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交通廳原廳長懺悔:我的人生有功、有罪、有路--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河南交通廳原廳長懺悔:我的人生有功、有罪、有路

2011年08月02日08:31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懺悔人:張昆桐

  原任職務:河南省交通廳廳長

  觸犯罪名:受賄罪、挪用公款罪

  判決結果:2001年3月27日,河南省新鄉市中級法院判處張昆桐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犯罪事實:張昆桐在擔任河南省建設廳副廳長、交通廳廳長期間,先后受賄21次,共計100余萬元,另外還挪用公款10萬元。

  新聞背景:這是張昆桐在鄭州監獄服刑期間寫下的悔過書。

  <b>一步步從基層工作人員走上領導崗位</b>

  我是黨培養出來的一名大學生,上世紀60年代末到河南工作。回顧自己在河南走過的這麼多年的路程,可以說,我的每一個微小的進步,無不滲透著黨和人民的心血。

  是黨組織的培養,我才一步步從基層普通工作人員逐步走上領導崗位。我曾在科長、經理、局長、副廳長、廳長等多種崗位上任職,40歲就被提拔到廳級領導崗位上。

  在踏入領導崗位時,我曾將“為事以忠,為人以誠”作為自己的人生格言,曾告誡自己要奉公守法,也曾恪盡職守地勤奮工作過。在省委領導和全省人民的支持下,河南省高速公路從無到有,並躍居全國前列,二級公路建設也在全國排名第二。正是有了黨的培養、人民的哺育,才有了我的成長,才有了我發揮才智的黃金時代,才有了我敬業守職的奮斗和努力。

  <b>在貪欲中漸漸迷失了方向</b>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在這種環境中沉醉了,金錢和私欲的誘惑使我陷入泥潭。我把社會上的不正之風、腐敗現象視為主流,認為大都如此,我又何必獨善其身?在這種錯誤思想的支配下,我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當我在職的時候,黨組織為我提供了優越的工作環境和辦公條件,汽車、電視、電腦應有盡有;我還有一個幸福的小家,上有慈祥的老母親,下有賢惠的妻子和一雙上進的兒女。而我卻在即將安度晚年的時候,由於自己的咎由自取而鋃鐺入獄,鑄成了人生的悲劇。

  往事不堪回首,失足而鑄成千古之恨,我悔恨、自責。在接受審訊的日子裡,平時不會吸煙的我,終日以煙相伴。我親手毀掉了自己輝煌的一切,毀掉了幸福的生活。

  <b>以庸俗的哥們兒義氣代替黨性原則</b>

  在領導和警官的啟發幫助下,我反思了自己的犯罪行為,剖析了犯罪的根源。

  由於較長時間在領導崗位上工作,我總覺得自己有苦勞也有功勞,辛辛苦苦奮斗幾十年,也創造了不錯的工作業績,權力是自己用勤奮工作換來的。因此,沉浸在自己設置的功勞簿上,開始居功自傲,飄飄然了,想私利多了,想事業少了,想小家多了,想大家少了,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淡化了。

  我總在想,自己也一把年紀了,即將退崗,也該為自己和孩子們想想了。所以,對自己放鬆了要求,再加上金錢至上的腐朽思想又長期由淺入深、潛移默化地腐蝕著自己,我的人生觀、價值觀開始扭曲。在金錢面前,我的貪欲由少到多、由淺入深,結果由量變到質變,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把黨的教育和黨紀國法拋在了腦后,喪失了一個領導干部應該具備的行為准則。

  我的法律意識比較淡薄,雖然自己身邊的法律書籍應有盡有,也曾多次參加省委組織的法律知識教育,卻根本沒有把法律條文和自己的行為、工作進行過聯系,總以為像我這樣的人不會犯罪,也不可能違法。

  在接受審查期間,檢察機關認定我有挪用公款罪時,我還振振有詞地為自己申辯:“我是替朋友借的錢,有借貸雙方,我連錢都沒見,一分不圖,何罪之有?而且,滿打滿算隻借了兩個多月,這點人情世故,也算罪?”當辦案檢察官拿出刑法條文時,我才恍然大悟,也才知道由於賬號弄錯延誤了借期,錢是五個多月后才歸還的,超過法律規定的期限。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教訓是多麼慘痛和深刻!

  我平時總相信一句話——出門靠朋友,要講哥們兒義氣。結果,我在朋友面前,沒有了原則,沒有了法治;在一些事情面前,總以人之常情、禮尚往來替自己找借口,為自己找托詞,以庸俗的哥們兒義氣替代了黨性原則,而它又經不起法律無情的剖析,終究落個可悲的下場。

  <b>願以自己犯罪經歷作為反面教材警醒后人</b>

  我的犯罪給黨和政府帶來了不可彌補的損失和影響,我唯有以真誠的悔罪改過,才能使自己有一些向組織謝罪的安慰。

  我在接受審查之初,就將這些不義之財如數上交,慶幸自己沒有一分的揮霍,也才使自己的心靈有了一絲的慰藉。我在法庭陳述中曾講到,我願以我為例,以正國風,以警后人。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懺悔。

  我的犯罪也給我的親人帶來了痛苦和傷害。我對不起對我有養育之恩的母親,對不起和我風雨相伴30年的妻子,對不起正處在成長過程中還需要父愛的一對兒女。一個溫暖幸福的小家被我親手拆散了,我想盡一個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的職責,但被自己筑起的高牆所阻隔。

  按說,到我這個年齡,應該是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的,但一想到這些,我的內心還總是止不住地顫抖。人常說,“百善孝為先”,可連這一點我都做不到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痛心和心痛這兩個詞深切的感受。

  在我接受審查期間,省委領導和我談話時,曾將我的人生概括為六個字:有功、有罪、有路——即過去有功、現在有罪、將來有路,告誡我要能夠正視自己。這些話,使我在茫然中清醒起來,在迷途上看到了前程。

  我深知,這是黨對我的挽救。我也清醒地認識到,在我的面前是一個新的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相信,我會在跌倒的路上重新站起來,用自己的雙手去洗刷身上的污垢。吳錦江 范傳斌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