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慶安上演恐怖拆遷 暴力不斷多人受傷--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黑龍江慶安上演恐怖拆遷 暴力不斷多人受傷

2011年07月19日04:40    來源:《中華讀書報》     手機看新聞

  "家是安全的"這個理念,在黑龍江省慶安縣卻被顛覆了。

  人口隻有40多萬的慶安縣,自6月底以來,兩周之內,至少發生了三起以上暴力強遷事件,其中多人受重傷。

  這些事件,共同點如下:發生在民宅,一伙身份不明人員棍棒威脅,挖掘機直接扒房……不同點是:分散在城區不同地點,靠近不同建筑工地。

  ……

  不大的慶安縣城,籠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不斷上演的強拆

  7月5日下午6點左右。慶安縣城內一家名為"盛世鑫城"的房地產開發項目附近,慶安縣居民翟德敏的家被人強行拆了。

  據翟德敏介紹,當時,一個名叫付立新的人帶著五十多人,手持木棒、鐵棍、磚頭、石塊,來到他的房子,不由分說,對他及其家人進行了毆打,他和妻子還有80多歲的父親在受暴過程中身上多處受傷,兒子翟慶新和內弟黃志富由於受傷嚴重被送到醫院急救。

  這次事件不但讓他家的房子和冷庫被開發單位用鉤機強行拆倒,家人及親屬多人受傷、住院,就連他家的一輛桑塔納轎車也被推到房子附近的一處2米多的深溝,被石塊砸壞。

  其實翟德敏家不是第一次面臨家毀人傷的境地,據他介紹,今年6月13日早8時,盛世鑫城開發商姚某就帶領數十人人來到他居住的房子。不問青紅皂白拿起工具就要拆扒房子,沖突中,翟德敏的妻子李艷受傷。

  事件發生后,翟德敏和家裡立即報警,並到公安部門做了筆錄,本想在公安部門的介入下,事情會得到解決,可是7月5日發生的事情是他們意想不到的。

  翟德敏稱,在7月5日遭遇暴力強拆前,他們就向當地派出所報警了,警察也來到了現場。"但事件發生時警察沒有制止"。

  無獨有偶,翟德敏及其家人住院期間,正遇到另一伙跟他有同樣命運的人:6月25日凌晨1點,慶安縣劉叔和位於林場公司家屬樓西的住房被開發公司強拆。

  據劉叔和介紹,他被強拆的房子位於慶安縣萬達開發責任有限公司開發的尚城花園小區項目區域內。開發商在今年4月份找到他,談拆遷補償事宜,他在表示想以還住房面積(房屋產權調換)作為拆遷補償的條件后,開發商表示同意。但在簽訂補償合同時,他發現合同上開發商蓋的是售樓處公章,於是提出要蓋開發單位公章的要求被開發商拒絕后,補償協議沒有繼續進行。

  可是在那之后他們就一直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家人莫名被打,房子莫名被砸,諸如此類的恐嚇事件多次發生。在多次受到恐嚇后,他們一家便不敢在這套房子裡住了。6月25日半夜,開發商組織人員趁他家沒人的情況下將房子拆除。當天早上4點,接到知情人告知后,他們趕到現場,可是房子已經變成廢墟。

  劉叔和說:"接到房子被強拆的消息后,我們直接就向前衛派出所報警了,可是4點報警后,警察5點才來,至今沒有任何說法。"

  和劉叔和的幸運相比,王德軍的命運卻讓人揪心:7月9日半夜時分,慶安縣居民王德軍正在自己房子裡睡覺,卻被旁邊一家名為"眾鑫名苑"開發項目的開放商組織的一伙人暴力強拆,王德軍和兩名家人受傷住院,目前,王德軍等兩人正在搶救過程中。

  據王德軍的姐夫邵洪杰介紹,他是9日晚1點多接到王德軍的房子被拆的消息的,趕到現場,看到現場有台挖掘機正在拆王德軍家的房子。據邵洪杰說,事后他們了解,當晚挖掘機的聲音驚動了正在房子裡睡覺的王德軍和一對於姓兄弟。慌亂中王德軍等人想沖出房子,卻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用棍棒毆打,被趕回房內,而此時,挖掘機繼續作業,房子倒了,王德軍3人被砸在倒塌的廢墟中。

  被縱容的開發商

  在慶安縣人民醫院,向醫護人員打聽"被開發商強拆導致受傷人員"的信息,都會被反問一句:"你說的是哪一家哪一個開發商?"據了解,該院腦外科、骨外科,都有在家中被開發商強行扒房受傷患者。該院一位醫生表示,近期連續不斷的扒房造成外傷事件,讓醫護人員都感到震驚:"慶安縣的房地產開發到底還有沒有個規矩?到底還有沒有人能管管這種事情。"

  醫院走廊裡,患者家屬們議論紛紛的,也是接連不斷發生的扒房事件。

  專門從遼寧趕到慶安縣護理姨夫王德軍的趙杰自己也是個警察,對於姨夫家遭遇這樣的事件,他表示十分不理解:"半夜強闖民居,而在明知房裡有人的前提下,還用挖掘機扒房,明顯故意要置屋裡人於死地,這樣的行為,是公然的殺人,而慶安縣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這個地方的治安怎麼就能壞到這樣的程度?當地黨委政府,究竟在扮演什麼角色?"

  "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趙杰的疑問,在慶安縣似乎並沒有得到答案的可能。

  慶安縣委縣政府對待此類事件的態度,卻讓人從中體會到開發企業的被縱容。

  據趙杰介紹,王德軍此前通過他人與開發商接觸過,但雙方沒有就補償一事達成一致,而扒房事件后,王受傷,即便在公安部門介入下,王也是被家人自行送院治療,期間,並沒有開發方與王及家人接觸。"我們在開發企業信誓旦旦要獲得的地塊上居住,被人強行扒房造成重傷害,公安機關已經封存了作案的挖掘機,可是我們卻得不到任何的治療費用,因為我們不知道是什麼人作案的。"

  而在"眾鑫名苑"項目的工程公告板上,開發單位以及建設單位的資料,都沒有填寫。

  據翟德敏介紹,根據他掌握情況,他家靠近的"盛世鑫城"項目開發商聲稱自己在2009年就取得了該地塊使用權。"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就說,在我仍然擁有自家房子土地使用權的前提下,國土部門竟然把我的土地使用權再次轉移給了開放企業?"

  國土部門是否自行處置了翟德敏的土地使用權?"眾鑫名苑"、"盛世鑫城"等項目是否有完備審批手續?拆遷、建設、規劃,甚至是介入案件的公安機關,到底掌握了多少當事人並不知道的信息,沒有人能知道答案。慶安縣有關方面的態度是:"手續肯定是齊全的。"但沒有一個部門肯對外公開這些所謂齊全的手續。

  據慶安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李會寶介紹,根據慶安縣委規定,凡是對慶安縣個政府機關的採訪,必須由縣委宣傳部統一安排。7月7日,當記者第一次就慶安縣出現開發企業強行拆除民房導致居民受傷一事進行採訪時,慶安縣委宣傳部的態度是:"經請示縣裡有關領導后,涉及的土地、建設、房產等政府部門不能接受採訪。"至於什麼原因沒有解釋。

  7月13日,記者再次向慶安縣委宣傳部提出採訪要求,得到的答復是:"縣委縣政府的態度仍然是不接受任何採訪。"縣委宣傳部新聞組組長賀金龍稱,不僅縣領導,而且宣傳部的人也不希望對此採訪,因為"報道這樣的事情,對縣裡不利,對宣傳部人員的前途也不利。"
(責任編輯:付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