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貪"許三多"之死:一審獲死刑后仍認為領導會相救 (2)--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巨貪"許三多"之死:一審獲死刑后仍認為領導會相救 (2)

2011年07月22日08:23         手機看新聞

  在許邁永最后的20天,其盲人弟弟許立勇在家人陪伴下,為其死刑復核奔走。

  吝嗇和貪婪

  許立勇說對兄長的貪腐此前一無所知。“直到被抓前大約半個月,才聽嫂子戚繼秋說起,有人在告他們。這時候我仍然不相信大哥會做這種事。”

  許立勇在蕭山市殘聯工作,許邁永案發后大部分時間,許立勇仍舊堅持上班,他的辦公室整潔卻毫無生機,隻有老舊得泛黃的空調在吱吱冒著冷氣。

  許立勇說,他家共有兄弟三人,隻有大哥許邁永視力正常。在許家,雙目失明是幾代人的遺傳,奇怪的是每一代第一個出生的好像都很健康。像許邁永自己,許立勇的女兒,都是健康的。

  許邁永的父親以算命為生,名聲較大。據許立勇二嫂韋國香回憶,當年曾有六十余人相約請許父算命,許父根據名字生辰八字,算完之后統一報給每個人聽,令在場之人震驚。許立勇的二哥成年后也以算命為生,但相比之下,本事就差遠了,生意不怎麼樣。

  許父的精明,為其后人留下不菲遺產。在蕭山戴村,許家至今仍有一棟三層樓及一個院子。

  即便如此,許立勇仍說,哥哥早些年生活頗為不易。許邁永從蕭山六中(原戴村中學)畢業,恢復高考后,考入蕭山湘湖師范大專班,畢業后分配到當時蕭山縣城的朝暉初中當物理老師。

  身為兄長,許邁永對弟弟許立勇關愛有加。許立勇說,他10多歲才到上海讀盲校,半年回家一次,由於父親看不見,母親身體也不好,常是大哥接送。

  “我眼睛看不見,經常要靠大哥背。有一次,大哥腳底長了一顆釘(雞眼),卻瞞著我堅持把我從街上背到學校。”回憶這些事情的時候,許立勇表情呆滯,雙手不安地在大腿上摩挲。

  這種親情多年后仍然可見。韋國香說,大哥逢年過節總要回家吃飯,家裡有事也是給大哥打電話處理。

  許立勇強調,他大學畢業后,工作是學校統一分配的,並非大哥照顧。不過, 2006年許邁永曾支援其買房,還為此與嫂子戚繼秋吵架。最后,堂弟許飛躍(湖湘建設開發公司老板,曾為謀取工程多次向許邁永行賄)交給戚繼秋30萬元現金才平息了夫妻間的戰火。

  盡管對兄弟照顧有加,但在朋友眼中,許邁永並非一個大方的人,相反,其吝嗇和貪婪有些過分。許邁永的一位朋友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許家中好煙好酒不少,但很少和朋友分享。

  2008年底,許的母親因病住院,其堂弟許飛躍前來看望,許邁永暗示其說,老人住院費太貴。沒過幾天,許飛躍送來50萬,繳納了許母的住院費用。

  許邁永夫婦被抓前不久,其岳父去世。根據杭州當地的風俗,子女中,誰的朋友送禮,因為要還禮,收到的禮錢歸誰。當時,許邁永的朋友送的禮金大概9萬元左右。戚家表示這些錢歸許所有,戚繼秋認為,辦喪事花了錢,這個錢不要了,但許不同意,執意拿走。

  即使是受賄所得,許邁永也把賬算得很清楚,該自己得的,分毫不能少,甚至想辦法利益“最大化”。2002年,許邁永收受某房地產公司負責人呂建明送給的干股分紅300萬元。不過許並不止於此,他跟呂建明約定,將上述10%干股及收益轉化成收益,總額共計2000萬元。不過因聯發公司項目至案發未最終結算,余下的1700萬元尚未實際取得。

  知情人士稱,許邁永的一個特點是,他會從自己權力所及的范圍內,發現商機,有時候還會主動讓商人去做這個有利可圖的事情。

  許的一位朋友甚至怒言,“我沒想到許邁永竟然是這麼一個人。作為一個領導干部,心不能這麼龐雜。可以說,許邁永有大半的時間沒有想著為人民服務,而是做自己的生意,想著自己賺錢。他的人品是有問題的,我對自己交了這樣的朋友很氣憤。”

【1】 【2】 【3】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