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西城人事安排仍處過渡期 波及2000余名官員命運--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新東西城人事安排仍處過渡期 波及2000余名官員命運

2011年07月18日08:1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去年9月15日,幸福大街,東城區工作人員見証東城區人大、政協揭牌儀式。記者 韓萌 攝


  【官員樣本·公務員盛立(化名)】

  去年7月中旬,北京確定四區合並后,盛立(化名)選擇離開原崇文區,到一家新單位工作。“沒有什麼對和錯,也無法衡量得與失。”盛立說,他當初只是想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下班后,盛立打了1個小時乒乓球,又到附近的林陰小路上散步,7月8日晚上7時30分整,盛立准備駕車回家。“晚高峰差不多過去了,不堵了。”這樣規律,還可以躲避早晚高峰的新工作、新生活,盛立過了近一年。

  不過,對去年7月的區劃調整,盛立一直難忘。

  人事調整突然而至

  盛立說,東西城合並前,按北京城區部門編制的慣例,同事曾粗略測算了新東城區的處級干部數量,結果表明,原崇文區的處級干部,至少30%要面臨分流。而在此之前,原崇文區一局級職位,正擬調整,相關候選人已產生。不過,隨著新東城區的產生,該職位也隨之凍結。

  在一些同事的猜測中,原崇文區與原東城區的合並步伐,快速推進:一周后,四套班子搬家,兩區集中辦公﹔半月后,新東城區委13人領導班子確定﹔三周后,新東城區委領導分工公布。

  這時,對區域合並“迅雷不及掩耳”的做法,盛立和同事們開始領悟到其用意。城區合並最大的難點和最敏感的環節,就在於人事安置。因此,高層一直在運籌帷幄,但為避免反彈和壓力,相關安排均處於絕對機密狀態,“一旦公開,想做什麼都來不及。”盛立說。

  40余名處級干部未消化

  “東西城合並,精簡的是塔尖,也就是局級和區屬委辦局的一把手,這有數量和崗位限制。”盛立說,處級干部沒有減多少,區屬委辦局的副職反而大幅增加。

  盛立舉例說,由於原東城區、原崇文區的處級干部全部留任,這樣一來,比如新東城區的園林綠化局,處級干部多達9人,比其他區縣高出一倍。“原來,一個副區長負責四五個以至於更多的科室,現在隻負責兩三個。”

  盛立認為,受上述簡單“疊加”式人事調整模式的影響,精簡機構,提高行政效能,降低行政成本———這一城區合並的初衷,暫未達成。原崇文區200多正處級干部,隻有40余人未到新東城區工作,僅佔20%,剩余百余人都已消化到新東城區。

  盛立說:“出口太少,自然離休或可以提前離休的人員,少之又少。”市級部門提供的崗位,更有限,至於外調學習挂職鍛煉的機會,也是鳳毛麟角。這幾種人員分流安置的主要手段,都解決不了多大問題。“隻能把人集合到一起,因為人家也沒有過失。”

  個人鍛煉機會或減少

  在新東城區辦公大樓裡,盛立隻工作了幾天。

  正當同事們為前途顧慮時,他接到新的人事任命函,告別區縣干部崗位,開始到新單位任職。

  其實,在人事分流調整最敏感時期,盛立拿到的這張人事任命函,與四區合並沒有關聯。他說,早在去年年初,他已開始和這家新單位溝通。

  時隔一年,盛立推測,如果當初他選擇留下,極有可能還在原來部門、保留原職級,負責相似工作,“其實,就是把兩個區兩個相同部門的人馬,合到一起辦公,個人負責的具體工作肯定會少。”在他看來,“1+1≒2”的人事調整結果,縮減了個人的鍛煉機會。

  “三定方案”尚未形成

  盛立選擇離開新東城區的另一個理由是,擔心自己不能很快適應新單位的部門文化。

  盛立了解到,截至目前,個別同事還沒有適應新的部門文化,雖在一起辦公,但工作方式、工作習慣,仍沒有跟原東城區的干部合二為一,“私下裡還是有小圈子,比如吃飯,都是兩張桌。這也很無奈,不是幾年就能解決的問題。”

  北京市編制辦公開發布的信息顯示,雖然已並區一年,但截止到本月,新東城區定機構、定編制、定職能的三定方案,還沒形成,據此,盛立認為,人事分流安置雖然結束,但是人事安排仍處於過渡階段。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