在行政訴訟的具體過程中,一般有一個前置性的協調的過程。

  記者:這個協調的過程是法律的規定嗎?

  馬寶玉:他是一種會議紀要的一種精神。

  記者:您能夠出具一下這份會議紀要嗎?

  馬寶玉:你要說出具一條具體的會議紀要,出具不來。

  記者:會議紀要可以作為法律的依據嗎?

  馬寶玉:會議紀要不可以作為一種法律依據,但可以作為理解法律的一種精神。法律條文僅僅是一種紙面的東西,紙面的東西如何去理解,這裡面就用到了司法精神,以及司法政策和會議紀要等等精神性的指引。

  記者:7天要做出裁定,這個是有非常清晰的法律規定的,你們現在做法是否可以理解為違反了法律呢?

  馬寶玉:如果你單純從條文入手的話,從形式上來說,好像說7天內你應該做出一個裁定,你沒有做出,這好像看起來他違反了法律。但是,我們認為從法律的精神上來說它是沒有違反的。

  有關事件進展,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記者白宇)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